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叫我剑魔王 > 第十九章 太上宗主

叫我剑魔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九章 太上宗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叮,检测到东流宗宗主第八段二重的实力,遇强越强天赋已启动,宿主当前实力为第八段巅峰,恭喜宿主达到一心万策,神魂离体的境界。”

    突然间,夏剑感觉自己的脑海突然多出了一点特殊的东西,有一根根触须一样的东西从他的体内延伸出去,俨然变成了他的触手,他能够全方位地感受到周围的任何情况。

    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已经彻底与雷达融合一体,而且头脑也变得清晰了许多,以前许多想不明白的问题一下子豁然开朗,甚至是那前世觉得很难的相对论原理和各种数学狂想也变得简单了。

    夏剑无奈地知道,他又一次升级了。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知道在他面前这个眼睛瞪大如牛眼的家伙,就是东流宗的现任宗主。

    也还好突破到第八段的景象不是很壮观,不然周围的吃瓜群众又要震惊一次了。

    天才嘛,就是这样不讲道理的嘛。

    “夏剑,你现在的感觉如何?”

    宗主走了过来,居然上前抓着夏剑的手腕不放了。

    他一袭黑袍,面容清秀,眼中闪烁着星光,不过两鬓斑白,又给他平添了一些老态,看出他为宗门是殚精竭虑的。他头顶青丝盘绕成蛇状,束一个淡青色的发冠,气质出尘,给夏剑的第一感觉还不错。

    夏剑老老实实答道:“回宗主,我现在感觉还不错……挺有劲的。”

    他想了半天不知道回答什么,就只能说感觉挺有劲的,尬聊的气氛顿时满溢出来。

    宗主却没有回复,认真帮夏剑号完了经脉,然后便是点点头,看着夏剑突然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小子,可惜与我宗无缘啊……”

    他负手踱步,然后对着夏剑说道:“你随我来吧,我有话跟你说。”

    说完,宗主感慨地长叹了一声,从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一种极其复杂的表情,夏剑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其中蕴含的恐怕是无尽的欣赏和惋惜吧。

    看来,自己的实力暴露了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他可以去做他想做的事情了。

    东流宗的人应该不会强求自己留下了,他们清楚的,他们根本留不住他。

    夏剑点点头,“嗯。”

    两人御空朝着东流宗群峰飞去,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参赛弟子,这种剧情已经远远超脱了他们的想象力,他们现在的头还是晕着呢。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种感觉就像是原本和你一起跨入高考考场的同学,然后你突然发现人家根本不用考试,他的水平直接相当于清华北大的毕业生,最后被北大教授带走了。嗯,差不多是这种感觉吧。

    很真实。

    黄海鹰看着天空中夏剑离去的背影,紧咬着牙关,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

    东流宗主峰,这里的建筑风格很有特色,部分建筑外面看起来都蒙着一层朦胧的水幕,如果有人进出,那波纹还会慢慢涟漪一阵,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

    “那是我们宗门的阵法,进出需要证明,不然就会被水幕挡住。”

    宗主见到夏剑在观察,于是出言解释。

    “原来是这样,很神奇。”

    夏剑点点头,由衷地夸张了一下。

    宗主笑着摇摇头,“神奇吗?我并不觉得有多神奇,至少没有你神奇……”

    被他这么说,夏剑还是挺不好意思的。这话要是一个女的对他说还好一点,可是从一个男人嘴里说出来,他总感觉是怪怪的。

    对此,夏剑只能是抱拳说道:“宗主谬赞了,小子受之有愧啊。”

    他停下了脚步,突然转过身来盯着夏剑,夏剑被他盯得发毛了,他这才说道:“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你的老师是谁吗?”

    夏剑摇了摇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自学成才……”

    “额,好吧。”

    宗主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精彩,可他还是强忍着不适带着夏剑来到了主峰后面的一处小院。

    这里幽静十足,一条小小的瀑布如同白练从顶峰垂下,周围种植几棵稀疏的竹子,院子里花朵倒是开得茂盛十分。

    夏剑心中有些疑惑,问道:“这里是?”

    “我宗太上长老居住之地,你的事情我拿不定主意,便带你来见见她老人家了,没问题吧?”

    宗主整理了一下着装,慢条斯理地对夏剑解释了一番。

    夏剑点点头,原来是来见老祖来了,他不再言语,便跟着宗主进去了。

    踏入小院,宗主拱手对着里面轻声道:“东流宗第六十三任宗主任东流请见太上长老。”

    “进!”

    里面传出一声老妪的声音,夏剑不由肃然,他没想到这太上长老居然是一位女人。

    夏剑跟着宗主走进了小院,院子里一位衣着朴素的老妇正在浇花浇草,其实她也算不上太老,不过是头发全白,脸上稍微有些皱纹,给人一种祥和之美。

    估计是她声音的沧桑和沙哑给夏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见到此人的时候,夏剑还是有些吃惊的,他原本以为这位太上长老已经是迟暮之年了呢。

    “东流,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不管事了吗?你这次来又所为何事啊?”

    她稍微有点生气,她现在的心早已不在东流宗了,所以一向反感任东流为宗内的事情还来找她,她会觉得对方像是长不大的孩子,不免这心中就有点失望了。

    “回太上长老,今日之事东流实在拿不定主意,这才来叨扰长老清修,万望长老息怒。”

    他恭敬回话,这位不仅是他的老师,在他的心里早已经将对方当成了父母一辈的长辈,所以对方生气任东流还是很不知所措的。

    老妇冷哼一声,说道:“何事,说吧。”

    “是这样的,今日是弟子考核选举,这位弟子的实力大大出乎了我的预料,我认为我们宗门留不住他,这才向太上长老请示。”

    任东流将夏剑拉到了面前,夏剑有些无语,他总感觉任东流这是甩锅啊。

    “不错的孩子,成年了吗?”

    她走上来,打量了一番夏剑的模样,并未发现他有何异常。

    夏剑说道:“回太上长老,小子今年十六。”

    “怎么回事?说。”

    老妇再看向任东流,希望从他嘴里得到答案,这不就是一位普普通通平平无奇的少年吗?还特地跑过来问她怎么处理,找抽呢?

    “是这样的,这位少年,可能达到了第七段的境界……”

    任东流用不确定的语气说着,其实他也不敢肯定这到底是不是真的,他见识短浅,这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的妖孽天才。

    “什么?我看看。”

    老妇登时握住了夏剑的手腕,放出神魂试探性地触碰了一下对方。

    夏剑无语望天,怎么这些人一个个都喜欢摸骨啊?

    这又不是老中医看病,至于吗?
叫我剑魔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