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四十八章 集体走后门,寒枫开小灶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四十八章 集体走后门,寒枫开小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淑妮你想来秦家庄,今天就跟我一起回去,我让家里匀一个名额给你。”

    坐下闲聊,没有明说,但男女自动分离。

    秦婉容、寒、沈傲媚、宋淑妮四个人一起说着悄悄话。

    秦婉容初时有些不好意思,但讲着讲着也就进去,而且相当沉浸在这种气氛中,她和沈傲媚这些人不一样,她从小到大都很少出秦家庄,更是没什么玩伴,最是缺少同龄的朋友,尤其是女伴。

    然后激动下,便直接答应宋淑妮的事。

    甚至秦婉容干脆对沈傲媚和寒都发出邀请,这样以后在秦家庄都能聊天。

    只不过沈傲媚和寒都有自己的目标,所以都开口婉拒,秦婉容略微失落,但很快就放下。

    六耳听到旁边女人帮里面传出来的话,眼里露出一丝苦笑,既为自己媳妇成功进入秦家庄开心,又为自己的情况无奈,媳妇都进去,自己还进不去。

    秋寒枫看出六耳心思,开口道:“刘兄想进藏剑山庄也并非不可,我虽不能如婉容一般让你直接进去,但可以现在就直接给你进行一场经营弟子的考核。”

    “好,多谢秋兄。”六耳谢道,其实如今进入四大豪门和帮最大困难不是考核多难,而是连怎么考都不知道,像沈若凡安排的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只给了提示,自己看着想,想得出来,进来,想不出来,就去死吧。

    “行,刘兄用剑是否?”秋寒枫目光看向六耳旁边的剑。

    “不错。”六耳点了点头,就是因为用剑才想进不二庄呀。

    “好,我给刘兄两个考核方式选择吧,第一,接我一剑,第二,用力刺我一剑。无论哪个,都只用一剑。”秋寒枫道。

    “嗯?”六耳心中一奇,目光下意识地看向沈若凡想寻求一下场外援助,沈若凡却默默地把头挪向窗外——刚刚已经尴尬了一回,现在再参与进来,好感度说不定就要出问题。

    而且这是六耳自己的问题,沈若凡不能替他决定,如果真的出问题,说不定六耳都不适合练剑。

    人挑武功,武功也挑人,像现在让沈若凡去练剑,他已经练不起来,

    场外援助无法提供意见,六耳便自我决定道:“冒犯了。”言下之意便是选择刺秋寒枫一剑,他更喜欢将主动权掌握在手中,而非是在秋寒枫身上。

    “好。”秋寒枫点了点头从位子上起来,却并未拿剑,六耳还不能让他动用剑。

    六耳见了也不恼怒,他丝毫不觉得自己能伤得到不用剑的秋寒枫,这是江南明面上最强的几个高级npc之一。

    宋淑妮几人见状纷纷起身把空间腾出来给秋寒枫和六耳。

    六耳并未在意这些细节,此刻的他全心全意都在自己的剑法之中,缓缓将剑从剑鞘之中拔出,内心极度专一,堪称游戏以来第一认真。

    秋寒枫见状眼中略微滑过一丝赞赏之色,虽不曾有剑心,但也算是可造之材。

    一道寒光闪过,六耳专心于剑,一剑锋利直朝秋寒枫刺去,没有石破天惊的气势,但绝对又快又准。

    沈若凡看了也暗暗赞赏,这一剑造诣不低,不愧是登堂入室级别的。

    然而,六耳的剑再快再准面对秋寒枫也没有意义,秋寒枫面对这一快剑,只是淡然地伸出两根手指,然后夹住,便再没有之后。

    纵然做到这的是秋寒枫,沈若凡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惊叹,这是灵犀一指的简单版本吗?

    秋寒枫和周怀钰两人实力应当不相伯仲,沈若凡还没有眼力判断出两人实力,但两人名气一直想当,而且彼此熟知,应该比过武,所以感觉应该差不多,但沈若凡觉得秋寒枫要比周怀钰危险很多。

    周怀钰重在防御,而秋寒枫则是可怕的攻击,应变上,秋寒枫更加好。

    一剑无功,虽然是在预料之中,但如此结果,六耳还是有点小失落,毕竟这一剑已经是他超水平发挥,不过六耳现在更关心的是最后的考核结果,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秋寒枫。

    秋寒枫微微皱起眉头:“不该,你这一剑的威力不该这么弱的,有神无相,剑的威力,足足削弱三成。握剑姿势不当,力量用出削减一分,剑动之时,心未随剑意而出,相少了一分,脚步过急,又差了一分,……”

    在六耳惊讶失望的目光下,秋寒枫林林总总地竟然说出了整整十个缺点,让六耳一阵羞愧得无地自容,才知道自己认为已经很不错的剑,在真正高手眼里有多差。

    沈若凡在一旁听着,也为六耳难过,不过右手却下意识地摸着刀想着自己和刀又到底是不是有这么多的问题呢?

