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63章 各有各的命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3章 各有各的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话情竹、908、我先看看好么兄弟投票支持。求收藏,求票,谢谢。】

    韩枫二话没说,直接从衣兜里拿出两张老人头。笑着递过去,“这不是事儿,拿着。去吧。”

    心——扎的空空的。

    我费这么大的劲,如此高调的折腾,就连你也不眼热我赚的钱,而是研究我赢的钱——真是无语!

    “小枫!谢啦啊,我赢了马上回来还你。我就说吗……正好借你年好彩头,嘿嘿!”拿着钱,飞也似的向后村的方向跑了。

    韩枫苦逼着个脸,笑了笑。

    “三子!”

    “啊,二爷爷。”

    韩忠把长长的烟袋已经吸完了的灰在墙头上磕掉,吐了口烟渣子。

    “小三子,你打这儿以后,这样的人,谁来借钱都不能给,不管是亲戚和朋友,还是同村同学啥的,你借给了他,就是害了他!他解不了多大的劲,不是赌就是吃,一折腾就没了!”

    韩枫笑笑,“爷爷,我晓得啦,再谁来都不给。”

    “那就对了,救急不救贫,更别说耍着用的!一个个不学好——对了,你爹?没怎么着你吧?”

    “没。”

    “你爹是个要面子的——不过,刚才开家会的时候,他不错,这一天也没见他再去赌,脸色也好,像换了个人似的,看来天下能治得了爹的只能是儿子,呵呵。三儿,爷是来和你说个事。”

    ……

    坐二爷爷的炕边。

    韩枫上辈子,就没听到过这番话。

    这才知道,自家祖上,是关里来的大地主,当时走兵荒的时候,祖宗那一代共有六支子人出关,三去去了吉黑两省已经没有联系,一支子没了后人,还有就是南山洼和哈河拐头哈脑的一支。还能记得老太太一点儿音容,她从解放前那段日子一手拉扯大了五个爷爷,大爷爷当的国民党兵,反正了以后,在北朝战场上冻掉了十个脚指头,伤残退伍,剩下的都在家务农,连文化也没有,比起能写会算的老太太差的远!

    “老辈子值钱的都被你太爷扎大烟扎没了,剩下的就这个,你太太说了,这个穷死也不能换钱,请家祖的时候得挂上。破四旧,五反,我都藏大粪坑里才躲了这劫!”

    韩枫略略的一看——心头猛的激荡了一下。

    虽然看不懂好多的繁体字,可是那质地绝对差不了——那十年,云希最喜欢的事之一就是淘换这些东西,跟着不学不学的也能看个大概,至少年份差不了。是一张工笔肖像,还有一堆帛纸家谱。

    这个,除了大逆不道的,估计谁也不敢拿去换钱,就算你拿出去了,哪个有钱的敢要啊?

    看了眼,二爷爷韩忠就小心的收了回去,“哎,咱家六几年前还有点东西来着,几个挺好的罐子,都被你大爷他们几个砸啦,拿着小本本一边唱一边砸,我那时候还挺美,当生产队长嘛,觉悟怎么也得比别人高啊!去年,老倪头家听说卖了只青花碗,来的人给了一万六……哎。人傻就不能怨别人!”

    韩枫笑了笑,心说,十年往后,这家人可能得悔死。

    “你打小就心善,可这法子没用。”二爷爷笑呵呵的,收完了东西,又抽上了烟袋,里面装的是中华的烟丝,“你以为这村里的人都是你啊?别说你,他们有韩华的两成,韩成的一半,甚至能和你小叔韩立军比比,那年轻时也是个立棍的,他都能撂下脸去推砖——敢比比那都是好样的。别费那个劲,没用。我当生产队长的时候,就已经把很多人家都看透了。你想想,连自家的苗都不好好拔弄、施肥都呼咙自个、收地差不多就行剩一地棒子的人家,你还指望他们能出外去受苦?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玉米面子大窝头,他们愿意过这样的日子,你还能逼着他们出去?”

    韩枫知道,自己错了。

    别说现在,就是前后在后世精准大扶贫的时候,负责的那个点儿有个破落户,只知道伸脖子要吃的,有钱了就去赌,好手好脚好脑袋的在家里天天蹲着就是不出去寻活打工……你有治吗?就像姜春宇,说正事儿都不上槽的,只能等他栽了再说了!

    ……一厢情愿,别把自己当救世主。

    得,二爷训的对。

    “爷。”韩枫看了看自家这个几十年前当过生产队长也曾叱咤风云、已经近七十的二爷爷。

    “人啊,各有各有命。你和他们不同。干自己该干的事,他们愿跟着你干就跟,不愿千万别强求。记住,自家人也一样!谁也没责任去可怜谁!”

    蹒跚的二奶奶送进来一盒糕点,打开牛皮糖包纸,“三儿,这是给你留的。没让你那几个弟妹看见,快吃吧,你最喜欢的就是这个白脆皮五仁馅的了。吃,吃吧。”

    “这说着正事呢,你就不能一会儿再进来?”二爷爷的眼立了起来。

    二奶奶回了一眼,“我给我三孙儿吃食,用你管!”

    说完,转身出了门。

    “这老婆子!”

    韩枫只能笑笑——老韩家的爷们,个个都这么牛气,自家阿爸是最不着谱的,打折了阿妈的手腕子,让她从那时起就抑郁在心吧?

    哎,家传……这个毛病说什么也得改。

    “对了,还有啊。以后耍钱场别去了,再去我就让你爷打断你的腿!老韩家你爸他们这一代都毁在了那上头,十赌十输,都没个记性!去吧——”

    韩枫嘿嘿一笑,“绝对不去了!”

    “呵呵!和你大哥一个模性!不对,比你大哥还鬼!”

    韩枫回到隔了一条胡同西边自家的院子,和拴在杏树底下的大黄玩了半天。

    这家伙吃了三顿肉,似乎知道肉是韩枫买回来的,见着就各种蹭、上窜下跳的没完。

    “三儿!搬桌子,今年都到你二爷家吃!”韩立国过了一夜,像换了个人,腰也挺了,脸也亮了,连几天都不刮的胡子都用刀片咔嚓的干干净净,这一天都在家里外头的帮着白玉珍张罗饭菜,中午还亲自掌了灶,做了三个拿手的热菜。

    “哥!”个头有些矮,黄瘦黄瘦的妹妹韩香从堂屋飞出来,拿了一截带鱼塞到了哥嘴里,“给。妈刚炸的。”

    “好吃。”蹲一身子和韩香一般高,把着她的小腰,“你作业做完了吗?”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