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惊神一刀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三十八章 惊神一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太阳高升。

    沈若凡打开房门,迎向满天金阳,舒服地伸展了下懒腰。

    这是他在不二庄呆的第七天,距离那次和周怀泰打斗也过去四天了,脸上的伤基本都好了,虽然还有点痕迹,但不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出来的,毕竟不二庄富可敌国,又是武林世家,治伤自是一流。

    抬头看看日头,沈若凡心道这段时间住在不二庄还真是舒坦,虽然没有电视机这些现代设备,但其他的都舒服到了极点,让沈若凡感叹自己要是再住久一点,都要腐化堕落。

    不过,沈若凡还是打算住下去,因为他要勇敢的面对自己的内心,勇敢的堕落,习惯堕落,享受堕落,然后再摆脱堕落!

    当然,这是其次,实际是门派招新,沈若凡在这几天旁敲侧击地问了问,发现周若眉并没有要招收门派新弟子的打算,这让沈若凡暗暗震惊,这可和官网上说的不一样。

    他既不相信周若眉会瞒着他,也不觉得官网会出问题,所以打算继续住着,看看情况。

    至于在这过程当中的腐化堕落,比方说越来越迟起床这些,沈若凡表示都是正常事。

    不过看看情况,感觉大院有些安静的不像话,平常这时候,怀泰该找自己比武,还有怀钰和若眉。

    真是安静啊。

    沈若凡好奇地走出去,恰巧看见管家富叔走过,连忙拉住管家富叔询问。

    面对沈若凡这个客人的询问,富叔没有迟疑,这段日子沈若凡在不二庄的特殊完全体现,他在山庄几十年,对老爷夫人的心思都清楚,所以直接开口解释了一番。

    沈若凡听完之后,才明白怎么回事,原来是周怀泰又惹出事来了。

    说来,也只有可能是他惹出事来,整个不二庄就他一个会惹事的。

    却是今天一大早,发现周怀泰没有出来吃饭,然后他的兵器那把乌金刀也消失,所以很快他们就想到周怀泰可能是出去挑战高手了。

    每次周怀泰带着他的乌金刀离开,那就是去挑战江南一带的高手,而他找的高手实际上都是比他强上不少的人,败多胜少,只是江南一带都给不二庄面子,所以下手都有分寸,没让周怀泰有什么后患。

    但话虽如此,可谁知道这次周怀泰找的是什么人?如果是一些胆大包天的亡命之徒,就不给不二庄面子呢?

    江湖比斗,生死自负。

    如果是在光明正大的比武当中,落败死去,就是不二庄的人也不好找回场子来。

    而且就算找回场子来,又能怎样?

    所以饭都没吃,周若眉、周怀钰甚至是慕容明cD出去找人。

    “找高手,怀泰还真是任性。”沈若凡不禁摇头,这么天天越级挑战,还是自己一个人的,不怕真出意外吗?

    脑海之中不禁努力回忆这些天和周怀泰的聊天,周怀泰不是什么城府深沉的人,如果想要挑战的话,基本会在平时的聊天当中有所痕迹的。

    最近聊天里面,似乎唯一能有点迹象的就是昆仑的铁琴先生吧?

    等等,铁琴先生!

    沈若凡双眼瞪大,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可能就是事实,铁琴先生的实力很强,完全符合条件,而且铁琴先生是最近才来江南的,所以周怀泰才会突然准备。

    否则如果是江南本地就有的,周怀泰早就动身,不用现在才动身。

    若这样的话,周怀泰有危险呀。

    铁琴先生的实力,沈若凡虽然不知道,但是他肯定一定很强,而且比周怀泰强许多。

    同时背后有昆仑,人家不一定会在乎不二庄这块金字招牌。

    “富叔,你知道铁琴先生的下落吗?”沈若凡带着些紧迫地问道,必须尽早赶过去,否则迟了的话,说不定真会出意外的。

    “知道,就在玉阳山,听说是要取泉水泡茶。”富叔点了点头,虽然对铁琴先生没有什么歹意,但作为江南一带的主人翁,对于江南地头的任何一个外来高手,都需要知道些下落。

    “玉阳山,知道了。”

    沈若凡知道下落之后,拔腿就跑,运气轻功,万里绝尘,一路飞纵。

    “沈公子这是怎样了?”富叔纳闷地嘀咕了一句,虽然和沈若凡平日里没有太多交涉,但感觉沈若凡不像是这么急躁的人,随即猛然想到一个原因,当即色变。

    少爷不会去挑战铁琴先生吧。

    一想到周怀泰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富叔就一阵头大,越想越有可能,当即大步迈动,这件事必须要向老爷禀报,他自己承担不起。

    少爷啊,你就不能消停点嘛,没事去找人家铁琴先生做什么,铁琴先生虽然人称先生,而且精通琴棋书画,看似文雅,可动起手来从来都没有手下留情过,下手果决狠辣,当年甚至有人想要给他挪动到黑榜上的。

    沈若凡离开不二庄,之后就朝着玉阳山的方向一路狂奔而去,他万里绝尘的轻功用来长途奔袭最是恰当不过,至于玉阳山在哪儿,他也是知道的,作为飞盗的他,没想打,就先想逃,所以他把江南一带各大山脉地形全部都牢牢记在脑子里面。

    玉阳山,他也去过。

    轻功一纵,只是希望自己还来得及。

    玉阳山。

    一处树林内。

    一个四五十岁的居士坐在小凳上,气息飘渺超然,面前案几考究地摆放着一小座香炉和一台古色古香的七弦琴,他年纪不小,但一双弹琴的手却修长漂亮的很,看着像是年轻人的手,修长灵动,一个个美妙的音符从指尖流出。

    常人看到这副情景,只以为是为音乐大师弹奏一场美妙的曲子,只要空着耳朵,来恭听天籁便可。

    但谁能想到这位居士正在比武当中呢?

