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5章 羊肉串儿(求收藏)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章 羊肉串儿(求收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各位看官,鱼回归都市,写一本北方草原的重生故事,求支持求收藏求包养啊。】

    为什么羊肉便宜,老头给了答案。

    今年水草丰美,松市各旗县羊多为患,去年四块多活羊价,今年二块钱都没人去牧区收。本地的贩子见状更是压死了价钱,而这是他自家养的,杀来卖点零花钱。

    羊肉、牛肉……韩枫立时想到了许多许多后世的牛奶?牛肉干?

    草原三头牛?

    现在是不是一头还都没建?

    随便拿一家出来都是身价过百亿的那种大企业集团……接着,想起自从上初中后就没再去过的姥姥家,可不就是在牧区,没准现在也看着满栏的羊头疼。

    “这个不错!”

    一拍大腿,韩枫吼了句,扔下二块五毛给老头,跑回到韩立国的身边。

    韩立国堆在自行车前,一脸灰土黑青无神的神色,正无助的看着来来回回的人群。

    他已经快要绝望了。二十块钱,这可怎么整?

    “爸,东西我买回来了!”

    突然从人堆里窜出来的儿子,一脸的喜庆,这是借到钱了?东西买了……想想凭白多的这二十块钱的窟窿,又像利剑扎了心窝子似的,难受起来。

    药买了,还多了一堆水果和糖,更吓人一跳的是儿子竟然买了一斤羊肉!

    “买这东西做啥,买肉也得买白肥膘啊!你这孩子可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韩立国突然冒出一股怒火抬手想揍,可顿时想起来这钱是儿子借回业的,却又得忍着,抬起的巴掌只能放下。

    毕竟是儿子救得急借来了钱才能买了药,而自己是那个没用的家伙,丢了钱还得儿子出去借?

    哪里有脸再多说什么?

    “爸——我想到了一门小买卖。保准能赚钱!”

    韩枫以前很怕韩立国,只要一变脸,立即就不再言语,可现在韩枫哪里会在意这个?

    甚至有时看见父亲如此年轻,直以为自己比他还要老。

    要不是这付货真价实的年轻身板儿,韩枫绝对会经常的错乱。

    毕竟心底子里是四十岁的年龄,就算时常抽把风,想冲动一下骚一把,可终归掩不住又老又闷的心态。这必须得改,重生回来可不就是享受来的?

    “啥?你要有那本事,狗都上树!快好好上你的学得了,对了,这学期考试成绩啥样?”

    韩枫一愣,心说我哪里知道,没记住啊?

    韩立国看见胡子都没长出来的儿子,很是挖苦了句,“要是随便个人就能想个主意出来,这大街上哪里会这多的贼!”

    还在生气。

    韩枫笑了,“爸,你就这么不信你儿子?要不你看在我借来了钱的份上,让我试试?今晚回去你尝我的手艺,不过你还得帮我个忙。”

    “成。”

    “那我还得去买点佐料啥的,手闷子啥的就先不用买了!”

    飞快的跑开,奔向调料行。

    “这小子……”

    韩立国摸了摸脸。

    “脑壳烧坏了吧,从没见他这么和我嬉皮笑脸过!明明是个胆小的家伙,他今儿是吃错药了?”

    回到家已近中午。

    韩枫让父亲帮着做了炭火箱,用铁丝做出炉圈架,碳是买的好贵,可没这个不成,而烤肉串最关键的不是这些,而是调味和火候,这两样都没问题,炒制辣酱这活儿上辈子干了七八年,而烧肉串只需要熟悉两串过来就能控制的刚刚好,外焦里嫩,油黄黄的,再涂上一层自制辣浆,香中带点微辣,一经入口香得满嘴都是羊,还不膻。

