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213章 底盘大就推不动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3章 底盘大就推不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其实,连韩枫也没想到竟然会收获了——因为那边儿的天气十年九涝,能长出甜瓜,这么大个头的瓜,那简直就是老天开眼。记得前生在白镇黑城靶基地的时候,那边儿的百姓种瓜几乎都不抱希望能收成的。有一年没一年无所谓,谁知今年天好不说,首农的新型瓜种也十分给力!最大的成本是人工和运输,从黑省运到京城就占去了一半多,可要是不运出来,也卖不上价,在当地西瓜卖不出直接扔沟里连牲畜都不吃的。

    这300万夏瓜摘掉之后,二大爷种秋白菜,过秋收了再来京城卖。连哈城和吉城都不考虑,二大爷韩立峰给外派工人开的工资非常高,很多人甚至想连家都搬过去就在农场干活生活不打算回来了。

    有想法就好,人生就是在不断的选来选去,不管怎么选,只能走一路。

    一路无归。

    韩枫让二大爷把这300万用在首农绿色与朝阳、通州农民合作的投资资金,迅速展开了两地谈判合作,同时柳诗雅的基地改造工作也马上开始——喜羊羊用自身已经达到300万资产的总额做抵押向京中信银行贷款300万用于大型仓储的建设费用。喜羊羊已经跨上了自我保障发展的道路。

    晚于喜羊羊完成十日营收报的羊羊餐饮烤吧七店总净利达到日净均3.5万,月均更是达到了恐怖的100万!也就是说,孟秋歌的年内创下千万利润的目标理论上已经完成,因为按这个收益,每个月就能再开4-5家店,如果装修和人工、供料能跟上,这将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字。可事实上,和便利不同的是,烤师和服务员都需要培训周期,装修时间更长。而且烤肉店用工数量每个店都在20—30人左右,这是个极为庞大的群体,七店同营已经是孟秋歌当下管理的上限,食材供应的上限,再想扩张只能先解决人力和供应的问题。

    阿妈的调味品工厂已经能调试机器,原料已经买了过来,舅舅们都成了阿妈的帮手,姥姥身体也好的很,竟然还能跃身上马,连骑个几十公里去丹镇买东西……看到姥姥的时候,韩枫才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自己活着是真实的,就是来这个时空改变她们的生活的。谁说现在的她和他们不是仅此一生呢,毕竟世间重生者寥寥无几吧?莫不是,世间奇人皆穿越,伟人俱重生吗……

    姥姥给好久没见着的大外孙亲手下了一锅蒙古面条儿,韩枫吃了五大碗。小屋子里无比的温暖,透过窗却看到了小河对岸边,那个已经久久没有生火的小屋。

    “小枫,想她了吧。”姥姥吐了一口旱烟,淡淡而言,“女子嘛,就是娶来生娃、传宗接代的。我不反对她闯事业,可是——人活着有的时候真的不需要那么多钱,有吃有喝能像天上的雄鹰去飞。哎,可惜了的,这世道已经变了,变了。听姥姥的话,世上再找不出另一个能比玲花对你好的女子,姥姥看人的眼神准着呢,她可是我从小带到大的啊。”

    韩枫默默的“嗯”了一声,实在不知说什么。

    “倔娃。”疼惜的摸了摸韩枫的头,姥姥不再说这个话题,儿孙自有儿孙的福,这已经是第三次和外孙说这事儿了,姥姥心里有些落寞。

    在姥姥家住了一夜,韩枫开车回松城,随后坐上去常春的火车,再乘长途汽车向东南,坐一天的板车到达珲城。

    这座以森林为名,位于三省交际,日本海上中国唯一的出海口,就在这一年,已经确定为国家级开放城市,历史上以宁古塔区被爱新觉罗皇族列为封禁之地和龙兴之地,实实在在是个非常优美而特别的城市。人口虽然不多,可是拥有汉族、满族、鲜族、俄罗斯族多样特征的小城,显得十分别样。

