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32章 连拉带打(求收藏)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2章 连拉带打(求收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求票,求票,鱼向长生天保证,一定努力更新,就赏个票票吧,各种求,谢谢了。】

    “我不用骗你——”韩枫笑道,“等我写几个字给你看。”

    王长顺也在观察韩枫。

    突然间,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把这小子当个孩子了,而是像单位的同事一样,得贼着他!

    他掏什么呢?

    王长顺的心里没个底。他其实好生郁闷,婚姻法里到底有没有明文规定?如果真违法,怕是——还有,他自己也知道,这事儿传出去,的确不好。真要是让局长听说自己逼女儿嫁给准X县长的儿子来拉关系,这可和自愿不一样。

    ——这小子写什么呢?

    “大字报?”

    这三个字一看见,王长顺的腿几乎要转筋——

    脸都绿了!

    大字报,这三个字的威力,经过那年代的人都懂,不管黑还是白,只要铺天盖地的满天飞起这东西,那可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不管有理没理,真要被调查,一年半载的是它,十年八年的是他,轻则让你倾家荡产,重则直接进监狱。

    韩枫嘿嘿一笑,写了一串字儿,交给了大姨夫。

    看着那张阴魂不定的脸,笑道,“大姨夫,你是国家干部,应该知道其中利害,说实在的,就这一码子事,真要让人知道了,你就算把七仙女嫁给省主席也救不了你!如果这些事明天出现在你们局,县政府,哦——对了,我万一不小心在哪儿丢一份……”

    王长顺的脸由黑转白,全身像被抽干了水分一样!

    手臂不由自主的开始哆嗦。

    “你,你怎么知道的?”

    韩枫怎么可能说是你几年后喝多的时候自己说的呢?

    “这个,就不能和您讲了,大姨夫,表姐的事,你就别管了。”

    王长顺的脑子已经停止了转动,心里被堵的满满的。

    “大外甥,姨父求你了,告诉我这是从哪里漏出来的,我,我……”

    拍拍王长顺的肩膀,把纸条递给他,“这件事你怎么处理,应该能想明白。外甥劝你一句话,当官做人千万不要投机取巧,不要走上歪道。亡羊补牢为时不晚。表姐的事?”

    “你,你……不管了。”王长顺长叹一声,悲哀的闭上了眼睛。

    大姨白玉霜一直在听迷糊,看着这爷俩你一句我一句的,半句都没听懂,不过最后一句的意思懂了。

    “那,那不行啊,三千块的彩礼都,都花了!再说,这不是打人家的脸吗!”

    她真的急了,下意识的看了自里屋,里面有她买了一柜子的新衣裳。

    “行了!这事,就这么着吧。”闭着眼睛的王长顺已经没心气再和女儿对抗,再运筹这件事,韩枫写在纸的上事真要漏出去,他得……怕的后脊梁直发麻。

    现在连睁开眼看看韩枫都不敢,这小子……恨,怕,无奈中还想求求他帮帮,刚才这家伙说话一套套的,看来这学是没白上,懂得用手腕啦!

    韩枫不想把王长顺逼上绝境,毕竟还是亲戚,是表姐的家人。

    “大姨父,你听我说,俗语说的好没有不透风的墙,表姐的事是这样,别的事也一样,我建议你还是努力的改正,没准以后仕途还有很长的路能走。你说我在几百里外的N县都能知道,你的同事,朋友呢?所以,别有侥幸心,可能你硬嫁表姐过去也是想借姻亲给自己寻条后路吧?其实,到时候万一你成了给人家挡枪眼的。”

    王长顺又睁开了眼睛!

    愣愣的看着韩枫。

    他——说的这些,简直就是个老官油子,怎么啥事都能说得。而且说的这个准成!没错,他就是这么想的。

    “你?”

    “你看啊,大姨父,我这么帮你安排一下。付家那边,你就说女儿抗婚,她有了心上人。看他们怎么说。至于钱……想办法还他就是了。”

    “还?还不上了——小枫,”白玉霜像的霜打过的茄子似的,“那钱,就剩下五百了,除了准备的嫁妆,还花了不少。你姨父的工资一个月才九十来块……”

    王长顺的脸拉的和冬瓜似的,“你——哎。”

    “阿妈,我打算把所有的羊都卖了,应该差不多。”一直抱着韩枫手臂,学会了只听不讲的表姐娜仁花听到钱的事立即说了话,“小枫这次来,就是来草甸子收羊的。”

    “收,收羊?”两人一起看向韩枫,白、王两个又对视一眼。

    “你不上学了?该、该高考了吧——收什么羊?”白玉霜想想,感觉没错,“上高三?”

    “姨,七月份我考学,这不寒假我去了京城朋友那边一趟,人家给联系了主道,听姥姥讲咱家这边羊肉难卖,回来起一趟羊肉过去,车我都联系好了,估计现在已经向灯笼苏木出发了吧?”

    “你说什么!”王长顺一把拉住韩枫的手,眼都亮了,“你,你能把羊肉卖出去?多少钱?”

    王长顺立即意识到,这么问不妥,“我是问,多少钱装车?”

    “装车价一块五,按毛价走,除了羊皮给我存下,部位肉、骨、羊杂碎等等都收拾好了拉走。”

    “这么高!今年那些南边来的贩子,一块封顶还不拉,你,你这么着不亏吗?”

    “小枫,你哪来的本钱?”

    白玉霜发现,自打看到大外甥的时候,总感觉这孩子好像换了个人似的,没想到这是来做买卖的,那就是有钱了?不对啊,一年前看着二妹的时候,他家那口子还赌的欠人家上千块的债,怕她来借钱……

    韩枫哪里会答这个?笑了一笑,“大姨,我和姐姐两个从早就一直就忙到现在,可是有点饿啦……”

    “哟,对对,马上就晌午啦,我去做饭,做你最爱吃的蒙古面条!”

    白玉霜应称着,她虽然很疑惑,可她以当官的丈夫为瞻,很明显,王长顺似乎忘记了女儿婚事一样,她也不敢再提,这个大外甥说的也许很有理,不然在机关当干部的丈夫又怎么可能不再吵吵了呢?

    “阿妈,我去帮你。”娜仁花虽然也听不懂他们说的什么意思,可是她知道,这两个男人应该还有话说,小枫这是嫌阿妈总是打岔,支走的她。

    男人说事情,那自己最好也不要在场,立即顺坡下驴,跟着一走离开了小客厅。

    松开这个小男人的手,目光里透着征询意见的神色。

    韩枫淡淡的笑着点点头示意她离开,对着厨房说道,“姨!我最喜欢你做的葱花羊肉卤子,多放葱!”

    “好来!”

    娜仁花一应,转身离开,她突然感觉,怎么有他在这里的时候,在这个家里格格不入、十分难受的感觉淡了许多?

    厨房里。

    “花花,你是不是知道你二姨家发达了?小枫家有钱了?”白玉霜一边切肉,一边看着女儿的脸色问道。

    韩枫喝了口水——说了半天,真有些口干。投其所好,连拉带打,转移话题,手攥尾巴根子……这都是前生用血的教训攒来的经验。

    看来,表姐的事,差不多了。

    王长顺感觉自己像在坐过山车,心情一下子糟糕到极点,一下子又好的不行,继女出嫁这事要黄,脸面上肯定要折了,可是这小子竟然又提供了一个上佳的拉近和付书记距离的机会,只是不知他肯不肯,能量到底有多大。

    虽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个半大小子给挤怼的透不出气来,可他知道啥是重点。

    “小枫,你和姨父说说,你能拿动多大规模?一千只、五千只?”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