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十五章 拒绝加入

网游之花丛飞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五章 拒绝加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外面声音越来越大,情势危急,沈若凡深吸一口,低头一钻——

    猛地钻进了床底,好吧,他没进浴桶当中,虽然进去的话,百分百可以逃过一劫,周若眉不会冒着清白不保的风险将他的下落说出,若是说出被人现周家大小姐与一小贼共浴于一桶内,周若眉日后也见不得人了。

    但做人不能卑鄙这种地步。

    这是明末的架空历史,不是现代,清白二字是一把束缚了不知多少女性的枷锁。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江湖儿女或许没这么在乎,但到底是清白的黄花闺女,闯进浴桶之中,跟人肌肤相亲,赤身相见,这和QJ已经没什么区别。

    这是一辈子的事情,要是周若眉真想不开,自尽了怎么办?

    虽然这只是游戏世界,周若眉也不过是一个高级np,但这过于逼真的情况让沈若凡不能简单地把这些人当成编码游戏程序,也不能一切以自我为中心,说是为了自己利益,坏了别人清白,心中毫无愧疚,理所当然一般的决绝。

    所以在这时刻,沈若凡选择钻进床底,若真的被发现,那也就只能交出自己的“第一次”。

    索性不过掉级,不登游戏。

    人格不值钱,良知不值钱,所以沈若凡都没有拿出去卖。

    看着沈若凡的动作,周若眉眼中略微闪过一丝诧异,房门却已经再次被推了开来,当下顾不得沈若凡,娇恼道:“全都出去。”

    “哦。”

    周怀泰听着水声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姐姐现在在做什么,连忙转身,有个护卫转的慢了,周怀泰不假思索地一脚踹在他屁股上,大骂道:“还不快给我滚,谁敢多看的,全部挖眼睛。”

    骂骂咧咧的,周怀泰一脚一个将人踹开,然后目光在房间里扫了眼,没有看见沈若凡身影,心想周若眉没有危险,才又把门给关上。

    退出房间之后,周怀泰抹了把额头不存在的虚汗,暗道一声侥幸,幸亏是自己先进去,要是让别人看见了谢什么不该看的,就算是把他眼睛挖了,也弥补不了姐姐的损失啊。

    “走,继续抓人去。”

    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远,浴桶当中的周若眉松了口气,整个人软在浴桶当中,如果这里的事情捅出去的话,她真的无颜见人了。

    趴在床底下的沈若凡也大大地松了口气,总算是逃过一劫,就要从床底爬出去,却传来周若眉的带着三分娇羞七分恼怒的喝声“在里面不准动。”

    接着便是一阵疏疏落落的穿衣声音,沈若凡一惊,不敢出去,随即又恍然,我为什么要这么听话啊?

    虽然刚才她没举报我,可是周若眉是不二庄主人,而自己是贼,刚才她在浴桶里面拿自己没办法,现在她出来了,自己还有救吗?

    想到这里,沈若凡就想出来,可听到外面疏疏落落的穿衣声,却又不敢冒头,要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怎么办?

    心下无奈,只好彻底趴在床底下,不过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趴在周若眉的床下,感觉都是香的。

    不算寒的房间的话,这好像还是自己第一次进别人的闺房来着。

    等了一会儿的时间之后,周若眉的声音才又传来“出来。”

    这时候的声音没有了之前的羞涩恼怒,已然恢复成了平日不二庄大小姐的端庄大方。

    沈若凡也是这才敢冒头,抬头看着,周若眉已经穿戴整齐,一身如碧波般的淡绿色衣裙,方才沐浴,妆容上未施粉黛,如出水芙蓉清雅。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沈若凡总是想到刚才周若眉在浴桶里面什么都没穿地样子,只不过当时水深,而且上面还有花瓣,沈若凡也只看了肩头而已。

    感受着沈若凡的目光,周若眉娇艳的连忙上不禁攀上一丝羞意,带着分羞恼的冷哼了声。

    沈若凡两忙清醒过来,当即向周若眉做了个长揖,一鞠躬到底,“方才失礼,希望小姐海涵,多谢小姐没有说出在下下落。”

    周若眉迟迟没有答话,仔仔细细地打量了沈若凡几眼才道:“曾阿牛,新来的一批家丁。”

    “是。”听到曾阿牛这个名字,沈若凡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

    夜间行动,本该是穿着夜行衣才合适,一来黑夜之中视线昏暗,穿着夜行衣就像是变色龙隐藏环境一般,二来遮掩相貌,装扮,但这次沈若凡莫说没穿夜行衣,就连面巾和头巾也统统没有带,仅仅只是将靴子里面的两块铅板给拿出来了而已。

