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七十一章 公输家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一章 公输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对,这跟龙头节有什么关系啊?”沈若凡奇道,好像还没说到重点呀,虽然和张三丰的传奇比起来,龙头节的事情一点都不重要。

    “你倒是厉害,因为这天还姓朱,这件往事江湖里面很少有人知道,可第一次知道的无不震撼,你倒是还能这么冷静的问我龙头节。”朱来道。

    “不用佩服我。”沈若凡笑嘻嘻道。

    “你个不要脸的,真是没脸没皮。张真人虽然天资绝世,但到底是从祖龙殿出来,所以实力才突飞猛进,所以人们感谢祖龙殿,而祖龙殿虽然开启时间不定,自从张真人之后已经整整四百年没开启过,但有一点是确定的,那便是每次祖龙殿开启的时间都是二月二的龙头节,所以这个节日就不一样了。”朱来道。

    “可是张真人血虐了洪武帝,为什么还要推崇这个节日啊?要说怕,也不至于怕到现在啊?”沈若凡奇道。开通了游戏之后,有一些好处,便是一些现代词汇可以经过一些神异的渠道变成游戏npc能听懂的话。

    “你问题倒真多,不过心不细,你也不适合当飞盗。你忘了一点,现在这个朝廷上坐着的人,最想感谢的祖宗是洪武大帝吗?”朱来道。

    “当然……”沈若凡正想脱口而出当然是啦,就是因为朱元璋这个祖宗开辟了大明,所以他们才是皇子皇孙啊,可是忽然又想起,大明第二位有名可以和朱元璋这个皇帝稍微比比的皇帝,永乐大帝朱棣,朱元璋四子。

    靠着谋反的手段,从侄子惠文帝朱允炆手里把皇位抢了过来。

    “你不会想说,永乐帝打惠文帝的时候,是用张真人的名义。”沈若凡突然想起来,现实的历史上朱棣好像自称是真武大帝转世,对张三丰还加封了几次。

    “聪明。”朱来笑呵呵道。

    沈若凡无奈一笑,好,果然华夏所有的事情其实都离不开最顶上那一层龙椅,不管是政治、经济还是文化宗教信仰其实最核心的点永远是皇!

    “不过,既然这些事情,没多少人知道,你为什么都知道啊?你的来历很不一般哦?”沈若凡忽然不怀好意地看着朱来道。

    武林之中多数人根本不知道,可你知道,说明你很特殊嘛!

    “切!你以为我是江湖上那些人可以比的?论渊源,就算是少林武当都不够给提鞋子。”朱来异常傲气道。

    “靠!你这也太狂了!少林号称千年古刹,你的门派能有千年?等等,千年,佛门汉时入中土,往前推推,最巅峰的时候就是春秋战国,你精通机关术,不会是墨家?”沈若凡往着大胆的方向猜测。

    想想的话,真有可能,墨家精通机关术,而且精通机关术的人,武功一般不咋滴,像刚才见的,也是机械傀儡强大。

    “墨家!你觉得机关术厉害的就是墨家?”朱来忽然瞪大着眼睛看着沈若凡。

    “是啊。千古机关,墨家第一啊!像工神鲁班,机关登峰造极,可是还……是很厉害的,不在墨家之下。”沈若凡正想夸一下墨家,想再蹭点好感度,可是忽然感觉四周的杀气越来越重,猛地惊醒,感觉自己是拍马屁拍到马蹄上了。

    春秋那时候,机关术厉害的,不仅是墨家,还有他刚才口中的鲁班,公输班创下的公输家。

    所以连忙改口,虽然很突兀,前言不搭后语,但不改会死人的。

    沈若凡深吸一口气,这时候必须做点事情,寡人必须机智,否则就会狗带了。

    “墨家的厉害,其实都是很多人闲得无聊在那里吹出来的,像墨家的兼爱非攻纯属扯淡嘛!在那个互相攻伐的时代,还什么非攻?推崇正义的战争,战争哪有什么正义邪恶?机关术,墨守成规,堪称最强防御,固若金汤,可就是挨打嘛!挨打,挨得厉害有什么用?最好防御就是进攻,这世界上没有攻不破的城墙,打不倒的防御,一棵树要成长成参天大树需要百年,可砍伐就半个时辰。”

    “墨子也就和鲁班比了一次,然后成功防御,就说胜利了!这也能叫胜利吗?防御战本身就占优势,有本事你打回去啊!这才是胜利嘛!像宋朝对外战争胜率高过百分之七十,可几乎都是防御战,一个劲地挨打,要是防御战的胜率还低于六十,那就是国破家亡的时刻了,有什么好吹嘘的。你说是,所以最后能扛,有什么用?扛过了辽国,再来金国,扛过了金国,再来蒙古,然后就彻底没扛过去。久守必败。只有不断的进攻,才能让自己不被别人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

    “公输家的机关术才是第一个,攻击比墨家的防御机关术好上太多,简直不能比。”

    沈若凡一气呵成,不带喘气地夸着公输家的机关术,看着朱来渐渐好转和眯起来的小眼睛,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总算挺过去了,墨子,别怪我,当着公输家传人的面,只能贬低你了,如果哪天遇见你家后人,说不定我会替你讨回来的。

