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两百五十章 一坛酒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五十章 一坛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身影如风,沈若凡仿佛化作了一道清风,在夜空当中疾速奔驰。

    萧如风最后还是被他一下两下地忽悠进了桃花岛,等天一亮,就让阿山带他们去桃花岛。

    还没有浪够的朱睿也想加入这个团队当中,沈若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就同意了。

    等安顿差不多,沈若凡就打算去找秋寒枫。

    到底有些放心不下。

    沈若凡朋友不多,秋寒枫恰好是其中一个。

    谦和敏锐,为人正派,大度包容。

    这样的好人,谁都想和他做朋友,但好人通常是把甜给了别人,而把苦给自己吃。

    萧如风和秦婉容也都知道,但他们俩显然不适合这时候追出去给人家看,否则就不是宽慰了,而是刺激挑衅了。

    所以目前唯一能来的就只有沈若凡。

    顺着秋寒枫离开的方向,沈若凡一路追过去。

    虽然他过去也没什么用,解决不了什么事情。

    但出事情之后,身边有个朋友说说话总好些。

    就像陪萧如风喝酒一样。

    说实话,沈若凡觉得秋寒枫的性格恐怕还不如萧如风,实在是萧如风从小都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而秋寒枫谦谦贵公子,顺风顺水,遇到打击未必真能顺利解决。

    现在送秦婉容出来,一方面是秦婉容和萧如风的感情,另一方面也是他自幼受的教育影响,但教育归教育,人在情绪低落的时候,想法都会偏向于消极阴暗。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大善和大恶有些时候只是一念之间罢了。

    茫茫夜空,沈若凡极目远望,却见不到秋寒枫留下踪迹,只得继续找下去。

    不知走了多久,沈若凡又看见了自家的风云阁,心道,两家风云阁一个城东一个城西,如今自己走到头,那到底走多远了。

    想到此,沈若凡放弃继续追下去的打算,茫茫夜空,实在难以寻找,只能想秋寒枫应当无事。

    想了想已经到自家酒楼,沈若凡自然不会重新找地方,也没没有惊醒其他人,直接从二楼窗户闯进去,身为一名飞盗,这种事情,沈若凡做的熟练无比。

    然而刚刚进入房间,沈若凡却意外看见了他一直在找的秋寒枫,面露惊喜之色:“你在这呀?”

    “不知道去哪里,也不想见什么人,看到这里,就顺便进来了。”秋寒枫道,或许是因为萧如风在第一时间进的是风云阁的原因,他也走到了这地方,情敌之间奇异的默契。

    “那是想通,还是没有相通?”沈若凡道。

    “我若想不通,就不会让婉容走了。”秋寒枫道。

    “可他们走了之后,剩下来的一切都要你来承担。”沈若凡道。家族的压力、外人的压力,这些都不是那么好承受的。

    “在今夜之前,她依旧是我的未婚妻,我未婚妻犯下的错误,身为未婚夫的我自然有责任替她承担这些事情。”秋寒枫一脸正色道。

    “寒枫,你是君子,谦逊敦厚,成人之美,所以我们敬你。但理智和感情有时候是相悖的,我希望我的朋友是个好人,但也不想我朋友一个人坐在这里。”沈若凡道,忽然道,“寒枫,我记得你从不喝酒是吗?”

    “身即是剑,而酒会伤身,让剑失去威力,非万不得已,不可饮之,平日一杯清茶或一杯清水足以。若凡,你用刀天赋不比我用剑的天赋差,日后也少饮些酒,最好滴酒不沾,否则刀道难成。”秋寒枫郑重道。

    “这对我倒是没什么影响,我从不轻易饮酒,因为这会让我在想醉的时候不能醉。你和萧大哥也真是两个极端,他来我那里,喝了三天的酒,你来之前,我才送他一杯醒酒茶。而你却在这里喝茶。”沈若凡道。

    “是吗?我与他本就是两个极端吧。”秋寒枫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沈若凡心中赞同,秋寒枫出身名门,谦逊有礼,温文儒雅,江湖各人无不赞不绝口,就如同宫殿里一条尊贵的龙子;萧如风出身草根,天地为家,与野兽搏斗争食,无拘无束,什么也不在乎,只以自己心中的道德做事,就如同草原上的一匹孤狼。

    行事作风上,完全是两个人。

    而若从女儿家出嫁考虑,除了武功之外,秋寒枫没有一条不能赢过萧如风。

    但他输了。

    “你说是否是我太守规矩?所以婉容才会选择和一点都不受约束的萧如风走呢?”秋寒枫道。

    “我不是秦小姐,我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寒枫,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爱的权利,不是谁好,谁就一定要谁。首先明确的是,如果我有妹妹,我一定让她嫁你。这世界没有最好只有最合适。真要打比方便是,你武功比我高,但如果你用刀法来跟我比,你一定死的很惨很惨,反之我用剑法,绝对连逃的可能都没有。”沈若凡道,他觉得自己真的可以主攻心理学了,最近不是在和朱睿谈心,就是在和秋寒枫谈心,可他压根儿不是读心理学专业的。

    不过现在也只好先凑上去,虽然秋寒枫的武功比自己高,但如果说这些知识,沈若凡自认还是强过秋寒枫。

    “没有最好,只有最合适?”秋寒枫喃喃道。

    沈若凡见状摇了摇头,推开门走下楼梯,等上来的时候,手中便抱着两坛酒。

    “萧大哥来我这里喝酒,我送他一杯茶,而你来我这里喝茶,我送你一坛酒。你一直清醒者,理智地做应该是对的事情,但你获得应该很累吧。我不喜饮酒,但今日陪你例外,一起喝一坛,醉生梦死的时候,你所想的会是最真切的,而且醉酒时候的你,没有太多负担,喝一次吧。”沈若凡把酒坛放在秋寒枫面前。

    见着酒坛,秋寒枫眉头微皱,迟疑道:“饮酒伤身。”

    “清比浊好,然水至清则无鱼,若是你的身这么容易就被伤,你这剑不练也罢。”沈若凡道,“相信我,喝一次,就当是陪我也好。”

    秋寒枫面露迟疑,最后还是将封口撕开,往嘴里灌了口。

    如今的他或许真的需要这能醉人的东西。

    “咔”

    第一口喝得有些急了,秋寒枫喉间一呛,反吐出一口酒水,不过这样的感觉却让他感觉新奇,又是往里面灌了一口。

    沈若凡轻轻一笑,同样解开封口,一口喝下。

    这一夜,沈若凡和秋寒枫两个人对饮,不知道一共喝了多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喝的。

    从房间喝到过道,从过道上干脆喝下楼梯。

    第二天开业的时刻,风云阁的店员们一脸错愕地看着楼梯上两个衣衫不整的男人叠在一起,倒着躺在楼梯口。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