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两百一十三章 易容套话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一十三章 易容套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场面话说的漂漂亮亮,激昂人心,将基调定好,墨如雪一帮人十恶不赦,自己一群代表正义,替天行道。

    萧如风大奸大恶,人人得而诛之。

    然后一群人就又散了,由各自招待的人带领离开。

    周若眉起身就要找沈若凡谈话,却发现沈若凡竟然一溜烟地就跑没影儿,只剩下阿山忠实地站在她身边。

    周若眉看得心下一恼,更坚定了自己猜测,只是大庭广众之下无法表现出来,只好先带着阿山去客房。

    而沈若凡此刻则到了秦家庄的花园里。

    上一次来接秦语曦的时候,沈若凡就顺便画了张秦家庄的地图,相对于别人来说,沈若凡的确有不少优势的。

    因为它有两个内奸——秦语曦、宋淑妮。

    只是来到此处,沈若凡面上还有一分纠结。

    天子峰给他的奖励里面,除了神奇的大盗经和攻击的亢龙有悔之外,还有一张可以易容成任何人的易容面具。

    再加上缩骨功和变声术,理论上沈若凡可以易容成任何一个人。

    但是这只是理论上,因为记忆、习惯、武功沈若凡都不会,武功倒还好,只要不站是什么招牌武功,平时也难以发现,但问题在于,生活习惯与许多事情都不知道,很容易被人看出破绽来,毕竟易容术这东西,在武尊是什么新鲜事情。

    而沈若凡现在虽然小小地混出了点名气,但是他闯进江湖到现在,满打满算不超过五个月,连武功都没有来得及全面发展,对于易容术的钻研技巧自然不娴熟。

    所以沈若凡现在是在纠结要不要使用。

    秦家庄里面,沈若凡打过交道的仅仅只有秦婉容和秦泰,前者,肯定易容不了,后者,他老子就在,无缘无故的,一个人的性格不会发生太大变化,沈若凡也没有十足把握。

    心下盘算,沈若凡忽然听见一阵脚步声,连忙躲进假山阴影处,默运龟息功,顺着假山缝隙,看着外围人。

    秦允益、秦夫人、秋寒枫、秦安还有一名沈若凡未曾见过的道人。

    四五十岁的模样,三绺长须,皂色道袍,手里拿着把拂尘,显得仙风道骨。

    沈若凡听四人谈话,隐约间听到“浮尘道长”“八字相配”之类的字眼,心中微动,浮尘道长的名号,他听过。

    浮尘道人,几乎都可以冠上名闻天下这四个字,或许他本人没有这个资格,但他的出身来历却有——天机阁之人。

    武尊有三大禁地,祖龙殿、赤帝宫、天子峰,但若说最神秘的地方,怕是要数天机阁,囊括古今,几乎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而浮尘道人在天机阁是什么身份没有多少人知道,但他是天机阁的人,人尽皆知,而且浮尘道人精通五行八卦,奇门术算,号称断人生死,而且还有个很另类的兼职——祝福红娘。

    配好生辰八字,搭配特定仪式,可征服年轻夫妻,百年好合,白头到老,同时儿孙满堂。

    不过浮尘道人素来不会轻易帮人,不说他行踪不定,单说他古怪的性子,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天皇老子求他,他都不会看一眼。

    真不知道秦家庄花了什么样的代价能把这位大佬请过来。

    沈若凡眉头一挑,忽然想到特定仪式,物品,是否就是沧海月明珠?

    沈若凡注意到他们行动的路线,大致判断,心下有七八分肯定他们去的就该是寒月楼,只是目光打量,四周戒备不弱,他想要暗暗潜伏进去,怕是不易。

    但若就这么错过怕是不甘。

    沈若凡嘴角一翘,计上心来,把人皮面具往脸上一贴,瞬间易容成秦泰模样。

    等秦允益几人走远了些之后,沈若凡大大方方从假山处走出,光明正大地走在外面,顺着秦允益几人走过的路走去。

    一路上把守的人见到是秦泰,纷纷放行。

    沈若凡仗着这一层皮,一路畅通无阻,直达寒月楼。

    不过临近寒月楼,沈若凡反倒不敢上前,和别的地方不同,寒月楼这种禁地,恐怕就算是秦泰父亲秦安亲去,没有一些手续也进不去,说不得就连秦婉容都不行,估摸只有秦允益夫妇有这个能耐。

