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两百三十七章 五年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三十七章 五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清风拂面,流水潺潺。

    萧如风挥金如土,性格上对金银也没有执着,反倒对秀丽风景非常着迷,每一处临时住所,都简陋的很,但唯独两样是绝对不会少的。

    一是酒,二便是这美景。

    周若眉一身素白衣衫,体态娉婷,温婉秀丽,微风轻轻吹过,好似天界仙女临尘,只是眉宇间却隐隐带着分愁绪,不知在烦恼什么。

    “美女,长夜漫漫,一个人不会孤单寂寞空虚冷吗?”

    一个轻佻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周若眉轻轻一笑,眉宇间的愁绪好像都淡了不少,若是旁人如此轻佻,她必然恼怒,但身后这人,他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更不会恼怒,只是愁也是因为他。

    掩去面上愁绪,若无其事道:“哪来的漫漫长夜,再过一会儿,就该日出了。”

    今夜总算过去了,周若眉一生经历过无数个夜晚,但几乎没有一个夜晚能像这个夜晚一样刻骨铭心。

    险些,暧昧温存,夜半追逐……

    想起不久前那一幕,周若眉面上依旧浮现两团淡淡的迷人红晕,心中羞意难以压抑,但同样带着分淡淡喜意,并没有多少懊悔的感觉。

    “日出吗?”沈若凡从周若眉身后钻出来,脸上半点说错话的意思都没有,抬头看了看天色道,“是该出太阳了,不过这时候的日出好像不是很好看,听说泰山看日出很美,要不哪天我们去试试?”

    周若眉听了,一个好字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旋即却敏锐注意到,适龄男女一同登山观日,彼此之间能是什么关系?

    周若眉虽不自负美貌,但对自己的美貌却也自信,心知经过方才一番,沈若凡对自己的心思和以往不同,发现这一点后,周若眉心里先涌起一片喜意,随即却有一阵无奈,没有去接沈若凡的话题,而是从怀里拿出那颗黑黝黝的沧海月明珠:“它该还你了。”

    “还我,做什么?我送出去的东西,什么时候又收回来过?我们认识这么久,我从没送过你东西,这是第一件,你都要还我呀?”沈若凡一脸夸张表情道,他不知道周若眉心思的,但并非没有感觉。

    周若眉闻言一滞,的确,这是沈若凡送她的第一件礼物,真送回去,她舍得吗?

    但先前不知道也就罢了,可如今知道,又如何能收下?

    沧海月明珠,赠予异性,代表的意义一直都只有一个。

    只是见沈若凡表情,知道他是决然不会把送出去的东西再收回去,尤其是送给自己的沧海月明珠,否则刚才就说了。

    最后周若眉还是选择把沧海月明珠留下,她自己其实也并不想送出去。

    “这才对嘛,寒月楼下,我心里不安,感觉到你情况有异,所以才特意赶回去,如果不是它,你我现在恐怕都不能站在这里。”沈若凡笑道。

    周若眉闻言也一阵心惊,被沈若凡占了便宜,不过羞涩,但若是他人,便绝非这般,何况若是他人更不会停下。此刻,自己怕直接选择自尽吧,想到这里,周若眉对沧海月明珠更加喜爱。

    “若眉。”沈若凡转过头看着周若眉,目光直视周若眉双眼,张口欲言,但想来洒脱的他,这时候却少有的紧张起来。

    他异性朋友有过,但女朋友,从未有过。

    生平第一次,想谈恋爱。对一个女人,想要她一辈子。

    周若眉面颊微微一羞,似是预料到沈若凡接下来准备说什么,芳心一颤,素来镇定从容,就算被下了阴阳合欢散依旧能冷静的她,竟也有几分窘迫。

    目光对视,周若眉很开心,但更有一股忧愁,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心,如果不是对沈若凡有好感,她又怎会接受沈若凡一次次的亲昵?甚至连险些都不介意?

    但就是因为爱,所以周若眉选择放弃。

    “若凡。”

    压下心中的幸福感,周若眉提前开口,她怕如果沈若凡先开口,她连拒绝的力量都没有。

    “怎么?”沈若凡道,他心里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接下来周若眉的话,多半不是他想听到的。

    “我们是朋友吧。”周若眉道。

    “是。”沈若凡点头,可我要的不仅仅是朋友。

    “所以我们一辈子都会是朋友,不会背叛对吗?”周若眉道。

    沈若凡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下来,一辈子都是朋友,不是拒绝的拒绝。

    一辈子都只能是朋友,而不能更进一步吗?

