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170章 这种吃“禁果”的事情(求订求票,二合一)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0章 这种吃“禁果”的事情(求订求票,二合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求订支持,谢谢。】

    高三毕业生,马上就高考,连学校都管的比较松了,很多同学都在外面加伙食、改善。韩枫带着乔思思进二丫饭店的时候,满满一堂的一中同学静寂了十来秒,坐了一桌子的高三二班和韩枫平素要好的姜华、姜林几个更是张大了嘴巴,半天合不上。

    领着来了!

    这是——公开了呗!

    “鼓掌!”李华光大声一声,跳了起来,“去去去,李大生你去那边儿挤挤,给韩嫂让地方!”

    哄……各种的声音能把耳朵炸喽。

    放纵和禁制之间的斗争,就像时刻会崩盘一样,在每个人的心里徘徊着,特别是这种吃“禁果”的事情,就算主角不是自己,能亲眼见证某某某和某某某能修成正果,都是这个年轮的人最好此不疲的事,而且无比神圣。

    甚至任何阻碍出来的的话,都可以用极端的方式解决——比如,退学。

    能搞地下工作搞三年直到现在的,都会被认为修成正果。而韩枫和乔思思在诸多同学的眼里,简直就成了“英雄救美、美女配英雄”,还是建立在血与火的基础上的真爱!

    特别是当日亲历亲见者,李华光、姜华等人可都是见证人,和见义勇为群体里的,天然的就和韩枫站在了一档子上。

    “这都马上毕业了,管他学校个老鸟!”

    李大生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嘿嘿笑着等菜。

    “是啊,现在校长看到都是会心一笑,你们就大大方方的……”姜华虽然万般无奈的,心上人跟了别人,可他知道自己的确比韩枫差远了,送上祝福给兄弟——以后回想起来都是美好回忆不是。

    嘻嘻哈哈的,都没个正经。旁边不远坐着的也有一两桌高二、高一的同学,不时的投来羡慕、景仰的表情。

    乔思思坐在韩枫身边大大方方的,一点儿扭捏羞涩也没有,都是同届的同学,不认识也脸熟,坐这儿的都是韩枫的好朋友,天然的有种亲近感。

    上菜很快,十几个硬菜、素菜啥好啥先上,米饭、和了都有人要,没一会儿大伙话题就到了高考上,又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韩枫,你文课怎么样,应该没问题了吧?”李华光问道。

    “差不多了,应该是线上线下的事,看发挥吧。”韩枫放下筷子,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悄悄的移到了乔思思裙边儿,乔思思会意,立即拿了钱转身悄然离座。

    “我体测都没过,今年看来只能试试师专了。”李华光一脸黯然,“到时候回大双营子当个体育老师?我……”

    韩枫摇头拍拍下铺的老大,“老大,先别丧气。能考就考一下,不能考复读也是一条路,上师专也可能未来有别的机会呢?”

    剩下的一半线上线下的边缘,一半几乎无缘。

    李大生摇头,“我脑子笨,520只考了380多分,我想复习了。”

    韩枫能做的也只是三言两语的安慰,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路要走,谁也替不了谁。

    如果不是重来一回,韩枫自己也彻悟不到。

    人生的路大概可归为两条。一条是正在走着的叫实践,另一条是岔路另一端的叫遗憾,如果做出了选择,那么注定要有一条叫遗憾。即使回到岔路口再选择一回,仍然会出现一路实践一路遗憾,并不会因为你的重生而完美,补上了之前的遗憾,也会留下现在的遗憾……人生因为遗憾才美。

    所以,选择了,就要快乐的走下去。

    钱韩枫付了,李华光很是不高兴了一会儿,他的确准备了钱,两百多块在手里攥着呢。

    他这些时日,因为父亲从大双营乡调到了县里农业局当局长,听说了韩家的事情,500多亩投资上两百来万的大棚都是他们家搞的……不是他刻意要讨好说,而是干部子弟天然属性,自古官贵两相交,从小李华光就是被这么熏陶出来的,和有能耐的同学多交往——当然最令他佩服的是韩枫几乎距离他梦中的大学一步之遥了!