    “多谢秋兄指教,我明白,不会让秋兄为难。”六耳虽然丧气,但并没有失了分度和理智,很快将失落情绪埋下。

    “不,刘兄或许误解,我的意思是刘兄可以进藏剑山庄。我方才说的是对一流剑客的要求,而凡是能达到一流剑客水准的,通常都不会在藏剑山庄继续修炼,刘兄的水准已然不错,若是努力休息一段时间,寒枫有把握在短时间内让刘兄的实力更上一个层次。”秋寒枫摇头道,他刚才说的标准是藏剑山庄的要求,还有些是藏剑山庄庄主对他的要求,而这些对普通江湖人来说都是很遥远的事情,六耳的水准已经及格。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样的六耳更能进藏剑山庄,因为如果什么都会的,秋寒枫估计都要怀疑一下六耳的来历了。

    “多谢。”六耳闻言顿时一喜,感觉距离一个白衣飘飘的剑客不远了。

    “不需要谢我,这本就是你应得。”秋寒枫笑道,六耳虽然没剑心,但剑术天赋不弱,如果勤加努力,日后未必不能有大的成就,毕竟这世间的天才地宝和奇遇都不少,只要你够努力又能活下来,还是可以变强的,当然前提是活下来。

    “秋兄,刚才你说有神无相,这是什么意思?通常评价不都说是有形无神吗?”沈若凡一边暗暗为六耳高兴,一边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嗯?沈兄不清楚形神相意四重境界吗?”秋寒枫反倒疑惑地看向沈若凡。

    “形神相意?”沈若凡微微一愣,随即道,“武功有形我知道,不外乎招式,神,我也知道,是武功的精粹,可相和意是什么?”

    “看来沈兄是真不清楚,那寒枫便说一下。形神相意,是所有武学的四大境界。其中形神,沈兄说的大抵不错,形,是所有初学者的境界,学习招式一板一眼,没有丝毫改动,是如今江湖多数人的境界,资质一般,通常要三四十岁之后才能领悟到神,而且是在学专一武功的情况下;”

    “不过神只是初步了解武功内涵,进入门槛,并非是真正精粹,进入这一境界,只能是对一种武学有了熟悉,算是明白自己练的是什么武功,这一类少,但每个门派大概都有那么一两个弟子;”

    “第三类,相,则是将这种精粹具体形象的表示出来,比方说华山派的剑法多以华山为特征,极险极峻,是以在面对这种剑法时候,仿佛会看见华山山水,江湖上能达到这一境界的不多,只有几大门派的掌门和优秀的长老,以及少数天资出众的;”

    “第四境,意,是意志,代表武者的意志,也是灌输给武学的意志,所有的地级天级武学全部都是注入了创造他们的武者的意志,达到这一境界之后,自身已经和武学不分彼此,将其真意自由运用,乃至改造武学,按照自己的心境。不过这样的人少,通常人们修炼地级天级武学,到最后只会把自己融入到修炼者原本的意下,融汇到这种意。在这种意下修炼,除非修炼者比创造者更具备那种意,否则通常都达不到创始者的武功。”

    沈若凡默默点头,武学的修练熟练度从低到高是初窥门径、小有成就、登堂入室、融会贯通、返璞归真。

    其中初窥门径、小有成就、登堂入室、融会贯通四个应该就是对应形神相意,而返璞归真还不确定,或许就是创造出自己的意。

    六耳的登堂入室是系统强行灌进来的,所以显得有神无相,介于神相之间。

    沈若凡如今武学种类颇多,但大多都在小有成就这个阶段,也就是神,接下来该是相。

    回想自己修炼的过程,新手村里苦练快刀轻功,春风化雨格外,琴音突破,六扇门大牢内,刀经大道。

    “意是意志,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意志,那是否一开始就可以用自己的意志去代替武学本身就有的意志?”沈若凡突发奇想道,说完之后又觉得自己说的问题好像,怎么可能一步登天嘛?