    第一次有爱的感觉,却连告白都不能说,就先被宣告结束。

    见着沈若凡的神情,周若眉心中一痛,不仅是看着的感受,而是如沈若凡在寒月楼下神奇的感同身受,那一刻,周若眉急切,沈若凡却更急切,而这一刻也一样。

    “为什么?”最后沈若凡只是吐出了这三个字,他能感觉到周若眉对他不是没有感情。

    周若眉张开欲言,却不知道说什么,明明只是一个简单的问句,给让周若眉有窒息的感觉,“我们适合做朋友。”

    所以不适合做恋人吗?沈若凡暗自补了句,没有再继续问什么,他终究不是会为情感动不动就要死要活,拿不起也放不下的人。

    只是望着周若眉,沈若凡真的有些不甘心,他自我保护心太强,期望获得温暖,但相较于获取更多,他更害怕失去,所以在利益得失上,他选择的是减少更少,不主动进取便不会受到更多伤害,失去更多。

    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受到伤害的确更少,坏处便是许多本可以得到的东西都会错过。

    不能说错,也不能说对,只是因为拥有太少,害怕失去。

    这才是某人在注孤生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关键原因。

    默默对视,周若眉一言未发,但心中却如刀绞一般,沈若凡心里不好受,难道她就好受了吗?

    亲手把自己期盼着的幸福推出去。

    甚至把自己爱的人推到别人的怀里,君子之交淡如水,但男女间的情分,如果选择前进,最后却失败,通常不会继续保持原样。

    而她清楚沈若凡的性子,外表洒脱,但内里执拗,如果放弃,会矫正过往,宁错杀,勿错放。

    断便断的干干净净,带着分幼稚和不成熟。

    只是如果这样,能让沈若凡忘了她,也……不错。

    人生本就不是一帆风顺,就是在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挫折与不如意,所以才一点一点的成熟,回首过往,种种不能接受,也能平淡面对。

    那时候,感觉淡了,便不会有太多的感触。

    至于她自己,不必考虑。

    但这刀割一般的痛,尤其是看见沈若凡的表情,周若眉那本该狠下的心,却又软了几分,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道:“若凡,如果五年后,你还能来不二庄见我,而且你还保持现在的心,不管你要什么,我都愿意。”

    沈若凡一愣,脸上露出一分喜色,五年,不短,人生中的五年也不多,但关键却不在这儿,而是等。

    有人说,一个男人让一个女人等他,是在跟她说忘了他,而一个女人让一个男人等他,是什么意思,沈若凡忘了。

    但他知道,自己这场还没有开始就被中断的初恋仅仅只是中断,而不是到结束的地步。

    周若眉话一出口,便不知道再说什么,她不知道自己说的到底是对是错。

    沈若凡忽然一笑:“朋友,五年,我记得江南女财神向来一诺千金是吧。”

    “是,五年,如果你还会上不二庄。”周若眉也露出一丝浅笑。

    “那现在你还是我朋友。”沈若凡道。

    “不管日后如何,你若找我,我决不推辞。”周若眉道。

    “那我在不二庄的房间,就麻烦你天天打扫了,我估计每个月都要去不二庄住住,还有你洗澡的时候留道门给我呀。”沈若凡忽然凑近周若眉,近的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声。

    周若眉面色一羞,好似有些慌乱地退后一步,她忽然有一些后悔,随即又做出一副恼怒的样子,洗澡的时候给你留门,你是真想来下次呀。

    话没说出口,手就先落在了一只粗糙的大手上,周若眉挣扎着却脱不开,目光看着沈若凡,却见他已经贴在了自己面前,轻声道:“朋友也是可以牵手的,对吧?眉儿。”

    眉儿。

    周若眉芳心颤抖,这么叫过她的,从来都只有几个长辈,从未想过会有别的人这么叫。

    至于前面的牵手,周若眉反倒忘了。

    “太阳出来了。”沈若凡忽然道。

    周若眉闻言看去,地平线上,一道金光浮现,万点金芒迸射。

    “总有一天,我会带你去泰山看。”沈若凡道,握着周若眉柔若无骨的玉手,先前的挫败仿佛都消失了一般。

    “泰山吗?”周若眉好似默认了沈若凡的动作一般,望着沈若凡,面上浮现一丝美艳的笑意,就这样也很好。

    握着沈若凡的手,周若眉感觉二十多年来,从未像今夜一样开心过。

    淡淡金辉下,恍若一对璧人。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