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七十四章 大喜大悲,大起大落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四章 大喜大悲,大起大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姓名:沈若凡

    级别:30

    名望:小有名气

    武功:不知名武学(不知等级)(熟练度不知)飞刀(天阶中品)(初窥门径)

    天星指(地级上品)(小有成就)七十二路快刀刀法(地级中品)(小有成就)

    万里绝尘(地级下品)(小有成就)提纵术(玄级上品)(小有成就)

    碧波潮生曲(地级中品)(未入门)七路斩风刀(黄级上品)三十六路飞刀(玄级中品)(登堂入室)……

    特殊武学:腹语术、缩骨功、龟息功、变声术

    兵器:钢刀(黄级上品)

    奇珍:冰魄珠、白玉观音、建派令

    门派:无

    称号:风盗、天下第一人

    宠物:无

    良久之后,沈若凡才从那种奇异的状态当中挣脱出来,看着手中的羊皮卷,虽然再没有方才的感觉,可是方才的那股子震撼却怎么都忘不掉了。

    那惊艳绝世的一刀,连天地都为之失色,成为唯一耀眼的光彩。

    只是却感觉自己似乎什么变化都没有,直接调出人物信息模板。

    30级?怎么还是三十级,我记得不久前不是已经快到三十级圆满的吗?算了,没差,如果出不去,我就死了,三十级还是三十多级打个对折之后都是一样的。

    武学栏,这不知名武学又是什么鬼?

    沈若凡双眼瞪大,头一次见到这样的武学,不知名也就罢了,可不知等级,连熟练度都不能测出来,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还有那飞刀等级,我没看错吧?

    天阶中品武学!

    沈若凡双眼瞪大,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就算是华山青城这样的一流名门大派,手里的天阶武学都没有几门,甚至可能最高的都没有天阶中品。

    像沈若凡所遇到的江南四豪门,除了藏剑山庄例外,其余三大豪门根本就没有天阶中品的武学。

    沈若凡猛地吸了口凉气才平复了自己躁动的心,匪夷所思啊。

    然而他还未从震惊之中走出,接二连三的系统提示音便先后响了起来。

    “玩家沈若凡突破极限,学得一门超极限武学,并且为游戏开服第一人,特奖励天级武学抽奖一次。”

    “玩家沈若凡突破极限,学的一门天级武学,为游戏第一人,特奖励天级丹药抽奖一次。”

    沈若凡原本已经瞪大的双眼再次暴睁一个档次,这是可怜我被关了十多天的补偿吗?

    天级武学抽奖,天级丹药抽奖,这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这是考虑到游戏开服,一大群玩家涌入,要给我们这些提前进入人的优势吗?

    如果这是梦的话,那就别醒了。

    沈若凡满心欢喜,已经快要疯了,正要开始抽奖,又是两条消息提示音传来。

    “叮叮,紧急检查发现游戏漏洞,玩家沈若凡学得超极限武学,乃是残缺版本,不及原版十一,收回先前奖励,奖励一次无限制武器抽奖。抽奖结果玄级上品玉箫。”

    “叮叮,紧急检查发现游戏漏洞,玩家沈若凡学得天阶武学乃残次武学,版本不全,只有一半,再次收回先前奖励,综合考量,改奖励为下一半武学的线索。”

    “系统漏洞搜索完毕,一切公平公正原则,希望玩家游戏愉快,有美好体验。奖励存到空间,由玩家之后领取。”

    “靠!”

    沈若凡一声怒吼,原本已经到了极限的双眼再次突破极限,只是这一次不是喜极,而是怒极,熊熊的怒火险些将整个眼眶给炸了。

    如果没有前面两条讯息也就罢了,玄级上品的玉箫和下一半武学的线索,也足够了。可在有了前面两个游戏奖励的前提下,这个游戏奖励,就让沈若凡想杀人。

    去你爷爷的系统漏洞,你搜索什么啊?

    就这么愉快地把我的奖励发给我不行吗?

    如果真不行,那你也别把这些消息发出来,就直接送我玉箫和线索不行吗?

    知不知道你这样,我肝痛啊?

    沈若凡的杀意前所未有的凝炼于一体,如果不是系统是死物,他根本报复不了,他现在就想一刀砍死系统。

    当玩家没有脾气啊?玩家就没有人权啊!

    游戏愉快,你让我愉快吗?

    满满的怒火堆积,让沈若凡根本没有时间思考,这不知名功法地超极限代表什么,也没有时间思考,这飞刀到底从何而来,而天阶中品都只是残缺,这本身又代表什么。

    “小子,怎么了?”

    朱来有些小心翼翼地问着沈若凡,要是平常早就动手动脚了,可是现在朱来还真有点怂,关键是刚才的刀意实在吓人,而且沈若凡的表现更令他古怪。

    一开始,脸上笑得跟捡了五百万一样,一看就是得到了大好处,可后来,却又跟被人杀了全家一样,让朱来看不清情况,心想不会因为一套武功,反而把沈若凡弄傻了吧。

    “没事。”沈若凡勉强挤出个笑容,虽然很不爽,但其实他这次是真的赚大发了!就算是让他现在就去死,也值得不能再值。

    不说那不知名的武学,一本天级中品地武学就比沈若凡现在全身上下所有的东西加在一起都贵。

    “你是怎么感受到刀意的?”李象虎凑过来一脸好奇,他看了半天还是看不出有什么刀可言,上面不就是几个打拳的人物图案吗?

