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五十二章 沈傲媚已死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二章 沈傲媚已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夜幕再次降下,春风化雨阁外,一道轻影飘过。

    沈若凡抬头打量着四周,心道经过昨天的事情,防备果然严密许多,若是再贸贸然的进去,恐怕还没凑近别院,就先被发现了。

    沈若凡微微摇头,好不容易找到的娱乐项目,便这么凭空夭折,都是采花蜂这个孽畜。

    不过若要沈若凡就这么放弃,那也是不可能的,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不是,他在春风化雨阁来来回回这么多趟,虽然没有顺走一件东西,但是对整个的格局一清二楚。

    在春风化雨阁外摸索,身影轻飘,换了个地方,一阵悦耳的琴音便传入耳中,沈若凡微微一笑,进不去便进不去吧,反正娱乐不断便是。

    又是高山流水。

    不知道是不是里面的姑娘只会弹这么一首曲子,反正沈若凡这个有专一癖的人,听这首曲子听了多次也不觉得腻,如果里面的姑娘换了首曲子的话,沈若凡还不见得会来。

    独靠在外面的墙壁上,沈若凡手指点出,闲着无聊,听音练武也不错,尤其是天星指,品阶最高,熟练程度却低得令人发指。

    也不知道是不是沈若凡在这方面缺乏天分,不过今日听着琴音,不知为何,忽然就想练练,一指点出,仿佛经历山水。

    高山巍峨,傲立云霄,流水澎湃,惊涛拍岸。

    一指点出,仿佛点在巍峨之山,二指点出,恍若点在惊涛流水。

    满天星辰,气力而动,沈若凡一指两指地点出。

    在这琴音之下,沈若凡好似如有神助,许久以来都停在那里不肯动的天星指熟练度彻底开始往上窜。

    星空之下,一人抚琴,一人练武。

    彼此连姓名都不知道,但却有些别样的美感。

    而在现实的黑夜之下,却没有多少这分的美感。

    沈傲媚一个人站在露台上,淡金色的秀发分在两侧,精致的面容上带着丝化不开的忧愁。

    她终究还是要认命,没有别的办法。

    她想要对抗这父母之命,所以中途辍学,自己创立了家五星级的酒店,混下不大不小的名声,从几万块赚到几亿,但在一些人的眼里,不过是玩具儿戏。

    商业上以本伤人,黑道上混混阴损,各种手段一并而上,没有多少悬念的,酒店被迫关门。

    但沈傲媚还是没有服从,本来就是什么都没有,大不了从头再来,酒店虽然破产,但卖卖出去,手里倒也还有几十万。

    可她想的还是太简单了,太天真。

    黑老鼠们是不会讲求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段,直接绑架了沈傲宇,逼她就范。

    最后……

    没有最后,其实在买醉的那一夜,沈傲媚也就认命了。

    沈傲媚摸着脖间的玉佩,宋淑妮送给她之后,她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还是戴在了脖子上,同样的也想起那个晚上。

    虽然她醉了,意识朦胧,但那一吻却是记得清楚,那感觉也在。

    面色微微发烫,沈傲媚眼中闪过一丝羞色,她高中的时候一心学业,大学中途辍学就开始创业,感情上一片空白,那是她的初吻。..

    沈若凡的面孔不禁浮现在脑海之中。

    沈傲媚眼中羞意更甚,倒不是真爱上了沈若凡,用六耳的话来说,便是沈若凡这个注孤生的不可能有令人一见钟情的魅力。

    而是她就和沈若凡有过这亲密接触,而且其实沈若凡不知道那一次沈傲媚是想把她交给他的。

    她一个人去酒吧买醉的时候,其实就做好了这种打算。

    她宁愿将自己的身体交给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也不愿意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杜家那个自己厌恶的人。

    只是,沈傲媚还是低估了自己的高傲,即便是酒醉,也不愿意将自己交给几个混混,至于后来的沈若凡,沈傲媚则没有想到沈若凡竟然有人品这种东西。

    沈傲媚唇角不禁微微翘起,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忽然听到后面脚步声,脸上笑容顿时敛起,露出一分由衷的哀愁,该来的始终都要来。

