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奇术小农民 > 第8章 追根溯源

奇术小农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章 追根溯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啊?”陈皓宇不好意思的挠起寸板头来。

    白凝玉打趣道:“脸红啦,想不到你也会怕丑啊,哈哈,快说吧,到底什么样的女孩,别不好意思啊。”

    陈皓宇被追问的实在不好意思,红着脸说了出来:“我喜欢个子高高的漂亮女孩。”

    “多高要求,一米68吗?”

    陈皓宇摇头:“凝玉姐,我心目中的理想"qing ren"是拥有模特身材的,我想模特都很高吧。”

    “一米八啊。”白凝玉惊的目瞪口呆,她上下扫视一下陈皓宇的身高,忍不住询问道:“皓宇,你多高?”

    “一米72吧,可能还要再高点吧。”陈皓宇对自己的身高很不满意,可是再不满意又能如何,这是父母给的,不可能再高了。

    白凝玉看着陈皓宇对自己的身高如此不自信,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忍不住憋笑道:“你就不怕真找了个模特"qing ren",嘴都亲不到。”

    陈皓宇脸尴尬极了:“姐,你就知道取笑我了,不说了,我去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啊。”

    白凝玉看着落荒而逃的陈皓宇,逗的不行,笑的直捂肚子,不过想想陈皓宇有自己的梦幻"qing ren"也没错,谁心里还没点目标啊,想当年她的白马王子可是……

    想到现在的丈夫,白凝玉的神色顿时黯淡下来,失落落的回房休息了。

    第二天早起,白凝玉心情有些紧张,起床的她坐在床上,不知所措。

    陈皓宇进房来,宽慰道:“凝玉姐,你放松点,放空自己的心神,就当自己在发呆好了。”

    “好,我尽力啊。”白凝玉点点头,聚焦自己的视野,努力让自己什么都不去想。

    陈皓宇开启天眼,仔细辨认起她的面相气色来。

    天仓、奸门青黑之气,主夫妻感情破裂。

    这一面相,应证了昨天的事情。

    只是那破财败家的面相又要从哪着手破解呢。

    陈皓宇仔细辨认,发现白凝玉面相气色流转,皆是从这奸门而起,横穿寿上,再流转天仓,最终回归奸门,也就是说,昨天的落败面相气色变化缘由夫妻感情不顺。

    联系到黄铭烂赌成性,陈皓宇当下断言道:“明白了,你会破财败家,是你丈夫带来的厄运,凝玉姐,要想破这落败气运,我想你需要做一个决定了。”

    白凝玉的神色一凛的,询问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和他离婚?”

    陈皓宇有些尴尬道:“我不是使坏要离间你们夫妻,可是你的面相就是这样,因为夫妻感情不顺,间接给你带来了厄运,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厄运,但是这厄运肯定和金钱挂钩,极有可能是和他烂赌有关系,所以凝玉姐,我希望你早作防备。”

    “好的,我这就联系律师。”白凝玉拿起手机,急匆匆打电话:“喂,你好,李律师嘛,我有事需要你帮忙,皓宇,你怎么流鼻血啦?”

    白凝玉突然一惊的,陈皓宇伸手一摸,摸了满手的血,吓的他连忙冲出房间去冲洗。

    白凝玉打完电话出来,见他鼻血止住了,皱眉担心道:“皓宇,好端端的怎么流鼻血了。”

    陈皓宇心里直叫苦,他刚刚对着镜子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气色,发现自己是外强中干的气色,看似身体很棒,但是内里正在急速燃烧精力,这是施展相术带来的不良后果。

    未免白凝玉担心,陈皓宇遮掩道:“可能最近天气比较干燥吧。”

    “最近天气干燥吗?”白凝玉纳闷的抬头看看天色,虽然晴天为主,但是入夏的天气很是潮湿,微微动一下,人就是一身汗。

    很显然,陈皓宇是在敷衍。

    陈皓宇深怕她纠结这个问题,问道:“凝玉姐,你事情都委托好了?”

    白凝玉点头道:“我家的私人律师办事还是挺有效率的,应该今天就会去法院申请冻结我们的账户,准备离婚分割财产用。”

    陈皓宇点点头,只要一离婚,那么债务就会明朗化,应该不会牵扯祸害到白凝玉的身上。

    吃早饭,陈皓宇要上山去礼佛,白凝玉喊住道:“我看你气色不好,要不你今天就别去了。”

    “不去不行啊,万一老方丈和村委告状,我就得多罚两天,我可不想再被罚了。”陈皓宇叫苦。

    白凝玉抱怨道:“就说生病了呗,我还就不信老方丈这么不近人情,一会儿我要去礼佛,帮你转达一下就是了,这叫先斩后奏,管他批不批假,反正我先歇了再说。”

    陈母也支持道:“就是,家里还有一大堆农活要忙呢,今天就留下来帮我。”

    陈皓宇苦笑点头:“好吧,凝玉姐,你自己一个人上山,路上当心点。”

    “知道啦,你个小啰嗦。”白凝玉嘴上嫌弃,但是心里是暖呼呼的,很喜欢陈皓宇的关心。

    吃完早饭,白凝玉上山来礼佛,和老方丈直接批假:“方丈大师,陈皓宇病了,今天来不了了。”

    方丈停止了敲木鱼,叹了口气道:“他是不是又用法术了?”

    “法术?”白凝玉一怔的。

    方丈幽幽叹道:“不修心法,补足精气,妄用法术,是会折寿的,他这是在玩火。”

    “什么?”白凝玉脸色一惊的,联想到早上陈皓宇给自己看完面相后突然流鼻血,她紧张的问道:“方丈,如果他施展了法术会咋样?”

    “精气亏损严重的话,身体应该会出现不适。”

    白凝玉紧张问道:“会不会流鼻血?”

    方丈想了想,点头道:“体力不济的时候,流鼻血是十分正常的表现,白小姐,你和陈皓宇既然是朋友,那就劳你多劝劝他,别再用法术了,这么下去他真的会死的。”

    白凝玉一听不好,急忙奔下了山去。

    白凝玉着急下山赶回去见陈皓宇,路上把脚踝都扭了。

    “死小子,我可不要你拿命来帮我,我宁可自己一无所有,也不许你有事,你千万不能有事。”

    白凝玉心里慌张的祈祷着,顾不得查看脚伤,拖着伤脚跌跌撞撞的冲进了院子。

    陈皓宇正在院子内扎扫帚,一见白凝玉受伤了,吓的连忙奔去扶她:“凝玉姐,你脚怎么了,要紧不?”

    院子门槛比较高,白凝玉脚上有伤,不利索,结果被绊倒了,陈皓宇吓的连忙抱住她。

    二人跌撞在了一起,白凝玉撞了陈皓宇满怀。

    软玉温香入怀,酥麻的弹撞感袭来,陈皓宇是又惊又美……
奇术小农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