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两百五十三章 爷爷,手下留情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五十三章 爷爷,手下留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藏剑山庄祠堂。

    列祖列宗牌位之前,素来优雅从容的秋寒枫此刻跪在地面上,不敢起身。

    他面前的还有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须发皆白,但一双眼睛却带着强烈无比的穿透力,目光好似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剑,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道道皱纹,显露着他的沧桑智慧还有刚硬。

    秋易青,年逾百岁,朝野共尊。

    在朝,尊称镇国公,在野,藏剑无双。

    “告诉我,现在江湖上传的那些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秋老爷子虽然年老,但说话依旧铿锵有力,坚定洪亮。

    “请爷爷见谅,出面取消与秦家庄的婚事,许秦家小姐一个自由。”秋寒枫回道。

    “混账。”秋老爷子气得一拍把手,怒道,“我问你的是原因?不是这些?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别跟我说什么一见钟情的鬼话,一诺千金。我们藏剑山庄数百年的清誉不允许你来破坏。和秦家庄的婚礼,早早定下,而现在你悔婚,是将我藏剑山庄放在何地?”

    “请爷爷见谅,藏剑山庄的声威,枫儿必然尽心竭力地维护,但此次婚姻,可否依了枫儿。”秋寒枫俯首叩拜道。

    “混账。”秋老爷子勃然大怒,身上内力浩荡磅礴,重重的压力扑面而来,饶是秋寒枫内力高深,也感觉一阵沉重。

    “我从小是如何教导与你的,藏剑山庄家训第二条又是什么?背信弃义,为了什么不存在的女人,抛弃未婚妻子,你这样有何脸面当我秋家人?”

    秋老爷子凌空一抓,放在案几上的一根藤条当即凌空被吸在了手中,狠狠地抽打在秋寒枫的背上,告诉我,“错了没有?”

    “寒枫知错,但请爷爷谅解。”秋寒枫道。

    “谅解,就是不改?”秋老爷子怒极而笑,从未想过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孙儿会变成这般,手中藤条又是迅猛抽下。

    藏剑山庄,历来主持江湖正道,门风清誉,江湖中人,无不敬仰。

    在秋老爷子心中,藏剑山庄的门风比他自己的命都重要,不允许自己的孙儿做出这样的事情。

    秋寒枫丝毫不用内力抵挡,身板挺直,任由藤条抽落。

    就在此刻,一声破空声响起,一把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飞刀凭空出现,硬生生射中秋老爷子手中的藤条,带偏藤条射到一边。

    秋老爷子脸色陡然一变,身体挺拔昂扬,纵然年迈,但周身之剑意与秋寒枫相比只强不弱,目光好似两道剑光一般射向外面。

    沈若凡从房顶飘落,身轻如燕,面对长者站在屋顶上就太没规矩了。

    秋易青,三个字就像是金铸铁打的一样。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当年八旗入关,汉人如羊,神州浩劫,是他挺身而出,一肩扛起。

    隆武帝被郑芝龙胁迫,成傀儡天子,还是他一人一剑,孤身擒拿郑芝龙,三次救帝。

    后来隆武帝被刺杀而死,还是他一手扶持新帝,以牙还牙,以血换血地去把皇太极和多尔衮送到地狱给隆武帝陪葬。

    明明只是个江湖人,却做了本不该是江湖人做的事情。

    功成名就之后,却又激流勇退,重新回到江南,回到这家老宅院里面。

    有一种叫做传奇,而秋易青就是这种人。

    纵然狂傲如墨如雪都不敢有半点不敬,终其一生不愿进藏剑山庄。

    沈若凡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传奇,年逾百岁,须发已白,但依旧精神矍铄,不见半分老态,坐在那儿,就如同一根定海神针,让人心生敬畏。

    “若凡。”秋寒枫惊讶地看着沈若凡,随即一脸急切道,“你来这里做什么,快走啊。”

    “长辈面前,岂能不告而别?对吧爷爷。”沈若凡朝着秋易青露出自以为最具有亲和力的笑容。

    “爷爷?江湖上能用飞刀射偏老夫手中藤条的人不多,什么时候,江湖上出现这样的少年英杰了?”秋老爷子看着沈若凡道,方才一刀,虽然趁他不备,但就算趁他不备,能射偏他手里藤条的又有几人?

    “在下姓沈名若凡,不算什么少年英杰,不过是小打小闹,与爷爷这样为国为民之人,不过是萤火相较于皓月罢了。”沈若凡道。

    “你与老夫非亲非故,这称呼还是算了,还有老夫教育孙儿,你却来插手,是当老夫手中的剑不利吗?”秋老爷子脸色顿时一冷,目光森寒,剑意刺骨。

    沈若凡下意识地运转起自己还未成熟的刀意,虽然对方不过是个坐在轮椅上的百岁老人,但非对不是风烛残年。

    “爷爷,手下留情。”秋寒枫连忙叫道。

    秋老爷子感受沈若凡身上微弱的刀意,目光当中闪过几缕思索的光芒,但身上的剑意却没有丝毫减弱。

    秋寒枫见状也顾不得其他,当下凝聚起自身剑意,护在沈若凡身前。

    秋老爷子眼中闪过一次错愕,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秋寒枫,从小到大,秋寒枫从来都没有跟他对抗过,惊愣过后,眼中却闪过一丝莫名笑意,不过一闪而逝,谁都未曾发觉,取而代之的却是秋老爷子越来越来冷青的面容和越来越强的剑意。

    “爷爷,这可是你的亲孙子,手下留情呀。”因为秋寒枫而暂时松口气的沈若凡终于寻到机会说话,一脸玩世不恭的笑容,“我和爷爷不是非亲非故,我和寒枫一见如故,几天前的晚上义结金兰,所以他的爷爷不就是我的爷爷,所以这事情就是我的事情,爷爷要打要罚的,算我一个。”

    说着话,沈若凡倒是光棍地真跪了下来,和秋寒枫一起面对秋老爷子。

    “义结金兰?”秋老爷子收回剑意,两根银白的长眉皱在一起。秋寒枫也一脸错愕地看向沈若凡,我们什么时候结义了?

    “就是那天晚上,你忘了,你喝的醉醺醺的。”沈若凡一本正经道。

    秋寒枫眼中疑惑,心中琢磨有吗?若凡说有,应该有吧!

    却是记不清那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若凡见状心中偷笑,有吗?当然没有呀。

    都是沈若凡随口胡编乱造的,只是他过来时候,发现秋寒枫竟然这么愣得给一动不动地抽,忍不住出手了,既然出手了,那自然得想办法圆场子呀。

    否则沈若凡估计自己就走不出这个门了。

    现在我们是结义兄弟,就是你孙子辈,你好意思以大欺小吗?

    至于跪秋老爷子,沈若凡倒也没有多在意,若是旁人,他放不下这个脸面,但面对秋易青这个英雄传奇一般的人物,沈若凡跪得心悦诚服,就凭他做的事情,足以。

    何况还是个残疾人士,跪着,大家才好平齐,否则让人仰视,也不好意思。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