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猎杀地狱恶魔 > 第一百零二章 收集徒孙之旅

猎杀地狱恶魔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零二章 收集徒孙之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江小流去了,峡谷之巅,只剩下了平匠巷师徒二人。

    老头子灌了口酒,斜了眼齐玄策,突然道:“说话,别憋屈的跟小娘们似的。”

    齐玄策苦笑一声,“师父,您这究竟是唱的哪一处?我知道这里头肯定有深意,您不如直说得了。”

    老头子眯起了眼睛,望着崖下树海山峦,皱纹堆累的一张老脸忽然笑了笑。

    “你需要一些帮手,需要替你端茶倒水的小厮,需要摇旗呐喊的手下,还需要一些替你去死的死忠。”

    齐玄策听得长大了嘴巴。

    这话,真是不加丝毫掩饰的寒冷残酷,若江小流在此,恐怕第一时间就得叛出平匠巷。

    “老头,你这话……真是教人直面惨淡的人生……”

    齐玄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感动还是可怕,他自己都不知道了。

    老头子掸了掸衣袖,面露迷之嘲弄,“乖徒啊,你的人,你爱怎么关切怎么关切,像江小流,你喜欢就当成徒弟爱护,不喜欢就当成炮灰使。”

    老头子说到这里,昏花老眼里精光四溢,“你可以关切任何你想关切的人,但在老子这里,只有你一个。”

    齐玄策呆了呆,慢慢把头撇过一旁,无声了一会儿,才骂道:“这狗日的山风,眼睛都吹酸了……”

    老头的这番话,

    大概就是坚实后盾的最直接体现——不论你与全世界为敌为友,我都是你背后最坚固的堡垒。

    山风习习,吹不酸人的眼睛,却能把愁绪吹散,师徒二人也不再多言,而是对坐静酌,一如在平匠巷的许多岁月。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洋洋洒洒一万句,也顶不过一句有用。

    约摸半个时辰,江小流又如一团流星肉球般滚了回来,这一次,肩上抗了一只一米多长的鳄鱼。

    “师祖师父,我在山下转了圈,发现一处水潭,鱼都吃腻了,今天换换口味。”

    老头子笑脸和善,“好好好,快快料理了,烤着吃。”

    江小流应了声,将那鳄鱼往天上一抛,弹指间,数条无形锁链骤然射向高空,一条透过鳄鱼皮,将鳄鱼头斩断,另有一条斩鳄鱼尾,然后是四肢。

    待鳄鱼落下时,仅剩一截躯干,江小流手腕一番,齐玄策曾用过的蓝光小刀出现在手中,刷刷挥动,去皮开膛放血。

    前后不过十秒。

    原本一条凶恶鳄鱼就成了白花花的好肉,过程干净利落,可见江小流这一个月的进步之快。

    将鳄鱼肉切成一条条,拿铁丝穿了,架起火堆,不多时,已有阵阵肉香飘出。

    老头子搓着手,抓起一条,急不可耐撕着往嘴里送,嚼的咯咯吱吱。

    齐玄策看着这一幕,神情忽然恍惚了一下。

    昔日在地狱塔第二层,他曾遇到过老头子的少年模样,那时也是在烤肉,举止竟是如此相像。

    齐玄策正在恍惚,忽然,一条烤肉送到面前,回过神来,却见江小流正呵呵笑着。

    齐玄策默默接过烤肉,又听江小流道:“师父,您是咱平匠巷圣地之主,那我,是不是就是平匠巷首席大弟子了?”

    “不止。”

    齐玄策呵呵笑道:“你不止是首席大弟子,还是唯一大弟子,顶门大弟子。当然。你是师祖是平匠巷老祖,而我,是平匠巷首席饲养员。”

    “哈?”

    江小流夸张一笑,刚想说咱平匠巷还养着动物呢?只是话还没出口,便听老头子忽然道:“快点吃,吃饱喝足了,还要去找下一个徒孙呢。”

    这话听的齐玄策和江小流双双一愣。

    江小流是担心自己的首席大弟子位置不保,齐玄策则是默然,看来老头子是玩真的,真要为自己找一批“替死鬼”。

    问题是这样真的好吗?

    但齐玄策不想把这话说出来伤老头的心,或者说,老头这么做定有其深意,也许是自己优柔寡断了……

    既然如此,齐玄策便不再想其他的,反正不死城之行也没规定日期,索性招呼江小流快吃。

    一顿风卷残云,祖孙三人吃了个肚皮溜圆,收拾了行李,依旧由江小流扛着,三人再次出发。

    和之前一样,一路上,老头子与江小流完全是忘我的教授学习,齐玄策偶尔听了两句,竟然发现许多东西都是自己从没有学过的。

    这个时候,齐玄策终于确信,老头子说的是真话,关于平匠巷的镇符之力,他是真的没有好好的教自己。

    “也不知那个所谓‘更好的,更高层次的,更广阔的’技能究竟是什么,否则,万一师父打不过徒弟,这人算是丢到姥姥家了……”齐玄策无奈的嘀咕着。

    翻山越岭,渡水过河,连续几个日夜路程,出了大山不远,三人最后赶在了一处偏僻落后的小县城。

    这县城名招凤,仍处于大山辐射区,因此发展滞后,整体破破烂烂,最高的建筑是一栋建于九十年代的银行大楼,说是大楼,也不过七层而已,其余城区多是二三层建筑,以及大量低矮平房居民区。

    平匠巷祖孙三代,是坐拥两百四十万现金的土豪,但他们没有住进任何一家宾馆,而是在老头子的带领下,在居民区的胡同里七拐八拐,来在一处老旧的院落前。

    这院子真叫一个破,青砖院墙上坑坑洼洼长满了荒草,中间一处门楼,缺檐短架,若不是两根破木头支着,下一秒塌了也不奇怪。

    更奇怪的是,都这副寒酸相了,两扇破烂木门左右,还悬着一副歪歪扭扭的对联。

    上联:入此门得失我命。

    下联:居故里百年孤独。

    上头拿铁丝绑着一块木板,上有横批:高高兴兴。

    且不说对联是否工整对仗,就这字体,便把江小流看的笑了起来,啐道:“啥玩意儿,我逮几个蝌蚪甩上去,都比这字好看。”

    齐玄策对徒弟的话深以为然,他也想说尿都尿不出那么丑的字。

    老头子嘿嘿一笑,“徒孙啊,去敲门,就说来求字的了。”

    江小流一愣,“师祖……您说求字?”

    老头子点了点头。

    “这里的主人,是个书法家。”
猎杀地狱恶魔》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