    大门打开,四个人从中走出,两个是中年人,都带着书卷气息,像是夫妻,只是面上同样带着几分忧色,一个是沈傲宇,只是脸上再没有了以往的骄狂飞扬。

    若是以往的话,沈傲宇怕还真是傻乎乎的,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甚至卖了自己姐姐也不会知道,沈傲媚几个体谅他,怕也不会多说,但经沈若凡这么一搅和,这傻子稍微聪明了点,知道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一夕之间,酒店破产,方才知道自己到底是多么的弱小和无能。

    最后一个青年人是唯一一个面上没有太多忧虑,看着沈傲媚,眼中虽有几分怜惜,却也不外如是。

    沈家嫡传长子沈傲华。

    这等事情,其实本来是不够格让沈傲华来的,但是毕竟是和杜家联姻,虽然对方也只是个旁系,但是到底是彼此关系的缓和。

    虽然沈傲华对杜家也十分不屑厌恶,但形势比人强,现在的沈家只有崛起,才有资格报复。

    沈傲华走来,看着沈傲媚意欲开口,目光却陡然一凝,落在沈傲媚方才掏出还没有及时放回领口的玉佩。

    这块玉佩,好似曾相识。

    沈傲媚见沈傲华走来一言不发地盯着自己胸口,心中一恼,暗道沈家嫡系竟然也是个好色之徒,难怪逼她和杜家的人。

    沈傲宇在一边看得面色忿忿,颇有不平之色,而沈傲媚的父母则莫名地升起一丝希望,如果让女儿嫁给沈傲华的话,或许能免过嫁入杜家。

    沈傲媚被看的不耐,正要开口,忽然注意到沈傲华的目光其实不是她的胸,而是她的玉佩,顿时恍然,心中也升起了一丝希望,干脆将这块玉佩摘下,递给沈傲华道:“有人给我这块玉佩,让我问你‘当着这块玉佩到底要不要去让我嫁给杜家人’。”

    沈傲华接过玉佩,看到后面的三个字,脸色立即一变,眼中露出惊诧之色,开口道:“这块玉佩到底是谁给你的?”爷爷的玉佩,怎么会出现在一个旁系的人手里,她连爷爷都没见过吧,否则联姻这种事情,也轮不到她。

    沈傲媚脑海之中自动飘过沈若凡的影子,虽然宋淑妮没跟她说过到底是谁给的,但她的直觉让她觉得和沈若凡有关系。

    “不知道,他是托人给我的,只是这么问你罢了。”虽然心中有所猜测,但沈傲媚却没有说出来。

    “真的?没有隐瞒?”沈傲华脸上带着丝怀疑,“你若告诉我,这玉佩是谁给你的,我便帮你废了这门亲事,还你酒店,许你自由。”

    沈傲宇在一边脸上露出浓浓喜色,希冀地看着沈傲媚。

    沈傲媚眼中迟疑之色一闪而过,却隐藏得极好,开口道:“我真不知道。”

    她的确不知道,只是猜测而已,不是撒谎,也不想连累别人。

    沈傲华目光紧紧盯着沈傲媚,带着强烈的压迫力,沈傲媚目光平淡地对视,虽然不带任何强烈的色彩,但不卑不亢,表达意思很明白。

    半晌,沈傲华收回目光道:“从今天开始,沈傲媚这个人便已经死了,逐出家谱,你不再是沈家人,自由了。”

    说完之后,沈傲华扭头就走,没有丝毫停留。

    沈傲媚看着沈傲华离去的身影,脸上终于露出释然的笑容,洗尽铅华,她自由了。

    沈傲华的话,她懂。

    离开沈家,包括离开她的父母弟弟,一个人,之后沈傲媚这个人就死了。

    至于之后,沈傲媚会不会再活过来便不重要,说到底在这件事情上,无论是对方,还是沈傲媚其实都只是一颗棋子罢了。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