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两百三十五章 真正的胜者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三十五章 真正的胜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秦安、浮尘道人,你到底为什么?”秋寒枫一脸惊讶道。

    墨如雪也停下手,一脸惊讶地看着浮尘道人两人,这番变化,却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得到的。

    “你不是秦安?秦安没有你这样的点穴手法。”

    半晌,还是秦允益先回过神来,阴沉着脸道。

    “哈哈,秦庄主果然好眼力,不错,在下并非秦总管……”秦安哈哈一笑。

    墨如雪见着秦安,眉头微皱,随即笑道:“我说这里怎么总感觉是少了人,原来是你啊,千面。”

    “哈哈,还是你这家伙眼神好。”秦安大笑道。

    沈若凡心中一动,千面?千面鬼手,余千面,盗榜第八,擅长易容术,据说可以在一个时辰之内易容一千次,几可以假乱真,如今看来果真不假。

    “你是千面,那浮沉道人就该是天机了。”墨如雪道。

    “不错。”浮尘道人从脸上撕下一层人皮面具,露出一张中年人的清朗面容,看不出年纪来,只是飘逸非凡,好似有道全真。

    盗榜第五,奇门术算玄天机,来历不知,师承不明,精通五形术数,奇门八卦。

    “玄天机,余千面,倒真是盗榜高手尽出,出乎寒枫意料,除却第九的遁地飞鼠之外,前八竟是一个不剩的全来了。罢了,这赌局便当盗圣赢了,沧海月明珠也送予列位。”秋寒枫收起长剑,拿得起放得下,如今获胜困难,也不做无谓缠斗,只是愿赌服输。

    “秋公子快人快语,那老余就却之不恭了。”余千面解开秦允益的穴道笑道。

    秦允益对余千面怒目而视,余千面却嬉笑以对,丝毫没有把秦允益的怒火放在心上。

    秦允益想要动手,但秋寒枫已然说过,只好忍住怒火道:“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易容成秦安的?”

    “秦庄主不是猜到了吗?就是在庄主派他去请浮尘道人的时候。”余千面道。

    “不可能,短短几天功夫,你怎么可能装的这么像?”秦允益不解道。

    “那是因为在这之前,我就已经把你们庄内庄外的事情摸得一清二楚,更把秦安的生平打听的清清楚楚,甚至为了追求逼真,我特意先易容成秦安身边的亲信,摸清楚了他的生活习惯,我才敢动手。至于玄机这牛鼻子就简单了,你们对浮尘道人本来就不熟,所以也不用怎么伪装,只需要有专业的玄门手段即可,而这老牛鼻子在玄门手段上可不比浮尘弱。”余千面笑道。

    “难怪,难怪你回来之后对秦泰的态度大变,我还以为是秦安懂我心思,现在看来,是你借着这机会,故意疏远秦泰,因为父子总是不同,你这父亲就算装的再像,但假的始终都是假的,你能瞒过我,瞒不过秦泰。”秦允益恍然大悟道,语气中带着分懊悔,当初在寒月楼下,秦夫人提过一嘴,他却根本没有在意。

    “不错,上一次在寒月楼下,算是我易容以来最惊险的一次,干巴巴地骂了秦泰好长一段时间,最后还真怕露馅,那混蛋也不知道说点什么,让我一个人骂,真是差点演不下去。”余千面道,他易容很少易容这么长时间,如果要的话,也会做好准备,可是偏偏这场盗榜之争,仓促的很,他也只能仓促准备。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成功,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一边的沈若凡面色微微发黑,余千面口中的混蛋可不就是他吗?你个骂人的,还不爽的,我这个被骂都没有说什么呢?

