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两百八十二章 满门忠烈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八十二章 满门忠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清风山庄外,几个偷偷摸摸的人爬了上来。

    一行十数人清一色的都是玩家,其中领头的一人对旁边的人道:“打听好这里的防护了吗?清风山庄是有来头的。”

    “都打听清楚了,清风山庄里面现在就沈允全这八十岁的老不死,和一些护院下人,不堪一击,随随便便的都能解决,也不知道会长你怕什么?”旁边一人道。

    “闭嘴,我说你回话就是,清风山庄和藏剑山庄关系密切,如果得罪藏剑山庄,我们九阴公会就玩完了。”九阴公会会长徐才道。

    这次他带的都是九阴公会的高层骨干,但人心隔肚皮,很多事情他是不会说的,只有他真正的心腹铁杆三五人才知道。

    “怕什么呀?会长,都是八十年前的事情,这点关系早就淡了。”

    “什么交情都是拿来骗人的,天大地大钱最大,没钱,还有扯淡的交情呀。现在藏剑山庄主持江南白道,秋寒枫剑胆琴心,剑法之高,江南无双。”

    “而沈家一家子都快死绝了,沈允全还犯傻,好不容易度过了最艰难的关头,还不想着趁机夺占权势,中饱私囊,反而脑子坏了去捅马蜂窝,得罪一群人,最后草草收官。大明文官比武将吃香了不知道多少,他自己也是文官,却愿意让自己两个侄子当武官,还是奋战一线,一个抗击蒙古,一个打八旗,最后两个人也跟着他们老子一样死了,仅剩的儿子,因为得罪太多人,现在在土匪老大的岭南当七八品小县令。一个人孤孤单单地住在院子里。”

    “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还和藏剑山庄有关系?现在藏剑山庄碰到沈家的人,跟躲瘟神一样还来不及,怕这种破落户缠上他们,滥用他们藏剑山庄的名头才对。”

    刚才那人一脸不屑道,他叫陈众,现实中是个小老板的儿子,他老子从农村发迹,但是暴发,有了钱以后,就从农村搬到城市,最怕的就是以前那些认识的人来找他,让他丢脸,别说是发小,就是亲人都当不认识,以己度人,自然也就把自己代入藏剑山庄了。

    感情几毛钱一斤呀?

    “还是小心点好。”徐才郑重道,不过心里对陈众的话,倒是很认同。情怎么比得上钱?就算是手足兄弟,都能为了钱反目成仇,何况是朋友。

    陈众几人面上都有不以为然的表情,但也都没有反对,纷纷掩藏身形朝着里面潜入。

    而清风山庄之内,沈若凡等人自然不知道外面又来了批人,他们正走向祠堂拜祭先灵。

    有时候语言真的很匮乏,真正浓郁而强烈的感情和震撼都不是用语言所能描绘出来的。

    满门忠烈,是什么概念?

    沈若凡之前听着,心里虽然震撼,但到底未曾经历过当年的事情,难以亲自感受,但如今他感觉到。

    沈家一排的灵位。

    自上而下,算上旁系,三代之内,足足二十多人,本该是个庞大家族,可如今除了被罚在岭南的沈星北之外,沈家就只有沈允全一老人。

    而岭南多烟瘴,本就是穷山恶水之地,八十多年前的时候,一群混不下去的贼寇都流窜到那边去,然后各自占山为王,都是名副其实的土霸王,现在也就名义上还归大明,实际上是没有掌控力的,几乎就是发配之地。

    沈星北去岭南,未必能回来。

    换言之,沈家真有可能绝后。

    而倘若当年,这些人不出来,现在恐怕都能繁衍出五六十人,繁衍成一个大家族。

    “*******,*******?”沈若凡轻声道,他所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一句话,这世间中有许多人和别人不同。

    网络上有句玩笑话——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比人和猪之间的差距还要大。

    人生百样,有些人阴暗、自私,为一己之私,不惜牺牲无数人来满足自身,为了名权,卑躬屈膝,甘为奴仆,为了自身利益,自愿打断民族脊梁,粉饰太平。

    也有些人生来注定与人不同,生来狂傲英勇,乃至偏执不及,骄傲而狂妄,即便到了绝境也决不妥协,宁愿站着死也绝不跪着生。

    那自然就还有些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九死不悔,只为心中一口正气,纵然粉身碎骨在所不惜,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铸造民族的灵魂脊梁。