    吃完了饭,一点半左右,快上学了,这些人不想回宿舍也不想早进班级,就到土操场的树荫下乘凉瞎侃。乔思思自然不能再跟着,转身回校走到门口的时候,遇见了牛曙光一伙人。

    “哟,这不是黛玉妹妹吗?你家的韩哥哥呢?”

    本来就是要找韩枫算帐的,见着了她,更是肆意的调笑。

    马上就毕业,有些人就像原形毕露一般,本性显示无疑,这三个号称“五班三傻”的是一中霸主。

    就算一中是县重高点,可也绝不缺这种每一时代都有的产物,只是和后世更不着调相比,他们的行为更传统一些而已,坏事还是做不尽的。

    “什么?你也挨他们打过?”

    韩枫一愣!听姜华一说,这心里火更大。

    这两伙人目标都很大,韩枫的目光就没怎么离开过乔思思,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态,他自己都没法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然后和姜华、李华光一起就看到了乔思思被劫的一幕,于是——

    “腾”的一下子,跳起来的就不止韩枫一个,而是七八个,连平时蔫蔫的李大生都顺手抄起了一块板砖。

    “他们街里的一直看不上咱这些乡下的,你们走后,我被他们问了不止十遍,有一回回骂了一句。”姜华大蒜头鼻子一抽抽,“草他么的,考上考不上的,今儿开他丫的瓢!”

    韩枫心一收缩,所有的情绪一扫而光似的,全身一个战栗,随后一个全加速,几十米的距离,风一样就跑到了月亮门门口。李华光也是中长跑专业,可是启动慢了,竟然被他落了二十多米远!

    “走!别让老韩吃亏!”

    韩枫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似的,从月亮门冒出来。牛曙光刚抬起手来指到了韩枫的脸,突然间眼前已经多了一只大脚!

    结结实实的劈踢到了鼻子和脸上,牛曙光哪里能尽得起这么一个带了助跑的大飞脚?

    直接后仰着倒了下去,倒地后还溜了三四米,差点儿撞进排水沟里。

    “我……”

    旁边哼不离哈的两傻都是牛的跟班,一个叫大杰,一个叫小毛,真名反倒不记得了,两人吓了一跳,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刚要骂一句的功夫,一记重拳到了!

    砰、砰!

    左摆右勾,又快又狠,只需一拳。

    这些都是擒敌拳的基础招式……这两个看着威猛,实际弱不禁风的也倒了。

    剩下他们身边高二高一的跟着一起打酱油的立即往后退了好几步,韩枫一瞪眼,有的吓的直接就跑了。

    太尼马厉害了……这是包括后来到的李华光们所有的人的反应!

    三个被打倒的,一个也起不来,抱着脸在地上痉挛、抽动着,连疼都喊不出来。

    一脚踩到牛曙光的脸上,揉了两下,然后蹲下身来看着满脸血、泪、肿起半张脸的牛大傻,“记住,想做人就别嚣张。不服你就再找我。”

    说完,从衣兜里掏出一把钱塞进牛的裤裆,“不够再找我啊。”

    “呀,这么多人啊?快,快,散了啊!马上上课了,都进去!”

    韩枫脸上啥表情也没有,吼了句。

    “老韩,这,打的有点太惨了……他爸,是天一镇的镇长,你知道吧……”李华光确信韩枫不知道。

    韩枫笑了,“真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

    转身又是一脚!

    “牛大傻!听说你爸是镇长,你就这么给他长脸的?”

    “走吧,怕上课了。”

    踢完,若无其事的进院。

    旁边儿,近百人围观。学生老师的都看呆了——高三最能闹事的三个男生,几乎全认识。

    这个打人的,也认识……

    “咦,刚才我看到王校长推着自行车进去了好像?”

    “啊?他,他没管?”

    “管——最好别管!这三个牲口早就应该有人这么收拾一顿了!”

    “是,是,这三个玩意儿不是东西!”

    “对了,打人的那个是韩枫吧?”

