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74章 车里论道(五千大章求收藏、求票)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4章 车里论道(五千大章求收藏、求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弯腰一蹲!

    腰上一用力——一把将这个做事情不着五、六的女人抄起来,扛到了肩膀上。

    啊!

    柳诗雅一声尖叫!

    韩枫向四周笑了笑,“各位,让让,让让,可别踩着我幸福的脚后跟啦!”

    哗……人群笑着向四边散去。

    “为什么不吻她?”

    人群乱哄哄的吵了起来,谁也没想到,这个男生竟然这么把人扛了起来。不亲却扛肩膀上是几个道理?

    “因为——这么伟大而神圣的表达,我要在最合适的时机、最合适的场合,给我最爱的她!幸福不需要展示,谢谢啦朋友们,再见。”韩枫走到门口,微笑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一餐厅的人说完,手上一用力,把这个柔乎乎的身体转了九十度,顺到了后背上,背起来就跑。

    哇……

    人群各种惊愕和欢笑。

    “我怎么想起了背媳妇儿的桥段呢?”

    “是啊看这对可真幸福,男生就是腼腆了些。”

    “多好——”那个哭了的女生羡慕的目光久久不离柳诗雅的背景。

    路过门外似笑非笑向叶璇使了个眼神“跟我走”的暗示,快步到街角,上车。

    刑建仁挤出人群,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被那个男的又抱又扛的弄走,气得脸红发紫,“柳诗雅!”

    “还有车?”看到柳诗雅被强行装进了一台富康车后,邢建仁震惊极了!同时心也酸的要拧出汁来似的,疼的要命,自己守了七年的女人,就这么被别人扛走了!

    自家也有钱,能买得起——可是他不会开。

    “么的。”气恼的一脚踢开了门口的宣传牌。

    “这位先生,宣传牌被你踢坏了……你需要照价赔偿,不然我们会报警。”一位很有礼貌的服务生站到了他面前。

    ……

    叶璇万万没想到,事情搞成这样。

    她本来没走,出去拐个弯回来就躲在了外面观察。

    她相信,在美丽妩媚像妖精一样的柳诗雅面前,任何正常的男人都会有所表现。

    果然韩枫的表现的和所有男人一样,紧张、偷看……说明,他很正常。看来是自己神经质的毛病发作,多想了。

    可是,接着剧情就不受控制,突然出现一个男的,开始吵起来,随后那个疯丫头似乎说了什么,两人对眼之后,韩枫把她扛着出来是怎么回事?

    “璇姐,”韩枫开上车,加速离开前门大街,拐进了东交小巷,找了个空地停下,侧过脸来,说道,“咱们似乎一起唱了台乱七八糟的大戏哈?姐,你这位大导演给弟弟解释、解释,这个丫头弄出来的相亲剧情是怎么回事?”

    叶璇心里打鼓,看了看坐在身边整理衣物,一脸红晕加煞气的闺蜜,也是一脸茫然,“小枫!这个——我也不清楚啊。”

    柳诗雅却不理这个问题,向前趴了过去,几乎是贴到了韩枫的脸上,盯着看。

    “我很想知道,当时你是想吻还是不想吻?”

    眯着眼,似笑非笑的看着韩枫的眼睛,柳诗雅没想到这小子竟然选择强行逃离,还说了那么一句话化解了当时的窘境!

    “不想。”

    韩枫笑道。

    “为什么?正常的男人在那种被逼上梁山的情境下,都会选择吻,何况这是送上门的便宜。难道你——不正常?”

    柳诗雅强行往沟里带。

    韩枫突然贴到了她的耳朵边上,说了一句话。很快就缩了回去!

    “你!”

    柳诗雅气的砰的一下把自己扔回到后座靠背上,气不是,哭不是的呼赤、呼赤大喘气,剧烈的起伏。

    “他,说什么?”

