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两百三十四章 出乎意料的惊变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三十四章 出乎意料的惊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秦叔,你怎么来了?”看见秦允益,秋寒枫连忙迎上去,心下好奇,沧海月明珠虽然重要,但还不至于让秦允益这一庄之主亲自出马。

    “寒枫,容儿失踪了。”秦允益下来,一脸沉重道。

    “婉容失踪?”秋寒枫脸色当即一变,这可比沧海月明珠失踪更严重。

    “不错,所以我一路赶来,就想知道你有没有什么线索。”秦允益道,他求朱睿不成,自然只好自己亲自出马。

    秋寒枫脸色微变,当即转身朝墨如雪道:“盗圣是否知晓,寒枫未婚妻下落,倘若告知,沧海月明珠一事,在下可当不知。”

    和花玉楼、周怀钰一样,他第一时间也想到墨如雪,都是非法进入,或许知道些。

    墨如雪面上迟疑之色一闪而过,如果正常的话,他是不介意说的,可秦婉容自愿出来,而且好像还和萧如风有什么交易,他虽然素来敬重藏剑山庄,但一来不会伤害朋友,二来怜香惜玉,是以无法说。

    既无法欺骗,也无法据实以告。

    “盗圣知道,可是有何难言之隐,尽请告知。”秋寒枫足智多谋,墨如雪的表情变化如何能瞒得了他?

    “这……”墨如雪和萧如风不着痕迹地对视了一眼,随即道,“此事与我无关,我墨如雪取东西的时候,说是一样就一样,从不多拿,更不会挟持女眷,不过此事我也的确知道些,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我也不便说。我只能告诉秋公子,此刻秦小姐很安全,并未受人胁迫。”

    “那她到底为何离庄?”秋寒枫皱了皱眉,显然并不满足于这个回答。

    “个中原委,我也不清楚,更不好说。不过秋公子非常人,便打一赌吧,以沧海月明汉族为赌注,若秋公子能拿回去,我便告知情况,若不能,就别怪在下不说了。”墨如雪道。

    “好。”秋寒枫眸中目光一厉,剑光如水,锋寒逼人。

    “动手?好像忘了,如今是老夫这边占优势。”秦允益忽然开口道,身后百余名秦家庄高手纷纷动身,把墨如雪一群人全都围在中央。

    此次出来,秦允益带足了庄内好手,连秦语曦游戏里面的便宜父亲秦允良都来了。

    百余人联手,就算是墨如雪也难以离开。

    “优势?的确优势,但我连秦家庄都能出来,何况是在这外面?”墨如雪自信一笑。

    “在秦家庄内你是毫无负累,可如今你旁边还有两名武功平平的女子,江湖传闻盗圣墨如雪风流逍遥,却会为美人搏命,想来该是真的。”秦允益面上闪过一份阴险之色。

    秋寒枫面露一分不满,但长幼有序,却也不好违背秦允益的意思。

    “这是要威胁我吗?我这一生还真不怕人威胁,我倒想看看你秦家庄够不够这个资格?”墨如雪眸中光芒一闪,满是傲气道。

    “不错,拿两个弱女子胁迫,简直低劣,我倒想看看秦家庄有何本事?”白如砚发声道,他和墨如雪同门师兄弟,与昭雅蕊儿也是相熟,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君莫惜嘴角含笑,站在白如砚身边。

    “善哉善哉。”无果也突然发声,轻轻移动了下脚步,略微偏向了墨如雪,意思很是明确。

    江湖比斗,堂堂正正,以多欺少虽然下作但也罢了,可挟持弱质女流威胁,未免太丢人了些。

    君莫惜和无果虽然是在秦家庄做客,但客人不是下人,甚至连盟友都不算,在这时候自然更凭本心做事。

    江湖事江湖了,这是江湖不成文的潜规则,祸不及妻儿家小。

    江湖人出来闯荡,一人做事一人当,惹了事,一条命抵了也就抵了,祸及家小,是江湖人最忌讳也是最不屑的事情。

    通常只有活在底层,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人才会用,而秦家庄还算是名门,找不了墨如雪,却找两个女的,难怪君莫惜几人不屑。

    秦允益也观察到了这些细微的变化,脸色一沉,江湖潜规则他自然知道,但潜规则再大也大不过江湖的最高规则——拳头即是道理。

    只要这三人不在这儿,他就算坏了江湖规矩,把人带走又怎样?

