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两百五十四章 失手和义结金兰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五十四章 失手和义结金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既然义结金兰,那你就该知道寒枫悔婚的原因了吧?”秋老爷子目光微动,忽然面色一冷,”你说的没错,寒枫是我孙儿,我动不了手,但你不是,所以你说,我就认你为藏剑山庄的人,不说,你今日出不了这个门。”

    秋寒枫脸色紧张,连忙看向沈若凡。

    却见沈若凡依旧是一副没心没肺的笑容:“今天天气不错,阳光明媚,爷爷,你动怒不好,伤身,这些小事没什么好需要的,要不我推你出去晒晒太阳吧。”

    “嗯?”秋易青目光紧盯着沈若凡,一副你是要死吗的样子。

    “爷爷,我从小听着你的传奇故事长大,在我心里,你就是永恒的光辉英雄,你这样威逼利诱,我难以接受,如果您坚持,我的心就要破碎。常言道,哀莫大于心死。你还是让我死了好。反正人固有一死,能死在您手下,总比死在奸佞小人手下好。”沈若凡谈笑自若,目光清澈,不见一丝惧意。

    “威逼利诱,你这是在拿话挤兑我呢?小子。”秋易青眼中闪过一分笑意,但脸上紧绷得更厉害,转身对秋寒枫道,“枫儿,这就是你义结金兰的人?不怕污了藏剑山庄的门风,你今日来行事的确是越来越放荡,看来平日对你的管教还是少了。”

    秋寒枫保持沉默,心中却道能在您面前还谈笑风生,嬉皮笑脸的,江湖上有多少人呀?而且面对您这样巨大的利益抉择,还能坚持不泄露秘密,这样的人,江湖上又有几个?

    “既然都不说,那你们也就别怪我。沈若凡,我本来没理由对你如何,但你既然和枫儿义结金兰,也就是说我有惩罚你的权力。”秋易青道。

    “是有,不过爷爷您不要气坏身体,毕竟你看我们两个这么好看的脸,如果打坏了,以后就没曾孙了。”沈若凡继续嬉皮笑脸道,内心却又点慌了,我靠,玩大了,本来以为秋易青不好意思对自己这个外人下狠手,现在看来,不是呀。

    救命呀,谁来救我呀。

    “曾孙?我倒是想有个曾孙,不过现在你们是在把我挑好的未婚妻,往外推呀。”秋易青冷声道。

    “爷爷,都是孙儿错,您有气,就都朝我来的吧,不要为难若凡。”秋寒枫道。

    “我若下手,不是显得威逼利诱,顽固不化吗?对吧,若凡?”秋易青道。

    沈若凡表情尴尬,说是和不是都不行,心里一咬牙,都已经装了英雄,就一装到底吧,反正小时候也不是没被打过,当下道:“当然不是,男孩子皮实,爷爷想打就动手吧。”

    沈若凡觉得自己这时候脑子一定给门挤了,但是自己选的路,哭着也要走完。

    早知道就让秋寒枫被打死好了,反正是他亲爷爷,肯定不会下狠手的。

    “哼!我知道你小子现在心里肯定不服,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吧,刚才你的飞刀射偏了我手里的藤条,很不错,江湖上能做到这一点的没有几个人。现在你再朝我发一刀,只要能伤我分毫,我就不追究你们两个的事情。”秋易青道。

    “当真!”沈若凡双眼发光,自从他练成惊神一刀以来,就没有任何人能躲得开,没道理你个残疾人还能躲开吧。

    “爷爷。”秋寒枫脸色微变,露出担心的表情,爷爷武功高,可毕竟年纪大了。

    “寒枫放心,我的飞刀准头准的很,瞄准发丝,不会失手的。”沈若凡自信道。

    秋寒枫见秋易青一脸坚决的表情,就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只好同意,站了起来,一脸谨慎,生怕秋易青失手。

    秋易青瞥了秋寒枫一眼,看穿他心思,却不在意地朝沈若凡道:“发刀吧。”

    “好。”

    沈若凡自信满满,手中一把飞刀自然出现在手中,没人知道他藏哪儿,但该出现的时候,它便出现了。

    握紧飞刀,沈若凡的气息陡然一变,先前的随意嬉笑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坚不可摧的锐气。

    一刀在手,便是神佛在前,沈若凡也敢挥刀。

    秋寒枫瞳孔下意识缩紧,不敢置信地望着沈若凡,他感觉过沈若凡身上有一股刀意,却从来没有想过他身上的刀意竟然强大如此。

    他自衬武功胜过沈若凡,同辈之中,能与他比肩者,也只有几人,可如今却没有自信在沈若凡那一刀下逃生。

    暗暗估算,五步之内,自己伤,若凡死,五步之外,自己死,若凡伤。

    就在秋寒枫暗暗惊讶的时刻,沈若凡一刀脱手。

    没有丝毫征兆,无声无息,却快得匪夷所思,力量没有泄掉一丝。

    秋寒枫已然想要出手,但他发现自己的动作跟不上思维。

    轮椅上的秋易青猛然挺紧了身子,昂扬如剑,毫无半点百岁老人的迟迈,手里藤条如闪电般抽出。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整个人就如如同一头苏醒的巨龙。

    “当”