    老实说,沈若凡不知道他们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有多少的英雄流完血之后,还要在阴间地府默默流泪。

    不说自己走后亲人受辱,就算是功绩也会因为政治考量,而不断扭曲,甚至抹杀篡改。

    但这不代表沈若凡不尊敬这些英雄。

    沈允全带着一群人走入祠堂,本来只是默默地看着这些灵位,陷入缅怀,当听到沈若凡随口说出的诗句之时,整个人浑身一颤,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随即双眼发红,老目泛起淡淡泪光,看着沈若凡,面色红润泛光,激动的难以想象。

    沈若凡没有留意,女帝几个却都看得分明,柔儿心中恼怒,大骂沈若凡,你个混蛋,抄袭剽窃林则徐的诗句,不知道可耻卑鄙吗?而且这是游戏,所有人都知道的话,你不嫌丢人呀?这家伙的npc好感度,不会都是这么刷来的吧。

    “小阳,回去好好背古诗,尤其是明清之后的,好好给我背上百来首佳句好诗,生僻的最好。”女帝不动声色却暗地里给武王发了信息。

    武王双眼瞪大一脸莫名,管我什么事情,我现在一边要玩游戏,一边还要准备考试,已经很烦了好不好,还要加重我学习负担,你不怕你弟弟压力过大去跳楼吗?

    沈若凡没有关注后面众人的表情,一脸恭敬地上了三炷香。

    一扫衣摆,沈若凡双膝一弯,直接跪了下来,附身磕头。

    寻常祭拜通常不需要这般跪拜,但沈若凡这次来代表的是藏剑山庄,藏剑山庄和清风山庄关系密切不分彼此,两家长辈当一家用,以往秋寒枫来都是这么跪的,沈若凡这个干的,自然也要这样。

    不过拜祭这些人,沈若凡却没有丝毫耻辱的感觉,这些人每一个都当受这一跪。

    沈允全眼里也不禁闪过淡淡的满意欣慰之色,这些年藏剑山庄的人一如往昔,从未变过,不管是寒枫还是沈若凡。。

    沈若凡跪下后,又听得两声,却是秦语曦和女帝都相继跪下。

    沈若凡注意到这一情况,心道女帝这家伙投机的还真是厉害,说跪就跪,能屈能伸,更能紧抓时机,真是难缠的家伙。

    随即又是几声轻响,沈若凡心下猜测,是夏瑶、柔儿、武王三人也跪了。

    磕了头后,沈若凡方才站了起来,随后其余几人也站了起来,沈若凡目光注意,心下不禁好奇,五个人除了柔儿之外,另外四人额头上竟然都带着些灰尘,膝盖裤子处也带着些污垢,当即反应过来低头看着自己膝盖的地方,不出所料,果然带着些黑色的污渍。

    目光看去,所收到的均是清一色赞赏的目光。

    沈若凡咧嘴轻笑,他不是蠢人,自然明白了过来,沈家为了防止有人沽名钓誉,假借拜祭之名来赚取些声望,所以做了些手脚。

    想到此处,沈若凡看着柔儿的目光中闪过一分寒意,不想跪没人逼你,可别作假的恶心人,让人心寒。

    段八方和秦允良看着柔儿目光中也带着不善之意,如果换做武王这样十五六岁的少年,他们倒也罢了,年轻娃娃不懂事,可柔儿可看不出不懂事的样子。

    倒是主人家沈允全并未在意,笑呵呵地说吃饭去,一行四人里面,因为在这里面主事的是女帝,而柔儿只是陪衬,何况还是秦语曦带来的,就这么赶出去,未免伤了秦语曦,所以干脆放过,当然也只是暂时放过,经过这事,日后柔儿不用再来这里了。

    沈允全发话,段八方和秦允良纵然心里有气也不便发作,只好压下怒气,跟着沈允全离开,沈若凡走到柔儿身边冷声道:“明天之前,滚出清风山庄,否则我送你到零级为止。”

    “你……”柔儿脸色一变,但话还没说出口,只见沈若凡腰间刀光闪过,脖间登时一凉。

    “你该庆幸你站在了这里,否则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沈若凡冷冷道。

    说完后,沈若凡头也不回地离去,只留下柔儿面色难看地站在那儿。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