    叶璇刚才开车窗透点空气进来,没听到两人的细语,好奇的问。

    “没,没什么。”看也不看眼前坐着的那个坏蛋一眼,“璇姐,你千万别被他质朴老实的外表蒙骗,他……心里花花着呢!”

    韩枫笑笑,“表里如一的那是钢板。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姐你说说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要您帮我找的不是女朋友,而是一个人帮我做个公司的职业经理人。”

    “女朋友?”叶璇立即意识到,这个不靠谱的闺蜜一定是加戏了!

    “别看我哦,是你让我试试他是不是gay的!”柳诗雅脸都没抬,甩锅。

    韩枫的脑袋“轰”的一下子,简直要炸了——gay?

    看着一脸歉意的叶璇,真是哭笑不得!

    “璇姐,你这是从哪里看我像同志的?”

    “你送给方华的礼物是女孩子才喜欢的音乐盒,现在,他就摆在书桌最醒目的位置,天天都要听几遍!你们两个认识的很晚,可是却惺惺相惜,形影不离。他还说,这是这么多年来收到的最别致,最重要的礼物!我才怕——”叶璇憋的脸都红了!

    韩枫蒙了,“就这!姐?”

    “啊,我承认,是我多想了。”叶璇柔了揉太阳穴。

    “姐,你这可真误会了,我和方华是喝了血酒的兄弟!那个音乐盒……其实和送给方华大哥的弓箭一样的意思,大丈夫要能屈能伸,能张能驰,能拿得起高贵奢华,也能放得下沙海行舟。”韩枫不借思索的说完。

    柳诗雅脸红的很。

    不过目光又从车外移了回来,这个坏蛋刚才还一嘴的粗话,怎么又像换了个人似的?

    叶璇的脸有些红,比他大十岁的光景,竟是一冲动,安排了这么一出戏来——想想他凭二十天的时间撬动了百万斤的羊肉杠杆,一头打乱了京城的市场,一头撬开了顶层的顾虑,几乎是零投资却赚下了几十万的身价……和他比起来,我怎么更像小孩子呢?

    “对不起,姐向你道歉。”

    韩枫笑了,“姐,真道歉,有时间给做点好吃的就行啦。嗯,那我送你们回去?柳诗诗,你家在哪儿,先送你吧。”怎么都感觉诗诗更顺口。

    “是柳诗雅,”叶璇纠正道,“怎么,你们没谈工作啊?”其实她自己都知道,这是明知故问。叶璇本就理亏,一听这个义弟明显这是失望了,连忙提醒了一句。

    “她没给机会,我刚吃两口汉堡,她的追求者就来了,然后我就成了她的挡箭牌大侠,”韩枫笑道,“诗诗同学演技不错,可以考虑去演艺圈发展,至于我需要的职业经理人身份,她不合适。”

    “姓韩的,我叫柳诗雅。你什么都没谈,怎么就说我不合适?”柳诗雅挺直了腰,头发几乎贴到了车顶棚。

    “因为,你很随性,比我更像小孩子。”

    “璇姐,他多大?二十三、四?”柳诗雅思维再次跳脱。

    “十八。”

    叶璇幽幽的回了一句,有些不敢看柳诗雅的脸……

    柳诗雅的脸突然间像万花筒般的精彩起来。

    “喂!你得叫我姐!”指着韩枫大笑!

    “韩小枫,你可真会夸人——比你小,那不说我永远十八吗?哈哈,看在你这么会说话的份上,给你看看这个,你再做决定。”

    厚厚的一大本子。蓝黑色,娟秀标准的楷书。

    《蒙羊公司战略企划方案》,厚达一百多页,随手一翻,竟然全部都是手写稿,字很小,表格很细致。其中关于直销模式深层次的拓展几乎和后几年要兴起的专卖店模式一样,还有大量的扩充,更有大中心城市省会城市的市场分析等等各种数据。