    想起上次的情况,沈若凡心里就像是被一万头野兽奔跑践踏过一样,合着,两个都是水货,难怪态度这么恶劣,而且分不出他是假的,

    周若眉促狭地看了眼沈若凡,眼中尽是打趣之意,上一次的事情,她是这里仅有的两个当事人之一。

    沈若凡没好气地看了眼,感觉好生丢人。

    “那秦安和浮尘道人现在在哪里?”秦允益问道。

    “秦安被我点了穴道,就放在秦家庄里面,而浮尘道人自然还是四海云游。”余千面道。

    “好,山水有相逢,今日这笔账,我记下了,日后必定讨教。”秦允益道,栽了这么大的一个坑,还是第一次。

    “恕不远送。”余千面不以为意道,千面鬼手,前面尚在鬼手之前,他可以在一个时辰之内易容一千次,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真容如何,因为连他自己都快忘了,他若存心隐藏,这天下间,没有任何人可以找到他。

    “千面、天机,你们两个人把话说清楚,什么叫你们却之不恭,不要告诉我沧海月明珠一开始就被你们调包了。”

    等秦允益一群人都离开之后,墨如雪才狐疑地看着余千面和玄天机,方才余千面是说“老余”却之不恭,换言之,沧海月明珠不是已经在他们两人身上。

    想到这里,墨如雪当即把沧海月明珠拿出,光辉夺目,放在月光下,发出淡淡光芒,但墨如雪脸上却没有半分笑意,身上内力涌动,只见那颗沧海月明珠上面的白色掉下,变作一颗黑珍珠:“鱼人泪,你们真是好样的,竟然用鱼人泪这种东西,鱼目混珠。”

    “小小意思,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们也不可能赢过你们所有呀。”余千面自得笑道。

    “千面你和天机那个老牛鼻子是怎么偷龙转凤的?”朱来好奇问道,如果真能选择输给谁的话,他们宁愿选择输给余千面和玄天机。

    虽然输给排名不如自己的人,更可耻,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是同盟军,前三之下的同盟军,如今终于有人突破前三,大大胜利。

    “这还得从头说起。”玄天机接过话头,也不在意君莫惜都还在,这种光辉事迹,就是要知道的人越多越好,“在知道他们几个要联手偷沧海月明珠的时候,我和老余就碰面了,我们两个知道如果单单凭我们自己想要获胜很困难,所以我们选择强强联手,先把他们这些人都给踹开,把最后的成功者限定在我们两个之间。多番打听,打听到了浮尘道人的事情,我们两个一合计,就狸猫换太子地进去了,然后我故意说合八字,需要沧海月明珠这至情之物,来祝福新人百年好合,于是就在那一天,众目睽睽之下,千面动手,我接应,于是我们就在秦允益和秋寒枫面前把东西偷走了。”

    “再然后我和老玄赌,我把沧海月明珠放在他那儿,三天之内,如果我能偷回来,就是我的,偷不回来,就是他的,三个时辰前,我成功得手。”余千面一脸卖弄道,手里拿出一颗散发着淡淡银光的明珠,灿若星辰。

    “嗯?这就是沧海月明珠?”墨如雪看着余千面手里的明珠,脸色不禁古怪,“千面,你用内力搓一搓,这光芒太耀眼了,我没记错的话,沧海月明珠是南海鲛人的至情之泪,会在黑夜之中散发光芒,但温和而不夺目,象征着真爱如水,涓涓细流,虽不浓郁,可百年好合,缓而不断。”

    余千面闻言顿时也感觉不对劲,内力在沧海月明珠上一撮,一层淡淡银粉掉落,然后整个明珠小了一圈。

    “星海珠。”白如砚面色微变,星海珠,也算是少见的明珠,和鱼人泪差不多,最大的特点就是亮,如夜空星星一般,其它则没什么特殊,远不能与沧海月明珠相提并论。

    “老牛鼻子。”白如砚能认出来,余千面自然也认得出来,原先喜悦的表情顿时黑下来,杀气腾腾地看向玄天机,而玄天机则露出了得意的可恶笑容,从怀里拿出一颗黑黝黝的珍珠。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