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始尊 > 第六十六章 神秘水火

始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六章 神秘水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半个小时后,云落回到皇宫,所有官员都已经散去,而洪武演武场此刻堆积尸山血海,禁军正在处理。

    云落从小白身上跳下,让它变小栖息在他肩上。可是今日这小家伙,却是怎么也不敢,不断的对云落摇头,最后害怕的看了大黄一眼,向着何英俊飞去了。

    云落好奇的看了大黄一眼,笑道:“你吓小白了?”

    大黄不好意思的道:“就是和它开了个玩笑,结果它就害怕见我了。”

    “哦,这我道想听听。”云落说道

    “也没有什么了,我就是问它一只鸟是烤着吃,还是煮着吃,或者炸着吃好吃,结果这家伙误会了,对,就是误会了。”大黄说着狗脸上笑容不由灿烂了几分。

    云落听着不由无语,在骂大黄确实是个吃货之后,便是不在和这家伙说话。

    云落走向擂台旁的阁楼,在一名禁军的带领下,进入杨凡此刻所在的雅间,见其伤势稳定了,他心绪这才恢复了平静。

    这时粱稷看着云落,却着一副急得要哭的模样,着急的说道:“师傅,我父亲刚才吐血了,现在他又开始变得衰老了,你快去看看他吧。”

    云落听着微微皱眉,接着抬头看了看天色,见离天明应该还有两个小时,不由对着粱稷点了点头,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示意他不用担心。

    云落走到何英俊身边,对着他小声说道:“凡儿就先留在宫中,你先去办正事。”

    “什么正事,哪有事情能比······”

    云落看着何英俊着急的样子,不由打断了他,只提了两个字,他便是冷静了下来,重重的点了点头。

    “对了,我怎么忘了这个小兔崽子。”何英俊气恼的说道:“那就依你所说,我现在就出宫,绝不让他见到明日的太阳。”

    何英俊说着,在问候了杨凡两句,便是带着许智慧火急火燎的出去。

    看着何英俊远去,云落有些不放心,不由看了大黄一眼。大黄便是点了点头,化作一道黄光,落在了何英俊的肩膀上。

    随着大黄一落下,何英俊倒是没有怎么样,可是在他肩膀上的小白,却是炸毛了,直接睁开眼睛,一脸敌意的看着大黄。

    大黄没有鸟他,继续爬着睡觉。

    “咦,这只小猫咪什么品种,竟然将小白都给吓住了。”小白的异象不由让何英俊停下脚步,好奇的看了一眼趴着他肩上的大黄。

    听着何英俊叫他小猫咪,大黄也不由炸毛了。可是他很快便是安静,因为云落的一缕剑识直接警告了它。

    何英俊也只是诧异了一下,便是回过了神来,继续出宫。

    云落在粱稷的带领下,向着皇宫走去。而杨凡便是交给此刻到来的梁缘和另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子照顾。

    云落眼角撇着杨凡看着那白裙女子,原本冷漠的脸上有了几分笑颜,不由颇有些好奇。

    不过此刻看着粱稷担忧的样子,他也没有在驻足询问。

    陪着粱稷一直到了御书房,粱稷便是站在门口,示意云落进去。

    此刻偌大的御书房中,温度其低,如果一个冰窖。

    云落双眼扫视了其中一眼,见所有的瓷器,家具等等物品都已经全部被冰封,不由微微皱起眉头。

    “师傅小心。”

    看着云落迈着步子,向御书房走去,粱稷不由担心的说道。

    这御书房的寒冷十分的恐怖,真形一重的高手进入其中,呆上几个呼吸的时间也承受不住。

    刚才看着云落皱眉,粱稷以为他也有些受不了,不由提醒。

    云落笑道:“放心吧,这区区寒冷伤不了你师傅。你站远一点,这寒气还在不断的向着外面蔓延,你没有修为,别伤着了。”

