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两百六十一章 探索剑冢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六十一章 探索剑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沈若凡诧异地看了眼秋寒枫,就在刚刚一瞬间,他感觉秋寒枫身上的剑意突然浓郁了几分,随即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至少是好事,他也没有多问,而是望着临天剑。

    临天剑的剑意很强,他不是对手,但他身上惊神一刀的刀意却不服。

    临天剑是压了一个时代的剑,君临天下。

    但惊神一刀又何曾不是压了一个时代的刀,仙神皆惊。

    剑君秋水名和惊神一刀苏晨两个人差的时间太久,不可能会面,但临天一剑与惊神一刀可以会面。

    沈若凡感觉到了体内惊神一刀的好战情绪,它想和临天剑比划。

    沈若凡顺从了这股刀意,因为他也想更真切地感受临天剑的浩然剑意。

    朝着临天剑踏去,一步尚未落下,沈若凡就感觉到身上的剑意陡然强悍了数倍,一道道无形的剑意在空中凝聚,而且随着他脚步的下移,他感觉剑意就越来越多,而一旦踏下,必万剑而发。

    一脚踩下,剑意如狱,恐怖锋锐。

    一瞬间,沈若凡感觉自身就像要被万剑穿心,言语难以形容的感觉痛楚袭来,逼沈若凡后退,沈若凡咬紧牙关,死死地遏制住了这股本能,如果这时候退却,怕是要在心里留下心魔破绽,绝不能退。

    沈若凡紧咬牙关,手中一柄飞刀浮现,惊神一刀的霸道刀意一刀斩去。

    一刀破千军。

    刀意与剑意犀利碰撞,针尖对麦芒,各自有各自的骄傲。

    沈若凡牙关紧咬,几乎咬出鲜血,却固执地继续向前走去,惊神一刀刀意从沈若凡身上发出,不屈的坚持。

    整个人恍若与惊神一刀融合,若是平时,他是万万做不到这个地步的,但在临天剑恐怖的压力下,却提前进入了这一阶段。

    面色庄严肃穆,手中没有飞刀,却有刀意凝聚,无形无质,一刀而出。

    刀剑相对。

    沈若凡仿佛是亲身体验了一眼,又强咬着牙走了一步。

    刀剑加身,痛楚强烈,但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沈若凡感觉自己对刀更熟悉了。

    痛并快乐着。

    “噗”

    不知道走出了多少步之后,沈若凡再也坚持不住,喷出一大口鲜血,发觉自己竟还在原地,一只脚始终未曾落下。

    “若凡,你现在怎样?”秋寒枫脸色关切,将手托在沈若凡身后,将内力输入。

    “没事,只是心神消耗太多。”沈若凡擦了擦嘴边的鲜血,方才的感觉不是幻觉,他现在的劳累也不是假的,刀意和剑意的对决,应该是超脱了身体,到了精神的境界。

    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当初上大学为了赚校园大赛十万元的奖金,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写策划,写完之后的感觉。

    明明身体还有力量,但精神上动都不想动。

    “你和临天剑意抗衡了?”秋寒枫看沈若凡神情,大致猜出情况,“临天剑本身就是天级神兵,还附带了一位九十多级强者的剑意,你去对抗,根本就是以卵击石,我先带你回去疗伤。”

    “不,寒枫,你也试试这剑意,剑意很霸道,但我们承受这股剑意的磨练,能增强自身的刀意和剑意,我感觉自己对惊神一刀的感悟新到了一个境界。”沈若凡道。

    “新的境界?”秋寒枫奇怪道。

    “不错,就是新的境界,这虽然是一位天级剑神的剑意,但毕竟只是剑而不是剑神本尊,相当于是有一位天级强者在给我们陪练,而且危险程度大大下降。”沈若凡道。

    秋寒枫双眼一亮,轻轻放下沈若凡,运气身上内力朝着临天剑而去。

    沈若凡看着秋寒枫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好半天才踩下一步,心道自己猜的没有错,方才所经历的是临天剑带入的精神意境而非实际,这就是老爷子让我们进来的原因所在吗?

