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猎杀地狱恶魔 > 第七十九章 老子年纪轻轻怎么就当了爹?

猎杀地狱恶魔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九章 老子年纪轻轻怎么就当了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山崖旁。

    长崎呆呆看着手中,横御最终寸寸断裂,手中仅剩刀把,地上一片银屑。

    强行召唤五大式神,不止名刀,就是她自己,亦是口鼻见血,好好一张粉嫩俏脸,苍白与鲜血辉映。

    这是代价。

    收获则是在她一左一右,直立着的两个高大身影。

    左边一位,低着的头上戴斗笠,身披墨衣,脚上踩一双芒鞋,最吸引人的莫过于腰间三柄青皮利剑。

    三把剑,依次排开,长短不一。

    三剑人,第四式神。

    而右边的是一位须发皆张的华丽长袍怒汉。

    这怒汉身材高大异常,头带冕旒冠,腰束蠎纹玉带,足蹬彩金龙靴,一双拳头,流露丝丝紫气。

    京都大王,第五式神。

    此时的长崎,两大式神一左一右,背后则是断翅的白鹤、死死盯住八歧大蛇的妖狼、还剩下七条命的长耳猫。

    然而,便是如此,单论气势,却仍是远远不敌那条悬在空中的八歧大蛇。

    “逆子,还不收手?!”

    长尾一秀踏步上前,八歧大蛇生性残暴嗜杀,一旦动起手,即便长崎可保住性命,恐怕也会收到不可逆的伤害。

    地狱恶魔可以召唤出八歧大蛇么?

    长崎根本没去考虑。

    她只是呆呆看向远处地上的伏在地面生死未知的广岛,眼神里的哀伤几乎可以溢出来。

    这姑娘的心死了,自从见到石台上师父尸体的那一刻,她的认知能力便被冲击的七零八落,广岛的现状,则是压倒一切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她只是对身旁的三剑人和京都大王浅声道:“拜托了。”然后便向兄长走去。

    误会,有些时候就是一层窗户纸,却总是阴差阳错的捅不破。

    “食军之禄,忠君之事。”京都大王嗡声道。

    三剑人斗笠下则响起一声低沉,“毋须,唯一死尔。”白鹤妖狼长耳猫亦齐齐发出阵阵嘶吼长鸣。

    “蠢货!”

    长尾一秀弄不清楚自己的昔日爱徒究竟经历了什么,皱眉怒斥。

    “吼吼吼吼!!!”

    主人心态的波动让摇头晃脑的八歧大蛇发出一声声嘶吼,八个大脑袋冲对面的五个式神连连张开血盆大口。

    一场小战,似乎已不可避免。

    之所以说是小战,因为在古堡地下的血域世界里,高阶地狱亚种的威能正一点点展现,与之相比,八歧大蛇这等存在,亦成了泥地里的蚯蚓。

    ……

    四大血雾螺旋护体,轮回种矗立于高空,眉心竖眼越发血红。

    “轮回之眸”

    三眸三世尊者的天赋神通,一眼杀前生,一眼灭今世,一眼断未来。

    竖眼开阖之间,血色终于充盈,直至一眼凝视望去。

    蓦地,

    整个血域世界仿佛加诸了什么东西。

    是血色,

    比血雾更浓郁的血色,

    这一眼,

    几乎为整个世界添上了一层血色。

    起初,齐玄策闭起眸子,有意不去与之对视。

    可瞬间,依旧觉得一股凉意从心底泛至全身。

    那是一种奇特的感受,凉凉的,仿佛整个身体都沁入冰水中。

    嗯……

    齐玄策睁开了双眼,却见自己身上,整个大地都沾染上了一抹血色,可除此之外,好像也没怎么样。

    不止是他,整个血域世界都波澜不惊。

    这事……不对吧?

