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214章 这个兵种也不是想当就当得的(求收订)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4章 这个兵种也不是想当就当得的(求收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我先看看好么和黑姐打赏、感谢小雨培根月票支持。】

    后来,这个招式也试过,没有想像中那么神奇。

    当然也许是因为云希的底盘没那么大的原因,并没有更多的快感。

    对于别的女人,韩枫没有想过,天天拎着脑袋在各个部队忙乎,回去能有交个公粮的时间就不错了。不过,前生就这个年龄的时候,荷尔蒙爆棚,又能见着来来去去的大洋马,天天都能听着那群倒爷汉子们的各种显摆的荤段子,实在有的时候晚上做梦都会整点事儿出来,虽然根本不知道怎么整。最麻烦的就是八一大衩洗了湿潮气重,干不了,只能将就着用体温去哄干。

    只是说了一个底盘的问题就被常班长揍,后来再听说到别的,根本就不敢说了。再后来常班长和走私犯成了死敌之后,干脆就再也没有过和这堆人的交流。

    有交流的时候也是来抓人,只要出现场不管遇到谁都抓。没想到今天竟然也混迹在这些人中来到了大兰屯,这个住满了内地过来倒货人的村子。

    因为边贸管理完全是放任自流的状态。

    政府的人想管了就管一管,不想管就自己也来卖点啥换东西。

    逢周一、四、日开市的时候,这大兰屯上也有边市,只不过大多数都是口岸商品能准许的,没有大宗商品,不过却会夹带着贵重和违禁类的东西,比如软玉和钻石,甚至还有枪。部队巡逻只管这种的情况,至于几瓶酒换个姑娘来住一宿的事情,没人会管。

    监管时有时无,对面的毛子得了钱或者酒,更是睁眼闭眼不会多管。

    拖拉机进村,韩枫在村口跳了一来。

    熟悉,又陌生。

    亲切,又像是隔空,恍然间就像回到了新兵刚下连后的第二周,因为打架被发配来到这里时的场景差不多,只不过和未来的相见差了8个月的时差。

    这次来,就是要在常班长遇到那件事之前把他忽悠走,年底复员回家。当然,如果能弄到蒙羊这船上就更好了,总比他后来四处抓贼管闲事人生无常强的多。

    牌子还是那块斑驳的木头牌子,猪场围墙也还是那条用大小不一的石头垒出来的围墙,远远的看过去,就像印象派画家搞的长廊一样,很有感。当然,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子臭味。上百头猪的规模,也不小了,全团全年的肉有一大半都在这里,还有一大片的菜地。除了一个后勤班,还有三个抗米援朝复退后的鳏寡老兵,也老守在这里,把这里当家一样守护着。

    娃子们也像敬爱自家爷爷一样的尊敬着他们。站在门口的就是朱大爷,到朝国去过,虽然只是一个后勤给养员,甚至连米国人都没见过,可仍然被兄弟们当成英雄,老人永远都是一身灰军装,大皮鞋。

    “你找谁?”

    老人八十来岁声音很亮,就差对着这个小走私贩吼了。

    在他看来,背着个大包来到这里的外地人,个个都是挖社会主义墙角的坏人。眼神很是不善!

    韩枫这才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可不是这个院子里的兵——想进去?

    怕没那么容易。

    “我找常涛!”

    大声喊。

    “什么掏?”

    “常涛!”

    韩枫摇头,朱老耳背还非要天天守门,就这样。

    “常涛,常班长——我是他家里的弟弟!”

    老人想了想。

    “没有你找的个人!”

    “不可能!”

    韩枫笑道,“是这么高,人很有力气,战斗素质特高——”

    “没有!没有就是没有。”

    老人已经很不耐烦,看着这个油头粉滑的家伙心里就不爽,连连的挥着手。

    韩枫只能苦笑退了两步,“您老是不是朱爷爷,朱昌国朱爷爷!”

    老人一愣。顿了三秒,“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韩枫嘿嘿一笑,从包里挤出一包东西,递了过去。

    “朱爷爷,你看我知道你是谁吧?是常班长告诉我的,喏,这是你喜欢的辽西老旱!”

    呀!

    老人的眼亮了!

    立即把袋子抓了过去,“你咋这也知道,我就喜欢家乡那边儿的老旱烟啊!”

    其实,韩枫最紧张的是,万一常班长不在呢?

    显然这个担心是完全多余的,这个时候,那个高大而英壮的身影已经从猪圈那边儿绕了出来,推着喂猪的车,大步流星的走。身后还跟着他们几个——也是曾经在一起大半年后来退伍的战友,依次是大宝、六子和庄子,反倒是名字已经想不起来,绰号还能记得。

    入班不久,韩枫当年也有了一个绰号,疯子。

    “我弟?”

    站到了韩枫面前。

    在前生,也是这么站在常涛的面前,那个时候名称叫“操蛋兵”。

    “操蛋兵?”

    送韩枫来的是一排长,就这么称着韩枫的。在部队里,新兵敢打老兵的已经不能用操蛋兵来形容了,那是大逆不道,不打死也得流配。

    操蛋兵进猪圈就是流配的首选。

    当然,这个兵种也不是想当就当得的。韩枫当时和一个二年的老兵因为洗碗的事冲突,被打了一耳光——随后,韩枫像疯了一样扑上去,差点儿咬掉老兵的耳朵,顶碎老兵的蛋。随后就被十几个老兵加三个干部给围殴了,要不是团长看到的早,也许前生的后世都不会存在,更不会有后世的重生。

    然后,所有打架的人都被罚跑圈,25千米转团部千米训练场25圈,韩枫是坚持到最后的一个,所有干部战士都服了。

    能跑的没有他能坚持,有速度的不比他有耐力。

    可打架的事还得处理,发配团后勤猪圈……从此开启一年半的超强特训,因为常涛之前可是侦察连最好的班长。后来,韩枫才知道这是团长给常班长的任务。而在考学员苗子的时候回团部才知道,团长已经调走回内地了。

    站在门口,似乎常涛在努力的想,这个不认得的家伙是哪家的亲戚……再说,从来没有人来探亲的啊!

    韩枫没想到在骗朱老的时候直接被听见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编。

    “我是,我是您舅爷的三姑家四姑娘的表妹儿子的妻侄,我叫韩枫。”

    常涛笑了,看着韩枫的脸。

    “我刚才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咱俩的亲戚关系。”

    韩枫蒙圈了。

    ……信嘴胡说的,哪里记得住?

    “哎呀,常班长,记得我就是你弟就完了,这关系我背了半天,这一说完就忘了。”

    常涛冷笑一声,“你刚才是胡说的吧?”

    “班长,他真是胡说的?”大宝掰着手已经过来了,“我都理清楚了,他和你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你俩平辈!”

    “去你的。”一脚把大宝踹进沟里,常涛冷笑一声,说道,“说正格的吧,我不认识你,就算是真亲戚也不认识,找我干啥?”

    韩枫微笑,“我们借一步说话?”

    “你想怎样?”常涛的脸不再笑,冷了下来,“正常的换东西,你去村子的边市就是了,别到我们部队上来找麻烦。不想说,你就走吧。”

    韩枫心道,果然还是这付模样,自己已经够伟光正、高大全的了,这位带自己出息的班长更是十足十的伟高正!按四十年的人生来推,这种属性的人,自己活的不开心,身边的人也跟着受罪。人生还得一败涂地,因为连正经的官场都不欢迎这种人,何况乌七麻糟的社会和不正经的各种圈。这个道理,是韩枫最近才想清楚。当好人可以,可绝不能自带属性。

    韩枫笑了,“那我直接说正事吧。”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