    唯一后果便是名声毁坏了,但这时候名声显然不如秦婉容重要,何况有秋寒枫在,只要扯起藏剑山庄的大旗,谁敢说三道四?

    可如今拿这三人无可如何,如果不是有秋寒枫在,说句不客气的,这里这些人加在一块儿,他秦家庄都只能退避三舍。

    “看来秦庄主的如意算盘是打不响了。”墨如雪脸上带着丝嘲讽道。

    “寒枫素来不喜以多欺少,但寒枫亦有自知之明,若是没有他人联手,寒枫或许能败盗圣,但留下盗圣却是千难万难。事关寒枫未婚妻,接下来不当之处还望盗圣见谅。”秋寒枫朝着墨如雪抱拳道,确实情真意切,若非关系秦婉容,以他的性子宁愿单独一战,可如今却没得选择。

    大婚在即,新娘没掉,这可不是件小事。

    “秋公子之意,在下明白,便以一炷香为限,若是一炷香内秋公子能抓住在下,在下知无不言,但倘若不能,也请秋公子不要强人所难。”墨如雪道。

    “一言为定。”秋寒枫郑重应下,身形挺拔,剑意昂扬。

    “好。”墨如雪轻轻一笑,站立在那儿,却好似一团白云,虚无缥缈。

    “铮”

    一声琴音猛然响起。

    秦允良端坐一旁,渊渟岳峙,一副宗师气派,手指修长,琴音波动,带起微风,明明已经五月,但在这时候却有种要入秋的错觉。

    “原来是春风化雨阁的寒音先生,音武融合,果真非同一般,只是敢把这太古遗音琴放在我们这一帮人面前,是否招摇了些?”墨如雪轻笑道,太古遗音琴价值万两,显露在他们这帮盗榜高手面前,不就像把一只鲜嫩小羊羔放在一头饿狼面前吗?

    “既然敢招摇,自然就有些把握。不过这些是日后的事情,如今还是请盗圣先想好,如何过了眼前这一关吧。”秦允良不以为意道,琴弦拨动,琴音肃杀。

    秋寒枫也在琴弦拨动的瞬间,一剑刺出,肃杀寒冽,于平日里的君子风范截然不同。

    墨如雪不见有何动作,但身体凌空飘起,好奇一朵白云,这份轻功当世绝然罕见。

    秋寒枫面色沉着,剑法武功,剑剑肃杀,未曾有杀敌之心,但剑法的肃杀之意却是显而易见。

    墨如雪身影飘忽,如空中白云,一招未出,但接连躲过秋寒枫三剑,秋寒枫心态亦未有何变化,专注于剑,仿佛只有手中之剑。

    秦允益并未出手,而是指挥庄内高手,将四周围住,断绝墨如雪逃跑的可能。

    盗榜几人和君莫惜都未曾出手,君子协议,他们不会干涉,君莫惜几人的底线更仅仅是不挟持弱者,若墨如雪死了,也只能是墨如雪的事。

    江湖人,生死本就各安天命。

    沈若凡一眨不眨地盯着两个人,秋寒枫的剑,快准狠,带着昂扬剑意,墨如雪的轻功,飘渺如云,整个人仿佛都摸不着,没有重量。

    虽截然不同,可对沈若凡来说都是宝贵的经验学习,剑意可以助他发展自己的刀意,轻功可以帮他日后发展更省力。

    尤其此刻,沈若凡双眼熠熠生辉,感觉两人的动作在自己脑海当中无比深刻清晰,不断分析,刀和轻功都在缓慢增长着。

    却是刀经与大盗经的作用,沈若凡自是不知,但不妨碍他领悟学习。

    花玉楼注意到这细微变化,轻轻一笑,心道若凡的天赋不比怀钰差,若眉的眼光倒真是不错。

    “铮”

