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若成魔,你们配让我计较吗?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若成魔,你们配让我计较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沈若凡突然出手,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尤其是关云,先前他听沈若凡说可以让他升个三四级的,只以为是自己听错,没想到沈若凡动起手来这么快,这么狠。

    “找死。”

    春秋公会人心里怒火一片,自己一方人多势众都还没有主动出手,反而沈若凡两个弱者竟然抢先出手。

    “全部动手,结成四门斗底阵。”柔儿面色冷艳,一个容化还算不了什么,可这时候被沈若凡先暴打了一顿,丢的是他们整个公会的脸。

    “四门斗底阵?”沈若凡微微一奇,倒也不急着动手,饶有兴致地看着四周人摆成阵型,四门斗底阵是古代十大军阵之一,但是用于大战,现在武林高手决斗也有用吗?

    而且你们五十多个人也排这阵?

    “关云,你等级稍微有点低,保护好自己就是,这些人都让我来解决。”

    等春秋公会一般人把阵法布置成功后,沈若凡才和关云说了声,然后身影飘动,手中泛起淡淡星光。

    这帮人来当作刷天星指熟练度的工具正好。

    身如风影,沈若凡飞快地在一群春秋公会玩家身上点穴,劲道威猛,这些玩家没一个躲得过,解得开。

    一个人冲进五十多个人的军阵里面,却像是在玩弄这五十个人。

    “这家伙谁呀?怎么会这么厉害?”柔儿的脸色第一次变了,震惊不已,这种速度,比他们春秋公会第一高手五鬼还厉害。

    “我记起来了,这家伙是把天师公会团灭,一度在贴吧上很火的威猛哥。只是视频里面他是用刀的,而且视频很快就没掉,所以我一时没有记起来。”连皇惊道。

    “威猛哥?管他呢?他就算再威猛,也不可能打得过我们这么多人,也就是速度快。”柔儿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不管怎样今天一定要把沈若凡杀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敢拒绝他们春秋公会的招揽,就要尝到教训。

    “不错。”连皇也迅速冷静下来,镇定自若地安排道,“一式变阵,所有人人挤人把这家伙挤住,别让他的速度有发挥的空间,还有大家肉搏上,他一个玩家,血量有限,而且敏捷高,一般防御低血少。爆了他,这个月奖金加两千。”

    连皇有条不紊地下达指令,听到命令的玩家们都对他非常信服,心中暗暗钦佩。

    沈若凡也感觉略微棘手了些,虽然还不够对他产生威胁,但却是比刚才难打了些,心道虽然人品不咋地,但才能还是不错的。

    “还有先杀关云,他弱,让沈若凡投鼠忌器。”柔儿补充道,真正完成任务进入考核的是关云而不是沈若凡,相较而言,沈若凡只是个附带的,只是现在这个附带的太强了,所以有些失控,但其实关云才是关键,如果真的杀不了沈若凡,也得先让关云的任务废了。

    “牵绊我?”沈若凡一个回旋踢,把挤上来的春秋公会玩家打倒,这四门斗底阵是不错,不愧是大公会,连这东西都找得到,可双方实力差距实在太大。

    何况四门斗底阵是军阵,是用在群体作战,从创造开始就不是用在江湖中人打斗中的。

    目光注意到一群人朝着关云冲去,沈若凡面色一沉,从怀里拿出一大把铜钱朝着连皇和柔儿一帮人甩去。

    满天花雨。

    此处无花,但沈若凡这个连飞刀都能用铜板来代替的人,用铜板代替花瓣更是驾轻就熟。

    铜钱锋锐,带着沈若凡的内力激射,无异于一柄柄尖锐的飞刀。

    一个个春秋公会玩家躲闪不过被铜板打中身体,鲜血横流,许多人痛得倒在地上"shen yin",四门斗底阵不攻自破。

    虽只是初练,可到底是地级武学。

    连皇心中更加震惊,轻功快,刀法好,连暗器都这么快,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玩家?

    如果有公会的话,会不会是第二个日月?

    一群人心中也是完全惊讶于沈若凡超凡的暗器手法,心道离得近了,被点穴,离得远了,被铜钱打,还要不要人打了?

