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猎杀地狱恶魔 > 第一百零三章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要带点绿

猎杀地狱恶魔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零三章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要带点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书……书法家?”

    江小流的嘴巴咧的能塞下俩鸭蛋,不只是他,齐玄策也有同样的惊疑,书法家现在都这水平了?

    老头子一抖袖子,“莫说废话,快去叫门。”

    江小流赶紧应了声是,小跑上前,小心的拍了拍木门,不敢大力,怕震塌了。

    “有人在家吗,我们是来求……字的。”

    那个“字”,江小流咬的特别轻,他心想说出来实在羞耻的很。

    可就是这么轻的声音,破落院子里依旧传出了应声,“来了来了……”

    接着就是一阵鸡飞狗跳的嘈杂声,伴随着拖鞋的踢里踏拉,木门吱呀一声拉开,一个叼着秃杆毛笔的中年睡衣大叔出现在众人面前。

    江小流吓一跳,这人头顶鸟窝,眼眶深陷,颧骨高突,下巴又长又弯,身材又瘦又高,肩膀塌着,两条手臂特长,手掌极大,仿佛是一个活着的吊死鬼。

    外面的齐玄策看了一眼,猛然间呆住了,这位书法家,不就是地狱塔第三层里的吊死鬼吗?

    实在太像了,从模样到造型,除了年轻一些,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吊死鬼一双小眼睛扫了扫门外三人。

    “谁求字,求什么字?”

    “代写书信,千字五十;

    “讼纸状书,五十千字;

    “抄写公文,千字五十;

    “男女情书,五十千字;

    江小流一摆手,“你废什么话,直接说不论写什么都是一千字五十块不就行了。”他说罢一回头,“师祖师父,咱写什么?”

    齐玄策眯起了眼睛,开口道:“先写一千遍‘赵红霞’试试笔。”

    老头子看了眼自己徒弟,笑道:“那就先写‘赵红霞’吧。”

    吊死鬼一张死鬼脸没有任何表情,像是并不认识赵红霞,而是一撤身,“请进吧。”

    院落外面看破破烂烂,走进里面一看,嘿,还他妈不如外面。

    当中是三间土坯房,房顶半瓦半草,墙体被雨水侵蚀出一条条坑痕,四周斜顶着许多长长木头,与平匠巷一楼相似,却又破旧许多。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见笑见笑。”吊死鬼拱了拱手,模样做派像极穷酸秀才。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不知先生怎么称呼?”

    齐玄策目光炯炯,他现在有些相信,这吊死鬼与那位吊死鬼并无关联了。

    “免贵姓贾,单名一个仁字。”

    吊死鬼说罢,独自进房,搬出方桌板凳纸墨笔砚。

    “这房子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塌了,就不请诸位进去了,我这就动笔,可是赵红霞三字?”

    “不必了。”

    齐玄策看向老头子,道:“师父您看呢?”

    老头子正在一旁仰头负手观天,闻言正要开口,却在这时,忽听院墙外响起一阵汽车鸣笛声。

    少顷,

    一位大腹便便老板模样的男人搂着一位俏丽妇人走了进来。

    两人似乎是没想到院子里还有其他人,尤其是那俏丽妇人脚步一滞,后又在老板的带领下勉强走了过来。

    贾仁抬起眼皮,见了来人,立马站了起来,笑呵呵对三人介绍:“这妇人是我妻子,这位大胖子,嗯……是我妻子的"qing ren"。”

    贾仁一副吊死鬼模样,奇怪竟会有这么漂亮的妻子,关键是——妻子还有"qing ren"?

    这关系真是有够乱的。

    偏偏贾仁神情自若,一脸微笑,仿佛根本不往心里去。

    老板与俏丽妇人走到众人面前,并从皮包里摸出一张纸,轻飘飘甩在桌上——离婚协议书。

    “老子是觉得人妻好玩,刺激,但小美人可是一门心思的想离婚,有啥办法呢,为了下半身幸福,也只好跑这一趟了,签了吧,我这刚买了几颗进口伟哥,早签了我还得和小美人试试药效呢。”

    这番话,真是对一个男人最大的侮辱了,便是身旁的俏丽妇人,亦是俏脸白了一白,粗鄙老板言辞中对她流露出"chi luo"裸的玩物之意,怎能不伤人。

    但妇人并未反驳,而是深吸一口气,直直盯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不言不语,姿态坚决。

    这插曲来的太猛就像是龙卷风。

    旁边,

    老头子与齐玄策对视一眼,双双抬头观天,师徒面色波澜不惊,仿佛皆醉心于天上那一缕白云,不知身边何事。

    唯有江小流,望望老板,又望望妇人,啐了一声,转向贾仁。

    “这么欺负人,你还不拿墨泼过去?你这头顶都快成呼伦贝尔大草原了。”

    贾仁缓缓坐下,依旧四平八稳,面色不急不徐,慢慢道。

    “我这妻,身姿绰绰,面若桃花,堪称少有尤物,是男人自然都想占为己有,人之常情也,即是常情,何怒之有?”

    这话叫俏丽妇人气急了,举起坤包就砸了过去,“不要脸!你还是不是男人!”

    那老板啧了啧,哈哈大笑,一张油光麻子脸笑成了一团:“你他妈还……还被绿出了哲学……哈哈哈……”

    连江小流也对贾仁举起了大拇指,嘲弄道:“小爷服了,戴绿帽子的男人见多了,但像你这样戴的惬意,戴的有理有据,实在是平生仅见,服了。”

    江小流说罢一转身,对老头子道:“师祖,这傻逼被绿的心理扭曲了,要不要干掉他,连带这一对奸夫银妇,给我十秒钟,毁尸灭迹足够了。”

    老头子闻言,突然嘿嘿嘿的冷笑起来,这笑声显然是发自肺腑的嘲弄,看向贾仁,面露不屑。

    “八百年前一秀才,得了点末微小技,便敢游戏人间了?”

    端坐在小板凳上的贾仁眼角微微一睁,拿笔沾着墨水,淡淡道:“尊驾不是求字吗,因何说笑,不懂,不懂。”

    老头子对齐玄策道:“乖徒,能不能看出点意思?”

    齐玄策面容一整,眉间一点鲜血渗出,二指一抹,狭长双眸蒙上一层血色。

    平匠巷之血。

    望向贾仁,却见那条破板凳上坐着一位好似冢中枯骨般的干瘦老者,其身如骷髅,却又有一层干皮包裹,须发皆掉光,却又脊背挺直,如岳临渊,诡异无比。

    “非妖非魔非鬼非人,这他妈是个什么玩意儿?”

    收服之旅开启,各种奇形怪状纳入其中。小李眼泪巴巴求订阅、求打赏。
猎杀地狱恶魔》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