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两百三十六章 到底在谁手里?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三十六章 到底在谁手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鱼人泪?”余千面瞪大眼睛盯着玄天机手里的黑珍珠,他已经差不多猜到了情况。

    “不错,就是鱼人泪。”玄天机呵呵笑道,仙风道骨的脸上带着分阴险的意味,“你的无中生有手实在厉害,就算是老道也没有十足把握可以防得住你,所以老道就反其道而行之,一开始我就把鲛人泪伪装成鱼人泪送你,然后把星海珠伪装成鲛人泪,很成功的,你没有发现。”

    “而你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你梦寐以求的沧海月明珠就在你怀里,所以当你从我怀里把东西偷走,然后又被我三言两语地把这鱼人泪诳回来的时候,老余你就输了。所以这次盗榜之争,最后的胜利者,是我玄天机。”

    “老朱,做好退位的准备吧。”

    玄天机一脸得意忘形的表情,丝毫没有坑了自己盟友的愧疚感。

    愧疚,这种情绪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是不存在的。

    对于朋友,能坑就坑,能卖就卖,这才是王道。

    “最后胜利者竟然是这牛鼻子,我这就不爽嘞,我宁愿是千面。”朱来一副不满的样子,表示看不惯玄天机这副得意的表情。

    “我也宁愿是千面。”解百药默默表示赞同。

    “同意附和。”金燕子紧跟队伍,表达了对玄天机成功的不满。

    倒非针对玄天机,而是纯粹失败了,然后对第一不满。

    “再同意也没有用,也改不了是我赢的事实。”玄天机一脸嚣张,他不是个爱张扬的人,但在这些盗榜朋友面前,却不同。

    “呵呵”

    就在这时候,余千面忽然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抬起头来,一脸阴险残酷的。

    “千面冷静,就只是一场比赛而已,输了也就输了,没什么大事。”

    余千面笑得让朱来一阵不适应,一脸担心,虽然知道这可能性很小,但真怕余千面受了刺激,就此发疯。

    “对啊,千面,比赛事小,以后有机会,我们再打回来,镇定,别疯呀。”别说朱来,就是坑了余千面的玄天机这时候也一阵不对劲,感觉浑身不舒服。

    “呵呵,牛鼻子,你以为我是输了,受不了刺激吗?不,你错了,你以为你真的赢了吗?”余千面笑声一敛,一脸冷傲地看着玄天机。

    见着余千面如此自信的表情,玄天机心里顿时起了疑惑,内力涌动,在手里的沧海月明珠上一擦,结果怎么擦都擦不掉。

    “你阴我?”玄天机一脸吃惊道。

    “不是我阴你,而是你运气实在太烂,你这颗鱼人泪,是我进寒月楼的时候,一时手痒,顺手拿的,而你塞进我怀里的那颗,莫名其妙丢掉了,我事后找不到了,只是你一脸失落表情,我竟然傻得不好意思,把那颗鱼人泪就给你了。这些你都没想到吧。”余千面一脸得意道。

    沈若凡面色顿时古怪了起来,刚才玄天机拿出黑珍珠的时候,他就隐隐有点感觉,现在他更可以确定沧海月明珠的下落,目光下意识地看向周若眉,恰好对上周若眉明亮星眸。

    会心一笑,默而不语。

    得了便宜,便不要卖乖,闷声发大财才是硬道理。

    沈若凡先前想过如果自己得到沧海月明珠,会送回去,但现在无疑他要食言了,若是别的礼物便罢了,就算是价值万金或者是什么地级武学,沈若凡也能亲手交出来。

    但象征着爱情的鲛人泪,又已经送给周若眉,你现在就算是拿把刀架在沈若凡脖子上,也休想让他把鲛人泪给讨回来。

    绝不可能。

    沈若凡甚至隐隐猜测,自己能在寒月楼外感觉到周若眉的心里,就是因为沧海月明珠。

    想到此处,沈若凡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沧海月明珠,千年一颗,相传乃是上古鲛人一族至情之泪所凝集而成,庇佑有"qing ren"终成眷属,有非凡功效。

    那若眉对自己也不是没有感觉吗?

