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猎杀地狱恶魔 > 第四十六章 又是鬼怒川的秘密(二)

猎杀地狱恶魔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六章 又是鬼怒川的秘密(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鬼怒川脸上的表情绝不轻松,毕竟是是"chi luo"裸的同类相食。

    这野蛮种行径,文明程度越高,做起来就越难,地狱虽然充斥暴力血腥诡诈,但若说智力,恐怕不逊人间多少。

    “一开始,我心底尚有些恐慌,但那在实力的突飞猛进前根本不值一提。

    “第二年,我又小心翼翼的吞噬了大量低阶亚种,满以为凭借神秘的地狱塔,自己会成为地狱有史以来晋升速度最快的亚种……

    齐玄策一边在心里默念时间,一边手托腮道:“结果你发现自己还是中阶地狱亚种。”

    鬼怒川苦笑一声,道:“没错,后来我发现,无论我吞噬多少同类,自己都无法再度晋阶。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才惊觉,原来能量全被我身体里的地狱塔吸收了。

    “显然,它把我当成了某种宿体,我很愤怒,因为吞噬同类,我的处境变得非常糟糕,许多比我强大的亚种瞄上了我。

    齐玄策掐着时间静静听着,忽然笑道:“没了好处才知道愤怒,鬼鬼,你倒是挺现实。”

    鬼怒川没理会齐玄策的幸灾乐祸,自顾自陷入回忆,道:“我想将它从我身体里赶出去,可是,我已做不到了,它吸收的能量比我多太多……”

    “最终,在我们之间,它变成了主导者。”

    鬼怒川深深地叹了口气,看向手中的漆墨小巧的地狱塔,眼睛里布满复杂情绪。

    “此后十年,我的身体在地狱游荡,吞噬的同类数以万计,而我也被打上了地狱叛徒的称号。可那时的我早已不是我,我只是一个可悲看客。”

    “可悲吗?”

    齐玄策忽然开口,又摇了摇头:“我怎么觉得一点也不,咎由自取而已。”

    鬼怒川也不分辨,“或许吧。”顿了顿,又道:“可不管怎样,入此地,便是有来无回。”

    他说罢又指了指墙角的暗黑双骑尸,“尸兄便是明证,地狱塔之神秘诡异,远超我等之想象。”

    齐玄策眯起狭长双眼,十指交叉,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待见你吗?因为实在太墨迹了。

    我这一路,处处经受你们的渲染,什么人心了什么黑暗了,仿佛天底下你们的道理最大,就不能痛快一点直接一点?

    算了,现在还有七分钟,你如果没话说了,就收拾收拾跟我走吧。”

    此时,在小老鼠卖力的噬咬下,光层愈发稀薄起来,好像是被打湿的窗户纸,随时都有可能被捅破。

    “你每一层经历的愤怒我都看在眼里,但那些并非是我设置的障碍,一切都是它的意愿。”

    鬼怒川说着将地狱塔放到棋盘之上,突然,一股无形波动自塔身荡漾而出,连绵至房间四周,原本稀薄的光层再度厚实起来。

    这一幕显然很不友好,齐玄策忽地站起身,直视着鬼怒川,一字一顿道:“我耐着性子听完了故事,你还要搞事?”

    鬼怒川沧桑的脸上坦然自若,往藤椅上躺了躺,摇头道:“小耗子可以杀了我,你却无法带走我,因为,我与尸兄早被地狱塔同化,除非你破了这塔,否则我哪也去不了。”

    鬼怒川说罢,拍了拍手掌,只见房间四周墙壁忽然变得透明,贴满旧报纸的老墙全部消失不见。

    巨兽小三正趴在老墙上,猛然见了齐玄策禁不住兴奋大叫着。

    而在小三背后,所有街道及其他建筑全部化作乌有,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深邃的黑暗。

    如星空一般的深邃黑暗,

    那么地死寂,冰凉,孤独。

    无尽黑暗下,被包裹着一幢孤零零的老楼,宛如沧海一粟,教人从心底生出一股无力的缥缈之感。

    “这就是我们此刻所在的地方,地狱塔,其实是一处独立于地球之外的空间,因为,它本就是天外之物。”

    鬼怒川缓缓道出了地狱塔的真实面目。

    由不得齐玄策不信,通过房间之外的小三,对于外部空间,他明显感知到了一种陌生。

    那是异域一般的陌生,仿佛背井离乡的山村小伙下火车后面对异地第一眼,茫然中带点惶恐。

    “你们……玩的挺大啊。”齐玄策双眼扫着四周的漆黑,细细品尝着心底久违的一丝不安。

    “是宇宙太大了,除了地狱和人间,苍茫星域里还有很多很多其它存在,地狱塔,或者叫它时空之塔,正是那里的产物。”

    鬼怒川这番话让齐玄策心里的不安愈发清晰。

    另一个文明倒没什么,问题是,从他经历的种种来看,这个文明显然对人间甚至是对地狱都抱有一种深深的敌意。

    这他娘的就有点不妙了。

    有朋自远方来那是不亦乐乎,可倘若是有敌自远方来呢?恐怕只能是打的不亦乐乎。

    打的过还好,若是打不过……

    不过这些还全是鬼怒川的一面之词,齐玄策相信,但没傻的全信。

    所以,他直接问道:“怎么验证你说的话,在人间游荡那么多年,你应该知道空口无凭。”

    鬼怒川依旧指了指棋盘上的地狱塔,认真道:“触碰它就行了,只要触摸到它,你的大脑便可以接受到许多讯息。”

    齐玄策脸色一冷,他可记得刚才夹在老墙里的暗黑双骑尸的下场,正是被鬼怒川攥着地狱塔抵到额头,以至于现在还痴痴呆呆的立在墙角里扮演僵尸。

    这会是个陷阱吗?

    齐玄策扭头看了看墙角的暗黑双骑尸兄弟,心说这哥俩可真像,全是一副石刻的死板的脸,只不过如今又都多了一份柔和。

    “他说的是真的?”齐玄策问暗黑双骑尸里的老大。

    “自然是——”

    老大话还没说完,只见光层前的小老鼠噌地跳了过去,在他惊骇莫名的目光中张嘴就咬。

    这次齐玄策没有阻拦,因为这本来就是他的默默授意。

    既然接受地狱塔的讯息是具有极大危险的举动,那么在这之前,他自然要先将不安定因素全部清除。

    身为平匠巷主人,齐玄策对地狱亚种的警惕从不会有半点消退,哪怕对方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还是那句话,

    在他心里,

    只有死了的地狱亚种,才是好的地狱亚种。
猎杀地狱恶魔》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