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29章 山无棱,云水合(求收藏)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9章 山无棱,云水合(求收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请让我以最诚挚的谢意感谢908、红孩儿他爹爹、思恋年华、兰荫客、寒冬三月、风掠过蛋蛋的忧伤、SG1003、在外漂泊的大叔、都市重生书迷、呢称被汪册了、就像见到你、qq峰起云、嗨起来嘎嘎嘎、幸运的听宇各位兄弟们的投票支持,谢谢!】

    “呵呵,哪里有!草原上的女子,哪个不是痴心等汉的呢?心里有了,那就什么都有了。记住,就算你不娶她,也要给她一个活下去的未来。”

    “那嘎其额么个……这个,很难啊。”情急之下,说了句不太行的蒙语“姥姥”。

    “这是你自己要做的,你对我,对她都说了啊——她的事你来负责。你是男人啦,姥姥全力帮你。”大手拍了拍韩枫的肩膀,“相信你会处理好的。”

    韩枫点了下头,其实心里完全没底。不过有几十年的阅历和经验在脑袋里,对表姐的情况,心里非常清楚。突如其来的冲动之后,怎么改变表姐,已经有了一个腹案。韩枫相信自己还远达不到后世那位国民老公的受欢迎程度,自己在她的心里定位,大概猜得七八分。

    只是,有一句话,不太懂。

    “姥姥,我没懂,你说山无棱,云水合是什么意思?”

    韩枫对这句,似懂非懂。

    “哈哈,你姥姥我哪有那读书的本事!这句话我好像说的哪里不对,什么合来着?花花天天背,说的我都记下啦,去问她!她天天读啊读的,我都会啦。”

    说完,大步向羊圈的方向走了开去,风被高大的姥姥甩在了后面。

    韩枫的心一下子冰凉,一下子滚热。

    偏偏这首?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棱,

    江水为竭,

    冬雷阵阵,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表姐在自学,表姐会学诗啦,这个实在没想到。

    这诗……韩枫突然感觉自己对心理的判断是不是出现了错误,刚刚拥有的自信,一下子打了不少的折扣。

    看着火红的篝火,火圈里那个美丽的身影,思绪更多的却是另一个人。

    就算提前十年,就算小了十岁,可她还是她。

    她就在心里那个最脆最软的位置,不可触动,不敢惊扰。上次的突然邂逅,韩枫完全失了方寸,除了两句话和一样的肉串哥哥,再没交流。

    可是,你相信吗?

    我不相信那是真的……模糊的泪光中,韩枫寻到桌上的一瓶套马杆。

    我要救她,她,还有妈。

    我也要救我自己。

    我还要寻找到当年你为什么离开的答案,为什么十年相依一朝离弃的无声无息,除了那一纸娟秀的几行字,再没了你的痕迹。

    在看不见的角落里,静待花开。

    韩枫给自己的定位,就是远远的,看着云希成长,或者看都不要看,在心里看。

    一口接着一口,天是冷的,风是寒的,心是热的。

    越喝越热。

    可这事儿,不能和任何人讲,天下再没人能分享现在自己的心——一路狂奔,沿着熟悉的小路,穿过门前的冰冰小河桥,穿过牛羊围栏,没了路就直接踏着黑夜里的荒草,直到冲上小村北的小山顶。

    风特别大,脚上不使劲几乎站不住。

    “啊……”

    韩枫回来,一直没放松过心情,计划着赚钱,解开母亲病逝的死结,压抑着不去想起她。可是,老天的剧本不和想像中的一样,她仍然以她的方式出现,而表姐在自己身上投入的情感比预想中的更复杂。这首上邪,前世可没想过她会学诗。

    长长的嘶吼了一声,发现星火之下,村边有人奔了过来,韩枫立即止了喊。

    对着凛冽的北风,韩枫向长生天发誓:

    我不是一个浪荡无能、朝三暮四、不懂感恩,没有责任,浪费生命,没有担当的男人!

    该干的一定要干。

    不该干的一定不能干。

    大颗大颗的泪落下来,韩枫就算再理智,可还是控制不了,无声的哭了!

    剧烈的起伏,心脏都要跳出来似的,是痛,痛到骨头都要碎了。

    不知道原因到底哪个更多一点。

    “小枫!”

    跑过来的是表姐,惊恐的一把抓过手去,“你,你怎么拉?怎么喝这么多酒?不要命啦!”

    从未见过韩枫喝多样子,娜仁花有些手脚不听使唤,很想打他一顿,可是——

    “回家,回家吧。”

    这时,娜仁花才知道,他长大了,而且一定心里有苦,是谁给他的苦!

    ——自己苦的憋不住的时候不也是来到这里喊吗?

    可是他的苦,我竟然什么也不知道。

    ……

    倒在火热的炕上,一睡到天亮。

    第二天一大早,按之前说好的,和娜仁花一起,骑马取近路去西北六十里的丹镇,翁旗的政府所在地,一个比大村子大一些,最高建筑三层楼卫校的小镇。车的事,还得靠表姐。表姐有一个对她非常好的叔叔是镇上运输公司的经理,也是当过兵的人,是表姐爸爸的战友。这人姓张,张全友,看上去四十来岁的样子,很干练,也好说话,本来韩枫要付一千块订金,结果他只收了五百块车油费,按他的说话,马上过年了正没活呢,趴着也是趴着,一千多里地的事,三四天就完了。只是没料到这趟货竟然是大侄女的表弟雇,看着小家伙不到十七八岁的年纪,暗暗称奇,要不是真金白银的放在手里,加上大侄女站在旁边,张全友还真以为是做梦。路上所有费用都是东家出,来回一趟净给驾驶员四百块钱,比正常出远途多一百,还是去大京城……本以为猫冬没人干的活,谁知一说出去,驾驶员就够了,甚至还有人想当免费压车的,顺路去京城耍耍。

    这个镇,前世的韩枫没少来。

    人挺朴实。这个张叔叔也很干练,定了三个靠谱的老司机,随后就去检查车辆,进行准备,还得去想法弄油条……当然油钱也得韩枫出。

    三千块在飞速的变少,想去还给后姨夫钱的事儿只能搁浅了,看着表姐,又看了看高大甚至还有绿颜色,带有部队色彩的运输车,从感情漩涡里出来的韩枫似乎智商回归了正常,脑袋里的主意多了起来。

    “表姐……”

    “没事。”娜仁花笑了一下,“小枫,卖了羊的钱就可以给他了,我这次听你的,不听阿妈的。”大眼睛里满满的就是眼前这个人,别的事,真的风清云淡去了。

    昨夜里,她从他的那火热、愤怒的眼神里已经找到了答案。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