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两百一十八章 第一夜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一十八章 第一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月上中梢。

    沈若凡一个人坐在房间里面,在烛光下,翻动道德经。

    自从上一次听了地级武学熟练度的真解聆音之后,沈若凡就打定主意要仔细钻研《易经》和《道德经》两本万经之源。

    毕竟这个游戏背景是特殊的,诸子百家都经过加成,老子紫气东来三万里,和修仙已经没区别了,他写的道德经,怎么可能那么简单?

    下了天子峰之后,沈若凡立刻就买了本道德经和易经。

    目前效果,暂时没有。

    但多看看书,总没错。

    不会像在瀑布下练功这些练功捷径一样,一个不好,都半残。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

    静静读书,沈若凡轻轻翻动书页。

    “不愧是号称智慧源泉的道德经。果然博大精深{完全看不懂}!”

    沈若凡打开葫芦,往嘴里灌了口果汁,这句话的标准解释是。

    天下都知道什么是美,说明已经有恶了,天下都知道什么是善良,说明已经不善。有和无互相依存,难与易相反相成,长与短互相比较,高与下互相依靠,音和声互相和谐,前与后互相跟随,这是永恒现象。

    这么一翻译,就是朴素辩证法思想,不说对沈若凡武功没多大助益,光是这翻译之后的话,毫无文学气质,一没内涵,二没文化。

    俗称,逼格好低。

    而且更麻烦的是,这东西翻译不一定就是这样,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同样一本书,每个人读出来的东西都不一样,在不同情境下也是不同的。

    诸如开篇第一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沈若凡在一本书籍里面看到的翻译是“道是可以阐述解说的,但是并非完全等同于浑然一体、永恒存在、运动不息的大道;道名也是可以命名的,但并非完全等同于浑然一体、永恒存在、运动不息的大道之名。”

    而沈若凡自身的感悟则是“可道之道,非常道也,可名之名,非常名也。”

    可述说之道,非永恒长久之道,故而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与佛家的“不可说,不可说”类似。

    两个翻译的意思相似,但不相同,而且差距还不小。

    甚至阴暗偏激些想,古代是没有标点符号,凭的是句读,也就是语言体系的断句,但你怎么知道,有些地方你断对啦?

    肯定,一字不差?

    所以沈若凡表示好无力呀。

    但无力归无力,沈若凡还是要继续读下去。

    否则长夜漫漫很无聊的。

    下线找乐子?不存在的。

    不说这是在浪费时间的慢性自杀,单说大晚上下线,秦家庄出事怎么办?

    这三天里面,白天可以睡觉,可以下线,但晚上绝对不存在下线这种东西。

    就在这时候,沈若凡忽然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顿时眉头皱起,这么快就有人动手,是先下手为强,还是被抛出来的探路石?

    枪打出头鸟,不是说假的。

    心里想的,沈若凡还是第一时刻出了门,来到周若眉门前,虽然估计惹不出什么事来,但还是以防万一。

    沈若凡刚出门走到周若眉门口,周若眉恰好打开门来。

    “什么事?”

    “不知道,阿山留下,我去问问。”

    “不用,一起吧。”周若眉摇了摇头,以她的身份想问出些东西来更容易。

    “都出来了,同去吧。”朱睿从旁边冒出来,身边带着一大帮子的人。

    秦家庄的房间安排上,朱睿他们就是紧靠周若眉,而沈若凡就在周若眉隔壁。

    “同去。”沈若凡应了声,听着声音来源,骚乱的地方应该就是寒月楼方向,多半是寒月楼出了事情。

    走了一段路,沈若凡等人到了寒月楼,远远见着一群江湖人围在那儿,颇为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慕容明成慕容明珠等慕容世家的高手这时候被围在最中央,看着四周人隐有不善之意。