    铁琴先生,琴剑双绝,琴尚在剑前。

    手指弹动,内力随着琴弦涌动,肃杀的寒意涌动,本是初夏,枝头上的叶子正鲜绿的很,在这琴声之下却像是被利刃划过,断裂两片。

    力如潮涌,如排山倒海般。

    而这一切的承受者则是铁琴先生面前的周怀泰。

    沈若凡没有猜错,周怀泰的确找铁琴先生比武来了,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在听说铁琴先生在玉阳山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拿起自己的乌金刀来挑战。

    初时,念着花玉楼和周和的面子,铁琴先生没有和周怀泰计较的心思,他更没有要和周怀泰交手的心思,他已经退隐江湖,他人的挑战自然不能接下,否则便不是退隐江湖了。

    但铁琴先生想要退,周怀泰却不愿,一心要挑战。

    结果一来二去,铁琴先生便怒了,他本来就是个前辈,不跟你小辈计较,不是怕你,躲不了,便动手,免得被人觉得他怕事。

    通常退隐江湖的人,面对挑战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退避,不断的退,就是证明自己不再动用武功,甚至搬家也是可能的,第二种则完全相反,前进,霸道地前进,把对手打残,向别人证明自己只是不想玩了,不是老了,谁再来惹他,这个就是前车之鉴。

    用足够的惨痛,来作为给别人的警戒。

    而铁琴先生选的就是第二种,这才是符合他性格,否则躲得了一个,躲不了两个,铁琴先生想要安闲,就要狠。

    所以,一出手铁琴先生就没有多少留情。

    琴弦弹动,内力奔涌,劲气横飞。

    周怀泰握紧乌金刀朝着面前地铁琴先生劈砍,却根本无法前进铁琴先生面前两米的地方,只能勉强用内力护住自身,但即便如此,也已经离落败不远。

    铁琴先生的琴音实在厉害,既无形又有形,琴音如刀,周怀泰最外层的衣服已经被琴音划破,里面肌肤也受了许多伤,琴音内力顺着伤口进入他的身体,现在奇经八脉之中都有了异力,甚至许多都已经被破坏。

    “噗”

    终究抵抗不住,周怀泰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发软,双膝一弯跪倒在地,勉强用乌金刀支撑住身体。

    若是一般比武,此刻就该停了,但铁琴先生却并未罢手,手指划动,一阵琴音再次响起。

    这一招,不会杀了周怀泰,花玉楼和周和的面子多少要给些,但铁琴先生已经决定废了周怀泰的内力。

    周怀泰感受到这波攻击的强大,脸色骤变,心里第一次产生了懊悔的情绪,这一次真的惹过了,心下一片绝望。

    “手下留情。”

    一声大喝传来,一道蓝影飘来,声音之中带着分紧迫。

    周怀泰远远瞧见,只模糊地看个身影便看清了,虽然一直说讨厌,但实际上却清楚他的一切,因为这是自己的哥哥,还有一声,似乎是姐姐的。

    不过距离太远,赶不及的。

    周怀泰心里第一次被懊悔的情绪充满。

    铁琴先生也没有丝毫退步的想法,实际上他也无法收手。

    一切似乎都已成定局。

    一道银光突然冲来,从七八米的地方冲来,由远而近,却是一瞬间的工夫,像是穿越了时空一样。

    冲入音波之中,强烈的刀意绽放出来,诛戮一切,琴音的浩然冲击在银光之下像是一块豆腐一样被强行切割开来,笔直的朝着铁琴先生而去。

    铁琴先生脸色骇然,第一次不顾自己的宗师风范,离开自己的座位,施展出昆仑派轻功意欲离去,却发现自己的速度跟这道光的速度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致命的危机感,多年来都未曾感受到过的感觉,感觉自己仿佛已经触摸了黄泉地狱。

    银光而来,铁琴先生无法躲避,这瞬间他唯一能动的就只有自己的思绪,他感觉这一次或许会死。

    胸口一痛,铁琴先生却惊讶发现只是打中自己的右胸,而且仅仅入肉几分,并不杀人。

    铁琴先生心中惊讶,这道光能杀得了他,他的感觉不会错,但最后似乎是刀意力量收回。

    真是荒谬的想法,这世间还有发出去的暗器还能收回的道理?

    低头看着伤口,恰见着一把飞刀插在那儿。

    猛然想到一个可能,铁琴先生双眼瞪大,比刚才差点死去还要震惊。

    莫非是惊神一刀?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