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7章 蒙古手法儿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章 蒙古手法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求收藏,求票票】

    人,都有自己的命势,有的人一辈子也走不出自己的那个轮回。在韩枫的眼里,父亲韩立国就是这到个人。他是个十分复杂的角色,有无私的爱,有自私的卑微,有胆小怕事的躲闪,有在桥上一跃而下救人的胆气,也有好赌好酒这些丑陋至极的毛病。

    按说他这个七十年代的高中生,文化程度不算低,可是呢,一辈子一事无成还不心甘情愿的接受现实,到六十岁时仍愤愤不平,叫天不公、地不平,要杀这个宰那个感觉满世界的人都对他不起。前一秒轰炸一般的骂完了儿子,后一秒就从老妈手里抢走家里剩下的五块钱奔去了打牌场。

    哪个成功的人生会这样?这样没有自制力的人哪里会有所成就,所以他六十岁一事无成就不能怪别人了。

    谁不得努力、努力再努力?

    没有努力过、争取过、奋斗过,就不要说葡萄是酸的还是甜的。

    因为你连吃都没吃过。

    于其当老迈时埋怨悔不当初,不如年轻时能干就干。

    韩枫哪里会理他打断腿的威胁,当晚骗过母亲白玉珍和堂哥一起登上了火车。

    第二天一早,两人在京北站下车,韩枫真真实实见识到了堂哥的威风。

    ——那可真是前呼后拥,三十几号人在车站出站口等着。

    堂哥韩华也不多说,快速的分配了人手,有人去排队买票,听说一买就是几张,十几张,更多的人去漫天洒网寻找有需求的客户。韩枫分配的任务是给固定线路上的人送票,多数是附近单位的老关系。

    不是所有从黄牛党手里买票的人都是从站里站外寻么来的,有一大半儿都有下线儿,韩枫就是给老关系送过去。他腿快,跑几站和玩似的。同时代收票钱。一张票提一至两块钱。

    结果,到京城的地头上,一直跑到晚上十二点韩枫提了三十八块钱!

    三十八!

    相当于韩立国在造纸厂上班时候的大半个月工资了——当黄牛跑腿一天赚的!韩枫虽然来之前大概的有所体量,可这钱真的拿到手,还是颤抖的发麻,不是紧张——是不敢信。

    略略一算,韩枫不知堂哥是不是还有上家,或者所有的票都是排队买的,可就普通一张座票加三到五块,硬卧票加五到十块,软卧票加十五、二十的这种情况,堂哥一张提五成、跑腿的总共分五成来看,这一天三十几号人加下线,得有两、三百张是肯定的,也就是说堂哥一天赚的就是千、八百到万的数!

    当然,这钱不可能他独得,站上的公安、管理,就连套着红袖套的老头老太太都得烧香,当然,这些人似乎堂哥都很熟。

    难怪说九十年代的牛都是牛逼朝天那伙牛头,也没想过当年没怎么接触的堂哥竟然也是牛头中的一个,倒票的牛。

    真好笑,二大爷和爸爸竟然不知堂哥的真实底细——在这一片,堂哥也算能呼风唤雨,功成名就了。按后世的时段来看,这活可是要火二十多年,就算实名制了都不能完全控制的那种!当然,比起来,现在才是真正的暴利,因为没有网上购票等等先进的手段,只能托人或者排队,所以黄牛的市场就来了

    而韩枫下定了决心,当就当牛头——不过,不是倒票的黄牛。来这儿,是奔着肉串买卖来的。可让韩枫失望的是,本想着打个时间差,以为这京北地界上没有羊肉串儿摊子,这次偷着出来还把烤具和调来的料都带出来了,没想到的是,光车站和动物园前后这一片就有四个肉摊子,其中两个还是疆人开的,生意都不错。

    这时段就有啦啊——怎么整?

    第三天,韩枫跑票时,看见一个小年轻自己买了几张票以退票为名在站口喊着卖产票,结果没出五分钟就被堂哥的人拉到厕所打掉了三颗牙,连本儿钱都没给他。这三天,韩枫赚了一百二十块,空闲的时候连续吃了这条街上几个摊子的各种烤法肉串儿,心里有了谱儿。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家伙搞的没一份比自己烤的好吃。就算肉烤的差不多,可辣酱佐料配的那简直没的比。毕竟,自己的方子是后来班长给的正经川湘料子调合了京城口味秘制的,几十种配料制成的佐粉可不是谁都能捣鼓出来的。

    手上有了四百多块,韩枫在第六天的头上,也就是腊月的第四天,向堂哥韩华说了支烤肉串摊子的事儿。

    韩华诧异了一分钟后,狠狠的拍了兄弟一巴掌。

    “行啊!支持!咱兄弟就得这么闯!”

    而他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来的时候韩枫会带一堆死沉的铁疙瘩,原来早就有所准备。

    而这小子竟然没提借钱摆摊的事儿,生生的跑了六天赚够了本钱再行事,这心劲——像老韩家的人,够种!

    韩华对韩枫的印象大有提升,感觉这个弟弟不再是那个死读书的家伙了。

    一口应下兄弟的请求,还带韩枫拜见了车站边上几个管理,吃了顿饭,递上了两条烟。

    这些韩枫看在心里。按后世的眼光,就这拜码头一件事,若是没个引路的,真不知要走多少条弯路,多看多少白眼,多花多少钱还不一定能成。

    一顿热情洋溢的酒喝下来,摊位解决,还办了正式的出摊手续。一个月一百五的地租,虽然没有执照,可正经合法。需要额外做的事情是每月给五个大小管理员执法员孝敬个五十、一百的就成。堂哥再次教导一定不要扣手,该花的一定得花,该给的绝不能落下。有钱大家赚,不然干啥也干不下去。韩枫一一应得。

    这个,韩枫懂的通透,上辈子在这上头吃的亏足有一麻袋的,这辈子还是在九十年代,这事儿要是不办那和脑袋被驴踢过没什么区别,这不是行贿,是人间规则。

    腊月的傍晚街头,寒风席席,冻的手得不时的缩回去。此时的京北站附近杂乱无章,主街和胡同内外都是破破烂烂,地面儿青砖和水泥土地并存,一有点儿水积起来都走不了,垃圾箱旁边很容易就成了垃圾堆,出夜摊的目标客户都是南南北北的旅客,煎饼果子、烤地瓜,还有羊肉串儿、老酸奶等等,大伙都在一条街上,守着推车赚生活。韩枫连车也没有,用几块砖堆的火架子,简陋到让人以为这是在吃野餐。

    “小伙子,你这摊能有人吃吗,太简易了,连个车都没有!搞野餐呢吧?”旁边卖地瓜的大爷看的直摇头,“怎么也得弄个车吧?”

    韩枫嘿嘿一笑,“等赚了本就弄!”

    “看你这简陋,怕是没的人来吃啊!”

    “大爷,一会儿烤出来,就晓得了!”

    “还挺有信心的!”

    韩枫一乐,麻利的倒腾肉串儿,哪里还管得了冻不冻手?

    “三儿,你真有那手艺?”

    韩华十分好奇,抓着长头发想半天,“你家我婶,没见她会啊?”

    “我……是和我表姐,我姥姥家那边的表姐学的,你不知道的,这是蒙古烤串法!”

    韩枫一边手不停的翻串,一边儿备料,好在捡了一张烂桌子不然这可真成了野餐了——须臾,别样的肉香味儿升腾出来。

    “哟,真挺香的!”

    地瓜大爷吸了吸鼻子,肚子也咕噜了一下子,饿了。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