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79章 一个字,“钱”(求票求收藏)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9章 一个字,“钱”(求票求收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收藏进入负增长状态。在无尽黑暗的果奔岁月里,支撑这本书继续下去的,是能让我感受到关心、温度的读者朋友,不管是意见还是吐槽,还是鼓励和鼓舞。书写的不好,还时有跳脱式的情节出现,老朋友们没有离弃,谢谢您们。写这本书,没有成绩,没有钱赚,有的是我将以他它终结七年写作失败告别的决心,给朋友们一个完整的交代,给自己一个完整的谢幕。每个人每件事,都会有开始、发展、"gao chao"和结局,这本书是江湖醉鱼坚持七年无果的真情决白,用七年,我证明了自己似乎不合适写网文。也曾考虑开新,可是我已经连续烂掉四本,对新书实在已经心灰意懒,该给自己一个交代了,这本书会很长,会有别的重生文中经典的情节,也会有独特的一面。谁人定我去或留,定我心中的宇宙,向理相挥手,心中志比天更高,奈何志大才疏文功浅……】

    ……

    回到松峰已经是深夜,没有去公司,因为门口被人用帐篷给堵上了。

    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有人肯定要搞事情,没想到的是堵门——

    一个陌生却熟悉的人,满身雷厉风行的能量,四十来岁精能干练,甚至还穿上了作训服。

    “我是王广秀。”

    声如雷鸣,很沉,吐字极其清晰有力。

    “我是韩枫。一直久慕大名,能请您加入公司,这是我们蒙羊的荣幸。”

    王广秀很意外,听说老板很年轻,可是没想到竟然和儿子差不多的年纪……这也太年轻了吧?+

    握手,王广秀发现年轻人的手力十足,身体状态明显要比同年龄的儿子强太多,和部队里新兵训练一个月的状态差不多——这是一种直觉,全身散发着力量感,精力极其充沛,根本不知什么是疲倦的那种。从团参谋长转业前一直在带兵,这个,他十分相信自己的判断,这个年轻人在苦练体能。

    而更意外的,从京城来的这位年轻人和自己一样,竟然同是退役战友,战友不分兵和干部,听说都在守备师体系的,虽然以前没见过面,可也备感亲切。

    没有过多的寒暄,王长顺和王广秀,还有新任保安队长一个松城退伍兵罗强三人向韩、叶两人汇报了这四天里改制工作推进情况。

    王长顺一回来,立即把陈小娟和乌立娜安排到位,而已经运进厂的杂货也在张天详的安排下启用了备洗车间,三十多个工人如期上班。在市改制小组副组长红松区副区长带的工作队一起合力,召开改制全体职工大会,正式启动,宣传市里早就有了定案的政策,至于公司怎么改,工人们意见不大,主要是工人利益这一块,出现了巨大的分岐。

    在原生产副厂长苏五福等人带领之下,有近七十名干部职工要求改制中加入工人持股,按公司估价50万总资产前提,他们要出10万本金,占股20%,并参与公司管理事务。这是第一件没想到的事情,韩枫的预案里没有这个情况的处置备案。

    另一个情况,更复杂,有三十几个和原公司总经理兼职肉联厂三厂长的蔡成功走的近的一批人到市里告状,说已经调走现不着踪迹的蔡成功,在几个月前他说将要推改法人股份负责制,每人拿了三千到一万块的本金,说到股改时给按比例持股。

    第三类的事情就不止一件了。听说原厂干部要分流或者调走,有三名公司的女环节干部被人揭发是破鞋,与原厂长蔡成功不清不楚,当晚就有一名女工上吊没死成,还在医院里。

    后两种情况,都有预见,王长顺已经和市里公安、司法部门的人沟通了信息,不过,被骗了钱的那三十多人愿望落空,在厂里一霸曹大川的组织之下,用帐篷堵了门,不给股也不给钱,就别想生产,死都死在厂门口,生是的人,死是的鬼……

    至于,这三十多年的老厂,退休老职工,伤残职工等等都是小事。

    这四天里,王长顺先对人员进行了清点清理,共有十一人吃空饷,已经多年没上班,却还开着工资,有五个早已不知去向,六人出去做了小买卖。在位的三百多人,小半数在五十上下,大多数正值中年,年轻的不多,学历高的不多,本科生只有三人,大专生十七人,中专三十五人,大多数都是生产等各环节的骨干,大多数工人,都是屠宰靠人工时的老刀手,现在因为上了流水线设备,反倒边缘化了。另一个重要问题是,办公楼里人太多,各科室看报纸喝茶水的太多,一个资料室就有三个管理员!

    人员清理之后就是核对资产和负债情况,这个有陈小娟这个从市财政正式停薪离职出来的精兵干将,很快就核准的往来帐,资产情况,银行的十万设备欠款以及各上游供应商也就是旗区下属各苏木那儿还有一点儿三年前的货款未还。其中最大的问题的原管理层欠下的近四万招待款——而这个还是在清算前卖了一些旧设备还了一些之后剩下的,其中蔡成功一人就有两万多欠帐,连市招都有一万来块的白条握着找上门来。外边儿也有欠公司的两笔老帐,不过钱不多,加一起不到一万元。

    市里的批红已经下来,工作组也进驻到了厂里。好的消息的是,有董真市长的大力支持,区里全力协调,政府并没有站一边看热闹,工作组的组长本来是一个副市长,现在可是董真亲自挂帅,只是因省里开会,他这几天并没有在,只能电话遥控指挥,也就是说,暂时只能靠自己和有限的支援。

    韩枫的脑子像高速运转的计算机,他们一边说,韩枫一边儿记,并写下注解方案办法——全部听说,集中到一个字,“钱”。

    有人要现在的钱,有人要未来的钱。

    这些钱,有的不应该给。

    现在二食品公司改制,几乎全城的人都在盯着,因为这是八十年代厂长负责制之后的又一次大改制,关系着众多国企、集体企业工人的身家命运。

    甚至韩枫直觉里挡门口的那些人,或许就是玩消失的蔡成功设计的,因为按惯理,改制他这个前事业单位的总经理,将上演蛇吞象的好戏,以几万十几万的投资,就可以拥有这个评资五十万国营厂的大股东,之后再用手腕儿把小股东,工人股挤走,就成了他家的厂。和自己出真金白银五十万不同,他几乎不费力气就能得到这五十万资产的国资,而这一切被从天而降的蒙羊公司给吃了,他怎么可能不反抗,甚至这后边还有各种势力带来的暗流。那三个女工的事件,分明就是有人掺沙子。

    几个人都提出了各自的建议和顾虑,包括市工作组那边的定策不明和模糊的态度。

    “要不,打吧!”

    青皮寸头的罗强看两个老板一脸的凝重,加上听说叶总也是退伍兵,立时头脑一热,“都是些闹事的,打完我们的人和他们的人让公安一抓,不耽误工厂开工!清理完了,我来负责,到时候把我一开除,这事解决了。改革,总会有牺牲的,就像咱在队伍里时候一样!”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