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始尊 > 第七十六章 再闻天谴

始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六章 再闻天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明明天空此刻的太阳正明,温度也是一日最高时间。可是在场的每一人,都不由感觉到了内心的发寒,双眼死死的望着赵重阳与赵德父子。

    在一片寂静,一道鲜血抛沙苍穹后,便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

    是赵德的手臂断了,并且是自肩膀切断。这不由让他满头大汗,一手捂住伤口,神色极速变得苍白。

    他一双眼睛怒睁,有着血丝出现,看着赵重阳眼神复杂。

    赵重阳脸上露出怒气,骂道:“看什么看,这就是你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丹皇的下场。”

    说着赵重阳以掌为刀,再一次斩断了赵德另一条手臂,鲜血再次洒向长空。

    这一来,赵德整个人撑不住了,要不是后面两位侍卫将他身子扶着,他便是直接平地摔了!

    赵兴在一旁看着有些发傻,不由对扶着赵德的两名侍卫吼道:“还不快送族长下去救治。”

    赵德还不是始王境界,现在断了双臂,如果耽搁了治疗。让他双臂这样流血,说不定最后命都将没了!

    “不准送,给我将这逆子送到丹皇面前赔罪。”赵重阳咆哮道,浑身充满戾气

    四周众人大气不敢出一声,都被赵重阳的狠辣给吓住了。亲手废了自己儿子,这份狠辣,实在让人心惊。

    不过有不少人心中也是明白,赵重阳这样做,或许已经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毕竟刚才赵德不问缘由的就对云落出手,以云落的名声地位,如此冒犯,死不足惜。

    “丹皇对不起。”赵德吼道,但是语气尽显虚弱,不过他一双眼睛,却是阴毒的看着云落。

    云落对此道没有在意,不过赵重阳却是重重一巴掌落在了赵德脸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清楚的落入所有人耳中。

    “丹皇恕罪,这逆子真是该死。”

    赵重阳说着,突然转身,抽出扶住赵德侍卫腰间的长刀,看似要杀了赵德。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可是赵德竟然······

    一时间所有人都不由对赵重阳眼神充满了愤怒,可是转念一想,他们看着赵重阳脸上的痛苦,在看云落的淡然,突然明白过来。

    可恶的不是赵重阳,而是云落!

    一时间不少人对云落有着怒火生出,只是敢怒不敢言!

    “够了。”云落这时平淡的出声,说道:“刚才我既然说了只要他双臂,就只要他双臂。”

    云落说完,看了一眼赵德,还有远处躺在地上,身中数刀而死的黄玉,便是不在赵家逗留,直接离去。

    而赵家族会发生了这事,后面的宴席自然也办不下来,所有客人都被赵兴赔礼送走。

    当送走所有人,赵兴不由飞快的奔向赵重阳的书房。他要问清楚今日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赵重阳如此反常。..

    虽然赵重阳教育他们两兄弟颇为严厉,但是绝对不是那种心狠手辣,要自己儿子性命之人。

    “父亲,今日怎么回事?”赵兴直接闯开了赵重阳书房的大门,带着怒气大声问道

    “把门关上。”赵重阳语气虚弱说道

    赵兴看着自己的父亲的脸,脸色怒气消失,整个人一惊,不由吓了一跳。

    赵重阳现在的模样,可是和赵德有得一拼,并且看起来更是吓人,如同一个奄奄一息,交代后事的老人!

    赵兴赶紧将门关上,同时放出血识仔细的查看了四周一遍,见没有人隐藏,打探消息。这才面带担忧的走向赵重阳,他站在赵重阳身前,本来心中有着无数愤怒的话,要对赵重阳吼出,可是这一刻他却只是双眼带着泪珠,慢慢跪在赵重阳身前。

    两父子双眼对视许久,赵兴问道:“父亲这样做值得吗?”

    赵重阳说道:“如果牺牲德儿双臂,换我赵家太平,自然值得。”

    “可是,父亲难道你觉得我们和黄家联手,真的能够对付得了丹皇。”

    赵兴不傻,相反很聪明,这一刻他虽然没有猜透所有,但是也明白赵重阳定然和黄平联手。

    “还有父亲就算是我赵家与黄家联手,今日也用不着大哥的牺牲呀。你应该明白,就算大哥今日牺牲,对对付丹皇也没有半分的用处。”

    赵重阳双臂按住赵德的双肩,慢慢撑起身子,他走到小窗边,望着阳光明媚的天空,看了许久才说道:“今日之后你要明白两件事,第一,我赵家立场还未定。第二,如果有一天,我赵家和黄家站起一起,那也是我和你大哥和黄家联盟,要对付丹皇。”

    “为什么?”赵兴双眼望着赵重阳瘦弱的背影,脸上有着说不清的疑惑。

    赵重阳皱着眉头说道:“你不用知道为什么,你只要知道如果我们失败了,你一定要保证我赵家不灭。”

    ······

    “公子,我家元帅有请。”

    在回程路上,一名士兵拦住了云落的马车,恭敬的说道。

    云落从马车出来,目光看着前方,一顶由着四头白色骏马拉着的豪华马车便是出现在眼前。

    云落看着那士兵,笑着问道:“你家元帅?”