    前生,韩枫的新兵期就是在这里度过,然后送去了距离这里六十公里的长白山上某边防团,据说那个团还是从黑瞎子岛移防过去的,当年那场惊动了世界却记载不详的珍宝岛之战,韩枫知道的应该更接近事实真相。

    而韩枫所在团就在下一年,将在重新堪定的国界上建立东方第一哨。虽然韩枫不在那个营中,可是却也去观摩过,一年半的边防兵生活,和常涛班长共进过三次城。

    这个城当真是“雁鸣惊三国、虎啸震三疆”的地方,韩枫来到后来修望海阁的地方,眺望着远处的俄境和海天一线,心里说不出的复杂。既有国土失离的怅然,也有前生今生纠结在一起的麻燥。

    常涛,现在应该是一个四年的老志愿兵了吧,一直没提干,只要进狼牙可惜不顾条件,应该就是在五月份左右,他犯了错误,会被发配到团后勤养殖基地,距离珲城团部四十公里的山林江畔去养猪。而前生韩枫是在新兵下连之后被分到猪场的,应该是赶年的四月份儿。现在,等于是提前了半年多来到这里,而且自己不再是新兵——

    这一路上,韩枫想了若干个能把常班长诓出部队,别再继续当老兵的办法——如果按原轨迹,也许这个世界没有了自己这个新兵,他不会因救人而受重伤?韩枫不知道老天爷的剧本是怎么拿的,也不想故事向那个方向发展,来这一趟,就是想办法把他弄走。反正,他的脾气注定了在部队里是不可能有前途的。和叶方华一样,是个心中有追求,不屑于世故的人。加上家庭出身的骄傲和孤独,没好。

    在团部的外头转了一圈儿,看了看前生新兵训练时呆过的地儿,然后等了半天才遇到一个到大兰屯的大拖拉机,一路蹦蹦,冒着灰烟,傍晚时分到了边6团后勤部所属的猪场。

    这个大兰屯已经距离边境不到三公里,而就在明年重新堪界之后,整个山那边儿整个的一大块都会成为我国的领土,而现在中俄双方都在这个岛上有所存在,界线不明,双方哨兵只有一个班,可长达三十六公里的林区,有数不清的可以走私、越境的小路。

    这里是2营的巡逻区,韩枫有小一年半的时光就是在这漫长的林海边境线上度过的。那个时候,刚刚从学生转成个士兵,被陷害的事导致心情很不好,是个孬兵。也是常涛很快带他出了低谷期,单拉训他一个,逼他学文化课,超强训练,养猪,带着一起抓走私犯,两年后考上军校,离开这里后竟然十年未能再回来,常班长也就再也没了音讯。

    拖拉机上,还有别的外地人,五个,各带了一大麻包的东西,叮叮当当的,能听出来装的是酒。两瓶高度的老白干,能在这边换一件纯皮子大衣或者俄军官的厚呢大衣,那边儿的日子不好过,特别是吃的喝的,而解体之后的俄国92年正是无比的艰辛,当真是有什么都拿出来换吃用甚至还有胆大有手段的,偷运过枪支,贩卖过俄国媳妇儿。

    哦,对了,还有一个听说的真实的故事。

    关于底盘的故事。

    当年就是这么一堆手拎包,小道客们中的一位,竟然用一瓶儿红星睡了一个俄国大妞,而且不是偷情,是人家的汉子大大方方的推他老婆上床的。而且,更巧合的是一炮打响,这位走私哥有了个俄国儿子,只可惜叫俄国的哥们爸爸……那家伙说,折腾一晚上,都没摆弄明白。底盘大啊,要不是年轻有劲还坚挺,根本就得自卑到当场站不起来。

    那个时候的韩枫,特心驰神往。啥叫老汉推车呢?底盘大就推不动啊,真个不明白。说给常班长听,被一顿狠揍。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