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奇术小农民 > 第23章 兴师问罪

奇术小农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3章 兴师问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妈,你听我解释,喂,喂……”

    白凝玉着急解释,可是白母根本就没她解释的机会,便气呼呼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白凝玉欲哭无泪,这下真是冤枉死了。

    陈皓宇好奇问道:“凝玉姐,你怎么这表情啊,伯母电话里说什么了?”

    白凝玉看着一脸天真无邪的陈皓宇,死的心都有了,想埋怨两句的,理智克制住了,苦笑道:“没事,她就是听了些闲言碎语,误会了,回头解释一下就好了,咱们继续针灸吧,要换什么姿势?”

    “麻烦你趴下来,我要在你背上下针,我看你肩膀有些不利索,索性帮你把肩周炎一道治了。”

    “这个好。”

    针灸完成,陈皓宇精气神耗损严重,出了一身汗水,浑身的衣服都浸湿了,累的很。

    白凝玉忙道:“你快去洗个澡吧。”

    “嗯。”

    陈皓宇回房间洗澡,白凝玉急忙打电话给母亲。

    白母接通电话,气呼呼的问道:“和你野男人逍遥快活完啦?”

    白凝玉被揶揄的脸色惨淡无比,急忙解释道:“妈,你快别瞎说,我和皓宇没什么的,你千万别误会。”

    “皓宇、皓宇的喊的这么亲热,还敢说你们没什么,死丫头,立马下楼来给我开门。”

    “妈,你来我家了?”

    白凝玉一惊的,急忙拿起平板监视门口,果然来人了,吓的她连忙奔下楼去。

    门一打开,白母就推开白凝玉,气呼呼的进门捉奸:“野男人呢,你把他藏哪去了。”

    白凝玉惊恐的瞥了一眼楼上,急忙奔到母亲面前,阻拦道:“妈,你先坐会儿,赶路渴了吧,我给你沏茶去。”

    “我不渴。”白母狠狠剜了女儿一眼,见到她就穿着浴袍,脸上酡红,香汗淋漓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死丫头,大白天的和野男人在家里乱搞,你还要脸不要脸。”

    “妈,你别瞎说成不,我们真的没什么的,你别听小人挑拨行不。”

    “什么小人,那是你老公,自己不要脸还要冤枉黄铭,你真是太叫我失望了。”

    白母气冲冲拨开白凝玉阻拦的手臂,窜上了楼去,开卧房,没人,她接着一间间的卧房找,打开陈皓宇的房间,见到在洗澡,就要直闯进去。

    “妈,你别这样,人家在洗澡呢。”白凝玉吓的连忙拽着母亲的胳膊。

    白母气的质问道:“大早上的洗什么澡,还敢说你们没什么,我看你们就是有什么,真是气死我了。”

    陈皓宇听到东西,把门拉开,探出头来,一见有位中年大妈在自己的房内,惊的一跳,慌张问道:“凝玉姐,这什么情况?”

    白凝玉尴尬的解释:“我妈。”

    “原来是伯母啊,伯母你好,我正在洗澡,不方便出来见你,你别介意啊。”陈皓宇尴尬的挠起头来。

    白母气的狠话瞪向他:“别伯母伯母的喊,我跟你不熟。”

    陈皓宇没料到白母居然这么凶悍,纳闷的看向白凝玉,白凝玉急忙拉着母亲下楼:“妈,有什么话咱们楼下说去,别打扰人家洗澡。”

    白凝玉把白母硬生生拽下楼,奉上香茗,可是白母不领情,就气呼呼的瞪向女儿。

    白凝玉被瞪的好不郁闷,想解释的,可母亲根本就不信自己。

    陈皓宇匆匆洗好澡下楼来,见到厅内气氛十分的压抑,做口型冲白凝玉询问怎么回事。

    白凝玉无奈极了,刚刚要解释一下,白母就指责道:“小伙子,看你长的也人模狗样的,怎么就不学好呢,知道不知道破坏人家家庭是会遭报应的,小心生儿子没**。”

    陈皓宇一怔的,纳闷的打量起这位伯母来,天眼之下,面相一览无遗。

    “火形上尖下阔,上锐下丰,其性燥急,面上色赤,火形之真也。”

    这面相的意思是这人的上尖下宽,面色如火红,代表这人是火命,性格十分急躁火爆。

    看白母这性子急躁的样,看来是受了小人挑拨,否则不会连女儿的解释都听不进去。

    明白这一切后,陈皓宇也不恼火,微笑道:“伯母似乎对我有很多误会啊,您老先喝口茶润润嗓子,就算是要骂我猪狗不如,那也得有力气骂是不,请用茶。”

    白母狠狠瞪了陈皓宇一眼,阴阳怪气损道:“你倒是不客气,把这当自己家一样,待的很开心吧。”

    白凝玉急忙劝说道:“妈,我和皓宇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事我可以解释的。”

    “解释什么?”白母狠狠剜了女儿一眼,臭骂道:“自己的丈夫不搂,居然搂着一个野男人睡觉,你好意思哦,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没法说了,和你说不通。”白凝玉郁闷的拿手扶额。

    陈皓宇要不是了解白母性如烈火,估计也要动怒了,他耐着性子解释道:“伯母,我想你真是误会了,我其实是一名大夫,我暂时住在凝玉姐家,是为了方便给她治病。”

    白母一听女儿病了,顿时急了:“女儿,你病了,哪里不舒服,怎么不去医院啊,这有病就得治,怎么能拖呢,走,咱们这就上医院去。”

    白凝玉头大道:“妈,你别听风就是雨,我没什么大碍,你就少操点心吧。”

    “你是我女儿,我不操心你,操心谁啊,你还愣着干嘛,上楼换衣服啊。”

    白母坚持要拉白凝玉去医院,白凝玉无奈看向了陈皓宇,祈求他帮忙劝阻一下。

    陈皓宇说道:“伯母,凝玉姐的病不打紧的,不需要去医院,有我给她治疗,您就放心吧,我保证手到病除,还您一个健健康康的宝贝女儿。”

    “就你?”

    白母上下打量起陈皓宇来,见他年纪轻轻的,以貌取人道:“就你这样子,能有什么本事医我女儿,别是个江湖郎中,感情骗子吧,真是的,差点就被你们给绕过去了,我来不是问你病的,是问你和这野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凝玉,你真的要做一个人尽可夫的表子吗?”

    白凝玉的脸色变得难看极了,生气叫道:“妈,你别一口一个人尽可夫,丢不起那个脸,你怎么不问问我和黄铭为什么离婚,他都做了什么好事,你知道吗?别事情都没搞清楚就来兴师问罪,我可是你女儿,你怎么就不听我的话,要听一个外人的挑拨,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

    “我怎么不是你亲妈,就是你亲妈,才处处为你着想,你别受了某些小白脸的诱惑,一时间迷了脑子,做出后悔终生的事情。”
奇术小农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