    “可以。”出乎意料的,秋寒枫点了点头,“对于武学来说,形式都是最表层的,核心是意,一开始就把意融汇到自己武学之中,并没有任何问题。不过因为意的强度,所以导致武学的最后等级会有问题。像如今许多地级武学,都是这么来的,只是他们的意上不去,只能停留在那个境界,所以成不了天级。但意极难产生,不会武功的人很少会,而若是会武功,多半又会被武功里面的意所影响,所以这种天才江湖中百年才出一个。”

    “百年一个?那现在的江湖有吗?”沈若凡好奇道。

    “有。萧如风。”秋寒枫没有避讳藏私,尽心地为沈若凡解答疑惑。

    “萧大哥?”沈若凡双眼一瞪,他真没发现自家萧大哥竟然是这样的天才。

    “看来你也认识他。”秋寒枫微微笑道,“我为磨练剑道,走遍江湖,所遇到的高手不计其数,其中能让我重视的不多,而萧如风在其中是前三。当初是展忠邀请我和他一起去抓萧如风,那一战,打得很痛快,我感觉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场风暴,那是大漠的狂风。他中了我一剑,我挨了他一掌,他受伤更重,但算是我输了,毕竟我有展忠掠阵。”

    沈若凡听到这里,脸色微微尴尬,心道原来萧大哥偷你未婚妻嫁妆还有这个原因,我懂。

    “你放心,我和萧如风交手,虽然立场对立,但并没有什么仇恨。”秋寒枫见沈若凡表情只以为沈若凡是担心自己和萧如风称兄道弟,会被他针对,开口宽慰道。

    “秋兄高风亮节,我萧大哥也是难得好汉,你们其实可以坐下来喝大碗酒,做朋友。”沈若凡笑道,我不是怕你砍我,而是怕你新婚礼上被萧大哥报复呀。

    不过兄弟对不住啦,相比于被你砍死,我更怕被萧大哥拍死,所以自求多福。

    “这点我和萧如风当不成朋友,当初抓捕行动失败,就是因为他提前识破我的身份,因为我不喝酒。酒坏身,坏剑,所以我从不饮酒,结果被萧如风看出。”秋寒枫道。

    听到这句话,沈若凡当即双眼发光地盯着秋寒枫,同道中人啊,在这偌大江湖里面找到个不喝酒的真心不容易。

    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每次交的朋友都是酒桶,就连自己小弟阿山都是个不折不扣的酒缸,现在在风云阁镇场子,估计正在狂喝之中。

    “虽然萧如风为贼,但不得不说他的天赋很强,他的意志很逼真,或许是真的经历过大漠的狂风,他所创的武学品阶都不高,大概不过玄级,可在他手里就成为地级的武学,若是日后再发展,我怕我就真不是他对手。”秋寒枫继续道。

    “连你都不是他对手?”秦婉容惊讶道,江南之中能胜过秋寒枫的就算是老一辈都不多啊。

    “是的。”即便是在自己未婚妻面前,秋寒枫也没有故意逞强,而是实事求是,“如果他能更进一步的话,就有希望达到当年那两位的传说。”

    “那两位?六十多年前震慑了黑白两道的那两位?”秦婉容震惊道,和那两位相提并论的话,未免太高看萧如风了吧。

    “不错。不过萧如风踏出那一步的难度太大,武林数百年能踏出那一步的都没有几人,多数都停在一半。”秋寒枫道。

    六耳看秋寒枫和秦婉容两个人打哑谜,直看得云里雾里,不知道说什么。

    唯独沈若凡心中一动,六十多年前震慑黑白两道,不就是神魔两把刀吗?他们也是从一开始就赋予了自己武学意志?或者说他们自创武功,然后吊打了整个武林?

    沈若凡静心凝神,心中一柄三寸七分飞刀闪现,到底什么是你的意,又或者是他的意。

    隐隐中,沈若凡仿佛看到了一袭白衣,身形伟岸,孤身立在悬崖边上,飘然欲仙仿佛下一刻就将登天而去。

    男子回头,一双眼睛似乎春天下碧绿的湖水,又好似夜空中最璀璨的星辰,朝着沈若凡轻轻一笑。

    沈若凡浑身一震,面前又是酒楼的样子,什么都没有发生,仿佛只是幻觉而已,心中却又道只是幻觉吗?

    这些感觉只是匆匆一晃眼,旁人都没有发现什么,唯独秋寒枫眉头微不可察地一皱,方才是感觉错了吗?为什么从沈若凡身上感觉到那么精深的刀意,上次见到的时候,他明明连刀意都没有凝聚。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