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59章 阴阳包(求收藏)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9章 阴阳包(求收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叶星轩、水曲柳PK红松、三月、话情竹、地彼岸、雨夜听风、908、想不起来怎么办、书友20170307192916333、书刊虫子、馋懒书虫、老牛happy哥、顾家的男人1、都市重生书迷、紫凡雨龙等兄弟们的投票支持,谢谢。鱼这本因成绩不佳,推荐上架几乎没可能,继续下去是和书友们一起回顾那个时代,对每个人都充满了疼、遗憾、快乐和美好的时代——致我们的伟大的父母、青春、和我们自己吧。】

    韩枫笑笑,“刘家二叔,我爸累了,我和你去。”

    说完,进了屋,对着韩立国笑笑,“爸,我去牌局子啦。”

    说完,提起装钱的提包关门就走。

    楞了一分钟,韩立国反应了过来,连忙找衣裳。

    刘瘸子,上一辈刘家老二,没有亲戚关系,因为和父亲同辈,他们又十分的熟悉,按辈分叫声叔。

    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韩枫,十分疑惑,“你?你个孩子……”

    把包拉开,韩枫笑道,“二叔,你带我去玩把大的,我赢了到时给你这个数!”伸出一根手指头!

    看了包,眼花了!

    一年身上也没超过一根手指头备着的刘瘸子看了看里屋。

    “我爸睡觉了!没事,我这在京城那边可都是成扎成扎的耍,这点钱,小意思!”

    刘瘸子吸了口气,挤了挤眼,“够,够,也,太,太多了!”

    “我想玩大的,脚蹬脚撸大点,或者扎金花,都行——这样,我要赢了分你两成!可有一点儿你记住,我有多少钱,你不能讲!”

    眼一丝精光流过,刘瘸子再吸一口气儿,看了看这个半大小子,“你……真玩过大的?”

    “经常玩,打底五个起,你看这车没,这都是赢来的!你说呢?”韩枫笑笑,“走,咱开车去!”

    “这个,好……最大的是老刘那头,村西边上,有外头的人,一般他们玩五万封顶翻牌,也有时候上不封顶一把成的,这些,够,够了。”

    刘瘸子的心掀起了惊涛骇浪,眼里和脑子里已经全都是钱。

    上车,加速!

    看着阿爸的身影从大门里追出来,韩枫知道,这个办法怕是成了一大半。不管赢,还是输,一会儿阿爸都得崩溃。

    追出来的韩立国吃了一嘴的土,看着了刘瘸子带着儿子坐着车一溜烟子的拐出了胡同!

    “刘瘸子!我日你八辈祖宗!敢祸害我儿子,我和你拼了!”

    套上掉下来的鞋子,撒腿就跑出了门。

    大衣都忘了穿。

    等他跑了四里多地到了另一个小队的大西头,一脚踏进屋子的时候,牌局子已经搭上了。

    牌都开了,眼看着韩枫扯出了一堆老头票。

    韩立国心在滴血一般。

    一把薅住刘瘸子的脖领子。

    “你,你个王……我儿子啊,还是个学生!”扔了挡在面前刘瘸子去拉韩枫。

    韩枫正在摸牌,“爸,你等会啊,我给你赢个大的!”

    “你是谁啊你!”一个身高马大的家伙见有人搅局,立马把韩立国推开。

    “你干什么的?知不知道牌场的规矩!认钱不认人,你是他爹也不行,坐这儿了就得自己下来,谁来也不好使!”

    “姚大壮,你!”明明都互相知道,这个高大个子的姚大壮,见过面。

    “你什么你!”姚大壮冷冷的看着,挡在韩立国的前面。

    “韩枫,你给我下来!”

    “爸!我下不来了!你不是说牌品如人品吗,我亮了底坐这儿了,就得有人输到认了为止!你等会啊,我把他们的钱都赢来!”

    “哈哈,对对!”

    几个身边都有提包箱子,坐在一起的六个人,韩立国懊悔的低下了头。

    没错,这个大耍钱场,认钱不认人,亲爹老子都不好使,韩枫坐上了局,那一伙人就得有一个输没了钱认的,才能散!

    而那几个人,本村的姜为广,还有四个外村的,知道却对不上号,听是看到姚大壮,大概能猜到那个秃顶的是谁。

    看完了这些人,韩立国的脚下直冒凉气。

    “儿子,是,是我害了你……”心里这个苦,抱着脑袋原地站那不知怎么着才好。

    韩枫背对着韩立国什么也看不见,可是他知道,父亲一定后悔了!

    而坐在牌桌旁边的,个个都花了眼,一个小毛伢子的钱不要,还要谁的?管他钱是怎么来的呢!

    “你,你耍不过他们的!”

    “过了。”

    扔了手中的三张牌,先回了一句牌局,随后笑着回头,“爸,要不,换你来?”

