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奇术小农民 > 第25章 露一手

奇术小农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章 露一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白母疼的眉头紧皱,痛苦万分:“死丫头,都是你给气的,我的胃病发了,快拿药给我,在包里。”

    白凝玉慌张的急忙去翻手提包内,翻出了胃药,端水要送服,陈皓宇急忙劝阻道:“别吃,好像不是胃病。”

    “不是?”白凝玉一惊的,送药的手急忙一收。

    白母眼巴巴等着胃药呢,药到嘴边又没了,疼的她直抓狂的:“混蛋,你个臭小白脸,巴不得我死呢,我要是死了,就没人管你们了,你们就可以逍遥快活了是吧,我告诉你,我就是死也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妈,皓宇不是这样的人。”白凝玉急忙说情。

    陈皓宇瘪瘪嘴回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这应该是突然吃多了,导致的胃岔气,不是什么胃部发了,真要吃了这些助消化的胃药,那你的胃才真的是受罪,会和刀绞一样的疼。”

    “胃岔气?”白凝玉母女都一惊的。

    白母不信道:“你少骗人了,真把自己当神医啊,什么检查都没有,就说我是什么胃岔气,我自己的胃我自己知道,女儿,把药给我。”

    “可是……”白凝玉还有些迟疑。

    “没有什么可是。”白母一把抢过了胃药,塞进了嘴里。

    陈皓宇瞅着直摇头的:“完了,凝玉姐,麻烦你准备一下催吐剂。”

    白凝玉不明白问道:“催吐剂是什么?”

    陈皓宇解释道:“你就去冲点肥皂水来,一会儿有用。”

    “好。”

    白凝玉就要进卫生间,但是被白母一把揪住了胳膊:“你想我喝肥皂水,毒死我啊,不许去。”

    白凝玉无奈的看向陈皓宇。

    陈皓宇摆摆手,示意她坐下吧。

    白凝玉无奈坐下,白母猛的瞥向陈皓宇:“小白脸,你也别想去,啊呦,疼死我了。”

    陈皓宇瞅着直摇头:“伯母,你对我有误会,因此讨厌我,我不怪你,可你犯不着和我怄气,就故意作践自己的身体啊,你这样子,凝玉姐会很担心的。”

    “我才不信你个江湖郎中,你就是个骗子。”

    白母打死不信陈皓宇的医术,陈皓宇无奈的摊开双手,表示没辙。

    白凝玉尴尬的看向陈皓宇,想开口宽慰两句的,突然间白母一声惨叫。

    “疼死我了,啊,我的肚子。”

    白母疼的额头直渗冷汗,在沙发上打滚,白凝玉吓的连忙扑上去:“妈,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不行了,我的胃好像刀绞一样的疼,不行了,快送我去医院。”

    “送医来不及,快帮她催吐,抠喉咙。”陈皓宇当即吩咐道。

    白凝玉立马按照陈皓宇的吩咐做,白母死不开口,但是她疼的实在受不了,嘴巴一张,白凝玉趁机抠她的喉头。

    “呕。”

    白母疯狂的呕吐,陈皓宇急忙把垃圾桶递上,一股脑的全吐里面了。

    吐完了,白母喋喋不休的骂起来:“你个臭小白脸,无耻的混蛋,你居然抠我的喉咙,害我吐的这么狼狈,有种你别走,等我好了,我非把你的皮给扒了不可。”

    陈皓宇无奈一叹,真是好人难做啊。

    白凝玉惊喜道:“妈,你脸色比刚刚好很多,肚子是不是没那么疼了。”

    白母一愣的,惊喜道:“是的诶,不过还是有些疼,这里,一阵阵的难受。”

    白母拿手比划了一下疼痛的位置。

    陈皓宇解释道:“那是岔气疼,会牵扯到肋骨,这疼痛是一阵阵的,好像揪着疼。”

    “你怎么知道?”白母诧异的瞪向陈皓宇。

    陈皓宇没给出解释,而是直接冲白凝玉吩咐道:“把你妈的上衣撩起来,我要对她的肚皮上下针,给她治疗岔气。”

    交代完,陈皓宇便匆匆上楼拿银针了。

    白母诧异的看向白凝玉,将信将疑问道:“女儿,他真的懂医?”

    白凝玉对母亲早已经无语了,索性回道:“信不信在你,反正我信他。”

    “你这死丫头,也太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了,这样的人万一是骗子,可怎么得了……”

    白母絮絮叨叨要教育女儿,白凝玉一阵不耐烦:“好了,妈,你有空管教我,倒不如吧衣服撩起来,准备接受治疗吧。”

    “他能行吗?”白母对陈皓宇的医术实在是不放心。

    “不信咱们现在上医院,不过一会儿要遭多大罪我可不清楚,很可能要做胃镜。”

    白凝玉是故意吓唬母亲的,因为白母最怕做胃镜了。

    “要做胃镜,不要,打死我都不要。”白母连忙摇头,怂的老实在沙发上躺好,主动撩起上衣来。

    见她这老实,白凝玉嘴角勾起一抹贼笑。

    陈皓宇从楼上拿了银针下来,取出一根大针来,白母见到这么长的大针,震惊的问道:“臭小子,你这拿的什么针啊,怎么这么长。”

    “这叫大针,长四寸,给你针灸治疗胃岔气最好了。”

    陈皓宇解释着就要弯腰给她老人家下针。

    白母瞅着吓人,急忙阻止道:“你别乱来,这么长的针要扎我肚皮上来,那我还不死翘翘啊,我说什么都不要你这个庸医给我医。”

    陈皓宇悲催的看向白凝玉,他现在总算知道为啥白凝玉纳闷不配合治疗了,感情这都遗传了这位伯母啊。

    白凝玉头大极了,忙劝说道:“妈,没事的,皓宇的医术很不错的,不会把你扎死的。”

    “怎么不会,扎的人又不是你,这么长的针扎我肚皮上,那还要把我扎死啊,我说什么都不会扎的。”

    白母抵死不从,陈皓宇瞅着无语,懒得解释了,撩起自己的衣服来,然后对着自己的肚皮上的中脘穴一针扎了下去。

    大针没入了足足两寸,一点血都没有流出来,陈皓宇指着扎在自己身上的大针解释道:“伯母,你看,我这么扎像有事的人吗?”

    白母错愕的盯着陈皓宇,惊讶的不得了:“真的没事诶,小白脸,你的针是不是伸缩的,假的啊?”

    “靠。”陈皓宇再好的脾气也被白母给折腾的爆粗口了,他把针从身上拔出来,郁闷道:“你要不信,自己检查一下吧。”

    陈皓宇把大针递给了伯母,白母拿过,拿手指在尖头上试了试,扎手,疼,她惊愕的不得了,再度看向陈皓宇的肚皮上,惊愕道:“这么神奇,居然连个疤都没留下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奇术小农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