    “这不就是一把刀吗?”沈若凡指着羊皮卷上的图画道,这问题不是很显而易见吗?

    “哪来的刀?这里每一个都是打拳的招式。”李象虎也一脸纳闷地指着那些打拳人的图案,心想我们两看的是同一样东西吗?

    “嗯?”沈若凡纳闷的按着李象虎指着的地方去看,方才看懂了李象虎说的,原来这张羊皮卷上真的有小人打拳图,只是这些小人分成上下两排,上牌和尚的脚与下排和尚的头刚好合成沈若凡要看的,像第一排最后一个和尚一个踢腿,刚好就是以腿为刀的圆弧。

    想明白后,沈若凡将自己所看到的刀勾画出来给李象虎和朱来看,李象虎和朱来两个人才看懂。

    “搞了半天是这样,这位前辈还真是别出心裁,就这么放在明面上,可老李却困在障里面根本走不出去,连刀都看不见。”朱来看了之后当即笑道。

    人的思维有障,也就是现代意义上的思维盲区,如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灯下黑等思维陷阱一般的东西。

    李象虎精通拳法,所以第一眼看过去,就只看到了拳法,至于空余出来的部分,怎么会联想到别的地方去?

    而沈若凡,根本不会拳法,拥有刀心,所以第一眼看过去就是刀,反而发现不了上面的精妙拳法。

    “活该这东西给你,我放在怀里捂了几年都没捂出来。”李象虎闷闷地说了句,不过他向来大气,倒也不放在心上,反倒对沈若凡从中悟出什么感到好奇。

    朱来也是一样,这么大的阵仗,总该有所领悟吧。

    “我也不确定自己有什么变化,你们等一下啊。”沈若凡再细细看了遍自己的武功,好像除了七路斩风刀之外,另外跟刀有关的武功熟练度都上升了个档次。

    刀?自己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发现不知名武学,玩家有权自我命名,是否命名?”

    心中正疑惑,系统提示音却又响了起来。

    “命名,刀经。”

    沈若凡眉头微微一皱,当即做出了决断,刀经。

    这是沈若凡对方才经历最深刻的体会,那仿佛是记载着所有刀的一本经书。

    “命名成功。”

    沈若凡不去想这刀经的事情,毫无头绪,连使用都不知道怎么使用,将注意力更加的集中在后面的天级武学。

    飞刀?

    我和飞刀还真是有缘,不过没名字吗

    “无名武学,玩家有权自我命名,是否命名?”

    心里刚刚闪过这念头,系统再次出现怒刷一波存在感。

    只是沈若凡这次直接忽略,命名很累的,而且凭着经验,这飞刀就是刚才所见的那惊艳绝世的一刀,普通的名字会玷污这一刀,沈若凡不希望让方才那把刀受到玷污。

    沈若凡手指弹动,想要试试自己如今所能发出的飞刀威力如何,但这里是六扇门大牢,没飞刀。

    游戏里面,也没有硬币……

    等等,他是没硬币,但他有铜板。

    卖烧饼的时候找的。

    这时候沈若凡再次感谢起宋青瑶,没没收了自己的钱,从怀里拿出一枚圆孔方的铜钱,大拇指与食指紧握,回忆起方才被飞刀穿喉的那一瞬间,整个人陷入一股神之又神的境界之中,一股昂扬的锐意发出,整个人仿佛也都变成了一并无坚不摧的尖刀。

    虽然没有先前锐意,但依旧不容轻视,当沈若凡目光扫到李象虎的时候,李象虎心脏骤然跳起,他竟然感觉到一股致命的危机,好像如果沈若凡这铜钱发出,他会死一样,

    李象虎双眼一眯,明知沈若凡实力与自己相差甚远,而且也不可能朝着自己出“刀”,但浑身肌肉下意识地紧紧绷起,如同一只准备狩猎的猛虎。

    无声无息,一道银光陡然从沈若凡手中激射而出,从李象虎脖子左侧飞速流过,射入后面钢铁墙壁三寸有余,直到整枚铜钱都飞了进去。

    李象虎瞳孔紧缩,整个人如铜像般站在那里,浑身肌肉都已经僵硬到了极点,方才一瞬,他根本没有看清楚沈若凡手里的铜钱是什么时候脱手的,更没有看清沈若凡的铜钱是如何脱手的。

    “老李,不错嘛,竟然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我刚才还替你担心了会儿,这小子也真不知道轻重,你别跟他介意。”朱来武功一般看不清情况,拍了拍李象虎的肩膀,既表示自己的惊讶,也替沈若凡说情。

    李象虎脸上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刚才那一瞬间,哪里是他不想躲啊,分明是那枚铜钱太快了,完全超乎自己的想象,那一瞬间,他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根本躲不了。

    朱来看李象虎这表情,也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心里产生“荒谬”的想法,难道刚才是老李躲不开?

    转头看向发出了那枚铜钱的沈若凡,但见他面容冷峻,还保持着最初的姿势,浑身带着不可侵犯的傲然刀意。

    明明是一起坐牢,朝夕相处十几天的狱友,可看着现在的沈若凡,朱来却感受到一股空前的陌生感,仿佛不是他一样。

    等等……这小子的眼神不对劲。

    朱来忽然走到沈若凡面前,伸出一只手轻推了把沈若凡。

    “哐当”

    沈若凡依旧保持着冷酷的姿势,却跟僵尸一样笔挺挺地砸在了地上。

    朱来面色古怪,搞了半天,这小子虚脱还晕过去了!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