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26章 一骑红尘天上来 (求收藏)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6章 一骑红尘天上来 (求收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求收藏,求票,求,求。】

    韩枫坐在绿皮火车上,恍若隔世。

    厕所里都挤着人,过道里大包小包的行李,散发着各种味道的老少爷们挤在一起,抽空还在连接处吐几个烟圈儿,整的满车厢都是烟味。

    车速不快,悠悠的咣当着,铁路和车轨之间发出的卡、卡嗒声十分有节奏的响着。

    本来想看看书——显然是不行了,坐在最靠近厕所的位置边上,连动都动不得地方,全部都是松城和沿线的打工的人返乡,各种家乡话,陌生中透着亲切。

    稀里糊涂的坐了一晚上,好在没有晚点,早上到了松城。

    韩枫之前弄了一个带两只轮子的小推车,把两大包东西弄车上,拉着直奔两百米外的汽车站。

    一小时后,坐上像面包壳状的小中巴。

    松城。

    转业安置后的几年就在家乡的这座四线小城度过,而现在是二十年前——完全是陌生的感觉。没有那么多的楼,甚至XC区还完全是一场耕地,最高的楼不过六层,灰灰的矗在那里,最繁华的五道街和头道街,车子从五道街,也就是小商品和服装批发市场路过,论规模比动批差了好几个数量级,可是人群却丝毫不亚于那边儿的市场,就算经济再不景气,生活再难,过年了买新还是要的。

    满身锈、上坡得大喘气的中巴开了足足六个小时,差点儿把身体素质不错的韩枫给颠吐了,满车的人反倒没什么事儿,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运输工具。到了一处山梁上,下车。

    韩枫已经记不到任何这里的地理面貌,好在记得姥姥家的村名,司机百分之百的肯定,这儿就是乌兰其木嘎查的岔道。再向前十公里下了梁就是灯笼河苏木,从这里向右,顺着河谷向前走八里就是乌兰其木格嘎查。

    前世今生加一起三十多年没来过。

    韩枫努力的寻找儿时的记忆,河水变浅了许多,冰层已经能透出石头,冬季的草甸子荒的像秃子头顶,依稀的落着几株草在晃荡着。沙石的路一直向前延伸,远远的能看见白色蒙古包顶儿。河的另一半,还有一排排的土泥屋。大概是十年之后吧,听说才住上了砖房?山坡上,一片片的是吃着枯草根的绵羊,像云,缓缓的在夕阳渐落的山坡上移。

    拖着两轮车,飞奔!

    啊!

    吼!

    一下子放开了一切牵绊,在这天高地阔的草原上,韩枫飞了起来!

    “要干就干!要战就战!”

    韩枫大概猜摸着,羊肉的事十之会成,而最难的是表姐的婚事,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学生表弟,真的定事的,是他们那些大人们,特别是那个在县城当着官的后姨夫。

    大姨,不是姥姥亲生的姑娘。母亲白玉珍也不是姥姥亲生的。妈妈是政府在最困难的那个年代安排过来的孤儿,大姨是姥爷前妻生的孩子。老姨和六个舅舅几乎都是妈妈哄大,所以韩枫和老姨、舅舅们特亲,对大姨没什么印象。表姐是大姨的前丈夫、一个和大舅一起当兵时的退伍兵战友生的孩子,也是同嘎查的人,可惜出车时工亡,那时表姐才九岁。十年里,每年暑假都能见面,只是记忆不再清晰,只恍惚记得她待自己如亲弟。她没有亲弟,后爹和亲妈生的是个妹妹,哦对了——韩枫想起来,这个表妹二十年后成长为准一线女星,还有一个素雅的称号,“素颜女神”。

    记忆里,表姐可是比她的妹妹更好看十倍——可惜,就是……所以,我来了!

    “我来了!”

    空旷的草甸子、河谷里传荡着韩枫的呐喊。

    忽而——一道红色的影子从山边飘来!

    转眼的功夫,近了。

    嗬!

    嗬!

    两声清脆动听的声音从山谷间传来。

    红色的身影儿像电似风,木木的站在原地,韩枫呆呆的看着。

    骏马!

    红衣少女!

    马鞭飞扬。在这个寒意料峭的严冬,生生的给这了无生机的草坡河谷填上了一抹血色。

    一骑红尘天上来……韩枫有些要落泪,心涩。

    不用想,也知道,是她。

    马速很快,冲刺一般的跑了几百米,在一百多米的前方收住速度,缓步跑过来。

    看清楚了,是她。

    修长而健美的身姿,一袭红衣,黑黑的长发被一盘黑巾包住露出一部分,一双不算大,却十分有神蕴,韩枫自小就喜欢看的没完的眼睛,像两道柔美的电光,视线对接的那瞬间,韩枫竟然有些时光停滞的感觉。

    “姥姥说这两天你会来,让我观望着村口儿接你。”

    娜仁花超级大长腿一抬,翻身下马。

    韩枫发现她竟然和自己一般高——好恐怖,接近一米八的个子?啊,不,应该是一米七五,现在自己还没后世高……

    “怎么?半年没看过我,就傻成这样了?收拾东西,上马!”一声娇喝。

    韩枫被吓了一跳,随后一机灵,啊对,从小就被她管着,欺负着,几岁的时候那是经常被打的满身泥水,泪和鼻涕齐飞。在她身边,韩枫一直都是小绵羊的角色。

    “这么多东西?”

    抬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会很沉,娜仁花的脸变了一下颜色,随后腰一用力,这个有五六十斤重的大包被她双手举过头顶,轻易的固定在了马鞍后侧。

    随后指了指马鞍,“上去。坐前面。”

    “啊?”

    韩枫一呆。

    骑马?啊,不是,是坐马。

    还是前面!

    “不,不——”

    “那就后面。”娜仁花笑了,一对精致的酒窝儿显出来,把缰绳递给了韩枫,“你长大啦,姐不欺负你啦。”

    后面?

    韩枫更懵了。

    这马,还会骑吗?韩枫完全没有准备,因为现在是年轻的身子,近二十年后的意念,这能行吗?

    就在迟疑中,红棉上衣、大马裤的表姐已经踢蹬飞身落到了马鞍上。

    一只柔润修长,还散着淡淡奶香的手伸到了韩枫的面前。

    抬眼看了去,她的脸笑的很美,目光里的力量很大,很大,简直透出了水来的样子。谁说单眼皮的眼睛不好看,韩枫一定要把表姐拉过去看看!

    鼻子才真的好看呢!

    “看不够吧?回家慢慢看!来,上来吧!”

    一个探身,娜仁花俯身下来,单臂一抄——一把菇住韩枫的胸位。

    “嗨!”

    一声娇喝。

    韩枫下一秒就落到了马鞍子上,只不过不是坐,而是趴。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