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111章 你笑啥?(求收藏)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1章 你笑啥?(求收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差一点儿就过千啦,谢谢兄弟们。】

    打车回云希的家,云希回去拿出一包药粉,中午时间差不多快到了再折回南外送丫头上学,然后韩枫转了半天,在几公里外找了家很悠久的中医药堂进去,请了老大夫给细细这是一包啥药粉。

    老大夫一点一点儿的用放大镜看。

    五分钟后,啪!

    放大镜扔到桌上。

    “小伙子,你这是哪来的,这不是害人吗?谁给你的这方子——这,很像是江湖方士的残篇丹方千金散。这配伍用剂,龙虎相斗,水火不融,因体而异,轻则上火热症发汗,阴阳不调,重则伤肝损肾、精损血失、不孕不育!他们那些人追求的所谓气感,即护心强体,化精引气,都是痴人说梦,假的、假的!黄帝内经所载的内气,生生的被狗屁的武侠小说家给杜撰成了害人亡命的气功!”

    “不孕不育?”

    韩枫猛然想起来了什么。

    “那是不是也会对身体机能产生伤害?”

    韩枫心猛的一抽!

    连忙问道。

    “伤害都是轻的,这里有四、五种药石,若是久病的重症患者服了还好以毒攻毒兴许救下一命,可若是正常没病的人服用,短时间内会和他们说的一样,提神强力、甚至精神百倍,可时间一长,五脏六腑皆伤,寿命大损,听我的话,想活命的话快扔了它吧。”

    韩枫这才说出来药粉不是他服用的,是替朋友来问问,这是朋友从北极阁公园的张大师那里求的药,孩子也在服。

    “孩子?我的老天爷!这是谋杀啊!未成年的孩子更是服不得!如果服过一个伏天,那将遗毒无穷,命不过三旬!身体一天比一天差,直到心衰血枯而死。”

    嘶……韩枫脚底直冒凉气!

    呼哧、呼哧!

    韩枫大喘着粗气,全身冰凉!

    幸好反应的早!

    不然——就算重生回来又有什么意思,该救的没救了!

    瞬间,韩枫明白为什么老天要提前十年和云希相见了!

    老天爷,原来你是这么安排的,是我反应迟钝,没想明白!

    ……原来上天让我回来是做这件事的,亏我现在才悟过劲来。

    “谢了大夫!”

    韩枫拔腿就跑。

    “喂!小伙子,你慢点跑,公园里那个张大师有点古怪本事,若说功夫——他没有!哎哟,可别摔着!”老大夫在后边高喊了句,“揍他的时候,防他有暗手!”

    暗手?

    看来,老大夫是深知其害啊!

    韩枫跑出老大夫的诊所,招手打上车,直奔公园。

    车上,韩枫平稳、再平稳心情和气场。

    不是十七、八的小孩子了——这事儿,硬干不行。

    ……

    北极阁公园。

    下午四、五点儿钟,东一堆、西一块的,少则几十,多则数百人,各有各的服装特色,老人和中年人居多,青年人也有,很少。站桩的站桩,行走的行走,对着大树小树呼吸的也有,站在水面前念念有词、很多门派都升了旗、挂了幡。有的还是金杆红旗,威风凛凛。

    密密麻麻的人,或站或卧变种的瑜伽,砰来呼去捶打大树,猛拍前胸后背绕山四腿爬……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中华九香功”

    “行云流水功”

    “梅花三弄功”

    韩枫溜溜达达的已经看了一大圈儿。

    除了张大师这个最大的门派以外,还有大大小小门派两百多个。

    假山南面最大的空地,就是“龙虎山太极功”的道门。

    旁边放了几十个各种条幅,还有大旗、手推式的货车,好几张桌子。

    大师没来。

    前边领练的是两个年轻人,打的却是标准的太极养生拳,形随意动,飘飘乎乎的很整齐。

    不过,韩枫能看出来,这些老头老太、中年男妇们学的都是健身的模式,连陈家沟武校的技击模式都不如。

    举手投足,软的像虾。

    连前边的两个领练的也不像真正的打家子。

    场地上,人却不少。足足站了五六百人,全部都是太极道衣,很整齐划一,乍一看,这还真是个正统的健身组织。

    可是,旁边手推车上,玻璃柜子里放着牛皮药包,上中下三层柜子,满满的数不出来多少包。

    么的!

    打太极可以,骗钱老子也不理你,可你他么别卖杀人药啊!

    韩枫决定等一会儿看看张大师是否会来,不来也直接踢了他的山门,挑他的盘子,把这个害人不浅的狗屁太极功给挑了……怎么挑,略有定计。心情也舒缓了出来,不再捉急。

    转过北侧,假山下厕所,就在这一出一进的功夫,旁边就又多了一个门派出来。

    “华山派?”

    看着这三个字,立时想起了某剑谱——“若想成功,必先自宫”。

    “噗次。”

    实在忍不住,乐了。

    这面小旗下面,一堆练功的剑,一张桌子,上头还有个报名薄。告示的字大,学徒一期三个月,太极剑法,包交包会,学费一百二,住宿自理,本期不会,下期免费。

    师傅是个年轻人,高大威武,白色运动服,三个弟子似乎都是新人,正在做练功前的准备,换鞋套功服。

    突然听到旁边有人笑,这四人同时看了过来。

    脸色很是不悦。

    “你笑啥?是不是看我们人少,瞧不起怎地?”

    “没有、没有,我是刚才看到一只被阉割了的鸟飞过去了。”

    韩枫指了指天。

    啊?

    “鸟也会被阉?”

    穿黑功衣的华山掌门有些没明白过来,的抬头,看了看天。

    这时,另三个放下手里的东西,都围了过来。

    韩枫指了指木板子制成的旗。

    “会。”

    “这位师傅,敢问你这是华山剑宗,还是气宗传人?有没有练过辟邪剑法?”

    为首的黑功服年轻师傅又蒙了,愣愣的不知怎么答。

    “啥剑法?”

    “辟邪剑法。”

    韩枫认真的比划道,“就是,若成神功,必先自宫的那个,你说你是华山派的,连这本派天下人皆知的典故都没听过?你不是招摇撞骗么?”

    三个白功服中高个子,一脸横肉的家伙拉了一下黑功服的!

    “你别听他胡说!他在蒙你呢!”

    这人又向前窜了一步。

    “喂,你报不报名,不报名就打哪里来就到哪里去,我们华山派的地盘不欢迎你。”

    “等等!”

    韩枫冷笑一声,“你们华山,你们华山的说半天了,知不知道我是谁?”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