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221章 活在当下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1章 活在当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苏玲花挂了电话。

    静寂的草原和心情一样,突然间又来了一阵风起,萧萧瑟瑟中又充满了暖意,草原的盛夏,正是万物悸动疯了一样生长的日子,也像心情,疯了一样好起来。

    半月繁星,无数个星座缀于银河九天之上,她的思绪里,一会儿是父亲高大的影子,一会儿是韩枫从小到大,特别是年前到现在的身姿。

    从小在父亲的肩膀上长大,直到九岁,那山一样的幸福依靠轰然倒下,幸福戛然而止。母亲守了三年再嫁,王叔叔不能说不好,可是根本不能替代父亲的角色,甚至一度成为心里越不过去的坎,自己一个人放羊、上学,半分钱也不拿他们的,赌气也好、认真也罢,每年暑假或者寒假,韩枫坐着舅舅的马车来到灯笼草原的时候,都是她快乐的时光。

    找不到原因,可就是解脱不了、放弃不了,玲花这三个月来,一直在努力的学着放弃心里的执念,可是就算她看见韩枫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不嫉妒,却也纠着一把的疼拉一下。

    她从小陪着这个家伙一起长大,直到上了高中,才相隔了一年再次见面——再见面,他已经成长成了草原上的雄鹰。

    不,按着他的发展和潜力,怕是腾哥尔大哥、韩石大哥他们的成就不一定比得过他吧。

    距离越拉越大,玲花并不认输。

    可是,她从他的眼神里找不到——找不到自己想要的那个位置。

    奇怪的是,他的眼神在看小云希的时候,是那么的柔情如水,那么的温馨温暖……几天的相处,她还知道了韩枫去过金陵城,打过一个什么大师,让云希的父母不再信气功练气功——

    喜欢一个人,就是莫名其妙。

    玲花越发的感觉自己的推测是准确的。

    从沙漠赛回来,收拾了小泥屋,准备不再出去,不再去外面的世界经风历雨,不再给他添麻烦。在这里陪着姨和姥姥过日子也挺好。

    可是,就在他打电话前的一天,姥姥上门骂了一通。姨过来陪了很久,阿妈也回来了。

    “你想要他做你的汉子,就去把他夺来!我给你们拜堂成亲!”

    姥姥的话可吓坏了玲花,现在可不是封建社会时代。

    换个地方藏起来?未料,今晚就接到了他的电话。

    三个字。

    回来吧。

    丢了一个。

    姐——

    挂上电话,她跑出村部的办公室,骑上马,奔着月亮疯了一样的跑去……

    第二天傍晚。

    灵秀、俊美的玲花站到了韩枫的面前。

    “姐。”

    韩枫嘿嘿笑了笑,摸摸脑袋——

    “以后叫我玲花。我不是你姐。”

    淡淡的,声音很清灵。

    目光,不敢多看。

    韩枫感觉她的嗓音似乎变了不少,声音更好听了?还是出现了幻觉——不清楚,可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是姥姥和二姨说的,你不信,自己去问。”

    玲花的脸一红,垂下了雪白的颈。

    韩枫笑了笑,“不用问,听你的。走吧,今晚回家去吃饭。”

    ……

    心里面,同时封印了另一个韩枫。

    韩枫这些天其实也不好过,云希的一切都在脑海里不停的出现消失、出现再消失。某一天,韩枫想通了,她还那么小,上辈子因为自己的原因,她放弃了很多很多,这辈子是不是应该还给她人生的另一种幸福?

    自由……人生而自由,这是韩枫上辈子在最后一年才悟得的道理。

    自由的能去做想做的事,不受羁绊,没有牵扯,更没有利益的诉求,干干净净的去做想做好的事情。

    云希在遇着自己前,是个才华横溢的美少女,是个会四国语言、对金融有惊人理解和判断,能出国留学深造才女——因为遇见的是平庸的自己,才放弃了那么多,她的突然离去是不是也有抑郁的原因,韩枫不知道。

    在那天,云希在后背上安安稳稳的睡着,舒舒服服的说话的时候,韩枫动了用另一种方式守护她的心思,那种错觉,更像背着的是放大版的韩香——这个世界,因为自己的到来已经发生了改变,为什么不试试别的方式呢?

    若刻意、筹备、谋划而得,是本心么?

    答案心中早有。

    韩枫深知,除了先知这个逆流归来带着的作弊利器外,跑步算是天赋,别的就什么也不算了,甚至前生几十年的生活阅历对现在的自己参考已经不大,前生没上过北大,连地方大学生都没当过,前生没当过老总,其实经验有限,前生没和高层政客们接触过,进退无据,前生甚至没出过国,连新马泰都没去过,因为没钱。

    是哈,除了先知可以拿出来装装逼外,还有什么呢?

    心里充满了深深的恐惧。

    上北大……在学霸云集的名校——怎么过?

    韩枫自知实乃平庸之辈,腹诽多日却也和这件事一样,无法取舍,不能淡定。

    突然间,有那么一种感觉,新的彷徨和选择,不就是新生吗?

    重生解决的不过是财富的聚集和积累,却也改变了人感情上的波澜变动,从旧有的遗憾和眷恋变成了新生的麻烦和悸动。

    马上开学,就将是全新而未知的人生开始,蝴蝶的翅膀已经扇动起来,不可预测也不可控。

    重新站在玲花面前,放下了一份心事,竟然瞬间也多出来这么多的思感,韩枫自问不应该这么纠结,该放弃的,就放弃吧,该面对的就得面对。突然间韩枫比较前世今生,恍然明悟,其实,除了生老病死,财富当真是过烟云烟,得与失之间总是在动态的平衡中不动变化,人总是面对一个又一个的未知。解开了前生一个个的未知,迎来了今生又一个一个的未知。

    有一种爱叫,放手。

    有一种守护叫,无声。

    无论怎样,韩枫知道,自己不能再过多介入云希正常生活和成长轨迹太多,否则,对她的回档人生太不公平。一个不经意的改变也许就是南辕北辙的人生。

    玲花的心意,韩枫做为一个老男人,哪里会不懂。

    韩枫想不出对策,干脆不想,人活在当下啊,想那么多干啥。

    乐呵呵的开上车,带上玲花回家,买菜,洗菜,做饭,韩香高兴坏了,缠着玲花问个不停,一张娃娃脸的韩香对这个大表姐仰慕又亲近,吃饭的时候干脆窝在她的怀里当小孩子去了,小时候没少这么玩,七岁的韩香当娃娃……夜深,应酬的韩立国一身酒气的归来,玲花帮着一顿忙活,比韩枫麻利儿的多。

    第二天,韩枫早早起床,玲花也是一身李宁运动服,在楼梯口等着,微笑。

    “去跑什刹海吧。”她说。

    “好。”

    韩枫笑了笑,“我可比你快。”

    “那不一定。”

    四点半钟,天微微亮起,天地间还有半丝的混沌,被一蓝一红两个身影扯的无影无踪。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