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9章 修改命运的源头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章 修改命运的源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1992年1月16号,韩枫到京城的第七天。距离2月4号过年还有不到二十天,进腊月了,京城的大街小巷子里已经拥挤上了过年的氛围。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车站里拥满了各地云集过来再哄散而去的人们。

    韩枫却一点儿过年的心思也没有。

    和烤肉串比起来,把今年将要烂在草原上的羊肉弄出来卖掉这才是主要事。另外,这两天想起来表姐订亲就在这个春节前后,后姨夫三千块就卖了非亲生的闺女,导致半年后表姐坠崖——原因除了后姨夫贪婪没人性,更多的是穷。

    进展不错。从身无分文到拥有了八百块,七天赚下普通职工近一年的工资,这若是说给父亲听,一定得挨揍,他是不会信的,可这是事实——不走出来,哪会知道大城市的天空就是和小乡村、小县城不一样呢?

    可是,在京城地界,在这人如流云般的京北站当地、外地的众多吃客的眼中,自己就是一个可怜虫。和那些卖茶叶蛋、地瓜的大爷大娘一样,出来混生活的穷小子正一毛一毛的用命赚这辛苦钱,一块两块的买上一次,也是帮了一把做了好事。

    韩枫太清楚,正是这一块两块的,当年不知积累起多少隐形的富豪,卖煎饼果子后来成了京城的新地主,最老的黄牛头成了最大的地产商——自己一天赚这些,不少了,如果就这么积累十年、二十年?那是普通人的想法,做为逆流而归的韩枫来说,赚钱是应有之意,可更重要的是把上辈子的缺憾补回去。

    这个羊肉的事,韩枫当年也有所感。这些时日调查过来,更是印证了数据的真实性。转业后的第一年,在局办公室整理资料时曾遇到过一些关于畜牧业数据的统计,九二年春节前后这几个月,草原羊的价格那叫一个惨,越养越赔钱,又遇投机商联合做价,多少牧民血本无归。

    表姐娜仁花,十八岁订亲,半年后出嫁,嫁过去不到一个月跳崖自杀。随后,姥姥急火攻心,晕过去了好几天。备受嘎查尊重、把妈妈白玉珍从雪地里捡回来养大、一个手大脚大心大、能在五十岁的时候将百、八十斤重的石坨举起来的女人连伤心带生气就再也没醒过来。这个打击,对本来身体就不好的妈妈来说是雪上加霜,连卧一年的床。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钱。是大姨家缺钱,那个见财眼开的后姨夫动了卖女儿要彩礼的心思,为了三千块的彩礼钱,把大自己一岁的表姐卖给了灯笼乡乡长的儿子。表姐歌唱的很好,满乡的人都说她是整个昭乌达的百灵鸟儿,舞跳的好,马骑的好,就是因家贫上学少,只会简单的汉语沟通和算术,要不是亲姨夫去世的早,表姐这么优秀聪明的女生哪里会嫁给灯笼苏木,也就是乡的乡长儿子,那个草包蛋巴特尔!

    要救的,就是表姐,一切灾变的源头给它切断,命运自有转机!

    从小在姥姥家就被她呵护、保护,到长大了都是她照顾着自己,想起最喜欢穿红色衣裳的娜仁花,韩枫心中每每都会升出一股子暖意。只是,当年事情太突然,她订亲结婚身亡的事自己一件都未能参与。

    表姐不出事,亲爱的姥姥她老人家且得活个七十、八十、九十的,妈妈也不会抑郁到肝病恶化。至于后来舅妈们说的表姐心里其实就装着自己的事情,慢慢来吧。上辈子他就知道表姐的心意,和对张冬梅同学的后知后觉相比,这个亏欠也不小。仅次于在部队时班长为了救自己而重伤这种无法弥补的创痛,当然最大的痛是看着母亲活活的熬死,想卖家当都没得卖救人都不成的挫败感。

    久久,韩枫不想回忆。

    可是,打两次电话过去都没能接上话,韩枫的心也浮了起来。

    看着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韩枫努力的比对着上辈子零几年和现在的差异,似是昨天。

    这个地方,不想再来,可——还是这么快的就跑来了!

    这里有韩枫最不愿触动的神经,死死压在心底的遗憾和伤痛猛然间被揭开。在这里当个科级小干部,没有地位,没有钱,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韩枫上不了场。后来,分配回老家松城某市局混日子,结婚、送终、离婚、送终、喝酒、喝死。

    前世,人生最后的一幕,十八人台的大餐桌上端着深水炸弹一饮而尽!

    ……然后?

    然后就没然后了。

    想孝敬的时候,最亲的人没了。为人子,痛莫如此。

    能相守的时候,最爱的人走了。为男人,疼莫如此。

    在这个行人匆匆的街上不敢喊出来,只能在心底嘶裂般的呐喊!若不是重生归来,韩枫被酒糟掉的脑袋也能记下些时空交织的前置信息,瘦弱单薄的身体也能用上前世辛苦学来的技能,已经彻悟了人生,也许这一切仍然是个迷局,为了钱而钱的混沌到死。

    是的,这辈子,就是要改变、改变,顺势谋利,逆势布局,一个人一个人的把命运改掉,先改自己的,再改亲人朋友,干想干的事,吃想吃的东西。

    就羊肉这块买卖,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时机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京城羊肉价是三块五到四块,比县城多了一块至二块多钱,而且如果切成部位价更高,最诡的是牧区人不怎么吃的杂碎,在这边儿烧成羊汤,竟然可以一块钱一碗。

    那是啥?那可是草原上宰了羊没人要的垃圾,京城这边儿却大有市场,而且还开着大小不一很多家的羊汤馆儿,客流量不低。上辈子就去过各种羊汤馆,北河省某县的一家最好吃,学过。

    “喂,喂!韩枫,你的电话!喊你半天了都!”

    韩枫抬头一看,是在这京北车站里开杂货店、公共电话的杨叔,也是同乡,就是市里人,很好爽也很坑人。公共电话上动动手脚,三分钟就能赚十几块,你管不掏钱?还走的了么——当然,对同乡,人好的很,吃韩枫的肉串儿一毛都不差,看着还是个笑面,可听堂哥说,当年杨叔一把杀猪刀打天下,这京北不管是蛇头还是牛头,个个都得让三分,说的直白一点儿,就是个老又奸的兔子、混不吝。用老BJ的话讲,这胚就是个歪老炮。

    “啊——谢了杨叔!”

    一骨碌,连忙从砖头上爬起来,三步并成两步,跑到电话机子旁边儿拿起了听筒。

    这边已经是程控电话,那边儿?估计还得转吧?反正不管怎么折腾的,这电话终于通了——打过来的是那个无比亲切的声音!魂牵梦绕的声音。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