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30章 私奔?(求收藏)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章 私奔?(求收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左轮哥、一宿青龙、三月、hkle兄弟投票支持。继续求票,求票,兄弟们的热情、书评让我知道不是在玩单机,谢谢了,谢谢。】

    车的事儿交给了张全友大叔,他拍着胸脯子保证,中午饭前赶到村里。

    两人牵着马,走在丹镇上,多少有些让人侧目。

    “去京城?”

    显然这个提议,娜仁花丝毫没有准备,两人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镇里,她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有爱也有厌的人和事。

    一个蒙古少女装扮,一个蒙古青年装束,一看就是从牧区来的两个少年,再一看,娜仁花像在严冬里盛开的格桑花般的容貌,年轻小伙子们都会多看两眼,有的还会无意假意哪怕走冤枉路也要跟着多看一段。

    骏马配红衣少女,成了腊月里丹镇的一丝亮美的颜色。

    旁边,骑术实在一般,不过也算高大威严的韩枫只能衬个灰不拉叽的绿草,叶都不算,这是韩枫给自己的定位。

    “我极少来这里,每年春节会和他们一起过年。过两年汉历小年,他家准备订亲宴,换中。”

    两人路过旗水务局家属院的门口,这时还是一个平房的院落,看不见里面的情况,门口依稀的有几个人出来进去,厚厚的大棉衣裹着,军棉是很多男人的标配,连韩枫也戴着三舅扣脑袋上的这种帽子。而女人就是大围巾,包头式裹着,只露出眼睛。路上常见的是自行车,偶尔也有辆摩托哼哧着过去,冒一屁股的白烟。

    这个院子里住着表姐的阿妈和后爸,还有七岁刚上小学的妹妹。

    可是这里不是她的家。

    不是。

    “走吧。按我说的做,和我一起去京城,不按他们大人的套路出牌!不说也不犯法。”韩枫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什么!

    表姐一惊,大眼睛下意识的瞪大了,“套路……出牌?什么……意思,我汉语也没学不好。”娜仁花有些羞涩,“我,我初中毕业后借了上高中的同学的书自学,只是数学学不懂,英语只能死背单词,语文还,还成,看了好多的书,就是你说的这个,没读到过。”

    韩枫悄悄的汗颜,心说我学的也一般般啊,这词你要是能在古代国学里寻到那才怪了,“啊,姐,你可真努力,我得向你学习。那个啊应该叫流行语,大城市里的人呢喜欢造词儿,套路的意思就是某件事物的即定程序,比如你一直没迈过去的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个就是个套路,出牌这个你应该懂得,打扑克的时候是出牌,而这件事发生了我们怎么应对就是出牌的意思。”

    “你说的,是私奔?对吗?”

    修长细腻如脂的手伸过来,抓住韩枫的双臂,十分热切的看着韩枫,“像卓文君和司马相如一样,啊——不对、不对,要学也要学红拂和李靖!”

    晕!

    韩枫的脑门立即凉了,自己只是想带她走,她却立即能引出典故来。

    对了红拂和李靖怎么搞一起去了?

    “姐,你……平时,很喜欢,看这个——国学吗,比如汉乐府、诗经,还有这些典故?”

    “啊。”娜仁花微笑道,“是啊,我爸爸留下好多书,他都没来得及读,我放羊的时候没事就翻来看,发现书里好多优美的故事,好多感人离伤的歌辞。”

    韩枫知道到底谁肚子里没墨水了,抛开数理化不提,这语文……她可是个蒙族的小丫头啊!

    “姐,私奔有点难听,我们这叫投往人生的自由!”

    “嗯。小枫,你有文化,姐信你。可是,我不想不明不白的离开,我要让他们知道,我长大了,我自己来决定我的命运。我爱的是你,不是那个骄横的乡长儿子。”

    韩枫不知怎么回答。

    不能娶表姐。不是表姐不好。是因为心里装不下别人。但韩枫绝对不能让上一世没能力阻止的事情发生,让爱自己的表姐郁郁寡欢,他相信,他能够让表姐获得她想要的幸福,就算不能厮守终生,那也是他此番到来的责任,责无旁贷。

    只是,对于文化两字,实在是有些汗颜……上辈子读的书怕是也没表姐多吧?怎么就成了一个读书人的印象了。

    “哎,你一直不来,我又不知和谁说。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喜欢了你。可能你和我阿爸像吧,可能是因为你和我最亲最亲,反正,我要努力再努力,一定要追上你,能配得上你。”

    娜仁花一扭身儿,跑了出去。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和他们说,钱我会还给他,而且我会养我的妈妈和妹妹!婚姻的事,我自己做主!”

    韩枫没想到会是这样!还以为她同意不辞而别了呢。

    想去拉——可她的速度不比自己慢,大长腿一抬,说话的功夫都过了斑驳破碎的马路。

    “等等我,我和你一起!”

    韩枫也不含糊,本来想卖了羊回来再过来和他们解决这件事——表姐是不愿不清不楚的离开,韩枫能懂得这个骑马都要骑最烈性的纯马的丫头,也最怕这一点,以后怎么解决她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上午十一点多钟,还是周末,后姨夫王长顺也在,大姨和小表妹萨仁正准备做中饭,十分意外的看着进了门的大女儿,还有更令他们意外的外甥。

    “快,快,回家坐。”中年,有点儿秃顶,面相温顺的没特点,个子不高,一身灰衣干部服,上兜还插了只钢笔,这是后姨夫的标配,看来是刚从外面回来没多久,“哎呀,可真是稀客,大外甥来了!”

    “大姨、姨夫好。”

    “阿妈……叔叔。”

    “姐姐。”

    小丫头萨仁一下子扑进了娜仁花怀里。

    大姨显然没想到,愣了有几秒钟,眼睛突然要转泪出来。

    韩枫在客气的应答着的时候看到了大姨看她的大女儿的一幕,目光的末端是人心真实的落处,显然有些意外——并非像前世和之前想像的那样?

    大姨还是爱她的女儿的吧。

    “快,快,小枫坐下,坐下,外边冷的冰嘎嗒都疼啊。”

    后姨夫王长顺搓了下手,招呼韩枫坐到了盖着沙发巾的木腿红绒沙发上。

    “玲花,你来的正好,新衣服你阿妈都给你备好啦。一会去你的房间试试。”看了眼继女,王长顺满脸的笑意,“男方家里条件很好,在镇里有大房子,而且最重要的,巴特尔的阿爸马上要当县长啦,再不订下来,还不得被别人家的姑娘抢了去。”

    韩枫礼貌的坐下。

    既然来了……私奔不成,改决战,那就战。

    女儿刚到家,坐都没坐一下,他就提起来这事。韩枫无比的厌恶,很显然这位水务局的一个副科长要嫁女攀高枝。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