    越是没什么动静,齐玄策越是心里惴惴。

    这是他第一次对阵高阶恶魔,表现的虽然大大咧咧,心里不能不紧张。

    可又等了片刻,依旧是没事,就连对面的几十个齐玄策,也是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搞什么幺蛾子,要不问问?

    齐玄策瞧一眼天上静静悬立的大红法袍少年,四大血雾螺旋柱正疯狂的涌入他的身体,仿佛刚才一眼耗费了太多能量,正飞速补给一般。

    嘶,这就他娘的诡异了。

    齐玄策倒吸一口凉气,难过的直咧嘴嘬牙,随即打定主意,心说问问就问问。

    “那个……”

    聚气成音,齐玄策刚酝酿着,冲天上的红衣少年开了口。

    然而话才起了个头,平匠巷的年轻主人脸色,突然就唰地一下的阴沉下来。

    就像是晴天急转阴云。

    仅仅少顷,

    齐玄策一张俊秀的脸庞,就黑成了锅底一般,嘴巴依旧张着,可话是无论如何也问不出口了。

    因为,他正经历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齐玄策发现自己,似乎忘记了天上红衣少年的名字……

    这简直是比扯淡还要更扯淡的现象!

    齐玄策的记忆一向很好,比一目十行更甚,但看着天上身影,心头却是一片茫然。

    “卧槽……”

    呆了呆,一脸懵逼的齐玄策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拧着眉使劲回想,却没有一点头绪。

    不!

    那不是忘记,而是这少年,根本不曾存在于他的脑海中。

    更恐怖的是,随着翻动回忆,齐玄策明显觉得自己的记忆在不停消散,心头不可抑止的升起一丝对未知的恐慌……

    这么刺激吗?

    一眼杀前生过去!

    齐玄策咬了咬牙,双臂突然一震,一缕缕灰气从毛孔中散发,将周身全部包裹。

    可是没用,记忆仍如同开闸的水库,不停倾斜出去。

    渐渐的,

    齐玄策双眼茫然起来,随之,三个终极问题浮上心头。

    “我是谁?”

    “我从那里来?”

    “我要到那里去?”

    ……

    “你是爹。”

    “你从不可知之地来。”

    “你要到终极之地去。”

    蓦地,一个懒洋洋声音从心底响起,将齐玄策从茫然中惊醒过来。

    齐玄策眨了眨眼,脸庞上露出一抹怪异,在心里暗道:“我是爹?”

    “是啊,爹。”

    “那你是谁?”

    “废话,你是爹,我只能是儿子。”

    懒洋洋的声音仿佛有些无语。

    “那上面那位呢?”

    齐玄策指了指天上的红衣少年。

    “他?我是儿子,他勉勉强强能算个孙子,重孙子也说不定,重重孙子也说不准……”

    “打住打住。”

    齐玄策揉揉下巴,“可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现在是什么状态?”

    “失智……咳失忆。”

    齐玄策道:“啊?那我岂不是要被上面那个孙子吊起来打?”

    “不会的,有我呢。”

    齐玄策低头找了一圈,“没瞧着你啊。”

    “我在你身体里。”

    齐玄策愣了愣,道:“那你怎么帮我打架?”

    “你那意思,是让我出来?”

    “废话!”

    “那行了爹,您瞧好吧。”

    心里懒洋洋的声音忽然消失。

    一团灰气从齐玄策胸口涌了出来,缓缓飘落在地。

    然后,整个地面突然一沉,所有石台全部无声矮了一尺,仿佛,整个大地突然被施加了亿万力道。

    咔嚓咔嚓……

    坚硬地面裂开无数道蜿蜒缝隙,那无数龟裂缝隙一直延伸,甚至延伸到空气中,血域空间都变得极其不稳定起来。

    齐玄策呆愣愣看着眼前的牛逼一幕,心里不停咋舌。

    直到那团灰气渐渐散尽。

    他终于看到了自家儿子的真面目。

    地上,静静躺着一颗西瓜大小的蛋。
猎杀地狱恶魔》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