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两百九十八章 你牛,果然是姓朱的!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九十八章 你牛,果然是姓朱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娶她为妻?你真的很有想法呀你?”沈若凡瞪着朱睿,“你是什么身份,你有能力决定自己的婚姻吗?你如果娶个小妾,没人能说你什么,但这个妻子,跟你有关系吗?你老子一句话直接帮你定了,既不需要征求你意见,更不需要让你同意,你只有接受的份。”

    “而且凤姐什么出身?虽然你家吸取之前外戚干政,权力过于庞大的教训,所以皇后都从小门小户里面选,避免了外戚干政,可再小门小户,也是官员出身,你这?”

    “请问您老人家,是要翻天吗?”

    最后总结一句话,如果朱睿身份差点也就算了,可偏偏这家伙身份不低呀,他的妻子,以后十有就是皇后,是这么容易定下来的吗?

    有些时候,连皇帝都不能一言九鼎,何况是太子呀?

    “我不管,我喜欢她,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能娶,那算什么男人?普通人都能做的事情,为什么我不行?”朱睿道。

    沈若凡一翻白眼,手里折扇狠狠敲在朱睿头上:“因为你就是普通人,普通人从小到大都为生计活,而你呢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说好听点,是未来接班人,说难听点就是寄生虫。权力和义务是相同的,多大的权力,就有多大的义务。”

    “我不管,了不起,我放弃皇位,带着凤姐隐姓埋名,远渡海外,就去桃花岛好了!”朱睿一本正经道。

    “我日你大爷。你还真要美人不要江山呀!”沈若凡瞪大眼睛,妈蛋呀,我以前真是瞎了眼吗?这家伙和老实儒雅两个字沾边吗?

    也对,越老实的人,叛逆起来越执拗。

    “你能不胡闹吗?你以为你是一个人混的,你从小到大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都是爹妈给的,天下百姓给的,而且你这个位置承载了无数人的期望,现在你一句撂挑子,就不想干了?你问问你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而且,逃?你真当锦衣卫是吃素的,他们只是没有动全力,否则天大地大,都没你的容身之处,而且最后,你可能不会死,可凤姐必死无疑。”沈若凡没好气道。

    “这……”朱睿脸上露出纠结的表情,说的简单,但多年的教育不是假的,他也知道自己这个位置,是承载了多少人的期望,如果自己放弃,不说远的什么天下百姓,就是自己母后可能要被自己活活气死。

    而且事发,的确有可能害死凤姐。

    “那师兄你帮我想个法子!”朱睿为难道。

    “想个法子?你倒是给我找麻烦,我当初怎么就给猪油蒙了心,收你当师弟。”沈若凡没好气道,“先不说别的,关键说一点,这凤姐,喜欢你吗?”

    “额……我不知道,应该有吧。”朱睿很没有底气道,然后又一脸坚决道,“就算现在没有,以后也会有的。”

    以后?你这小子,不会真想继续当小二吧。

    沈若凡深吸一口气,当太子,当的这么纯情,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异类!

    不对,这混小子姓朱,好像又挺合理的。

    大明是历朝历代当中的一个奇葩,暴秦、强汉、盛唐、刚明,指的就是终明一朝,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号称最硬的骨头。

    而且历朝历代当中,也就属明朝的皇帝最痴情。

    朱元璋和马皇后,朱棣和徐皇后,都堪称古代帝后楷模,都是皇后一死,就再没有立过皇后。

    明英宗和钱皇后,更是富贵不弃,生死相依,两个人同甘共苦地过日子。

    前面这三对在历朝历代里面已经算是够深情了,而后面几对更牛。

    明宪宗时期出了个千古第一宠妃万贵妃,大了明宪宗十几岁,然而恩爱几十年没减少过,虽然因为身份不能登上后位,可明宪宗为了她直接废了皇后,完全纵容,后宫她一家独大,甚至弄死了许多皇子。然后万贵妃一死,没过几个月,原本身体还好的明宪宗也就去了。

    然而就这样,还不是最深情的,明宪宗儿子明孝宗朱佑樘,更行,他都不是对皇后如何的问题,而是坚持一夫一妻,古今皇帝第一人,像杨坚和独孤伽罗,不过是被独孤伽罗逼着,无奈而已,在独孤伽罗死后就玩得不亦乐乎,可朱佑樘是大权在握,依旧一夫一妻,平生无二色。

    明神宗万历皇帝,宠着郑贵妃,虽然没想明宪宗那样废了皇后,可为了她不惜违背礼法,想要废长立幼,立郑妃之子为太子,和大明满朝文臣,整整斗了几十年。

    纵观明朝皇帝,除了少数之外,大多皇帝竟然都有痴情成分。

    沈若凡都感觉很扯淡,然后这么想想,眼前这混小子做的也不是很不可思议,老朱家的种呀。

    毕竟这家伙还不是皇帝,只是太子,权力没那么大,舍弃也更容易点。

    “小龙,怎么了?”

    老板娘凤姐看着朱睿一直呆在沈若凡这一桌前没动,不禁好奇走来问道。

    “小龙?”沈若凡别有深意地看了眼朱睿,真给我玩龙凤配呀,你咋不叫小朱嘞?