    众人心思不一时刻,一声突兀琴音响起,秋风飒飒,万物凋零。

    秋寒枫剑势涨动,一剑刺出,剑意好似穿破虚空,墨如雪躲无可躲,不得不正面对敌,却感觉内力流动之间,受到了分压制,最终虽接下这一剑,肩角衣袖却被划破了道口子。

    “原来这琴音不但能增强秋公子的剑势,还能压制我的内力,果真厉害。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春风化雨阁的琴音,果真奇妙,正面杀敌,或有不及,但说这辅助和奇异之处怕还要超过秦家庄的落月鞭和寒月金针。”墨如雪由衷赞道,秋寒枫的武功要胜他一筹,但他轻功却要胜过秋寒枫一筹,他想要胜秋寒枫难,但想要维持不败却容易,不败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是胜。

    别的不好说,但撑过一炷香却不难,但如今加上这琴音便不同,虽然这琴音并未有明显攻击,仅仅只能起到辅助作用,但这辅助比秦允益自己进来还麻烦。

    墨如雪感觉自己内力生涩了些,只能用出九成,而秋寒枫则平添一成,此消彼长,如今要撑过一炷香,还真有些棘手。

    而秦家庄的成名绝学落月鞭和寒月金针虽也是上乘武学,非同一般,但也不算不罕见,并未有何特殊,物以稀为贵,这七弦四季曲是真罕见。

    秦允益的面色微微一沉,但却无话可说,如果不是七弦四季曲主要是用在辅助上,这秦家庄嫡系一脉都不会是他这一脉,庄主更不会是他。

    “七弦四季曲的确神奥非凡,寒枫剑法能有如今造诣,也多亏良叔,不过这场赌局,怕是盗圣要输了。”墨如雪道。

    “这也未必。”墨如雪眼中精芒闪烁,身影飘动,如白云飘渺,不可捉摸,又好似清风,迅速飘逸。

    手中一股吸力传来,地上竹叶纷纷飘到手中,曲指弹动,片片竹叶如利刃般飞去,秋寒枫剑法挥动,气息牵引,一剑贯穿竹叶群。

    两大高手你来我往,秋寒枫步步紧逼,墨如雪与千钧一发之际却总能绝处逢生。

    沈若凡暗道秋寒枫和周怀钰都是准地级高手,但墨如雪在轻功这一块怕也是宗师水准,所以常常有这种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的奇迹。

    一柱香功夫,最后到底谁胜谁败,还是未知数。

    “啪”

    就在秋寒枫与墨如雪交战正酣之际,秦允益毫无征兆地抽出一鞭,并未直接袭向墨如雪,而是把墨如雪的后路一段,坏了墨如雪的节奏。

    登时,一剑击来,墨如雪无法躲闪,就要击中。

    “当”

    然而在这关头,琴音也毫无征兆地断了。

    秋寒枫与秦允良剑琴相配,琴音助剑,剑合妙音,如今音断,秋寒枫的剑势也为之一滞,墨如雪趁机脱身,却和秋寒枫默契地没有出手,而是不约而同地看向秦允良。

    发现原本站在一边的浮尘道人不知何时来到了秦允良的身边,而且显然已经制住了秦允良。

    “浮尘你这是什么意思?”秦允益怒声质问道。

    “只是见堂堂藏剑山庄和秦家庄,两大名门以多欺少,仗势欺人,心里实在不屑。所以忍不住。”浮尘道人不以为意地笑道。

    “好。那就让我看看你这个浮尘道人到底有什么本事?”秦允益眼中厉色一闪,落月鞭正欲抽出。

    站在一边的秦安踏前一步,恰好挡住秦允益准备攻击的方向,一脸阴沉的开口道:“庄主,浮尘道人是我亲手请来的,如今出事,就让我来亲手料理吧。”

    “也好。”秦允益冷哼一声,把鞭子收好。

    秦安一脸杀机地看向浮尘道人,却冷不防回手一指点中秦允益的穴道。

    秦允益大惊失色,但此刻已然动弹不得,满脸惊骇,不知跟了自己几十年的秦安为何会突然出手?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