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241章 借难生蛋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1章 借难生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回到京城,韩枫完全没有时差的概念,心里像着了火样的热血澎湃。西行这一步提前了几年踏上互联网之路,还赚了个大买办,快速推动Pc机应用的先决条件,当然韩枫也相当清楚比尔这是用自己当枪来试国内的水的,他用几千万人民币的投资就能试到在这片未经电子产品开垦的土地上是否能拿到利润。

    相对于肯定能赚到大笔的现金而方,韩枫更想要的是电子产品开发的入门通行证,这是奶牛、电子、互联网三步走战略中关键的第二环,借微软和ibm的东风,迅速抢占中关村的至高点,在未来两年内击败已经年利润达到十几个亿以上的联想集团,争取把当年被柳大柱赶走的那批人罗列到手,加上能从米国来的技术梯队,以及用中国微软赚的钱,以未来的名义,或可单独创建研发中心。资料里,南方那个小城深市,刘乐好不容易找到的华为公司,刚刚搞出一个低端的500门程控机,还没有试机,正濒临四处借钱度日的关键时刻。

    任正飞面见刘云,以未来投资的名义把资金送上门,他却死活不给股份,借可以,甚至一分利都行,就是不融资分股,他说这个企业不是他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不能分。

    这个合作,并没有谈成,也没能与华为这个像农村家里倔强的小子一般的小企业完成深度合作,刘云很气馁,回到京城,在办公室里闷了两天,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还有给钱不要的傻蛋。

    可是,回来后的韩枫知道,那个人不是傻蛋,而是未来中国的脊梁。

    而现在,除非动国外的钱,否则自己也没有超过五千万的资金给任正飞用于研发,入股不成,那借钱也就不用了,在原有时空里他都能克服困难度过难关,现在应该也不会是问题。

    92年的九月底,联想靠着汉卡等业务正在高歌猛进,在中科等背景的支持下,俨然就是中关村的老大,持大牛的坐地户。几乎超七成的当下中国Pc、服务器用户都是它的客户,

    这个带着红色痕迹蛋生的企业,经过八十年代的成长,特别是汉卡翻译中文系统出来而大大的成长起来,于1990年首台联想微机投放到市场。并通过国家“火炬计划“验收。就在一个月前,联想推出家用电脑概念。

    联想1+1家用电脑,将在国庆节前后投入国内市场。而就在不久前,韩枫也才刚刚人都拿到ibm推出的thinkPad首款笔记本电脑,拥有10.4英寸的tFt显示屏和红点{trackPoint}定点设备。这个电脑就摆在韩枫的面前。对面放着的就是一台联想的Pc台式机,大抵算得上386级别,整机算是自主品牌,而实际上,这台电脑全部的配件,除了汉卡没有一个是联想自己生产的,从主板到机箱全部进口,它能取得成功的关键在于,给自己标定了一个民族品牌的表皮,而国人除了进口,同方、长城等几个,几乎就没有别的选项。

    一起参加会议的刘云、沈君馥、张洪根,实际能参加意见的,只有沈君馥,在电子产品这个行业上,韩枫的人脉积累为零。

    “三个月时间,到元旦之前,中国微软一定要开始出售比联想这个二道贩子组装版更好的整机电脑和正版的微软软件!”

    和窃国大盗不同,韩枫准备做一个赤果果的大买办,光明正大的搞合资,搞合作研发,一定要把微软的阴谋阻住,同时还要把它拉下水——具体的玩法,就是乾坤大搅局!

    密谋了整整两天,连饭都没有出去吃。中间,通过经济学院孙院长生生的把倪光楠,现在还没有成为中科院士的,已五旬出头的科学家请进了韩枫的办公室。

    带着ibm整机,加操作系统的庞然大物,要借中国的奶牛王子进军大陆的Pc市场——这个消息,对孙正祥和倪光楠来说,都是吓掉裤子的大消息。

    “未来是信息时代。”

    韩枫面对自家院长对西行请回来一尊妖魔的质疑,十分淡定,“我不和它合作,它可以自己来,这是我国政府允许的进口商品,它也可以和别人搞到一起,我在商言商,与其成全对手,不如自己享有。”

    倪光楠生气了,“你!你这真是引狼入室啊,马上联想就能自己研发微机了,我相信——”

    “等等,我知道你要说,你相信未来我们连芯片都要自主研发,更不要说操作系统……可我认为联想做不到。至于狼,不用引也会入室,这个你就不用给我扣帽子了,我得到的消息了,微软与ibm最初的方案是来我国成立独资公司,而不是出让利润给别人。”

    孙正祥立即明白了,“他们这是为了迅速占领市场,毕竟你的潜力放在那里,或许他们看到了国内品牌微机的发展前景,这才有此行动的,韩枫,别绕弯子了,我想听听你真实的打算。”

    “借鸡生蛋。”

    韩枫只回了四个字。

    挖角没挖成,不过倪同志却也是一个很有信用的人,会面之后,就像一切都没发生过。

    而沈君馥则在两天后回到米国与ibm、微软深谈合作,她带去的计划,是合资后中国微软的一些关键细节。

    为了好卖并得到政府的支持,必须换个中国化的名字,比如红旗、华兴、希望、曙光、东方红等等这样的中国名字,为了打消一些不必要的阻碍和高关税的影响,建议化零为整,在中国采购零配件进行组装,改变之前的整机进口方式,当然真正的ibm机仍然需要以进口保持其工艺和身份,换言之就是在大陆建组装生产线。沈将联想公司的情况说给了合作伙伴,而事实上他们非常清楚——两天后,微软和ibm同意了中方合作伙伴的提议。

    韩枫坐到了付川的对面,重点有两个,除了在中关村落地未来中国微软{ibm}公司以外,还有建立城市数据服务中心的大饼。

    现在这个时代,并没有太多的信息安全概念,甚至连信息概念绝大多数人都不懂。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起步较晚。“中国上网第一人”钱天白先生于1986年通过拨号方式在我国首次实现了与国际互联网的间接联接,通过互联网发出了中国有史以来的第一封email。而就在去年的11月,中国的顶级域名已经在米国申请完成,申请人和管理者也是这位钱天白先生。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