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60章 谁儿子有我儿子牛(求收藏求推荐)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0章 谁儿子有我儿子牛(求收藏求推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书友20170320092625216兄弟打赏支持。感谢书友消失的过去、是宅不是懒、stay阳光、我先看看好么、芬芳一叶兄弟们投票支持,谢谢。】

    秃头这个气!

    憋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被阴了,还他么的是被自己阴了。

    啥也说不出来——这个玩法儿已经很长时间没人用。

    以前阴阳包这事儿多了去,所以才会出现封顶的。

    今天,看这是个孩子,拿这么多钱,还不会玩——结果,偏偏自己提的要不封顶要吃他,别人都没下死注,就自己下了。

    吃人成了被吃!

    真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

    “弃。”

    秃头不弃也不行了,包里只剩下的两万,上哪儿拿十六万来看韩枫的牌?

    不看人家的牌,那就得扔。哪怕对方手里只是一对小三都没用。

    这个玩法,比的只是谁钱多。

    栽啦。

    包里钱不够了,只能退场。

    韩枫其实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其实,他是想,十万输光,能把父亲的心赢回来都值。只是秃头太明显,要强吃自己,这么玩真以为我韩枫钱少啊——包下边是大哥的那二十万,开十六万上去,也能行的,没料到,秃头是个怂炮,只响了个四万一炮就完了。

    这一局,多拿回十二万五。

    加上自己的十一万,这就是一座钱山。

    韩立国全身汗如雨下。

    简直是死过了一回,又活回来。

    ——除了惊心动魄的钱,更多的是心疼这个一向听话守份聪明的儿子!

    韩立国一个劲的自责,是自己带坏了儿子——完了,这个家都败自己手里了,儿子的前途啊。

    韩枫收钱。

    二十几捆加几个半捆的全装进了包。

    离桌。

    空气是凝固的,现场的所有人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小鱼吃大鱼了!

    “等等,还不能走。”

    姚大壮一把拦住。

    “怎么,赢了不让走啊?”

    韩枫笑了,“是不是说,要把钱留下,要不就接着玩!”

    “嗯哪!才开了一回一把天亮的,你就好意思走?”

    韩枫把手里的五千交给旁边过来的牌家子东主刘二伯,冷笑,“你好像不是东主吧?这是刘二伯的家!”

    转身看向了秃头,笑了,“哟,当家的,说话吧。”

    这时,秃头的脸已经黑了。

    “大壮,你给我滚一边去!”

    “可——”

    “可什么可!你想我当坏轨距的人?”

    姚大壮看了看自家的老板,气哼哼的退开了。

    “小兄弟,在下刘文龙。今儿个认赌服输,看走眼了,下回见。”秃头伸了伸手。

    韩枫一握,笑道,“韩枫。我不常玩这个,不过,刘兄有场,随时奉陪。刚从京城回来,还没进家,这不,我爹都找上门来了,回见了您呐!”

    走到门口一用力——左手拎起已经吓瘫了的爹,右手提着一大包子钱,出门上车而去。

    “哟,还真是京城回来的……”刘文龙目送出了门口,看到了一辆他在京城看过,好像才刚上市没几天的新车,还是进口的。

    刘二伯牌局子剩下的人你看我,我看你,散了。

    半天没一人再吭气。

    被不按套路输钱的韩枫给整晕了,刘文龙这个最大的输家,还在,所有,别人久久都没人敢说话。

    连刘文龙自己都看不明白。

    那小子他爹,也就是个普通人,可这家伙几十万的钱,哪来的?

    “他家,干什么的?”

    “种地的。”刘二伯接下来,“刘总,上桌的是他的儿子韩枫——他家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那可是过年连肉都吃不上的主!”

    “可,开的车是京城牌子,新富康,少说也十来万的车——你给我说他家是种地的!”

    刘文龙又不能发气——因为一把天亮,是他提的……别人没亮,自己亮了,这气还得生生的吴肚子去!

    穿上黑大衣,带上墨镜,摇摇头,“今天,长见识了。”

    ……

    “最后他的牌面是啥,这么仗!”

    “是啥重要吗?没见这是玩钱的局,眼珠子长顶盖上了吧?”

    一堆人议论着,心里各有各的悸动。

    车上。

    韩立国这才慢慢的缓了过来。

    “底下的钱是我哥的,他还没拿,正好借来用用。”

    听韩立国问,韩枫淡然一笑。

    韩立国一路再没问啥。到家门口,车停下,他转了头过来,看向儿子,“三儿!我以后再也不赌,你可千万别跟我学,行吗?以后这耍钱场,我不去,你也不能去,行吗?”

    满眼的期望。他是真的怕了,因为他也年轻过,太知道有了钱的男人最喜欢干啥,不嫖不找女人话那就会去赌,去耍!这一路上,他想起来自己二十四岁时在大修厂工作,成了青年突击手,发了一百块资金后自己去干什么的情景——和今天的儿子一模一样!

    拿钱就去了古山子大舅家,一夜赢了三百多!那个时候,职工才开二三十块钱的工资……

    他怕了!

    真的怕了!

    自己这辈子混完了,难道还要让儿子再走一趟?

    “嗯,阿爸。”韩枫笑了,“我听你的话!”

    “赢来的钱,不是钱。”

    “嗯!要不,咱回去,把钱还给那个刘文龙?”

    韩立国的脸都寒了,“你知道刘文龙是谁吗?他身价没个几百万也差不多,听说他开了五六个产烧纸的厂,东四省加北直这一带的灵纸生意都是他们那一帮人掐着,光小老婆就有四五个,要不是他年年回来和老家人过年,根本见不着的人!你还他的钱,那就是打他的脸,就不是赌桌上的高低那么简单了。”

    啊?

    韩枫想想,就算前生的记忆里也没这个人的信息,还真不知道。不过这个丧葬行业的暴利却是略知一二的,和黄牛党一样,隐形富豪也许就是蹲在纸人屋子里的老头,个个都惹不得。

    没想到,回来就踩了条光着脑袋的地头蛇!

    “没事,没事!爹也在想着呢,你爷爷有一个表姐,就是我的大姑,就是包古鲁的婆家,人已经没了,不过周家还认亲,周刘两家关系好,这事儿我和你爷去疏通,咱别赢了人的钱,再失了为人的礼,你是小辈,关系通上之后,拎两棒子酒,去认认亲!”

    韩枫半点儿意见也没有,因为他发现阿爸的高情商已经开始运转,说明,他完全的过了那个坎,再不纠结于面子,放下了心里的大包袱。

    “好。”韩枫特听话,连连点头应下,笑的灿烂。

    坐在车里,韩立国很舒服的后躺了一下,长长的吐口气儿笑了。

    “可南山这营子,谁儿子有我儿子牛*!就算二哥也比不了,你大哥也得差你两个身段!”

    韩枫暗暗给老爸点个大赞——上辈子直到三十五岁那年大吵,三十七那年成为大秘能给家乡人办事走关系,能给老爹发工资,陪他一起写他的回忆录,真能给爹长脸,让他没了后顾之忧,有了喜欢做的事情后,他才有了笑容。

    这份安逸,提前了二十一年……老爸,这辈子就跟我一起幸福吧,不……是我跟你。

    出了车,长长的出口气,无声的,哭了。

    上辈子,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想极力得到认可的人,一个死要面子的人,一个穷清高的人,一个愤青的人……这辈子,再也不见。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