    “啊”

    就在这时候一声尖锐的叫声忽然爆发。

    连皇一群人纷纷看过去,惊讶发觉,在刚才一番攻击当中,竟然有好几枚铜钱擦着柔儿的面颊划过,所以原本美丽的脸现在多了几道很不完美的伤痕。

    差不多就是毁容。

    虽然就只是游戏,可这样的程度也足以令柔儿这个从来都没有受到过这种打击的女生尖叫。

    看到这一幕,春秋公会众多玩家顿时发怒,陷入狂暴状态,输出至少增加两成。

    柔儿在沈若凡眼里就是个名副其实的绿茶表,可是在春秋公会的玩家眼里是知书达礼,乖巧温柔的萌妹子,不但是春秋公会高层还是春秋公会第一女神,如今女神受辱,一群人完全发狂。

    其实沈若凡发誓,他真不是故意的,他只是这么大规模地发暗器过去,根本没控制,他也控制不了,如果能控制的话,他现在的飞刀估计又到一个境界了。

    “沈若凡你个废物,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找你爹我呀。”

    先前被沈若凡一脚踹飞出去的容化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又跳了出来,一脸义正言辞地指着沈若凡辱骂,嘴里不干不净,不三不四,心道我现在这么英勇地跳出来,柔儿一定对我刮目相看,到时候在公会地位拔高,说不定还能泡上柔儿。

    一时间想的美美的,其余春秋公会玩家听了之后也有样学样地骂着,心里想法多半和容化一样,这只是游戏,我就算吗你祖宗十八代,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如果骂爽了,让柔儿开心,自己不是爽大发。

    沈若凡脸色一寒,一群没教养的东西,有爹生没娘教,不知道是不是全是隔壁老王的种,我不想当你们老爸,如果生儿子像你们这样直接掐死,所以不惯你们,送你们感受地狱吧。

    沈若凡右手一道银光绽放,直朝容化下身飞去,笔直刺中,一团鲜血爆发。

    “啊”

    顿时一声比柔儿方才还凄惨的声音从容化嘴里尖锐地发出来,几乎能刺破人的耳膜。

    所有春秋公会玩家,乃至旁观的玩家,看着停在容化下身的飞刀,在场所有雄性包括关云在内都下意识地紧了紧双腿,咽了口口水。

    “我从来不是好人,我不喜欢和人计较,因为麻烦,更因为我和人计较,你们都计较不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假若涉及我身边的人,那么灭门。”沈若凡目光幽幽发冷,身上速度骤然加快三分,把春秋公会四十多人都给点住,仅仅只留下连皇身边的七八个人还没有点。

    “沈兄,请冷静,这次是我们春秋公会处理不当,还请沈兄谅解,之后我们一定送上合适的礼物,希望沈兄不要介怀。在这游戏里面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而且沈兄如果没有公会,我们春秋公会愿意请沈兄坐一把交椅,之后大家一起发展。”

    在这时候,谁都知道已经打不下去,春秋公会必败。

    柔儿也清楚的很,所以在这情况之下,柔儿忍下被毁容的愤怒,再次出面,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一起发展?”沈若凡面露冷笑,“这世间真的总有些人以为世界是围绕他们转的,想要律,别人就要跟他律,想要讲道德,别人就得跟他讲道德,想要讲潜规则,别人也还是得跟他讲潜规则,最后自己不要脸,还要求别人要脸。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呀?主角吗?”

    “我不喜欢恃强凌弱,因为凌弱没有成就感,也没有丝毫意义,可是既然你们主动上来跟我说弱肉强食才是规矩,那就给我玩下去!永远别跟我说什么退出。什么时候弱肉强食还能有退出?我他妈不是你们老子,不用惯着你们。”

    “在你们围堵不二庄侧门不让别人进去,在强买和强行收人都不成的情况下,就直接决斗,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好?别人怎么评价,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我自己的标准。至于敌人?你们不配,因为从今天开始,没有春秋公会。”

    沈若凡慢慢走过去,又是一枚铜钱飞出去,容化胯下二两肉彻底脱落,痛苦地在地上不断嘶吼翻滚。

    “沈兄太过分了吧?”柔儿面上带着几分苍白,显然受不了这血淋淋的场景。

    “过分吗?你们现在在心里一定骂我千百遍,那如果不做些恶毒的事情,岂不是对不起你们?”沈若凡道,每个人都是复杂的综合,神性与魔性的结合,只是正常人通常会将阴暗面以各种宣泄出来。

    如果阴暗过多,或者经常以不恰当方式宣泄,那综合来说就是有病。

    而沈若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本身的确有病,只是他一直很有方式地压抑着而已,如今这帮人把他的火给挑出来,那就要做好承担的准备。

    手中数枚铜钱发出,将最后一群人的穴道点中。

    陷入决斗环境当中,即便想要中途弃权下线也需要一分钟的停滞,而且一旦做出攻击准备就会重新计时。

    这些人想要安静地等一分钟,所以一个劲地和沈若凡磨嘴皮子,就是希望拖过这一分钟,日后找齐人手再报复。

    然而在他们受到攻击的时候,却本能地作出反应,这是他们被系统灌入的第一门武功所导致的自然反应。

    “现在解决你们。杀人太暴力,我不喜欢暴力。”沈若凡手里铜钱暗器再次飞出,如漫天雨滴密集,在一大群大老爷们的裤腰带上划过,一条条裤子掉落,仅仅留下一条白白的内裤,有几个倒霉的更是连内裤都掉了,胯下黑乎乎的东西露在人前。

    四周一群围观的好事者都不加思索的开启武尊的视频录像功能,将这一幕完整地记录下来。

    同时暗暗地将沈若凡这张脸记住,在心里发誓,以后看见这个人,就躲,游戏被人杀了掉级也就算了,可要是这样光溜溜地站在这里,以后在游戏里面还怎么抬得起头啊?