    一声轻响响起,秋易青枯瘦的手此刻却显得格外有力,快速而有力地抽打在飞刀上,飞刀坠落,再无反应。

    若是不懂行的人看来,简直就像是两个普通人在玩过家家,沈若凡飞出一刀,然后秋易青打落。

    没有半点异状,更没有留下什么别的。

    沈若凡不可思议地见着眼前一幕,心中被震惊完全填满,纵然一直知道惊神一刀也不过是天级上品武学,还是上半部,一定有人能接下,但一直以来的顺风顺水让他下意识地忽略这个问题,直到现在才被秋易青打醒。

    如此容易地失手,就和普通人发出去的没两样。

    惊神一刀除了速度快若流光之外,还有威力同样惊人,不在亢龙有悔之下,结果轻描淡写的,就被接下了。

    石破天惊变成无波无澜。

    第一次,飞刀失手。

    沈若凡这才真真切切地意识到,没有无敌的武功。

    “惊神一刀,的确威力不凡,但你不是苏晨,你的刀连近老夫三尺之内都不可能。”秋易青一脸正色道。

    “晚辈受教,多谢前辈指点。”沈若凡由衷道,苏晨,就是惊神一刀,以一己之力,力克魔道四大巨头,一个人让整个黑道恐惧,创造刀的时代,整个黑道因为他一个人,而销声匿迹二十多年。

    “惊神一刀。”秋寒枫面露惊骇,纵然距离刀的时代已经几十年,但惊神一刀这四个字,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有莫大的魔力。

    “是惊神一刀,不过那又怎样?你们失败了,都给我跪祠堂,跪一夜。”秋易青冷冷道,说着后,身后老人推着他离开。

    秋寒枫听得一奇,竟然只是罚跪祠堂,手下留情了呀,当下过去跪下,心想爷爷还是有手下留情,怕是和若凡有关,正要感谢一二,却发现沈若凡提步就想走。

    “你干嘛啊?”秋寒枫道。

    “废话,当然是走人啊,这是你祖宗,又不是我祖宗,我跪什么啊?”沈若凡没好气道。

    “你我义结金兰,我祖宗自然也是你祖宗。”秋寒枫一脸正经道。

    “啊?你还真信啊?”沈若凡不敢置信地看着秋寒枫,这是要被忽悠瘸的呀。

    “没有嘛?”秋寒枫不是傻子,当然听出沈若凡的言外之意。

    “当然没有呀,那天我们醉的跟烂泥一样,哪来的力气义结金兰呀?而且那天晚上的事情,我也忘得差不多,我哪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呀?”沈若凡道。

    “那既然如此,今日当着列祖列宗的面,你我真的义结金兰如何?”秋寒枫道。

    “嗯?这个……”沈若凡微微思考,随即一脸坚决道,“不行,这样我就要陪你跪祠堂,想忽悠我,没门。”

    “你不跟我义结金兰,你也要陪我,这里守卫森严,你根本出不去,而且如果你不同意,我就和爷爷说,然后把你关起来。”秋寒枫道。

    “什么?”沈若凡瞪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你还是我认识的秋寒枫吗?剑胆琴心,你的画风偏了。”

    “为达目的,需要用点不伤天害理的手段,这好像是你那天晚上跟我说的。”秋寒枫道。

    “我这是第几次作茧自缚了。”沈若凡一边自嘲,一边笔直地跪下来道,“我比你大,我是大哥。”

    “由你。”秋寒枫微微一笑,面对祖宗牌位正色道,“列祖列宗在上,今日秋家子孙,秋寒枫愿与沈若凡结为异性兄弟,今后肝胆相照,互相扶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天人共鉴,日后若违此誓,天人共诛。”

    “列祖列宗在上,今日沈若凡愿与秋家子孙秋寒枫结为异性兄弟,今后肝胆相照,彼此扶持,有福我享,有难他上,不同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天人共鉴,日后若违此誓,天人共诛。”沈若凡也一本正经道。

    秋寒枫听了微微点头,随即面露古怪之色,刚才是我听错了吗?有难我上,有福他享?是口误吗?

    不过当着列祖列宗都发完誓了,秋寒枫也不好说再发一次誓,只是道:“今天,你到底为什么来藏剑山庄呀?”

    “还不是因为你和萧大哥两个人上次打架,打得那么狠,把我房子都打坏了,你们内力爆发,角逐爱情,坏的屋顶是要我来修的。萧大哥穷的叮当响,所以上门催债咯。”沈若凡道。

    “就为了这?”秋寒枫面色古怪,自己是不是冲动了?誓词能改吗?

    “不然嘞?”沈若凡反问道,看了看四周道,“又没人监督,寒枫,你不会真要跪一夜吧。”

    “这是规矩,不可废,爷爷已经宽待。”秋寒枫一本正经道。

    “苍天呀,你这么认真真的好吗?”沈若凡无力吐槽道,作为一个从小就不怎么受老师喜欢,又是在应试教育下长大的他,对于作弊还有偷懒,都毫无心理负担。

    他和秋寒枫凑在一起,就像是一个刺头跟一个三好学生呀。

    “礼不可废。”秋寒枫道。

    “我们别做兄弟,我后悔了行不?”

    ……

    祠堂外,暗自偷看的秋易青,看到这一幕,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苦笑,惊神一刀的传人竟然是这性格,和苏晨的浩然光明、苏夜刚硬偏激都截然不同,不过都是可造之材,内心坦荡,倒也是真的。

    先这么跪着吧。

    “老庞,给我好好查一查若凡这孩子,还有他口中的萧大哥,能和枫儿交手的,没有几个,上次,时间不久,可能就是枫儿悔婚的原因。”秋易青道。

    “是。”秋易青身边的老奴恭声道。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