    因为家丁的身份本就是个不错的掩饰,穿夜行衣,实在太此地无银三百两。

    所以现在周若眉没花多少功夫就认出了沈若凡,不过沈若凡心中也在惊讶周若眉的记忆,当时考核的时候,他不过是众多人当中的一个,周若眉堂堂一个大小姐竟然能记得分毫不差。

    “看来当时我是看走眼,竟然没有发现你,入门无声,你的轻功不错,当时摔倒却又不想假装,那时候你是在鞋底装了铅板。”周若眉狐疑地看了沈若凡一眼,语气却是肯定的。

    沈若凡尴尬的笑了笑,当时能进来全是侥幸来着。

    “你来不二庄是为什么?”周若眉继续问道。

    “藏头露尾,改名换姓地进来,自然是做些偷鸡摸狗、见不得人的勾当。”沈若凡道。

    “你倒是干脆,只是敢进我不二庄偷鸡摸狗的人不多。你呼吸之间间隙不短,说明你内力不高,但你能一路在怀泰手里逃到这边来,说明你轻功很好。人年轻、胆子大、轻功好、武功差,经验也一般,不是在江湖之中混了许久的无名之辈,而该是初出茅庐的。最近江南,唯一有些意思的事情,就是一个不知名的风盗偷了盗王萧如风的目标和六扇门宋青瑶看守的东西,那个人应该就是你吧。”周若眉轻轻一笑。

    沈若凡又是讪讪一笑默认下来,心道果然聪明女人不可爱,只言片语就猜出自己身份。

    “大小姐聪慧,不过风盗的名头不过是被人吹捧出来,在下现今不过还是一小盗耳。今日承蒙小姐之恩,日后绝不来不二庄**鸣狗盗之事,就此别过。”沈若凡道,就欲离开。

    “等一下,你现在未必出的去。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现在想必整个庄园已经禁严,你想要出去难于登天。”周若眉道。

    沈若凡那脸色一变,的确现在在周若眉房间里面还好,可要是出去的话,十有**要被抓起来。

    “你要出去难,但进来容易。能潜进不二庄,连破六道防线,虽然你内功尚浅,但也绝非常人可比。鸡鸣狗盗到底不齿于人,你一身本事若是白白埋没岂不可惜,入我不二庄,我保你为不二庄弟子,如何?”周若眉道。

    “叮咚,不二庄周若眉向你势力邀请,是否要加入不二庄?”

    久违的系统提示音响起,沈若凡未曾想到周若眉不但不计较他偷盗的事情,反而是想招他入不二庄。

    从理性的角度来说,这很好,有不二庄作依托,便有了门派底蕴,日后学武也简单许多,有了经验,更加方便偷盗混元一气功。

    但和假扮家丁不同,假扮家丁纯粹就是欺骗,但那是利益欺骗,不存在丝毫的背叛信任之说,可如今周若眉诚心开口,他若再偷,便是他背信。

    沈若凡这辈子最讨厌地就是一个欠字,不喜欢别人欠他的,更不喜欢欠别人。

    尤其是信任的背叛。

    “小姐好意,在下心领,但在下还是喜欢无拘无束地生活,天地为家,不适合呆在一个地方。”沈若凡微微笑道,选择了否。

    “人各有志,既然你不选留下,我也不勉强你。等一会儿,你跟我出去,你这身打扮,又有我,没人会管你的。”周若眉道。..

    “多谢小姐。”沈若凡由衷感激道,第一次可以留下,不用死了。

    “不用谢,虽然鸡鸣狗盗不算什么好的,但我看你目光澄澈,眉宇间隐约一股正气,不是恶人,而且虽然祸因是你,但你钻进床底下,也算是帮了我个忙,所以带你出去也不算什么。”周若眉道。

    “我脸上还有正气吗?”沈若凡莫名道,这是一脸“好人脸”,还是“要被发好人卡的脸”。

    “有啊,相由心生,眉宇之间的微动,目光的变化都是,虽然是同一张脸,可一颗心却能决定不同的相。”周若眉道。

    “好玄乎,请恕在下学识有限。”沈若凡道,奇门八卦,面相之说,他只知道八卦是什么,乾坤震坎兑巽艮离,可是他连八卦的正确排列都不会,更别说卦象之类的。

    “相遇即是有缘,我给你算一卦好了。”周若眉道。

    “算卦?”沈若凡一愣,没看出来,周若眉这样的端庄千金竟然会算卦这么不靠谱的事情。

    目光一动,看着一边桌子上摆放着算卦工具,沈若凡心道还真是,又想到一些关于算卦的传闻,据说古人占卜天命的时候,都是需要焚香沐浴,这倒是解释了为什么,周若眉会洗澡。

    看到沈若凡表情,周若眉也大致猜到沈若凡的想法,面上不禁一羞,不过却也是事实本身。
网游之花丛飞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