    “没错,这是我们店的小二,客官您对包子有什么不满意,可以与我说。”说着话,凤姐又朝朱睿道,“你还愣着干嘛,先去照顾别的顾客。”

    沈若凡微微挑眉,不知道这凤姐是真的人美心善,还是对朱睿这小子有了好感,说是训斥,可分明有维护之意。

    “让他留下,我不是觉得你包子有问题,你这包子很美味,看我家兄弟就知道。”沈若凡笑着说了句,看着一边的阿山,他也真觉得无语,朱睿过来和他说话也就这么点时间,结果阿山已经把一笼吃完,而且看着离饱还差了不知道多少距离。

    看着阿山不断进食,凤姐也不禁会心一笑,唇角弯弯,笑道:“那如此,我让人再上一笼,不过这和我家小二有什么关系?”

    “关系有,因为你加这个混小二,是我家弟弟,对吧。”沈若凡看着朱睿道。

    “没错,凤姐,他就是我哥哥沈若凡。”朱睿忙不迭道。

    “他是你哥。”凤姐先是一惊,随即欣喜道,“这样,你就可以回家了。”

    “凤姐,你很希望我回家吗?”感受到凤姐的欣喜,朱睿有些难过地问道,我这是招人嫌吗?

    “你能回家,我当然开心。”凤姐不假思索道。

    “凤姐,我看你这家店生意不错,但店面似乎有些小。”沈若凡忽然开口道。

    “小本经营,如果店面开大,人手也不够。”凤姐笑道,倒没觉得沈若凡哪里说错,她这家店的确不大,如果生意一般般,倒也罢了,可偏偏生意兴隆,比较下来,店铺就更小了。

    “我这弟弟素来不听话,瞎胡闹,觉得家里管的严了,就离家出走,这段时间多亏了老板娘照顾,家中正好有一家酒楼风云阁,我看着贵店店面不大,不妨你我合资?”沈若凡建议道。

    朱睿双眼发亮,心想师兄,你是我亲哥呀,合资开店,换了个身份,但依旧靠得很近,照样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而且当了老板,自己身份地位高了,底气也足呀。

    “合资?”凤姐眉头微微一皱,脸上闪过几分挣扎的表情,与人合资,有便利,可以扩大规模,获得更多利益,但她这店铺生意兴隆,虽然不大,可只要再熬个一两年,把店铺扩大容易的很,犯不着与人合资。

    想了想,就要开口拒绝。

    却忽然见着三两个穿着黑衣的大汉正朝着他们走来,脸色顿变。

    “老板娘,这个月的保护费该交了吧。”

    凤姐还没来得及多说些什么,其中一个汉子就一脸嚣张道,看着凤姐,眼睛里面闪过一丝淫邪的目光。

    沈若凡眉头一挑,这种典型的恶霸勒索,主角英雄救美的事情,竟然就这么发生在我面前了,只是没有我需要救的美女真是扫兴。

    沈若凡给了朱睿一个该你表现的眼神,然后淡然地吃着包子。

    这时候凤姐也没有管沈若凡,只是逢场作戏地露出一个笑容道:“是狼哥来了,稍坐一会儿,我这就把钱送上。”

    “老板娘,走这么急干嘛,不陪我们哥俩聊会天儿?”先前那个汉子脸上淫邪的光芒闪过,一把就想抓住凤姐的手。

    凤姐略带着点惊慌的躲避开来,面带怒色道:“帮每个月来收钱,我一次都没有少交过,你们现在想要得寸进尺,不怕受帮规惩罚吗?”

    一个女人独自撑起一家店面,在这街头小巷做生意,就算性子再温和,也有刚强的一面,否则早就给人欺上门了。

    这番话,凤姐也是说的有底气的,不是她厉害,而是帮够大,规矩也够严,所为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小帮派朝不保夕的,随时都可能被人吞并,没时间管什么规矩,但帮够大,大到引起江南四大豪门和朝廷的注意,所以就必须要有规矩,否则到处为非作歹,横行霸道的,另外几方势力的利益不是受损?

    石平靖不是个莽夫,知道规矩,所以治帮极严,虽然因为本身就是黑帮,所以手脚肯定不干净,而且时常也有些帮众为非做歹,但都是在可控范围内的。

    而负责凤姐这条街道的是帮四大堂主之一的铁算盘周林,是帮里面最重视规矩的人,虽然对待敌人心狠手辣,但对管辖范围内的店铺倒是宽松,只要能交钱就行,而且交了钱,有人闹事,出人比衙门还快,算是最负责的,比另外几个堂口,收钱不办事的态度好的不是一点半点。

    所以这里的人交钱,倒是没太多不满,面对帮的人底气也比较足。

    “哈哈……帮规,你个娘们还不知道吧,我们帮主和慕容庄主已经约定好我们家大小姐和慕容少爷的婚期,作为老丈人,帮主和大方地送出了些街给慕容少爷,从今以后这条街的主人就是慕容少爷,而慕容少爷最喜欢美女,我们要是把你献上去,立刻能升几级。”这汉子猖狂大笑道。

    凤姐听得脸色一白,如果真换了人的话,她这家店还真麻烦。

    “陪着我们哥俩乐呵乐呵,以后你们店的钱,我们也不收了,多好。否则落在慕容少爷手里,可没几个能活命的呀。”汉子眼里充满淫秽之色,对于凤姐早就垂涎三尺,只是帮规放在那儿,而且凤姐人缘好,这里街头巷尾的都熟,一旦用强,帮里肯定知道,破坏帮规,轻点都要剁手指,重点,就是一条手,美女虽然好,没了手,说不定就被人打死,所以一直忍着,现在总算不用忍了。

    “放肆!”