    “我……”

    韩立国看着已经堆成山的堆钱,他不敢。

    看着都是上万的输赢,他真的不敢。

    半分钟,有人拿两万翻韩枫的牌,韩枫直接弃,一万五千又没了。

    这是翻倍加!

    韩立国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里。

    这十万要是点不好,三两分钟就没啊!

    站在原地,他已经哆嗦着不知走还是留才好,韩立国除了悔恨还是悔恨。

    第三局,换了新扑克,继续。

    坐桌的五个,简直个个不把钱当钱,秃头的男人提议打底改成五千,仍然是看牌翻倍,上不封顶,韩枫等人都全都同意,摸牌。

    打了二十年小扑克,推过十年几百块牌九的韩立国,站在地上看着几万、十几万大把耍钱的儿子,呼赤、呼赤的大喘气。

    “妈呀。”

    刘瘸子吓的直接坐到炕根。

    他根本不敢再站在韩枫身后,刚才一局已经十来万的输赢,现在重新开始的这一局,保证这里要有一个输光的。

    这个老赌棍也怕了。

    刘瘸子开始并没给人介绍是谁,只说是个带钱来的,要开两把,那四个都是熟人,而这个眼生些,钱不少,也就没人问,亮底只需要五万起,五万一拿出来直接上桌。

    因为新来的是个小年轻的,在牌面上大伙都很喜见。这五个爷们个个充满了期望。没谁会想这孩子的钱是怎么来的,进了这屋子的,是钱就行。哪怕你刚卖了房子和老婆,谁管你是成年没成年,敢坐在这里的,算你是条汉子。

    三把牌,两分钟两万输掉。韩枫连眼皮都没抬。

    分别被两人吃去,剩下没吃着的更馋,都看了看韩枫,发现这小子面不改色心不跳,还一脸的笑容。而他爹抱着脑袋蹲到了墙根,连脸都不抬了。

    在这里的,只有同村的姜为广很纳闷。

    这个韩家的三小子,是怎么回事?

    他家的光景……

    在这儿又不好意思直说,一般他只下底,不叫也不跟,等于是陪玩扔钱,想使个眼色,可那小子根本不看他。估计是不认得……唉,韩立国你这是唱的哪一出。侧头扫了眼瘫在了墙角的韩立国,完全看不明白了。

    第四局,要赶驴了。那四个看出这小子就是个楞头青、败家子,玩都懒得玩,不愿再耗时间。

    “咱,一把天亮,行吗?”秃头问道。

    “行。”韩枫第一个应了。不应的,就得下桌子换人,这里的规矩就这样。

    ——开新扑克,继续摸牌。

    下底,五千。

    韩枫没看牌,第一个说话,直接扔一万。

    后边第二个是同村的姜为广,一声没吭,跟一万。

    第三个人看了姜为广一眼,想了想,弃了。

    第四个跟一万。

    第五人,也就是秃头。

    坐韩枫上首这个,看了眼韩枫,加两万。

    因为到他这里一圈儿了,又没有封顶看牌,局里还超过两个人跟着,他是末家,只能加倍。

    轮到韩枫,跟,两万扔上去。

    姜为广堵心,弃。看了眼旁边的小家伙——人家眼都没睁,闭着呢。

    剩下的两个也都弃,直接扔掉。

    又到了秃头。

    四万。

    四捆钱甩上去,整个坐炕上炕下局子的人都窒息了。

    那一堆,至少已经十几万了,这已经是近一年多来最大的局!

    十几万啊!

    能盖五戳五间大瓦房,娶十个媳妇儿都富裕!

    秃头笑了。

    那小子的包里钱应该不够八万,刚才给大家看底的时候,偷着瞄了一眼,看到的。

    最多十万,刚才已经输了三万,刚才加了三万,现在他要倍翻到八万才有资格说话——累死他也没有八万,所以这局,赢定了。

    韩枫笑了笑,掏了掏,拿出四万扔上去。

    秃头略一惊。

    “小朋友啊!四万可不行了呀——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你拿八万才能看牌的哇!”

    一口的GD腔。

    还是假的。

    ……韩枫听他这话,看了他一眼,“你等会儿,老朋友,我还在掏钱呢。”

    说着话,把包翻了过来,打开底下的拉链,一扎扎的淡绿色老人头百元大钞整整齐齐的一排,数出八万交上去。

    “老朋友。到你了,该十六万吧?”韩枫淡淡的笑着。

    秃头万万没想到,这小子的包竟然是——阴阳包!

    在这里的牌局子有个规矩,进屋算,出屋不算,除了赌债能成账,所有赌资以身上带的是钱——十拿九稳的胜算,竟然没料到这小崽子还有这一手!

    “十六万,到你了老朋友。”

    韩枫微笑道。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