    最怕羊肉膻味的母亲甚至都能吃上几串,而好久没吃过肉肉的妹妹韩菡更是不助嘴的向嘴巴里塞,连话都不说了。父亲看着儿子捣鼓了半天整出来的东西,本来还想刺激几句,可香味一出,馋虫就诱了出来,到嘴边的话堵回去了不说,串一入口立马倒进一口白酒,滋滋有味的啃嚼起来,再不提不好吃怎么整的话头。

    “我说的买卖,就是这个。”

    吃了几串之后,韩枫说出了自己的打算,“趁着这猫冬的时候,羊肉又便宜,去街里开个小店,这年前年后赚的,怕不比爸在造纸厂干一年强的多,不说别的,就这肉串儿,一串一毛钱,一斤就翻一块,去了别的成本和人工,五毛净利!”

    “一毛?你傻啊,这么好吃,怎么也得两毛!”

    韩立国立即咆哮道,“一斤出三十串,六块毛利,我……”他这么一涨价,顿时给自己吓住了,“你们说,两毛钱,有人吃得起么?”

    “两毛是不是多了?”

    母亲担心的问道,“现在,多少人家连肉都吃不起啊。”

    看着母亲,韩枫心里就发酸。老实本分了一辈子,却最终连她老人家的病也没治好……这辈子,悲剧绝不再重演!

    “妈,那你是看咱们这样的穷人家,你要是看看街里的富人,或者市里,京城的富人,别说两毛,就是五毛,只要好吃,就有人吃!”

    “五毛!”

    母亲惊讶坏了,“五毛你可别想,太坑人了,小三两猪肉的钱,谁吃这一串串丁八点儿的肉!”

    ……

    和过分老实的鲍敏相比,韩立国虽然胆子也小,可做事还是有谱的,一下午,借邻居的田文家的家什,捣鼓出来十套烧烤工具,这些倒是不费啥钱,只是欠了人家的大人情和一包焊条。父亲会车工、会电焊,曾是县里大修厂的工人,后来下岗去了造纸厂,再后来就一直失业在家,捣鼓过各种机器设备,全都赔钱、赔钱。后来父亲不再折腾的时候,韩枫曾给他老人家总结过——太要面子,不要钱,啥买卖也都得黄喽!

    可现在,还不是夺权的时候,因为要开店,连最基本的租屋、买料的本钱都没有,算了算,在县城租三十平的门面,一个月二十块租金,按备一天三十至四十位客人原料计算也得二十斤羊肉,加上各种辣椒麻椒、孜然等等,需要备下八十块钱周转——现在,家里只有四块钱!

    八字儿连个撇都划不出来。

    “哎,借就别想了,这些年,都是我拖累的这个家!能借的亲戚都借了,现在还有一千多块的饥荒——这,咋好意思开店?有钱先不还人家帐,被人戳脊梁骨的!”

    摇摇头,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愁容,“快消消停停的,等过了年,好好上学!”

    韩立国皱着眉毛,“哎,没本钱整啥?不整了!”

    遇到难处就气馁,一有风险就停步,这是万千普通人最正常的心态,韩枫只能心中暗暗苦笑。

    韩枫听完母亲的话,心头一沉。

    ——上辈子,就是因为这种观念才一事无成的吧,这个倒不能怪母亲,实在是千千万万受穷人的固定思维所限制,其实,困难哪里有那么难!

    想到这里,韩枫笑了,“妈。放心吧,我有办法。”

    刚好移着目光看向窗外,院大门口走过去的大堂哥,顿时一个新的主意生了出来。略一思考比对,新的办法似乎要比去县城开店的想法更加靠谱。

    而且绝对的短、平、快——要紧着完成的三件事里,不能让表姐被后姨夫卖的事情最急成,只要弄够个大几千块就够,至于解决家里的债务问题那都不是事儿。

    “爸,我去东院找堂哥玩去了啊。”说完,跳下坑,趿拉上鞋子、裹上大衣奔出了门。

    “买卖是好,可咱穷百姓干不成啊。”

    韩立国看了看儿子,“对了,他怎么捣鼓的这么好吃?你知道跟谁学的不?”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