    “璇姐提了这事之后,我特意找到一些你布下一百个销售网点自销羊肉的新闻资料,还标记了地图,发现你把直销模式做了变通,加了情怀和地域特色,甚至利用了客户的情感,绑架了有关部门的政策,用一种隐形的传达方式,达到了销售的目标,同时,布点选的很精要,全部都是潜在客户群最大的地方……你,这么小,有学过系统的经济管理学吗?这几乎是否定的。不然,我实在想不通你能综合所有优势于一起,摒除短板,出手又快又准又狠,狙击了传统的分级代理市场,打的张北客百万斤京城市场份额旦夕间就到了你的手里,现在你回来,就是想巩固京城阵地,打持久战,然后再用同样的模式在各地推开,你找的人,不是帮你建厂生产管理职工,而是把你的神来之笔转化成遍地开花的销售格局。”

    柳诗雅语速徐徐,神清语爽,声润和色,韩枫的目光一直在册子里,心思却已全部说中。

    “柳诗诗,这么详细的计划,你可以找人投资,完全可以自己做了啊?”韩枫心惊不已。

    伸了下腰儿,又差点儿撞到棚顶,只能缩下来。

    “韩小枫,这个事件的至高点暂时在你手里,这个是什么,你应该知道,此是其一。其二,我暂时没有可靠的肉源、生产加工基地,你应该有。其三,这个智慧点是你想出来的,我只是深入研究利用,我不喜欢做剽窃的事。不过,提醒你一点,你不加速布局,就会有人越俎代庖。只要有初始资金,用不了三个月,京城就会出现另一场某某地区专卖的同型竞争者,因为你最初的方案各模仿性极强,入门成本低,唯一差的就是你手里握着的那个至高点。”

    连我的顾虑,她都能全面的想到……不但在准备工作上下了这么大的功夫,甚至连诸多的问题都思考的够深够全面。

    “你是不是在想,我准备的这么充分,得给我开多少工资,或者配多少股份?”

    柳诗雅微笑,那种掌控力重新回来的感觉,真是太美妙,她向前移了一下身体,“给多少钱随你,够我吃用就行。我的条件是,只跟你做一年,一年后我会有别的计划,你说了啊,我这个人很随性——趁时光静好,肆意挥洒青春。”

    韩枫何尝不是如此之想?

    重生回来,似乎还没有这个大丫头潇洒……想说就说,想做就做啊。

    大手一伸。

    一把握住小手。

    “成交。年公司总利润的5%提成,年薪10万,如果达到你的一期规划指标建成一千家门店,总利润达到一千万以上,配10%的股份。”

    “嘻嘻,我再加一个条件,”柳诗雅终于扳回了一局,看着这个小男人,又起了玩心,“达标时,公司年会上,你必须给我一个吻!这是你今天欠下我的!”

    “不行!”

    韩枫笑了,“别的便宜都可以占,这个不行!”

    噗次。

    “我占你便宜?我是女生好不好——我知道你的死穴啦!”柳诗雅终于全胜,高兴的笑出声来,“嗯,行啦,你是顾虑以后要是有了女朋友,不好交待对不对?那,这样——我用一年和实现目标换你一个承诺——你答应我任意提出的一件事,怎么样?”

    她心中早有了这个定计。

    韩枫却突然想起了金大侠写的那本书里的那两位女主角儿——可我不想当张无用那样的男主。

    “不能违背国法、道义和法律,包括且不限于孝顺、忠义……”韩枫立即接了上来。

    “格格!韩大侠——”柳诗雅高兴的一笑,“你也看过那本书,还是电视剧?我最喜欢的是赵敏……对对对,我还需要的玄冥二老,阿大阿二阿三,你都有了吗?”

    韩枫点点头,“我不当张大侠、韩大侠,我是金老头,既然把你写成了女主角,那怎么可能没有他们?二老已经有了,阿三还差一个,不过,总经理我用的是朱元璋,他本人武功不行,可是极善舞袖弄酒,忠诚度嘛,待考。”

    “那,我就是小昭和敏敏特木儿的合体,要流落海外喽?”