    “他不是借读去市里了吗……”

    各种的议论、担心,幸灾乐祸中,人群慢慢的移进了校内。

    平时和三傻关系不错的人这才敢凑上来帮忙儿。

    牛等三人已经爬不起来,可是还有一点儿意识,全身颤抖着,心里只想着疼,连说句狠话的心思都没有,哆嗦着。

    坐在座位上,韩枫也没听课。

    若是前生,韩枫只能认怂,莫说打了人根本不怕找麻烦,就是打人也打不过这三个——练了半年,加上带回来的技能,这个世界上,韩枫除了射击还没有练外,基础侦察兵体质早就达了标甚至比前生更精战一些,因为这辈子活的更有目标更知道该干啥。

    话说回来,打了这三个,心里还是有一把小爽感。毕竟上辈子,几乎两年半都在他们的阴影下过的日子,姜华这么老实的人都打,娘了个巴的,你们这是真活该啊!

    这时的门口。

    连路过的老师都绕着走开了,门口的保安更是视而不见,因为在校外……

    好久,他们的死党才找来了车把人送去了医院。

    “牛。”

    李华光已经搬到了韩枫的同桌位子上,“老韩,你知不知道,这下午你成了全校同学的英雄!可他爸一定会来找学校找你的麻烦,这马上高考了,可别——”

    “没事儿。我去找校长汇报一下。”

    王校长给韩枫倒了杯水,笑的很灿烂。

    “打的好。”

    看了看门口外面,没人,“那小子,我也早就想揍他了!可我是校长,没办法出手,感谢,感谢,来,喝杯水。牛魔王的儿子,早就该有人这么揍一顿了!”

    韩枫被他的神情给逗乐了,哈哈一笑。

    “校长,你是不是还有双胎兄弟,这个不是你?”

    王绍清先是一愣,随后明白了,哈哈大笑起来。

    “认真地,死不了吧?”

    “死不了,伤的也不重,就是脸花了,肿几天,再来学校装逼估计得明年了。”韩枫打人有的分寸的,疼死你,还得破花了脸丢你的人,这是对付这些学校霸王最好的办法,

    “死不了就好,牛魔王来了,我给你顶着,你就死不承认就行。”

    韩枫越来越喜欢这个五十来岁一眼鬼主意的小老头了,从上次应对危机那么听话的落实自己说的话之后,这个老头就越发的可爱起来,比起来,前生的这个王校长的印象就是在大会上宣布开除的决定,现在呢?简直像忘友交。

    和所有人预料的都不一样——之后的两天里,悄无声息,像这件事没发生过一样,打就打了,再也没向深了发酵。

    李华光等人担心的牛镇长找麻烦,根本没发生。

    牛曙光三个人考学根本没指望的也再没出现在学校。

    牛镇长亲自给韩枫赔礼道歉……是在第二天上午县里招开的全面扩大蒙羊公司旗下首农公司大棚栽培事业的大会上。他万没想到,揍了儿子的这个人竟然是自己苦了心想拉拢接近的韩家掌舵的那个年轻人,开始儿子说名字时他火冒三丈的还以为是重名的人,万没想到,韩枫竟然是儿子的同届同学!

    回去,他又把儿子按到地上揍了一顿。请县长杨志新和书记刘永清、王绍清一起座陪,安排在最好的四龙大酒店,再次赔礼道歉,态度真诚绝不虚假,而且连儿子上这没用的学也给断了……酒桌上,还哭了。哭的一塌糊涂,拉着韩枫的手哭。

    逼装了,可脸没打着,还得安慰安慰。

    生活继续。

    学习更忙起来,这点儿事就是个插曲,雷打不动的四点钟训练,全天学习,晚上夜训,自习,五天后620最后一测,韩枫全力以赴文课考了532分。这个成绩一度让张冬梅绝望,因为她已经尽力了的考,也才刚上500分。

    进京?很难。

    而乔思思像小宇宙爆发一般,考出了总分740卷面688分的年级第一名的成绩。

    一时间,风光无限。

    而这半年,因为不再为钱发愁,不再害怕被欺负,不用再看别人的脸色,乔思思似如盛开的荷花一般,走到哪里都是最美丽的风景。

    7月7、8、9三天,烈阳高照的松城宁县各个考场进行的是选择的搏杀,向前一步和向后一步的命运将是天堑鸿沟。

    考完试后十天左右出来答案,估分,然后再报志愿,这段时间韩枫不准备呆在老家枯等,考完试的当天开上车带着乔思思、刘云和在家休息了半个多月被各种相亲搞烦了的陈国华回到松城。

    (重生初始阶段结束,发展阶段即将开始)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