    当然秦泰在秦家庄身份勉强能算上半个主子,秦安现在又进了寒月楼,所以沈若凡现在不主动进寒月楼,只是来到外面,却没有人来管他。

    沈若凡远远眺望一番,寒月楼九层高,几乎称得上巍峨二字,建筑雄奇,气势慑人,日光之下,显得光芒闪闪。

    只是站在外面看,也只能看到最浅层的表象,内里情况,只能是两眼一摸黑,他不是鬼谷子,能读心能透视。

    不过,话虽如此,不代表沈若凡毫无法子,沈若凡直接朝着寒月楼走去,也不出意料地被人拦下。

    沈若凡并没有强行去闯,这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而是一脸不确定道:“我找我爹有点事情,我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他人,想问一下是不是被庄主叫来这里了?”

    “不错。”把守的两个护卫点了点头,也没有多少惊讶,儿子找老子天经地义,而他老子也的确是在里面。

    “原来是这样啊。”沈若凡故意做出一副恍然的样子,抬头看了看寒月楼,“这寒月楼真是高啊,真不知道我爹进里面要多久呀。”

    “庄主和夫人要办的事,自然是大事,秦管家能进入,也是深得庄主器重,自然不会短。”左边年长些的护卫开口解释道。

    “也是,能得到庄主和夫人的器重,是我父子这一生最值得庆幸的事情。最近盗榜盗匪都不知死活地打上大小姐嫁妆的主意,瞎了狗眼不说,还让庄主和夫人操心,真是罪该万死。”沈若凡道。

    “这帮盗匪,一个个本来都该千刀万剐,一个个为祸一方,不过现在不长眼地看上小姐嫁妆,就是他们的死期到了,要是进了这寒月楼,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右边的护卫一脸不屑,话语间充满了对秦家庄的自信和对盗榜人的轻视。

    “寒月楼,我听我爹提起过,说是老庄主修建,庄主又不断加固,请了中原还有天竺、西域甚至唐门的人加固,不知道这有多厉害?”沈若凡做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道。

    “自然厉害,庄主不断请大师修建,九层之中全都机关密布,毒箭、飞针,甚至连毒蛇毒蝎都有,甚至火烧水淹都有,一旦触动机关,没有人能出来。”右边的护卫道。

    “这么厉害!”沈若凡做出吃惊敬佩的表情,心中凛然,唐门几乎代表中原武林毒术和机关术的巅峰,而天竺、西域,武学套路机关建筑都与中原不同,而不同和神秘往往就代表难缠。

    “自然厉害,这机关全都有庄主和夫人控制,除了庄主和夫人之外,就算你爹也不知道这些机关,你要是哪天进去,估计就再也出不来了。”右边的护卫又道,和左边的护卫对视一眼,露出一丝对秦泰的轻视。

    “有两位在,我怎么进的去呢?”沈若凡略显尴尬地说了句,心道看来这秦泰在不二庄里面的人缘也不怎么样嘛!

    “也是。”两个护卫听了之后更是大笑,显得很是愉悦。

    “算了,没事你就走吧,回去等你爹去。这寒月楼的机关,真正威力都没有表现出来,否则范围可不仅仅只是这一座楼。寒月楼的机关开关都不容易,这几天事又多,可能就要全面开启,你以后少来这儿。”左边的护卫道。

    “晓得。”沈若凡笑着应道,转身离开,心里却想开关都不容易,换言之,关了之后,没那么容易开起来。

    “这小子今天看起来倒是乖不少啊。”左边的护卫看着沈若凡离开,小声嘀咕道。

    “估计是姑爷上门,让他安分点,知道自己身份了吧。”右边护卫道。

    “也是,成天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小姐也是他配的上的。”左边护卫道。

    两个护卫交谈几句,就又回到各自岗位上,这时候却恰好听到寒月楼开启声音,连忙敛声屏息。

    而正从寒月楼石阶上走下的沈若凡,面色也微微一僵,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