    “哼。我见你第一面开始就知道你小子不老实,嘴皮子倒是溜,如果不是看出我是公输家的,怕是你刚才那番话就变成怎么骂我公输家破坏和平,穷兵黩武,野心勃勃了。”朱来狠狠地扫了眼沈若凡,却也仅限于此。

    “哪里的事情,方才的话,都是句句发自肺腑,良心话。说名气,墨家强于公输家,准确来说语机关术没太大问题,是因为墨家思想的发达,而公输家只有机关术,在格局上输了。但说是这么说,说名气的话,有几个人知道墨子墨翟吗?又有几个人不知道公输家的祖师鲁班啊。”沈若凡趁胜追击,但求用糖衣炮弹把朱来迷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当然,他说的有几分发自真心,并非全是敷衍。

    一来确实如此,墨家机关术未必强于公输家。如他所说,墨家被推崇更多是别的方面,格局更大,而公输家的祖师公输班格局没这么大,但单论机关术,未必。而且说名气,公输班知道人不多,可他的别名匠神鲁班,全炎华有人不知道吗?

    二来,便是沈若凡个人的偏好。

    虽然平心而论,沈若凡对公输家的公输班和墨家的墨子都没有什么偏见,两个都没有做出什么需要被人指着脊梁骨痛骂的事情,都是值得尊重的先贤前辈,为华夏文明的发展做出贡献。

    可相对墨守成规的防守,沈若凡更喜欢进攻,只有把别人彻底打趴在地上,才能彻底不用担心别人会打破你的防御。

    再坚固的防御都只能占据被动,只有进攻才是主动。

    从沈若凡学的武功也看得出来,七十二路快刀、天星指、飞刀、万里绝尘,完全的高速度高敏捷高攻击,防御这货根本没认真练。

    朱来虽然兀自嘴硬,但面上的表情已经松动,古代文化讯息传播有限,知道这些的基本上都是读书人,而一心只读圣贤书应付科举考试的读书人也很少在乎这个在他们眼中微不足道的小事,在他们眼中非儒家都是异端,就算是有所辩论,也几乎都是清一的站墨家这个胜利者这边,因为和为贵。

    所以听到沈若凡这番有理有据的话,虽然知道沈若凡只有几分是真心,多数是为了应付自己,可听得也觉得很舒服。

    想到这里,朱来也终于下定决心,望着沈若凡道:“小子,敢不敢冒险?”

    “你对一个研究怎么死痛会更少一点的人说冒不冒险?”沈若凡一挑眉看向朱来,感觉朱来的精神可能是真的存在问题,估计是被关久了,思维的跳跃跨度不是一般人跟得上的,刚刚才说公输家的事情,现在又扯上冒险?

    “很好,先吃饭,吃完这一顿,我带你去个地方。”朱来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来,只是这个笑容不知为何在沈若凡看来就是不怀好意。

    不过在一阵阵诱人的鸡肉香味面前,沈若凡这点寒意没多久就被打散,开始大口打开地吃着美食。

    虽然宋青瑶宽待他,可是呆在牢里面,待遇能有多好?顿顿吃肉,不可能,现在这年代,穷人一个月都还吃不了几回肉嘞。

    对囚犯,哪来这么好的事情?七天一顿肉,这是宋青瑶的底线,所以沈若凡吃得很开心。

    只是习惯了跟朱来抢食,这一次朱来没和他抢,一个人吃一只,竟然感觉不自在。

    美滋滋地吃完一顿之后,沈若凡才看着朱来道:“说,做什么事情。大家一起坐过牢,抢过饭,不容易,我这条命死前,尽力帮你逃出去。”

    “不急,现在你还不一定能帮得上我,先跟我去个地方。”感受到沈若凡发自肺腑的话,朱来心中划过一丝暖意,却神秘一笑,手指灵巧在一边墙壁的几个位置上敲击了九下,三长两短,两长两短。

    敲完后,墙壁上忽然出现了几个之前没有的痕迹符号,沈若凡心中惊奇,但隐隐有所猜测,这老家伙,果然瞒了自己一手,这大牢之中绝对有布置,只是一直藏着。

    沈若凡想着进来之后的种种不对劲,这个牢房只有一张床,还有一张说是被朱来拆了却只是从来没见过残骸;狱卒送进来的饭从来都是只有一副碗筷的,如果不是菜比较多的话,他和朱来两个人根本是不可能吃个五六分饱;宋青瑶也不会把他送到跟朱来一起同居。

    综上种种,沈若凡已经可以确定这货绝对是从别的监狱里面越狱过来的。

    思考间,沈若凡便见着地面上出现了一个略微比篮球大上一些的圆洞。

    “前几天我教你的缩骨功,练得怎样?”朱来道。

    “没问题。”沈若凡微微一笑,身体出现不正常的缩动,然后大大方方地跳了进去。

    这段时间,沈若凡并不是简简单单地坐牢,他还在进修。

    是的,在牢狱里面进修。

    或许是因为一直蹭着沈若凡吃喝,朱来这个没皮没脸的也感觉不好意思,所以教了沈若凡许多说有用没用,说没用又很用的偏门功夫。

    诸如龟息功、缩骨功、腹语术、变声术、黑话……

    没有一样能增强沈若凡战斗的能力,但你能说这个哪个没用吗?

    在学这些东西的时候,沈若凡都怀疑,朱来要是不学这些,好好练武,是不是现在都能吊打郭巨,而不是老了之后反而打不过自己。...“”,。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