    周若眉差人打听一二,得到的结果却让人微微吃了一惊,果真是寒月楼出了事,一名窃贼前来偷盗,这本不算什么大事,毕竟有窃贼前来实在正常,如果没有的话,反倒不正常。

    而且这名飞盗的本事虽然不俗,竟然一口气闯到了第四层,但也就仅仅只是如此而已,没有偷盗走任何一样东西,最后在第四层的时候被赶了出来。

    可在激斗的最后关头,这名飞盗却施展出了慕容家的家传剑法飞燕剑法,一连打伤好几十名江湖好手,然后施展慕容家的特有的飞燕身法逃离。

    飞燕剑法和飞燕身法都是慕容山庄的标志性武学,从不外传,是以慕容山庄立刻成了众矢之的,尤其是那些受伤的江湖人士以及他们的好友,虽然碍着慕容山庄的名头,没有立刻动手,但一个个也都不是善茬,不说里面本来就有不少亡命之徒,本身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单说这些人合在一起,也不比慕容山庄小上多少。

    外加慕容明珠这个鼻孔朝天的,还摆着自己的少爷脾气,根本没意识到这些人和他平时剥削压榨的平民下人完全不一样。

    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到来,反而大喊一句,“哪个泥腿子敢动我?”

    结果一个暴怒的人,一刀就砍过去,如果不是旁边的秦允益及时出手,现在慕容明珠已经下地狱了。

    也幸亏方才的飞盗下手还有些分寸,一个死的人都没有,伤者多半能救回来,不然的话,现在就不仅仅是不善的包围了。

    但即便如此,一群江湖中人对慕容山庄的人都带着排斥和不信任。

    甚至就连秦家庄庄主秦允益对慕容山庄的人都有一些不信任,飞燕身法还好说,可以模仿,可飞燕剑法,从来都没有外传过。

    如果不是慕容山庄的实力摆在那里,又是客人,而且沧海月明珠对外人来说效果也不是特别大,他现在都有下逐客令的想法。

    慕容明成敏锐地感应到了此刻的困局,不管慕容明珠的畏惧,挺身而出:“各位江湖同道请听在下一言,慕容世家,屹立江南百年不倒,自有自己的信誉,绝不会在做客之际,偷盗主人家的财物。何况沧海月明珠,虽然神异,可就算是到了我们慕容家手里,又能如何?不能不成还能称霸江湖吗?索性不过些钱财,二十万两的钱财,我慕容家想要,不过一句话。所以在下敢以慕容世家的名誉担保此次事件与慕容世家无关,还请各位相信。”

    周围江湖人闻言,敌意的目光顿时少了许多,没有动机,就不存在出手可能,二十万两对他人来说的确是笔巨款,但对慕容家还不够,的确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话是这么说,可飞燕剑法是你们慕容家的人独有,这你作何解释?”人群中,一名大汉开口质问道,他是河洛双侠里面的河侠李锐,和洛侠郑刚情同手足,刚才动手时分,郑刚受了不轻的伤。

    “李大侠,此言有理。莫说是李大侠觉得奇怪,就是在下也觉得奇怪,不过江湖之大,无奇不有,我慕容家屹立江湖百年,他人想要刻意模仿我飞燕剑法一二式,哪怕有形无神,只要配合强大内力,模仿得似模似样也不难。不过此事,怕也是冲着我慕容家来的,让各位无辜受累,在下深感歉意。各位的医药费,以及伤后的调理,都由慕容山庄一力承包,各位看如何?”慕容明成道。

    “这说的倒是可以。”

    “算了,兄弟们也都没事,要不就这样算了?”

    江湖人们三三两两地说话,态度已然不像刚才那样坚决,关键是方才慕容明珠太不给面子,而江湖人就是好面子,大家虽然比不上慕容山庄,但平时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和慕容景生平辈论交,被慕容明珠一个小辈挤兑,自然受不了,现在慕容明成给了台阶,一群人也就舒舒服服地下了,毕竟慕容山庄也不是吃素的。

    “慕容世家好霸气呀,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要这么接过去,刚才我分明见到那贼人一手御剑术,分明就是你们慕容家的飞鸟还林,相信各位都是有目共睹的,如果有人能用内力强行假冒栽赃,怕就是闯进来杀了慕容景生都不难吧?”

    就在事情即将解决的时候,一个声音冷不丁地响起,让原本缓和的气氛再次紧张起来。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