    “沈若凡,我*你妈!”宇文刚恼怒狂躁地吼着,他是那少数的倒霉的下身都光溜溜的人。

    他性格本来就狂躁嚣张,恶劣乖张,更谈不上什么修养,被沈若凡这么一弄,自然开口狂骂。

    可他方才骂了一句,下面的话就被沈若凡眼中那抹寒光给生生吓回去。

    沈若凡身影暴进,好似一道惊雷骤然出现在宇文刚面前,用力一脚从下往上踹在裆部。

    “啊啊啊啊”

    一连串的惊叫声从宇文刚嘴里发出,因为沈若凡并不是只踢了一脚,而是接连不断,一脚接一脚。

    等沈若凡停下的时候,一群人眼里就只有血了,其余的什么都看不到。

    “刚才似乎还有些人。”想到这里,沈若凡朝着莫广走去,他对莫广印象最深刻,这家伙不是骂得最狠的,但他是离沈若凡最近的,所以先找他。

    虽未曾钻研脚法,但今日沈若凡的断子绝孙脚满级,从容走过,一群人承受着生命不能承受之痛,但诡异的是,他们竟然是在笑,因为他们不敢再骂,所以只被踢了一脚。

    沈若凡踢完人之后,脸上没有太多表情,笔直朝着连皇和柔儿这两个大头走去。

    剩下那些没有被踢的人,顿时大大松了口气,从未感觉天堂离自己这么近过,妈妈,以后我发誓不说脏话了!

    至于连皇和柔儿,一群人已经默契地忽略这帮人了,虽然是高层,虽然是女神,但和被踢爆蛋比起来,这些都是小事。

    反正经过今天的事情,他们已经打算退出春秋公会。

    不退出,他们身上就会被永远地打上春秋公会的标志,就会被永远的提到今天的事情,永远的被提起他们被人踢鸟的事情,而且这么丢人的事情,回到公会也会被人冷嘲热讽,在公会地位一落千丈。

    相反如果退出,只要等风头一过,换个地方发展,这些事情都会被人遗忘,在这个信息飞速发达的时代,信息多,人们忘得也快。就算是再火爆再恶劣的信息丑闻,只要过段时间就会被人忘掉。

    像那些大明星出轨、吸毒甚至涉及国家亲倭、对粉丝态度恶劣等等,只要风头一过,都能立马出来继续捞金。

    而且他们在这场风波里面只是作为配角的背景板,最后大家能记住的,顶多就是连皇柔儿还有很惨的容化、宇文刚,其余的,谁闲着去记呀?

    “别一脸害怕的,我不杀你们,回去给你们公会老大带个话吧,春秋公会,我灭了,以后风云公会会代替你们的公会的。”出乎人意料,沈若凡并没有动手,只是轻飘飘地说了句,然后就转身朝关云道,“走吧。”

    “哦。好。”关云有些傻愣的点了点头,似乎是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恭喜玩家关云等级升至150级。”

    一个消息提示音忽然响起来,关云才猛然回过神来,但心里依旧一片惊奇,我这就升级了,看了半天的戏,就升了五级?情况到底是怎么华丽逆转的?不对,没有逆转,而是单方面碾压。

    带着满心吃惊的关云离开,沈若凡并没有发现在他动手的时候,不二庄里面有两双眼睛在盯着看。

    虽只是不二庄的侧门,但就在门口,这么大的事情,不二庄的人怎么可能会不关心?何况里面还有沈若凡?

    侧门位置,周和周怀泰父子两人悄然站立,他们已经看了很久的戏。

    望着沈若凡离开的背影,周和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如果换成其他几个山庄看见沈若凡下手这么狠,或许会心中不喜,可他例外,因为他本身就是黑道出来的,虽说讲究个和气生财,与经常杀人越货的帮比起来算是弥勒佛,但每次下手,都是不留一丝余地的。

    何况沈若凡还事出有因,辱人父母,就算是被杀也活该。

    嘴中无德,死了白死。

    目光扫了眼其余春秋公会的人,周和冷冷道:“告诉老富,这帮人一个都不收,无德无行,不配入我不二庄。”

    “是。”周怀泰在一边点头,心有余悸地看了眼沈若凡,心道上次比武,还是手下留情呀,否则,一想到容化的惨状,周怀泰就打了个哆嗦,太可怕了。绝对不能再和他比武。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