    凤姐弱质女流,无力反抗,朱睿在一边却忍不了,慕容少爷,不就是差点被玩死的慕容明珠吗?什么玩意?还敢威胁他喜欢的人?

    “哟!这小白脸还暴脾气?”汉子轻佻地看了眼朱睿,随即一巴掌打向朱睿,怒声道,“他妈想要英雄救美,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兔爷儿也敢有脾气?”

    朱睿伸手稳稳地抓住打来的手,用力一扭,一脚踹翻这个所谓的狼哥,他缺少的只是战斗经验,武功也有四十来级,对付高手不行,但对付普通两个底层弟子,哪有什么问题?

    恼怒这狼哥对凤姐觊觎,朱睿出手毫不留情,一脚踹过去,直要了他半条命。

    朱睿的突然出手,也吓坏了凤姐,连忙拉住朱睿的手道:“你怎么这么冲动?他们是帮的人。打了他们,我们会更麻烦。”

    说着话,凤姐像是老母鸡护犊子一样把朱睿护在后面,脸上强行挤出笑容,虽然知道希望不大,但还想要上前说和说和。

    “你们敢动手?好好,老子这就回去跟慕容少爷报告,到时候,拆了你们的店,你这小子就等死。”狼哥怒气蓬勃,但话才一说完,一枚铜钱忽然射入他嘴中,舌头直断了半截,鲜血狂喷,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嘴这么臭,就别说话了,一辈子都闭嘴吧。”沈若凡将嘴巴里面的包子咽下,慢条斯理道,他最厌恶的就是这种地痞流氓,真小人,日日如吸血鬼一般,多少良善的百姓被这些人欺压,今日所见不过其中一幢。

    江湖之上,黑道高手众多,今天那个歹毒,明天那个虚伪,但其实他们能对百姓伤害不大,因为距离太远,你让他们说天天欺压这些百姓,他们也丢不下这个脸。

    伪君子比真小人更让人记恨。

    但十个岳不群都不如一个田伯光所做的孽多。

    “你是谁?不怕得罪我们帮和慕容山庄吗?”这个狼哥被沈若凡割了舌头,另一个帮众显然也是怕了,只是不想认怂,抬出帮的名字,既想威慑沈若凡,也给自己壮胆。

    “帮?慕容山庄?慕容明珠那头肥猪,几个月前,被我打了一顿,就差没有跪在我面前,慕容景生,我当着他的面要了他一百五十万两,我不还是活的好好的。至于石平靖,我当着他的面要杀他女儿,他也还是没能拿我咋滴?你们觉得我怕?”沈若凡冷笑道。

    沈若凡每说一个字,那个帮众脸色就变一次,最后已经煞白一片,差点没给吓瘫。

    凤姐也是一脸震惊地看着沈若凡,没有想到朱睿这个哥哥竟然这么威风。

    “抱歉了,凤姐,在下出手,怕是给你惹了麻烦。”沈若凡起身对凤姐道。

    “没有,公子出手,小女子感激还来不及。”凤姐连忙道,却是不敢招惹沈若凡。

    “在下不惧帮与慕容山庄,但势力终究不及,先前的事情,凤姐还是多多考虑。”沈若凡看出凤姐想法,也不点破,而是温和道。

    “好,公子盛情,小女子也不好推辞。”不同于刚才,现在凤姐没有多少思考,就答应了下来,得罪了帮跟慕容山庄,如果再不答应,就真的死定了,凤姐又不是傻子。

    她也不怪沈若凡,毕竟没有沈若凡,她现在可能就成了玩物,而且沈若凡没有像一些没头没脑的大侠一样,管杀不管埋,做完事情,自己痛快了,杀了恶寇就走,却没想过之后会受到的报复,还替她安排,已经很仁至义尽。

    而朱睿站在一边,面露喜色,使劲地朝沈若凡挤眉弄眼的,表达自己的尊敬崇拜。

    沈若凡只是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老实说他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只是朱睿这么喜欢,他这个当师兄,自然也只好当助攻,至于之后如何,就靠朱睿自己想了。

    一个将要做皇帝的人,如果连这种事情也处理不好,沈若凡觉得他早点放手,和凤姐一起私奔就行了。

    当然前提还是凤姐愿意跟他私奔。

    只是这事情说出去,我会不会被宋青瑶砍死呀,这人是我带出来的呀。

    沈若凡一想到那个可能,就打了个哆嗦。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