    “你的意思是说,你自己把沧海月明珠弄丢了?”玄天机此刻自是没有沈若凡的惬意心态,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余千面,自己机关算计,苦心孤诣,眼见着就要成功,结果在最后关头,出了岔子。

    “没错。”余千面一脸自豪的模样道,这事情他本是不好意思对人言的,毕竟堂堂盗榜第八东西搞丢,甚至有可能是失窃,这简直丢人丢到家了,但他现在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只要不是给玄天机赢了,他现在让谁赢都无所谓。

    “你的无中生有手,白练了呀,早知道这样,我还真不如自己好好保管呢。”玄天机一脸嫌弃道。

    “有本事你来呀,看我敢不敢继续偷你的。”余千面正面回道。

    “你第八,我第五,你跟我比?”玄天机也傲气道。

    “你第五是因为你精通阵法,知道如何破解,我不行,所以寒月楼上去的时候,我需要你,可说在众目睽睽之下,妙手空空,别说你,就算是墨如雪和白如砚,也不比我强。”余千面道,他的武功和轻功在盗榜里面并不突出,否则也不会只是第八,但这妙手空空的本事,盗榜里面他进前三,而且未必是第三。

    玄天机一时气弱,还真找不到反驳的机会。

    “你俩先别吵,你们两个先跟我说说,这沧海月明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八个人出手,最后东西反而没掉了,这传出去,我们干脆抹脖子算了。”金燕子插嘴道,他们盗榜七大高手加上李象虎,结果不但东西没有到手,闹到最后,反而连东西都没掉,真是贻笑大方。

    “咳咳”

    自己吵吵还行,但金燕子提起来,余千面和玄天机两个人不仅老脸一红,干咳几声。

    “那这三天,我们一群人到底是在忙活什么呀?就是为了结仇,给人家秦家庄和藏剑山庄添堵?”朱来瞪大眼睛,完全想不出自己这段时间做的事情到底有什么意义。

    “给那个偷了沧海月明珠的人背黑锅呀。”白如砚说着俏皮的风凉话,这次事盗榜高手集体落面子,但他非常幸运的成为其中仅有的两个没有掉面子的人。

    所以心情悠闲得很。

    朱来几个人齐齐给白如砚一个嫌弃的表情,却又都不约而同地有些羡慕起白如砚没有参加这次的角逐。

    “前辈给后辈背黑锅,这本来就是我们作为前辈的义务,长江后来推前浪,如果沧海月明珠是给人偷了,那能从千面手里把东西偷走,这人日后必然江湖扬名,而如果是运气捡到,人有好运,就当行善积德。”萧如风笑道,“难得我们这么一群人今天能凑到一块儿来,不管沧海月明珠哪儿去了,先痛痛快快地喝他一场。”

    “说得好,不管沧海月明珠哪去,我们一群人天南海北的,平时也确实聚不到,更别说还有花先生三位,不知道各位是否愿意同饮一场?”墨如雪当即应道。

    “久闻蕊儿姑娘的厨艺天下无双,小僧就厚颜留下讨几杯水酒。”无果笑道,说是厚颜,但显然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意思。

    “无果,你贪吃的性格还真是一点没改,通玄方丈到现在还没有把你赶下少林,真是辛苦。”君莫惜调笑道。

    “世人皆言僧侣不得吃肉,但佛经言明为僧可吃三净肉,只要符合‘眼不见杀,耳不闻杀,不为己杀’的情况,便能吃肉,师兄他们不吃肉,但不能证明我吃肉就是错,无论贫僧今日吃不吃,你们都是要吃的,所以正好眼不见杀,耳不闻杀,不为己杀。”无果一脸正色道。

    “说是这般,但佛门自从东传入中土,达摩祖师创立禅宗,结合道门,本就与正宗佛门教义有所不同,依旧改不了你这离经叛道的事实。”朱来道。

    “等贫僧享受一番之后,再为他们一一超度便是。”无果浑不在意道。

    墨如雪几个人看的一乐,却不排斥,说无果离经叛道,但他们这里又有哪个不是离经叛道的?否则怎会放着康庄大道不要,一个个偏生要当这飞盗。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