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34章 阿爸的草原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4章 阿爸的草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成,成。”

    大姨眯着眼,越看这个大外甥越喜欢,“啧啧,难怪你俩的姥姥一直说,一直说,要是花花嫁了小枫,那就是金童配玉女、英凰伴雄鹰!看看,长大啦!”

    韩枫有些脸红,“我的是意思不是……”

    “我知道。”

    娜仁花扬着精雕如玉的脸,温情脉脉。

    “你是要做大事情的,男子汉大丈夫,我愿意等。”

    韩枫不再说话,也不用说——只要走出这片天地,她的世界会更精彩,而自己那点儿特殊将会湮没在人群里,一定会有更优秀的男孩,是她的白马王子。

    不再耽搁,喝完了汤,正要出门儿,韩枫想了起来,“大姨,这次我带表姐走,短时间里怕是就不回来了,你有个心理准备。”

    “中,中。”白玉霜没多想,“这样可能更好,省的付家的小子来找麻烦,那我可就真的交给你啦?”

    “好。”

    韩枫笑道,“大姨,等春节前没准我会回来一趟,到时给你买身漂亮的大衣啊!”

    “咯咯!”白玉霜越看越爱看这个小子。

    出门,上马。

    一红一白,翩翩缓行,没多久就消失在街头。

    白玉霜感觉哪里似乎有些不对,可又想不出来是什么。

    娜仁花挺拔的美背随着枣红马一颠一颠的跑在前面,骑术不太行不过光做着不做动作的话也能坐的住,韩枫夹着马肚子跟在后面,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直到扬鞭奔腾!

    “嗷!”

    一望无际的草原,天高地阔,无边无际。

    并骑齐眉,策马扬鞭儿。娜仁花高兴的展开了歌喉,唱着姥姥教的蒙语歌儿——快乐的她,像舞动的精灵在几尽荒野的草皮上流下一抹红红的长线。

    视线内什么只有枯草、枯草,偶尔天上会飞过去一只鹰……

    六十里的距离,中间歇了一会儿马力,一个半小时回到了嘎查北边的叫半坡松的墓地。

    这儿,孤坟有两三簇,是村里汉民们的墓地,表姐的亲父,苏铁军之墓的木牌已经很斑驳。

    苏铁军不是汉民,纯蒙族,因为当过兵,姥姥说要建墓立碑。

    “我,自己过去吧。”娜仁花从马背上拿下袋子。

    “这是什么话?”韩枫把袋子拿过来,“你阿爸是我姨父,应该的。”

    娜仁花长长的睫毛上已经挂上了冰泪珠,哈气把头巾都弄的湿湿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冥纸星星点点的火焰摇曳着透骨的思念,两个少男少女跪在碑前,天地寂静的无声无息。

    两杯套马杆的酒香不时的随着不定的风向吹到鼻孔里。

    “阿爸,花花要离开这里了。”

    “阿爸,花花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阿爸,你走了,没人疼我。我走了,没人陪你。”

    “阿爸,妈妈……也挺好的。”

    “阿爸,我再给你唱一首你最喜欢听的歌。”

    ……

    阿爸知道有天边

    他很早离开了草原

    勒勒车的梦想我的童年

    就这样过去了许多年

    我不想回到从前

    阿爸的草原不新鲜

    外面的世界总多变

    就这样过去了许多年

    古老的牧歌天天唱

    唱哑了嗓子话从前

    城市里少了香和甜

    走来走去还是阿爸的草原

    ……

    “阿爸,你一个人在这草甸子里,再没有人给你唱歌啦,女儿不管以后在哪里,都会天天唱给你听。”

    “阿爸,从今天起,我就只叫玲花。”

    韩枫憋着憋着,终于憋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咬着牙,不出声,烧着冥纸。

    一个字,也没有说。

    想起了什么?

    不知道——心口好疼的感觉。

    好疼,好疼。

    她没有哭,很平静,甚至带着笑容。

    “小枫,谢谢你。我真的自由了。”

    ……

    三台车已经装的差不多,剩下一些羊杂货装不上只能扔下来,满满的三卡车,老解放141,高护栏的那种,带着篷布,甚至还有当军车用过的痕迹……很亲切。驾驶就用这个没助力的家伙学的,现在开始的三个都是老退伍汽车兵,张全友亲自出车,押车的当然是东家定,不过,他还是带了两个上京城的亲戚,毕竟十年八辈子也不跑一趟这样的活,韩枫也不犹豫直接应了下来,又把三舅、四舅、五舅和村里另一个姑娘乌日娜带上,还有一年才穿一回的民族服装。

    远远的,一台破旧的BJ吉普爬了过来,突突的冒着黑烟。

    是付山海和王长顺到了。两人脸上还有半脸的黑面面儿——

    “都是那破车,我们来晚了。”付山海看着三台大卡车,对王长顺说的事儿立即提升了八个高度!

    王长顺像姥姥鞠了一下,“阿妈。”

    对这个后女婿很有意见的姥姥点了点头。

    “阿尼娅!”付山海笑呵呵的伸出了双手。姥姥象征式的抱了他一下。

    “阿尼娅,我是专门为这件事来的,长顺,你,你的外甥呢?”

    韩枫回来就开始帮着表姐搬东西。

    “啊呀,小枫,这,这真的是不回来了吗?”

    “嗯——基本上吧,我打算让你在京城帮我,行吗?”韩枫说道。

    “行。可是我什么也不会干。”

    “会的。有不会的我教你。”韩枫笑道,“我有一个非常不错的主意,等羊肉的事情处理完,就着手办理。”

    “你给我买的这身衣服,我要过年再穿。”大衣很好,苏玲花舍不得,看了又看。

    “没事,穿上吧,棉袄裹在外面,不然车上太冷,会冻坏的。”

    两人边说边收拾,牛粪炉子根本没生火,泥屋子里很冷。两人找出两只纸箱子装着很多的书和几身衣服,还有一个小木头箱子。搬出来的时候,小舅和乌日娜过来帮忙,韩枫站到了那个陌生人的面前。

    三车,五百头羊已经准备就绪。

    眼前这个小伙子,不简单——当了近二十年乡长、书记的付山海发现,这孩子分明不是同龄孩子那般的稚气,少年老成的有些过了,眼睛的后面竟然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简单几句,开门见山,两人时间都不多,三句话就直接说到了王长顺的提议上。

    “付书记,这事我一个人定不了,待我明天上午到了京城,切实落实了销路,给你打电话。”

    “好。我可是代表全苏木的父老乡亲们感谢你了韩枫,同志。这件事,一定要能成啊,我们苏木的同志也跑过销路,可是没找到头绪,三万只羊是明年牧民的希望,拜托了!”

    韩枫稳了稳,用力的握了下付书记的手,“我一定会尽力的。因为灯笼河子是我的姥姥家!”

    “哈哈!”

    “那——”付山海转过身去,“阿尼娅,我可是您的侄子,老阿爸是咱苏木的民兵队长,我可是他看着长大的啊,白勇、长顺我们都是同龄人,阿尼娅,您说我是不是也是娘舅啊?”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