    “是的,元彻大元帅。”那士兵很有礼貌,因为元彻早有交代。

    云落想着元丹丹的父亲不就是元彻吗,不由点头,便是对一旁一脸紧张的许智慧与许智强交代了一声,让他们等着,便是随着这士兵去了。

    云落到了马车前,一名中年男子便是笑着向云落走来。

    中年男子并不高大,但是精神抖擞,走起路来虎虎生风,他快速走到云落身边,对他行礼。

    虽然贵为帝国元帅,但是元彻却是不敢在云落面前放肆,毕竟他可是得到消息。就是梁天元见了云落,也得以礼相待。

    “不知道元将军半路拦截马车见我,是有何事?”云落问道

    元彻说道:“有两件事,一件私事,一件事关丹皇性命之事,因为我才敢冒险拦住你的马车。”

    云落有了几分兴趣,打趣的说道:“关于我性命之事,哈哈哈,这我道想听听。”

    “那我就先说,关于丹皇性命这事?”

    “不用,先说私事吧。”

    元彻听着一愣,一般人听着关乎自己性命的事,一定是紧张着急,可是云落居然如此淡然,并且还让他先说私事。

    不过元彻没有多说,而是伸手示意云落远处在。

    云落顺着元彻的手势望去,便见几米外有着一张兽皮地毯铺在官道的小树林中,上面有着座椅,还有茶水糕点。

    元彻与云落走去,两人入座,在礼貌了一番后。云落拉起一块糕点吃着,元彻便是开始说着他的私事:“其实我是希望丹皇能够收小女为弟子。”

    云落喝了口茶水,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收弟子的要求很严格?”

    元彻点了点头,突然严肃的说道:“如果我用一个消息换取那?”

    云落笑笑,没有说话。

    元彻看着,神色更加严肃的说道:“这消息,就是我刚才说的关乎丹皇性命之事了。”

    看着云落依旧不语,元彻苦笑摇头一下,他心中明白,他还是小看了云落。

    于是他也不废话直接说道:“不知道丹皇是否知道,黄家重伤你的那黑衣人?”

    云落有了几分兴趣,笑道:“自然记得。”

    “那丹皇你在对付黄家的时候,可有把握胜他。”

    “自然。”云落自信的说道,看着元彻有些愕然的神色,不由笑道:“如果这就是你说的关乎我性命之事,那我想今日元帅和我的谈话就可以结束了。”

    元彻有些愕然,因为在十年前,他可是得到消息,云落差一些就死在了那黑袍人受伤。可是现在,云落竟然有如此自信,能够对付那黑袍人。

    对于云落的话,元彻自然不会怀疑,毕竟元宵晚宴上,云落也有展露实力。

    看着云落起身要走,元彻不由道:“如果再加上一位黑袍人那?”

    云落驻足,双眼望向元彻,静静看了他一会,见他不像是说假,脸上不由有了兴趣。

    “元宵晚宴后的第二天,我隐藏在黄家的细作给我传来消息。一直居住在‘碧水阁’上的黑袍人,带回来一个和他一样的黑袍人入住碧水阁。从黄家那名黑袍人对那名黑袍人的恭敬程度来看,那名黑袍人的来历应该还在黄家黑袍人之上。”

    “就算是这样,我也并觉得,这会威胁到我的性命。”云落微笑道

    元彻听着心中震惊,可是他脸上笑容也是不散,继续说道:“丹皇莫急,我这话还未讲完,难道你不想听听这两人的身份?”

    云落笑道:“有何身份?”

    元彻笑道:“不知道丹皇听说过‘天谴’这个组织没有?”

    “天谴?”云落重复这两个字,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显得颇为凝重,看着元彻说道:“现在我有兴趣,听听你说这关乎我性命的事。”

    元彻看着云落的模样,脸上的笑容不由多了几分。他心中说道:“总算是没有辜负我这半月的辛苦调查。”

    云落和元彻聊到了傍晚才分开,而分别的时候元彻没有看见云落脸上的愁容,反而见到他脸上带着一抹压抑不住的微笑,这不由让他疑惑。

    云落被天谴盯上了,这可是整个风云大陆第一的势力。他们要对付的人,不是都应该痛苦,煎熬,等待死亡吗?

    再不济,也应该是愁容满面,可是为何云落会如此淡然,甚至······欣喜。

    元彻想不明白,但是他心中明白一件事。云落此刻还笑,如果他不是太狂妄,是个傻子,那就是不惧天谴。

    云落自然不狂妄,更不是傻子,那就证明他不惧天谴。

    “看来我还是看轻了他。”元彻望着和他们的马车擦肩而过,渐渐远处的云落的马车。心中明白,在即将到来的动乱中,他元家的生死存亡就落在云落身上。

    而元丹丹就是一根,最好接通元家与云落的线。

    因此这师傅拜定了!
始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