    一会儿后,秋寒枫也步了沈若凡的后尘,吐出鲜血,不过他比沈若凡好些,还能站着,而不是跌着。

    和沈若凡一样的表情,虽然嘴角流血,但脸色却前所未有的兴奋,甚至更兴奋。

    他和沈若凡不同,沈若凡和临天剑意对抗,借以磨练自身惊神一刀的刀意,可他所学本身就是一脉相承,除了对抗之外,还能学习。

    “通并快乐着吧,打完休息,休息之后,接着来。”沈若凡笑道。

    “好,痛并快乐着。”秋寒枫对这话感觉到些新奇,但感觉没有比这更适合现在的话了,痛并快乐着。

    说完后,两个人没有多做什么交流,纷纷坐下盘腿打坐,恢复元气。

    半个时辰后,秋寒枫率先恢复过来,而沈若凡依旧在打坐之中。

    秋寒枫见状也没有打扰沈若凡,而是继续探索剑冢,虽然这是他家,但除了年幼时进来一次之外,就再也没有进来过。

    藏剑山庄第一禁地,不该只有如此而已。

    握着锋影剑,秋寒枫一道剑气砍向临天剑,一层无形剑罡在四周笼罩,剑气被破,一股同样锋锐的剑意扫来。

    秋寒枫早有准备,自然不会因为自己试探而受伤,又挥一剑将剑气拦下。

    “剑罡,地级宗师能勉强摸到门槛,天级神话能运用自如。可惜如今实力不够,否则真想深入一二。”秋寒枫微微叹了口气,却知道根本急不来。天地玄黄,四个等级,想要突破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甚至多数人一辈子都只是困在黄,六七十岁还只是四十多级。

    尤其地级比玄级和黄级的差距更大,几乎算是一个分水岭。

    神话一般的人物百年才出一个,甚至很多时候百年不出一个,所以在没有神话的时代,地就是天。

    一流门派那些上了年纪的太上长老,卸下门派职务,一年年的闭关,有些一口气闭关二十年,等到六七十岁突破地级,都是自豪轰动的事情。

    三十岁突破,就已经是人中龙凤,像萧如风,二十八岁,醒来就能成为地级,如果传出去,绝对能掀起一片风波。

    而秋寒枫现在才二十四岁,想要突破地级,难度绝对大的可以。

    暂时完不成的事情,秋寒枫自然不会眼高手低,将事情放下,区级观察临天剑四周,方才一瞬,他感觉到四周除了临天剑意之外,还有别的剑意,微弱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很精纯。

    如果是多年前留下,被临天剑意摧残到现在还能如此,那留下剑意的人,恐怕就是压了一个时代的神话。

    想到此处,秋寒枫面色凝重,更带着丝激动,横压一个时代的武者,几乎是每个武者都热衷向往的,绕着临天剑剑罡四周走动,一剑一剑砍去。

    每一剑击打后,回来的都依旧是临天剑意,秋寒枫也都轻易应对,直到他走了四分之一再挥出一剑的时候,激射出来的临天剑意比方才的弱小许多,秋寒枫正兀自纳闷,一股浩然正气,锋锐犀利的刀意先爆发出来,秋寒枫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刀意穿过,再吐出一口血来,单膝跪在地面上。

    “惊神一刀。”秋寒枫面色凝重地吐出四个字,他猜错了,蕴含着的不是剑意而是刀意,还是惊神一刀的刀意。

    虽然之前未曾亲身试过,但沈若凡那一刀,他也从旁感受过,分明同出一源,并且胜过沈若凡许多,甚至可以说就不是沈若凡能比的,自然也只有惊神一刀。

    擦拭了下嘴边的鲜血,今天一天流的血都快赶上过去一年了。

    不过过去一年的进步倒也没有今天一天的大。

    调整了下内息,秋寒枫便朝对面走去,神刀既来,魔刀还会远吗?

    传闻之中,魔刀永远都会站在神刀的对面。

    一剑砍去,意料之中的霸道刀意,意料之外的强大。

    秋寒枫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五脏受损。

    若非他早有准备,这一刀下不死也要重伤。

    并非是惊魔一刀比临天一剑与惊神一刀厉害,而是无论临天一剑还是惊神一刀所代表的都是浩然正气,从不滥杀无辜,出手自留几分余地,秋寒枫的剑意纯正坦荡,便留手几分,但惊魔一刀不同。

    惊魔一刀,没有正邪之分,是堂而皇之的霸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带着不生则死的偏执,不管你是正是邪,一刀之下,要么自己死要么对方死。

    秋寒枫自然没资格让惊魔一刀的主人死,所以伤受的更重。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