    粱稷点头,在两名禁军的护送下,向后退了十米。

    云落向前走去,行了三五米,转身便是看见梁天元此刻正在一张冰床之上盘坐。

    梁天元并不用冰床疗伤,而这屋中的寒冰也不是冰床之上散发,而是从他的体内散发。

    此刻在梁天元的体内,两团恐怖的能量,一水一火,正在战斗。

    云落走了过去,梁天元并没有醒来。云落伸出一手,落在他的肩膀之上,顿时一股极寒一股极热,两股极差的温度冲入云落手心。

    云落面色一变,快速的抽离,但是已经被冰火所伤,半只手掌直接被冰冻,同时一股心火,直接向着云落的心脏奔去。

    可是当这股心火一到云落心间,便是被始碑直接给吞噬进入金白世界。最后一团火焰便是在金白空间中,茫然不知道方向。

    云落看着惊奇,不由将冰冻他手掌的寒冰之力,也引入心间,最后这寒冰也被云落心脏处的始碑给吸收。

    金色世界中,一火一水交融在一起,一开始显得有些不容,两者不断的碰撞,战斗在了一起。但是渐渐的随着金白世界上方两块始碑碎片的出现,这水火便是彻底的融在一起,并且相安无事,最后悬浮在两块始碑碎片之间。

    云落一直观看中,一时间心中不由震惊。虽然不知道这水火现在有什么用处,但是刚才那水凝聚的寒冰,还有那道心火,却是极为的恐怖。

    云落相信,如果那寒冰不是冰冻的他,而是其他人,那人怕是得直接成为一根冰棍。

    而那心火,要是攻入他人的心脏。怕是得从身体内部起火,整个人在一瞬间烧成灰碳!

    云落震惊了一会,手掌再次落在梁天元的身上。

    很快他的手掌便是被冰封,同时一股心火冲向他的心中。

    而最后火焰与寒冰都被始碑吸收,水火交融,融入了最初的那团水火之中。

    很快御书房中的温度恢复了正常,而金白世界中的那团水火,也更加的恐怖了几分。

    梁天元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着四周恢复了原样,在看着云落一手搭在他的肩上,闭着眼睛是在沉思什么。而他在感觉身体中,原本水火冲击的痛苦已经完全消失,看着云落的双眼不由充满了感激。..

    云落睁开眼睛,一看梁天元的模样,便是明白他想的什么,便是装着高深模样,声音平静的说道:“你醒了。”

    梁天元点头,云落便是将手移开,退后两步,说道:“感觉如何。”

    梁天元高兴的说道:“已经无碍,并且感觉身体这二十年来前所未有的好。”

    云落听着沉默了一会,说道:“二十年?”

    “是的,我这伤是二十年前所受,有什么问题吗?”梁天元皱眉问道

    云落一笑,说道:“没有什么,只是有些好奇。”

    梁天元听着点了点头,不过心中却快速的思考着云落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是普通人,听着云落这话,也就听听便是了。可是梁天元却是明白,云落这说的“二十年”这三个字,有些不同。

    听云落说话的语气,还有他说之前沉默了一会,很明显这三个字别有意味。

    梁天元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下床,再次检查了一下身体,见确实好了不少,不由伸手示意云落到正厅说话。

    云落点了点头,跟在梁天元一旁。

    当两人走入正厅,粱稷他们不由到了,因为他们看着御书房的寒气突然消失了。

    粱稷看着梁天元恢复了,并且还一副红光满面的样子,不由转忧为喜,高兴不已。

    不过梁天元此刻有要事和云落相谈,哄了粱稷两句,便是示意他离开,并且叫禁军退后十米,把守好此地。

    云落与梁天元坐下,梁天元不由笑着问道:“不知道那日的始碑碎片,对丹皇有无帮助?”

    云落神色平静的点了点头,口不对心的说道:“还算有帮助,不过帮助不是很大。”

    听着云落这话,一般人也就信了云落的话,开始高兴起来。

    可是梁天元却是听懂了云落的后半句,‘帮助不是很大’,那不就是没帮助吗?

    梁天元神色不由凝重了几分,他说道:“其实这始碑只是一块碎片,它们应该有五块。”

    “五块。”云落有了几分兴趣

    “是的。”梁天元重重点了点头,接着便是静静看着云落。

    云落看着梁天元的神色,一沉思,便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笑道:“实不相瞒,今日我能够如此快速的治疗好你的伤势,当日那块始碑碎片帮助不小,如果你能够助我集齐五块始碑碎片的话,你的伤我能够治愈。”

    梁天元沉默半天,就等云落这句话,一时间脸上的不由开出了一朵花。

    他其实对云落说的始碑碎片能够治疗他的伤的说话并不相信,因为这始碑碎片他握在手中二十年,也不过如同一块废玉。

    并且日日看着这始碑碎片,他便是心中有着一缕恨意。

    因为他这伤,便是因为这东西所害,并且还因为这始碑碎片,让梁天元错失了一统整个大陆的机会。
始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