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230章 会是下一个(求收求订)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30章 会是下一个(求收求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求票】

    一份米国人用藻类植物等进行生物提取技术制造甲醇等可燃化学物的材料交给了庄副市长。至于能量守恒和化学分子式之类的,有专家呢,自己去醒悟吧。

    内鬼被自己人控制起来,王大师被送了公安,一场盛大的演出熄火,陈经天气的真咬牙,关键是信了这么久,太丢人了。

    第二天,骗子王招了这几年骗了多少钱,买了房之类的事情,可是公安去查某个藏匿点的时候,哪里有数百万的存款,啥也没有。骗子嘛,哪有一句是真的?

    罗强和刘乐,在韩枫的第三所房子里。

    堆成了山一样的各种各样的数据材料,还有刘乐平时吃住在这里的生活用品。

    和罗强比起来,17岁的刘乐简直就像隐形人,可这个孩子搞情报的能力也相当的神奇,王大师在科研所布下的疑阵也是他找到的,神不知鬼不觉。罗强用反侦察手段搞来了王大师的存款。

    三个人对着两大箱子的钱发呆。

    “真没想到,这么多,我跑了三趟才拿完。”

    “这都是人民的血汗钱啊。”

    “所以,得用到正地方。”

    “可这钱来路不明,不好用啊?”

    罗强想了想,“我来想办法,韩总,放心吧。保证没事。我想从未来战略咨询公司,开一个调查项目走账,至于客户嘛也好办,造一个就行。”

    韩枫想想也只能这么做了——当时也纠结了好半天,知道大骗子有钱不拿是罪过,可是拿了这钱会烧手,两难。

    难归难,钱该拿还得拿。不然……这钱也不知会被弄去哪里。

    这个时代的操行,全凭自觉。

    “好,这钱单独走你们调查部的账,和刘云说一声后,直接转给阿妈基金。”

    “嗯。”

    罗强点头,“放心吧,韩总,保证完成任务。”

    虽然韩枫没提钱的事,罗强心里却知道,自家这个老大绝不会亏着自己,毕竟这单生意的确是冒着风险,可罗强行伍出身,把忠诚放在第一位,自打韩枫信任他,做了很多别人做不了的事之后,虽有张天祥时而提醒、王广秀警言,可他也知道,很多上不得台面的事就得有人干。

    愿为知已者死……这句比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更文艺,罗强一直把韩枫当兄弟,视为天才,和当兵的有天然的亲近感,从小小的一个保卫科副科长,大半年提拔成了调查部的部长,拿起了三万年薪,比京城多少坐办公室的人都赚的多呢?

    人得知恩情,懂礼份。

    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罗强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干。

    ……

    还有四天开学,韩枫和庄副市长单独的谈了谈。谈到了小道消息已经传开了的收购海牛厂的事情,而米国那边儿已经完成了全新一套设备的订货,一个月后就能运达海市,提前开建的框架结构式厂房开始运材料,挖地基,韩华也一直想弄到储转仓库,所以喜羊羊那块地如火如图的在干着。这些,庄副市长都清楚。加上韩枫京城贵客、改革小开拓者的身份,还有昨个被拯救出骗局的感念,庄副市长很重视韩枫带来的这个新建议。

    “上海奶牛厂是老牌企业了,这事儿需要充分论证,最重要的是他们全厂职工的意见。市里原则是是大力支持进行体制改革的。可他们的问题也不小,光退休职工就有四百多人,各种利益关系错综复杂如何归纳社保,估计这是一笔不小的成本。我会把你们公司的意见和他们通个气,不过,最好你们之间先充分的了解和接触一下。当然,引来新技术和设备,只要打开市场钱就会来,海牛的问题就是思路僵化、不能根据市场的变化制定企业发展战略,且行动起来,老气横秋了。”

    韩枫心说,目的就是让您能给带个话儿,至于后边儿的得一步步来。绝不能落一个套国家资产的帽子,那就得徐徐图之,充分给企业和职工以利益和好处。反正又不想倒买倒卖赚快钱。

    海市的任务完成,当晚飞回京城,第二天参加公安部和阿妈的名义基金会的成立大会。

    这个基金筹备到批准,完成各种规章、手续准备等等,共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才完成,又经和红十字会等充分沟通,特别是国务院、宣传部等多家管、监大机构充分讨论,这才确定了下来。

    因为国内还没有完全私人名下性质的救助式基金。

    九二年捐款捐物的内地人很少,而像邵一夫等老一辈慈善家几乎都是在建学校、搞教育等等,所以从立法上甚至都找不到相应可用的条文,为了落实这笔钱和工作,国务院民政部甚至专门出台了一个红头,这才有了依据。

    成立大会很低调,只用了半小时会就开完了,基金管理人仍然是小姑韩素梅,首批救助的家庭是京城舜义县的一位因公去世的民警家。父母老迈有残疾失去了劳动能力,妻子一人带两个双胞胎男孩支撑着家,做着各种临时工或者在县城街头摆个小摊,抚恤金还治病欠下的债用光了,孩子上学连买个本儿都得等母鸡下蛋了才能买——韩枫立即想到了自己小的时候,可不也这样子?那个时候阿爸在天天赌。

    基金会首次给这个家庭送上了一千块特别救助金,尔后每月会通过当地派出所送一百块钱,直到娃娃读完大学。并由派出所所长亲自落实。拿着这钱的时候,派出所的民警都哭了。

    因公牺牲的民警老陆是他们的老同事,这几年看着他家的光景,哪个不难受?

    “感谢阿妈基金,谢谢,谢谢……”女人要跪,韩素梅连忙把人拉住,陪着落泪。

    一千块,对这个家庭来说已经像天文数字,至少能修修透水的房顶,给老人吃用上一些软质的饭菜,填点油肉。

    韩枫暂时能做的,并不多。不过心里却记下了这一幕。足球希望小学,是另一种希望吧?我回来这一程,就多做点儿上辈子想做不成的事,多帮些人,心安。

    上学前,韩枫回了一趟县一中。

    学校新的高三已经上课,王校长请韩枫同学给下年的学弟们讲讲,打打气儿。韩枫没有推辞。

    “做人要有梦想,要也敢去想,想好了立即行动起来——谁敢说,你不会是下一个韩枫呢?”

    这逼装的太牵强没脸了,韩枫自己都脸红。

    可是,台下掌声雷动。

    回到村子,韩枫走到哪儿都是一片笑语。当然,也听到了愁心事。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