    柳诗雅立即明白,过来笑了。

    “嗯,差不多吧。”

    “那你不怕得了美人失了江山?难道你不想指点江山,粪土当今万户候,一旦一期目标完成,小说也是省级重点企业,在民营或者新改企中绝对能排上号。粪土一下现在万户们完全没压力。”柳诗雅浑然忘记了,右手还在这个小坏蛋的手里攥着。

    而韩枫也因被带的脑洞大开,高兴的接着说,“哪个男人不是爱江山更爱美人?我当然不会傻到和张无用一样的,公司我准备采取军事化管理,所以你关于行管的那一块儿,需要调整。至于粪土?得有屎壳郎才行。”

    柳诗雅终于收回了手,沉思了一小会儿,“呵呵,你倒是淡定。不过,你说的军管是个办法,铁的制度是控制权的保证,可也会有弊端,比如沉稳有余,而开创性不足,当然,这都是后期的问题,你有可靠人选就好,我要独立!”

    韩枫摇头笑了,“你见敏敏特木儿独立了吗?书里没写吧!”

    “嘻嘻,你紧张我了吧?是不是怕我跑喽?”

    柳诗雅一把抓住韩枫的袖子,“对了,你看过金老头写的九阴九阳没有,那是你们男人最喜欢的结局了吧,四美同收,啧啧!”

    “那个不是金老头写的——你怎么看书的!那是金庸新著的!”

    “啊,是啊,他新写的呗。”柳诗雅转身过去从包里掏了掏,把四月天扔到一边,一卷翻卷白了的书递了过来,“你看!”

    韩枫无语——不解释了,累。

    和女人讲理,太累。

    和一个跳跃式思维的女人聊天,累成狗。真害怕,这女人的工作状态是不是也跳脱——那,和她工作的人得疯到跳楼。

    侧后坐着的叶璇彻底听晕了。这两人说的每个字,每句都能听得懂,可是合一起——这得听疯喽,哪个和哪个啊?怎么说着、说着薪酬的事,就跑小说上去了?

    “你俩——这是正事谈完了?”

    叶璇很难受的当了半天的电灯泡,更佩服柳诗雅这个超级神经大条竟然完全不顾自己手被个小子拿了半天,还乐皮皮的和人家谈天论地,真不知他俩这不靠谱的一番车里论道,定下来的事算数不算,另外,好像也没听出个一二三来,除了柳诗雅分析的头头是道以外,下一步怎么搞没说啊?

    因为这个项目,部里已经有声音要做区域协作试点,可这是绝密的信息,就算是方华的义弟,自己也很喜欢的小家伙,却也不能说半个字。

    不过,想来这两人都很聪明,手里的王牌不用提点也会知道用,而且还会用的恰到好处。

    “完啦……”

    两人一起看向刚才变成了空气的叶璇。

    柳诗雅这才想起来车里还有另一个人,还是闺蜜。

    “完了去吃饭!”叶璇吼了一句,“肚子都要饿瘪了,东三顺,涮肉去。”

    车子开起,轻快如飞。

    韩枫开车从来不只用眼看,而是直觉。眼心手身合而为一,动作如行水流水,就像过四百米障碍一样,所有和身体有关的动作,前生的韩枫都一学就会,苦练就精。

    而文化课……坑蒙拐骗抄,五毒齐用也就及个格。

    柳诗雅专注的看韩枫开车,特别是挂档的动手,太帅了……叶璇负责指路,车子十几分钟就到了地儿。

    东三顺正常营业。

    三人一锅,风卷残云,折腾半天都饿了,韩枫顺便把此时的东三顺风格记下,比较出个结果,较后世涮肉之丰富,差的好远。

    随后饭间,确定了辛集的确是皮毛基地,而叶璇也给了两个大型冷库的负责人电话,并同意明天参加已经正式成立了的蒙羊肉制品食品销售公司组织的饭局。

    虽然这个销售公司连皮包也没有,只有人一枚。可韩枫充满信心,因为这一切当中最重要的,其实就是这个了——销售为王。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