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两百一十四章 顺手牵羊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一十四章 顺手牵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寒月楼下,正是秦允益一群人。

    秦允益目光瞥见刚刚走下石阶的沈若凡,朝左右护卫道:“秦泰?他来这里作什么?”

    “禀报庄主,他是来找秦管家的。”左边的护卫凑上去道,心底略微有些发虚,不知道自己刚才一番话,有没有给庄主他们听到。

    “找秦安?”秦允益微一沉吟,转头看向秦安。

    秦安接受目光,表示明白,开口道:“泰儿。”

    沈若凡脸色僵硬尴尬,却只能转身,疾步走回,行礼道:“见过庄主、夫人、秋公子、爹。”

    “你没事来这儿做什么?”秦安眉头微皱,望着沈若凡一脸不悦道。

    “孩儿找爹有些事情,想说一下。”沈若凡低头道,内心一万个憋屈,秦泰的人缘到底是有多差呀,连他亲爹都这么嫌弃他。

    “我跟随庄主有要事,你找我做什么?先给我回去。”秦安严厉道。

    “好了,秦安,到底只是个孩子,这么严厉做什么?你还是先带他离开吧。”秦允益似乎有些看不下去,开口说道。

    “多谢庄主。”秦安朝秦允益一行礼,带着沈若凡下去。

    “秦安最近的态度有些怪呀,以往对秦泰可没这么严厉。”秦夫人道。

    “识趣了吧,毕竟秦安这些年从来都没有让我们失望过,知道分寸,不会给我们和他对自己带来麻烦。”秦允益道,却是和先前两个侍卫猜的差不多。

    “不提他,寒枫,快准备一下吧,过几天就是你和容儿的大喜日子,到时候这秦家庄也要送给你了。”秦允益转身朝秋寒枫笑道,他对这个女婿真的是一万个满意,相貌好,家世好,学问好,人品好,武功更是一流,几乎找不出任何瑕疵。

    “伯父说笑,寒枫对秦家庄绝无半分觊觎之心。”秋寒枫连忙道。

    “我知道你没有觊觎,但我和你伯母膝下就只有容儿一个女儿,日后这秦家庄不是你的也只能是你的。”秦允益道。

    “是啊,过几天,这伯父伯母的也要改口了。”秦夫人笑道,同样是对秋寒枫满意极了,人品武功相貌家世都是当今最一流的,这样的女婿,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秋寒枫如玉的面庞上微微闪过一分窘迫,面皮显然还是有些薄。

    而另一边沈若凡在他的便宜老子面前低头挨训。

    “你最近没有再去缠着大小姐吧,大小姐和秋公子的事已成定局,他们是男才女貌的天作之合,你还是乖乖地收起你的非分之想,这样日后你起码还能坐到我的位置,否则惹怒庄主和夫人,别说是以后,就是现在,我也保不住你,甚至连我都要被你拖累。知道了吗?”

    带着沈若凡伪装的秦泰来到跟着秦安来到个僻静地方,秦安就转身一脸冷酷地训斥沈若凡,面色冰冷,话语更是不留丝毫情面。

    沈若凡这才有几分了然,原来是这么一茬,看来秦泰这小子是对秦婉容有想法呀,也对,秦安和秦泰父子就算再得秦允益信任,在秦家庄也不过就是下人而已,这是出身决定的。

    而只要娶了秦婉容,哪怕是入赘,也能立刻鲤跃龙门,由下人变作主人。

    显然先前秦泰就是这么做的,只是如今因为秋寒枫,这一切都被迫停下,秦安知道分寸,已经不可能了,他们父子不可能斗得过藏剑山庄,而秦泰似乎还有些不甘,所以秦安对待秦泰的态度才这么恶劣下来,希望让秦泰认清事实。

    心念电闪,沈若凡立刻理清楚了头绪,心里也对秦安有了分不屑,这是亲儿子啊,态度这么差,莫不是隔壁老王的吧。

    虽然沈若凡很嫌弃秦泰,但以子观父,如果不是老子这么教育,会有这样的儿子?甚至沈若凡可以想到,以往秦泰对秦婉容的追求,多半是在秦安的授意下,现在又如此粗暴,真是好啊。

    当然沈若凡也就只是在心里想想,他现在还害怕自己的身份被识破呢!

    也不知道秦泰和秦安平时是怎么相处,所以沈若凡只好一个劲的听着,不敢开口,想等秦安训好了,说一句类似滚的话让他走,刚才面对寒月楼的两个守卫的时候,沈若凡都紧张得很,生怕自己和秦泰表现不一样,所以连称呼都不敢称呼他们,怕露馅,仅有一次也还是用“两位”,就是不知道平时秦泰是怎么叫他们的。

    现在面对亲老子,朝夕相处的,沈若凡更是不敢大意,只当个乖巧的受气包。

    而秦安一张嘴就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喋喋不休的一顿臭骂,听得沈若凡心里又紧张又窝火,心里怒骂,大爷的,你要是看出我是假的,你动手就好,你要是看不出来,你骂这么狠干什么?真不是你亲生的吗?

    最后足足训了十来分钟,秦安意犹未尽道:“怎么了?一句话都不说的,跟个闷葫芦似的,回你房间去吧,这几天老实些,别去麻烦大小姐。”

    “是。”沈若凡闷闷地说出一句话,心道你终于讲完了,你不累,我都累,当你儿子还真辛苦,拜拜,不见。

    秦安见状也不以为意,说完后就朝着沈若凡相反的方向离开,似乎是回去找秦允益。

    沈若凡看着秦安离去的背影,脸上露出一抹冷笑,若不因为你的武功还不算弱,我又有事情要办,非弄残你不可。

    左手在脸上一抹,把人皮面具摘下,右手则颠了颠东西,一个小盒子,是他刚刚在和秦安擦肩而过的时候,用无影鬼手从秦安身上顺手空空来的。

    当了人家半天儿子,还被训了半天,如果不顺点东西过来,岂不是亏了?

    打开盒子,一看,一颗黑溜溜的珠子出现在沈若凡眼前。

    沈若凡将它这颗珠子拿出来,入手冰凉,拿起来对着阳光一照,还能感觉出晶莹的光线。

    “这是鱼人泪。”

    沈若凡握住黑色宝石,励志成为一名出色飞盗,沈若凡一直有意识地扩充自己的知识面,尤其是在鉴宝这方面,沈若凡是顶尖一流的。

    鱼人泪,如果改个字换成鲛人泪的话,就价值连城,可这一字之差,就是天差地远。

    鲛人泪就是沧海月明珠,相传为古老鲛人的至情之泪,世间罕见,得其祝福,有"qing ren"将能终成眷属,白头到老。

    而鱼人泪,其实就是深海黑珍珠,只是挑选出里面最珍贵的,来弄个噱头,来和鲛人泪扯上点关系,好卖,把价格卖高。

    虽然也算是件难得的宝贝,但市场价也就是五千两到一万两之间,而沧海月明珠是整整二十万两。

    更别说物以稀为贵,深海黑珍珠,极其罕见,可想找,尤其是在海边,总能找到,而沧海月明珠,至今为止,没听说第二颗。

    不过免费到手的,沈若凡也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